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舞剑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玉女峰上,因熊二昏厥,终是消停了,众女拍着手乐呵呵的,俨然已经把揍熊二,当做平日里,最大的乐趣。

     叶辰就尿性了,一手拎起了熊小二,像拎着一只兔子,翻来覆去的打量。

     这小胖子,还真有熊二当年的风范,浑身就两件衣服,上身一个小马甲,下身一个花裤衩,如一小号弥勒佛。

     再说那肉啊!也是一坨挨着一坨的,一两岁的模样,起码也有三四十斤。

     “真有意思。”叶辰唏嘘,还不忘勾了手指,弹了弹小家伙的....小鸡鸡。

     他弹的倒开心,可小二,却哇的哭了,胖乎乎的小手脚,在半空乱扑腾。

     众女上前,踹开了叶辰,夺过了小二,虽每次望见熊二,都顿觉手痒痒,可对这胖嘟嘟的小家伙,甚是喜欢。

     山下,成片的人上来,小辈老辈皆有,似已知叶辰苏醒,这才跑来看看。

     要说他们,还真自觉,熊二就搁地上趴着,可他们倒好,就如没瞧见似的,一个个的,都是踩着熊二过去的。

     人熊二本来快醒了,又被他一脚接一脚的,踩昏了过去,姿势更标准了。

     “醒来就好。”见叶辰活蹦乱跳的,一帮老家伙松了一口气,也算安心。

     “还是有点懵。”叶辰狠狠拍着脑门,总觉忘了点啥,可就是想不起来。

     “来来,闪开点。”谢云、司徒南那俩货,扒开了人群,硬是挤了进来,二人怀中,都抱着娃娃,很是可爱。

     不用说,那俩娃,就是他俩的儿子了。

     比起熊小二,这俩小家伙,就正常多了,人虽小,却都有老子们的尿性。

     “当爹了?”叶辰惊愕,暗道他沉睡时,恒岳还真喜事不断,又添新丁。

     “因你沉睡,满月都没办。”谢云干脆伸了手,“没收的份子钱,你赔。”

     “你这当大爷的,份子钱也不能少了。”司徒南也伸手,理所当然的说。

     “都搁那堆着,自己搬。”叶辰指了一方,一麻袋一麻袋,清一水的合欢散,堆的老高,全是当日收的份子。

     谢云扯嘴角,司徒南也黑着脸想骂娘。

     一帮老辈,就意味深长了,这他娘的,大楚的特产,真成份子的标配了。

     叶辰苏醒,恒岳又热闹了,或者说,整个大楚都热闹了,一波波人跑来。

     说是拜访,其实,就是来研究叶辰的,小灵满月酒那日,他体内流露的可怕力量,连楚皇持帝兵,都被震翻。

     如此诡异,怎能不引起他们的好奇。

     只是,来的人虽不少,可都失望而归,叶辰自个还蒙着呢?更莫说给他们解惑了,他还想找个人好好问问呢?

     夜晚,一家人围坐,映着皎洁的月光,晚餐甚是温馨,欢声笑语不间断。

     饭后,众女都单手托着下巴,笑吟吟的望着叶辰,直看的叶辰浑身发毛。

     “师尊啊!跟徒儿说说,赵云是谁。”夕颜眨巴了大眼,扑闪闪的那种。

     “赵云?”叶辰一愣,“为何提他。”

     “不提不行啊!”柳如烟一个劲的唏嘘,“你这沉睡三月,近乎每夜都梦呓这个名,她到底长得是有多漂亮,让你这般念念不忘,都不带隔天的。”

     “是吗?”叶辰挠头,更是一头雾水,赵云这个名,他好久都未听到了,另一宇宙的天骄,记忆还是很深的。

     “灵儿说,那是你在冥界的红颜知己。”楚萱笑看叶辰,“还藏着掖着?”

     “什么红颜知己。”叶辰撇了撇嘴。

     “若嫌弃玉女峰拥挤,我们腾地嘛!”上官玉儿扑闪大眼,“我懂事不。”

     “真想瞧瞧,那赵云,长了啥模样。”

     叶辰没说话,去看楚灵,他不用去问,便知是楚灵儿,在忽悠众女们的。

     赵云,那可是大老爷们,货真价实的。

     楚灵嘿嘿一笑,做娘亲的,像个小丫头,有点俏皮了,就是她忽悠众女。

     见楚灵一笑,众女矛头,又都指向楚灵,事实证明,她们的确被忽悠了。

     叶辰没理会这些,他正思索,那么多人,为何偏偏梦呓赵云,那个同阶他唯一忌惮的人,我是真有那么想他?

     说话间,一道倩影,落在玉女峰巅,在月下,那倩影如梦似幻,皎洁无暇,虽距离不远,却好似比梦还遥远。

     叶辰抬了眸,望见是谁,乃东凰太心,更准确的说,乃东凰太心的化身。

     没有多想,他当即起身,一步踏上山巅,正想去天玄门,不曾想她来了。

     “睡的可好。”东凰太心悠悠笑道。

     “莫打趣。”叶辰撇嘴,“那日什么情况,我为何昏倒,一睡便是三月。”

     “人王说的没错,涉及了时空法则,你记忆果是被抹了。”东凰太心道。

     “什么时空。”叶辰皱眉,满头问号,我这还晕着呢?别整那么大跨越。

     “有超越帝级的强者,跨时空攻击你。”东凰太心未隐瞒,“人皇残魂、女帝残魂、龙帝残魂,皆这般猜测。”

     “跨时空?超越帝级?”叶辰更懵了,且先不说时空,那种玄之又玄的法则,太过缥缈,仅说着超越大帝级,就让他心境骇然,大帝亦是无上的存在,竟又整出一个超越大帝的强者,以他此刻的阅历和修为,实难接受。

     “匪夷所思吗?”东凰太心悠笑道。

     “未来时空的我,不就是六道红尘?”

     “一觉睡蒙了吧你。”东凰太心瞥了一眼,“若红尘与六道未曾降临这个时空,那未来的你,自然就是他们俩,可在红尘与六道降临这个时空的那一瞬起,这历史轨迹,便已偏离轨道,未来的你,未必就是六道和红尘。”

     “是有点懵。”叶辰干笑,“不过听你一说,新轨迹的未来时空,我会更吊,让超越大帝级的强者也很头疼。”

     “理论上讲,该是如此。”东凰太心道,“只是,因这场跨时空的绝杀,历史轨迹又一次偏离轨道,未来的你,能到哪种级别,已成一个未知数。”

     “我咋感觉,我脖子凉飕的,跨时空都能绝杀,保不齐那日脑袋就没了。”

     “那种级别的神通,不是什么人都通晓,超越帝级的人都未能将你诛杀,很显然,未来的你,可化解这秘法,或者说,有人帮你化解了这场绝杀。”

     “那我,还真得感谢未来时空的我,还设有那个帮我化解灾难的大神通者。”叶辰揉了眉心,“这种朝不保夕的感觉,着实不好,真是让人尴尬。”

     “未来之事,太过缥缈,不说也罢。”东凰太心轻语,“吾此番来恒岳,还有另一事,玄荒传来消息,洪荒大族的太子,已在近日相继解开封印。”

     “然后呢?”叶辰轻拍着肩膀灰尘。

     “然后你老实点。”东凰太心踢了叶辰一脚,“洪荒族太子,可不是洪荒族皇子可比拟的,小心阴沟里翻船,天地第一批生灵,没你想的那般简单。”

     “那最好别惹我。”叶辰不以为然,同级别对战,除了赵云,他还真没怕过谁,要打就打,圣体不是吃素的。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别尾大不掉。”东凰太心骂了一声,转身消失,“不为自己,也该为你的老婆孩子。”

     “明白。”叶辰淡道,望了一眼下方,众女已回闺房,惬意的伸着懒腰。

     这份平静,来之不易,若真有人蓄意打破,他不介意,再次披上浑天战甲,尽一个父亲和丈夫,应尽的职责。

     月夜,逐渐深了,恒岳宗万籁俱寂,也只他一人,还静静伫立在星辉下。

     不知何时,才见他拂手,自乾坤袋取了竹剑,就在玉女峰巅,轻轻舞动。

     他之动作,极其缓慢,一招一式皆普通,却蕴含道蕴,和诸多道则演化。

     臻至他这级别,所谓神通,已化繁为简,真正返璞归真,方能化凡至圣。

     剑在舞动,道在演化,能得见天地初开的异象,电闪雷鸣,万物于内滋生,在轮回中寂灭,又在寂灭中重生。

     此乃心境的一种蜕变,亦是道的一种涅盘,每一剑,皆伴随着大道天音。

     “你信不信,咱俩加一块,也打不过他。”一山峰上,还有俩人没睡着。

     一个是冥绝,一个是白芷,大半夜的,俩人不知在干啥,就搁那偷偷望。

     “屠过帝的人,比不了。”白芷自嘲一笑,高傲的帝荒徒儿,也没了傲气。

     “大帝的徒弟,真尴尬。”冥绝揉眉,“要说这诸天的妖孽,真比冥界多。”

     “不晓得把赵云寻来,他俩胜算几何。”白芷轻笑,“他们,才真的不分伯仲,那样的斗战,必定是最惊艳。”

     “别提赵云,提他就窝火。”冥绝骂着,转身没影了,去找青鸾乐呵了。

     白芷深吸一口气,也默默敛去身形。

     临近黎明,叶辰才收剑,道之残影皆归身体,他的眸,比那星空还深邃。

     伸了一个懒腰,他一步踏下了山巅。

     天色即将大亮,他该要办点正事了。

     所谓正事,就是做完,居家好男人嘛!媳妇太多,又有孩子,得勤奋点。

     待众女走出闺房,满满一桌早餐已做好,饭菜的香味,弥漫了整个玉女峰。

     “越来越懂事儿了。”众女笑的开怀,都美滋滋的,一人赏了一抹红唇。

     “媳妇多,就是好。”叶辰乐呵呵的,那张帅气的脸庞,满是红唇的印。

     “叶辰,滚出来。”还未等众人开吃,山外便传来一声怒喝,惊颤九霄。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