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帝子对帝子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夜深了,繁华的大街,行人逐渐稀少,高挂的灯笼,也缓缓燃尽红烛火。

     元宵佳节,一夜的繁荣,一年的团圆,终是随烟花落尽,在湮灭中落幕。

     也只拱桥上,还有三三两两的女子,提着红灯笼,凭栏相望,似能隔着无数万里,望见那镇守在边疆的丈夫。

     叶辰走过,心中叹息,为这些女子悲凉,她们的丈夫,或许已战死沙场。

     他该是明白,凡人战『乱』,今夜的繁华,皆是用边疆战士的血骨,换来的。

     又是一声悲凉叹息,他踏过了拱桥。

     小叶凡倦了,蜷缩身体,依偎他怀中,静静睡着了,还抱着他的小灯笼。

     河畔,姬凝霜蹲在那里,将一盏河灯,送向远方,玉手紧握,做着祷告。

     高高在上的仙,也如红尘世间的凡人,有着平凡的祈求,期望家人安康。

     叶辰怀抱小叶凡,静望着那道倩影。

     曾几何时,他也想做凡人,隐居山林,不问纷『乱』尘世,就如人间道那般。

     有了孩子有了家,便更愿天下太平,前尘往事太苦,再不愿延续到今生。

     但,这残酷的法则,注定了那憧憬只是奢望,站的太高,肩负的也越多。

     “这般入神,在想什么。”姬凝霜起身了,轻语声温柔,轻拂着小叶凡。

     “没什么。”叶辰微笑,“回家了。”

     月夜下,一家三口,影子变得模糊。

     还是那小园,叶辰将叶凡放在了云团,映着月光,那张小脸上,满是痛楚,梦呓着他的娘亲,也梦呓着疼痛。

     叶辰一手紧握,一手轻轻放在叶凡身上,掌心漩涡显化,又动吞天魔功。

     可天谴雷电,怎么也吞不走,还在小家伙身上撕裂,折磨那幼小的生命。

     愧疚的自责,又袭满心田,屠了帝又如何,流芳百世又怎样,却救不了他的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他受折磨。

     姬凝霜上前,轻轻拿开了叶辰的手。

     吞天魔功对天谴无用,再这般妄自的吞噬,会伤了叶辰道根,后患无穷。

     叶辰的心境,她自明白,做爹的心痛,她这做娘的,又何尝不心如刀绞。

     要怪,只能怪那无情的天,灭不了他们,又针对他们孩子,天道太残忍。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新一日到来。

     清晨,未等阳光倾洒,叶辰他们便上路了,此番出来太久,也该回家了。

     小叶凡精神饱满,依旧坐在叶辰脖子里,很是雀跃,俨然已忘却了疼痛。

     出了古星,入了星空,叶辰取了地图,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奔东方而去。

     在路过化凡星时,姬凝霜微微驻足,并未进去,仅在外面,远远的望着。

     曾经,这颗凡人古星,寄托了她平凡的夙愿,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破。

     “先前曾路过,可惜,我没有进去。”叶辰笑道,“也不至于等这么久。”

     “这一次,没错过。”姬凝霜轻笑。

     二人说话时,一道流光自一方飞来,乃一猥琐老头,揣着手坐在一个紫金葫芦上,一路哼着小调,很是悠哉。

     在路过两人时,那老头还不忘瞅了一眼二人,那双眼,尤为关注姬凝霜。

     还是那句话,人长得太漂亮,不止凡人,纵是修士见了,也想多看几眼。

     “好白菜又让猪拱了。”猥琐老头瞥了一眼叶辰,啧了啧舌,便飞走了。

     哇擦!叶辰不干了,当场就要炸锅,老子这么帅,你丫的啥**眼神儿。

     也得亏那老头儿跑的快,不然的话,叶辰一定会把他拎回来,谈谈理想。

     姬凝霜掩嘴而笑,叶辰被气的胃疼,而她,却被猪和白菜的比喻逗笑了。

     “别让我再瞧见你,见一次打一次。”叶辰骂骂咧咧的,拂手祭了域门。

     二人一同踏入,去的方向并非大楚,而是玄荒大陆,要去一趟瑶池圣地。

     小家伙很兴奋,对空间通道一脸新奇,或者说,他对这个世界很多事物都新奇,迈着蹒跚小脚步,跑来跑去。

     “大楚已无轮回,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姬凝霜一边祭出仙光跟随小叶凡,一边又侧眸望叶辰,太多的疑『惑』。

     “去阴曹地府逛了一圈。”叶辰笑道,传了一股神识,没入姬凝霜眉心,神识中,融着他进地府的种种事迹。

     完事儿,他就很自觉的往边上挪了一步,生怕这个娘,也如昔日的大楚九皇和九大那般,霸气侧漏的爆粗口。

     见叶辰如此,姬凝霜表情有些奇怪,却是没有多问,只是专注读取神识。

     很快,她神『色』变了,变得极为震惊。

     谁曾想到,万古前曾一挑五帝的大成圣体帝荒,竟在地府,竟还在人世。

     还有冥界大帝,那是一尊真正的帝。

     一尊大帝,一尊大成圣体,两个至尊哪!这等阵容,绝对碾压诸天万域。

     此刻,她才明白,叶辰往边上挪步。

     怪只怪,这事儿太震惊,饶是她的定力,也心境骇然,也差点爆了粗口。

     震惊的同时,她也不免唏嘘,唏嘘叶辰这经历太离奇,比说书的还精彩。

     她这边震惊,而叶辰,却猛地窜了出去,一把抱住叶凡,而后瞬身归回。

     不怪他如此紧张,只因他嗅到了危险气息,他嗅到了,姬凝霜也嗅到了。

     果然,叶辰这刚回来,便见空间通道崩塌,或者说,是被人一剑斩开了。

     通道破裂,二人不分先后遁了出来,又一次现身星空,才知发生了什么。

     大战,星空有大战,而且动静不小,好巧不巧,他们的通道,遭了波及。

     再看大战双方,乃是一紫衣青年和一白衣青年,一个器宇轩昂,一个英姿勃发,二人的修为,皆是圣王级别。

     值得一说的是,两人的血脉,极其可怕,皆潜藏着一股力量,神秘古老。

     “天缺帝王印。”叶辰双目猛地微眯,死盯着紫发青年头悬的那尊宝印。

     那是帝兵,他曾在天缺帝王城见过。

     说起天缺帝王印,那便不得不说天缺大帝了,乃轩辕帝后第一个成帝的。

     三千生死一界,只愿...空手补天缺。

     这是世人对天缺大帝的评断,他并非人修,其本体,乃是一块天外仙石,无尽岁月,滋生灵智,又化作人形,一路高歌,一世无敌,终逆天封帝。

     帝的名,震古烁今,天缺大帝的一生,更是充满神秘『色』彩,被世人传颂。

     “诛天大帝的诛天仙剑。”姬凝霜也轻语,她看的,乃是那个白衣青年。

     “不会有错。”叶辰点头,对诛天仙剑,在前世的东荒古城,他曾见过。

     那诛天仙剑并不完整,乃是残缺的。

     对此,叶辰心知肚明,是被六道打的。

     这个秘辛,鲜有人知道,若非东荒古城的独臂老者告知,他也蒙在鼓里。

     诛天大帝,在诸天万域,也是威名赫赫,乃荒古时代第一尊成帝的大帝,曾统御万灵,曾无敌于天下,帝的传说,皆是神话,诸天大帝也不例外。

     “两个圣王,都拎着帝兵,什么情况。”叶辰挠头,有些愕然,可有一点值得肯定,那两个人,绝对不简单。

     “紫衣的乃离风秋,天缺大帝之子,白衣的乃沐阳,其身份,乃诛天大帝之子。”姬凝霜开口,道破了秘辛。

     “又是帝子?”叶辰一愣,一脸惊愕的望着姬凝霜,“这你也能认出来?”

     “他二人都曾去过瑶池圣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姬凝霜笑道,“离风秋曾是巅峰准帝,乃应劫入世,至于沐阳,该是自荒古时代,便被封印了,而封印他的,多半是其父诛天大帝。”

     “那就奇怪了,两尊帝子这么大仇吗?拎着帝兵干架。”叶辰一头雾水。

     “自然没仇,天缺帝子该是又走火入魔了,恰巧被诛天帝子遇到,这才开打。”姬凝霜沉『吟』道,暗自揣测着。

     “被你这么一说,那离风秋的确不怎么正常。”叶辰说着,盯住了离风秋。

     离风秋的双目,满是暴虐嗜血之『色』,头发也血红,整个都在发狂的状态,他的体内,一股可怕的力量在肆虐,正是那可怕力量,滋扰了他的心神。

     他这走火入魔不要紧,强的着实吓人。

     也正因他走火入魔,力量极其的狂暴,饶是诛天帝子沐阳,也频频受创。

     “离风秋应劫入世时,曾出过变故,时常会陷入暴走状态,类似走火入魔,昔年踏入瑶池,便是请瑶池仙母帮他镇压心魔,不成想,这么多年过去,竟还未祛除。”姬凝霜缓缓说道。

     二人说话是,星空动『荡』,两尊帝兵碰撞,极道帝威蔓延,碾的星空崩塌,不少死寂星辰遭波及,瞬时化成灰。

     叶辰与姬凝霜,皆召唤帝兵,护住了己身,小家伙叶凡,也被带入铜炉。

     帝子对帝子,而且都拎着极道帝兵,大战场景,无比浩大,每一次碰撞,皆有毁灭异象交织,勾勒毁灭画面。

     天缺大帝与诛天大帝,都曾是世间至尊,无敌的存在,却因法则的限制,无法相见,也无法以帝的名号一战。

     如今,他们的孩子征伐,一如仙王,一如神王,也算是延续了万古遗憾。

     此番,乃两脉帝道传承的盖世争锋。

     可以得见,帝子对帝子,诛天帝子沐阳,落了下风,被离风秋打的后退。

     并非沐阳不如离风秋,而是离风秋走火入魔,狂暴力量,加持了霸道战力。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