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零一十三章 杀戮中练阵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ps:抱歉,上一章修为出错(圣人改成圣王),已更正。

     “好玄奥的阵法。”被困阵中,老者双目微眯,眼前乃一片大世界,昏天暗地,以他之眼界,自能看出,此阵法颇是不凡,冥冥中,还有神秘力量,在化灭他精气,法力本源也受压制。

     “小看你了。”老者冷笑,未曾料到,小小一圣王,竟还是集阵法之大成者,要知道,连他这巅峰圣王,都造不出这等法阵。

     “一路好走。”叶辰淡道,眸子古井无波。

     “一座法阵便想困老夫?”老者冷哼,豁然抬手,一掌拍向东方虚无,那里有一个隐藏的阵脚,他也算阵法高手,自知破阵之理,只需毁掉其中阵脚,便可撕开豁口,而后冲杀出去。

     轰鸣顿起,那片虚无,被拍出大窟窿。

     老者见之,登走九霄,速如惊芒,欲从那豁口遁出法阵。

     只是,未等他杀到,那豁口便愈合了。

     法阵还是原来的法阵,阵脚在变,法阵亦在变,衍生无穷无尽。

     给吾破!

     老者暴喝,频频出手,一掌接一掌。

     然,每逢他欲遁走,那被撕开的豁口,都会瞬间愈合,一次次被挡回来,几番冲脱,非但没杀出去,反而气血萎靡了不少。

     一时间,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此阵太诡异,拖的越久,于他就越不利,阵中神秘力量,无时无刻不在消磨他的精气,长此以往,不被困死,也会被耗死。

     想到这,老者心中一声轻叱,祭了本命法器。

     那是一尊银『色』宝塔,通体流光溢彩,该是沾染了太多生灵的血,以至于,塔中还有恶鬼哀嚎,甚是凄厉,能祸『乱』人之心神。

     正是老者以生灵血祭炼宝塔,才让宝塔凶悍可怕,通体流溢的每一缕血气,都如山岳般沉重,碾的星空轰隆,又寸寸炸裂。

     破!

     老者喝声铿锵,催动宝塔,撞向一方。

     砰!

     轰隆再起,虚无又被撞出大洞,却又瞬间愈合,连宝塔也被挡回。

     老者不放弃,御动本命器,猛烈轰击。

     只是,他哪里知道帝道伏羲阵的玄奥,非一般法阵,它具备阵之灵,强攻无用,欲要破阵,便需破灭阵之灵,可惜,他难知奥妙,只知胡『乱』冲撞,一番轰击下来,他气势又一落千丈。

     阵外,叶辰翩然而立,神『色』淡漠。

     如今的圣王老者,与当年的他,何其相像,只知无脑的轰击再轰击,照这等方法,永远也破不开法阵,会被活活困死阵中。

     自然,他不会干等着老者被活活困死。

     他又一次抬手,又布法阵。

     此番,乃帝道伏羲第二阵,他也是第一次造,布阵速度虽是慢,却游刃有余,这都归功于十年造一阵的感悟,根基雄厚无比。

     很快,第二阵成形,与第一阵相融。

     一阵困人,一阵杀戮。

     老者脸『色』骤变,一阵还未破,竟又添一座杀戮之阵,雪上加霜。

     噗!噗!噗!

     法阵染血了,老者不断被雷电击中,圣王级神躯,被洞穿一个个血窟窿,杀戮之阵毁灭的力量,饶是他,都不敢轻易硬憾。

     “你当真要不死不休?”老者怒了,喝声震星天。

     对于他之嘶吼,叶辰未做回应,此刻,他正在静心领悟第二阵。

     第一次布此阵,难免有瑕疵,可谓破绽百出,若非有第一阵做根基,以老者的修为道行,必能破开,所以,帝道伏羲第二阵,他还需岁月的磨炼,既是杀戮之阵,那便在杀戮中练阵。

     噗!

     说话间,老者又遭重创,被一道漆黑雷霆击中,胸骨都炸裂了。

     他的神『色』,不再是睥睨,而是惊恐。

     他太小看了叶辰,也太低估了这个小圣王,仅以法阵,就将他这圣王巅峰困的死死,非但杀不出去,反而还会被诛灭阵中。

     让他更绝望的是,叶辰竟又祭阵。

     此番,乃帝道伏羲第三阵,专攻元神的法阵。

     叶辰布下,与前两阵融合。

     这下,老者只剩被虐的份儿了,神躯在崩裂,元神也遭受重创,血骨淋漓,不见了人形,有那么一次,还险些被阵法秒杀。

     “只会搬弄阵法,可敢与老夫一战。”被『逼』的发狂,老者又咆哮,披头散发,双眸猩红,直欲喷血,面目也狰狞的如恶鬼。

     他这话,听的人王想笑,不用阵法,你丫死的更快。

     晓不晓得,那是圣体。

     晓不晓得,圣体代表何等寓意,同阶无敌,圣王巅峰级又如何,终究不是大圣,三招足能打哭你,不出五回合,送你上黄泉。

     再看叶辰,很有职业道德。

     人王不让他动秘术神通,他一样都没动,只用阵法。

     啊……!

     见激将法无用,老者发疯似的嘶吼。

     轰!

     随着一声轰鸣,三阵齐颤,一道摧枯拉朽的神芒,洞穿了老者。

     噗!

     鲜血刺目,老者瞬间被秒,灰飞烟灭。

     致死,他都是郁闷的。

     堂堂圣王巅峰,一只脚踏入了大圣境,与一小圣王斗战,竟是被三座阵法,活活弄死了,到了,都没杀出来,着实太憋屈。

     自然,他也是后悔的。

     自诩高高在上,却是选错了打劫对象,以至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老者葬灭,叶辰才收了法阵,眸中闪烁明悟之光,第一次用帝道伏羲对敌,的确霸道,第二阵和第三阵破绽百出,都能诛灭一尊圣王巅峰,可想而知,若两阵都无破绽,该有多可怕。

     他想象不到,若他年,将帝道伏羲阵尽数掌握,抬手便是九九八十一阵时,必定是毁天灭地的,斩灭大圣级也并非不可能。

     “勉强过关。”藏在暗处的人王,悠悠笑道,“日后就这么练。”

     “又会是下一个十年吗?”叶辰问道。

     “十年也好,百年也罢,全凭你造化。”人王悠悠道,“待你将帝道伏羲九九八十一阵,完全融会贯通,此阵法修行才算完,安心修行,老夫为你准备了一惊喜,当是这段旅程的奖励。”

     “莫食言才好。”叶辰说着,又往深处走去。

     这片星域,越靠近中心繁华地带,就越混『乱』,轰隆声、喊杀声、咆哮声、呜嚎声满是,继而便是汹涌的血雾,他这一路走来,见了太多骸骨,皆是战场遗留,不难想象,战争的残酷。

     接下来几日,他皆是在大战中度过的。

     这星域的人,民风也很彪悍,杀人越货屡见不鲜,他也遇见不少,准圣到圣王巅峰皆有,结局不难想象,都难逃他法阵诛灭。

     杀戮中,他阵法造诣,又精进不少,造阵之法,已练到第九阵,可将九大阵法融为一阵,被他困者,皆已葬灭在了星空中。

     眨眼,三月悄然而过。

     月下,他进了一颗古星,入了一座古城。

     夜晚,古城依旧繁华。

     叶辰寻了一茶摊,唤了一壶茗茶,并未摘下斗笠,只静静喝着,神识却在扫看古城,此城修士虽不少,却并无准帝,或者说,这座古城的准帝,也受应劫狂『潮』的波及,都应劫入世了。

     “还想找华阳老道聊聊天,竟也应劫了。”暗处,人王唏嘘了一声,看样子,他来过这座古城,而且在此城中,还有故友。

     “禁区的人是否也遭波及。”叶辰传音问道。

     “八成以上,都未幸免,也包括五大天王。”人王不由叹息了。

     “红尘与六道呢?”

     “最先应劫的,便是他俩。”人王回道,“所以说,这段岁月,乃诸天最虚弱的时期,若此刻天魔入侵,很难寻到与天魔帝血拼的人,事实证明,血继限界同日出,的确是不祥之兆。”

     叶辰眉宇微皱,八成以上的巅峰准帝都应劫,若真有天魔入侵,谁去拼天魔大帝,若给天魔帝时间,再召唤天魔域其他大帝,那才是毁灭『性』的,不等他通冥帝荒,诸天便会被天魔踏平。

     “看看看,我就说吧!”叶辰沉『吟』时,人王那厮不知抽什么风,在虚无空间骂骂咧咧的,“鸿钧你个贱人,我就猜到是这样。”

     “鸿钧?”叶辰猛的抬头,透过虚无,死盯人王,“道祖鸿钧?”

     “就是那贱人,远在天界,也不忘算计老夫。”人王越骂越起劲。

     “道祖鸿钧还活着?”叶辰豁的站起身,惊得卖茶老翁都一激灵。

     “冥帝都能活着,他为嘛不能活着。”人王自虚无空间祭出柔和之力,又将叶辰按回了座位,悠悠道,“若非当年你告知老夫,冥界有大帝,吾也不知鸿钧还活着,而且,藏在天界。”

     叶辰听的心砰砰跳,人修的始祖,竟还在活在世间。

     万古秘辛,这绝对是万古秘辛。

     此事,若传于世人,必定掀起轩然大波,再加上冥界的冥帝和帝荒,整个诸天都会炸锅的,谁会想到,还有三大至尊在世。

     下意识的,叶辰抬头望了向虚无,神『色』敬畏,似能隔着万重天,望见那震古烁今的道祖,他就是一个神话,至今被人传颂。

     可惜,他无法入天界,无法亲眼见证。

     久久,他才收了目光,看向人王,“天尊遗迹,与道祖是何关系。”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