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六道轮回(六)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冥绝看了看『色』,“这没剩多少时间了。”

     “看样子,叶辰还真沉浸在温柔乡了。”白芷皱了眉,“百年大限,永久『迷』失。”

     冥帝悠悠喝着酒,是不是侧首看帝荒。

     帝荒倒是悠然,从他眸中,望不见丝毫担忧,纵剩下不几日,却依旧相信叶辰。

     又是一个星辰漫的夜,花林一派宁静。

     园中,叶辰坐在石椅子上,揣着俩手,静望星空,有那么几个瞬间,总是晃神。

     完美,一切都太完美,完美到如一场幻梦,但凡心之所想,便都能达成所愿。

     可是,他是遭谴之人哪!得上苍憎恨。

     所谓的苍,不与他造罹难就不错了,又怎能容忍一忤逆者的人生,这般完美。

     叶辰笑了,埋头自嘲,挂着一抹悲凉。

     近百年了,在耍他,他在自欺欺人,堕落在温柔乡,不愿脱离,贪婪的享受。

     太过完美,就是破绽,他用了近百年时光,来印证这个破绽,而结果...很可悲。

     他终是明白,这并非故乡,还在六道郑

     一路风尘,一路疾苦,太累也太疲倦,人间道的故乡,完美到让他无法抗拒。

     悲凉一笑,他起身了,立身在竹房前。

     隔着竹墙,他能望见妻子,还有她们怀中的孩子,沉在梦乡,连笑都是甜美的。

     他多渴望,一切皆真实,而非虚假存在。

     百载一梦,太是美好,记忆在光阴中定格,一幅幅画面,聚成一滴滴悲凉的泪。

     模糊视线中,那些,都只是一段回忆。

     终究,他还是默默转身了,走向林外,要继续他的关,继续他的劫,孤单寂寞。

     “你要去哪。”身后,有呼唤声响起。

     一排竹房,房门都开了,都立着一女子,怀抱着一孩子,静静望着叶辰背影。

     “回家。”叶辰笑了笑,却并未转身。

     “这就是你的家啊!”众女眸含水雾。

     “人间道...不是家。”叶辰笑着摇头。

     “你放下了楚灵,连我们...也要放下?”

     “我放得下楚灵,便也放得下这份完美。”叶辰走了,只温情话语缓缓传回,“纵然是幻,也谢谢你们这百年的陪伴。”

     众女哭了,泪眼朦胧,歇斯底里的呼唤。

     人间道的完美,将她们也塑的有情有泪。

     但,叶辰步伐并未停下,更加没有回首。

     随着他背影渐行渐远,这片完美世界,也一寸寸的褪去了颜『色』,成为昏暗焦土。

     他的最后一步,跨越了美好梦境与残酷现实,落在的是焦土上,踩出一个脚印。

     “汝这后辈,着实不简单哪!”冥帝不由一笑,一尊大帝,也不由唏嘘感慨了。

     “他早已超越吾,会是最惊艳的荒古圣体,没有之一。”帝荒微笑,神『色』欣慰。

     “事实证明,昔日汝为他缔造的情劫,也的确是恰到好处。”冥帝再次唏嘘。

     帝荒一笑,他败了,自不会让后辈再败。

     情劫是为叶辰而导演,专克那人间道。

     能放的下楚灵儿,便也放的下那份完美。

     只可惜,他当年未曾领悟真谛,堕落在梦乡,不愿离去,所以,他败的惨烈。

     “只剩道了,闯过道,便过关了。”冥绝深吸一口气,“这一路太艰难。”

     “师尊,道考验的是什么。”白芷好奇的看着帝荒,“那一道,会更可怕吧!”

     “吾亦不知。”帝荒摇头,这倒是大实话,昔年他败在壤,没资格去闯道,道是何种磨难,只有看过才知道。

     闻言,白芷又望向冥帝,冥帝也摇头。

     无奈,她只得去看水幕,叶辰还在漆黑焦土上前行,顶着岁月,一步一个脚印。

     叶辰也在想,最后的道是何种磨难。

     六道轮回一道更甚一道,将道排在最后,用屁股想也知,必定是极为可怕的。

     可他没有退路,六道轮回关,他已过五道,死也要闯过去,死也要死在故乡。

     岁月,又变得无比漫长,漆黑的焦土,成为他唯一的伙伴,无尽时光与他作陪。

     一,一年年,岁月又开始在他身上刻下一道道痕迹,每一道,都是沧桑。

     不知何时,他才驻足,轻轻闭上了眸,狠狠吸允着,那是一股似隐似现的气息。

     那气息,来自人界,有家乡的的气味。

     也便是,他距离家乡很近了,也便是,他距离道关也很近了,将要到达。

     果然,在十个年头,他望见了一座关隘,横贯东西无数万里的,巍峨而磅礴,气势恢宏,比前五道关还要庞大的多。

     道二字,隔着很远便能望见,血淋淋的,看的人刺目,也看得人触目惊心。

     他走到了,六道最后一道关,便在前方。

     他的步伐,不由加快,并非急着去找虐,而是急着回家乡,激动的直欲哭出来。

     九百年了,他在六道轮回中,走了九百年了,他对故乡的思念,已刻在灵魂里。

     道关,乃是一片浩瀚无疆的大世界。

     这世界,平静的吓人,无山岳,无草木,亦无生灵,仅无际水面,清如明镜。

     叶辰皱眉,缓步走在水面上,环看四方。

     正走着,但见水面凸出水柱,聚了人形。

     那人,生的与他一模一样,无论修为境界,亦或道则本源,皆是与他一般无二。

     或者,他就是另一个叶辰,不同的就是,他身着黑衣,神『色』木讷,双目空洞。

     “无差别复制。”叶辰喃喃自语一声。

     这里,让他不由忆起了大楚的无妄大泽,也有另一个自己,一切都一模一样。

     “我该是明白了。”叶辰眸中绽放神芒。

     他是叶辰,另一个他便是道,专属他的道,与道斗,也就是与自己斗。

     欲过蠢关,便需打败另一个自己。

     叶辰眉头皱的更深,昔年在无妄大泽,他打败过自己,妄自勾动了真实与虚幻。

     那一战之后,他陷入了浑噩,整整三年,因柳如烟的是死,也侥幸补了混沌道。

     如今,此刻与昔年,何等相似,他还需沟通真与幻,不然绝打不败另一个自己。

     此种方法,一个弄不好,会再陷浑噩。

     不过,他没得选,比起死,宁愿浑噩。

     只要回到家,一切都好办,东凰太心或许有办法,还有大楚九皇和九大神将以及剑神,定能让他从浑噩中恢复清醒。

     可若死了,便是真的死了,彻底烟消云散,连那渺的希望,也会成为绝望。

     “与另一个自己打,这道局,怎么破。”

     冥绝与白芷皆挠头,望向帝荒和冥帝。

     冥帝与帝荒第一次皱了眉头,脸『色』难看,至尊也颇觉棘手,这局...的确难破。

     若是他们,有诸多方法,那涉及到帝道仙术,违反法则,足以挫败另一个自己。

     可叶辰不一样啊!他只是一个圣人级,如何逆『乱』法则,无差别复制,他在变,另一个他也在变,此乃无解的死循环。

     “六道轮回过了五道,若在最后一道败了,那才扯淡。”冥绝深吸了一口气。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