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封口费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星空,因姜太虚和凤凰,变的不平静。

     定眼遥看而去,姜太虚踏着神河,凤凰踩着仙海,一如盖世仙王,一如九天玄女,皆背靠异象大界,将星空染的绚丽非凡。

     好好的星宇,顿成混『乱』地。

     寂灭光晕蔓延,所过之处,陨石炸灭,空间崩塌,皇境级的斗战,愣是打出了圣人间的波动,怪只怪,应劫前二人太强大。

     东方星空,叶辰和人王驻足了。

     此地,不影响应劫。

     人王还好,倒是叶辰,望着那两道大战的人影,神『色』不免有些恍惚,未应劫前,那两人,乃是恋人,应劫后,却是成了死敌,比起他们,酒剑仙和仙母,幸运的多,也算弥补了遗憾。

     来来来,坐这!

     人王招呼道,拉着叶辰,一同坐在一颗陨石上,完事儿,还塞给叶辰一把瓜子儿,一边咔吧咔吧磕着,一边眸光熠熠看着远方的大战,一副吃瓜群众的派头儿,已摆好了架势看大戏。

     叶辰不语,静静坐下。

     不过,他比人王靠谱多了,眸中有忧虑。

     对姜太虚,他自始至终,都心存着感激,无关他与仙族的恩怨,当年,恒岳山底传的造化,他至今铭记于,正是那只仙轮左眼,助他一次次化解危机,那是一段因果,也是一场机缘。

     对于凤凰,他之心境,是复杂的,因当年一道守护元神的凤凰仙御,惹了凤仙,惹了诸多的血债,导致凤凰族覆灭,无论是他,还是凤凰,都难掩这份芥蒂,虽然,那不是他们的错。

     “无需担心。”人王悠悠一笑,“老夫算过,众多应劫入世的准帝,就属他俩的命格硬,谁死他俩都不会死,必应劫过关。”

     这句话,甚是提心劲儿。

     叶辰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去,人王都说了,那还有啥担心的。

     于是乎,他也嗑起了瓜子。

     说话间,姜太虚与凤凰二人,打到了这片星空,凤凰风华绝代,不弱应劫前,通体仙霞萦绕,不惹凡世尘埃,圣洁而无暇,那张绝世的容颜,美的让人窒息,与应劫的她,一般无二。

     然,她之美眸,却绽放着火花。

     不仅如此,她之脸颊,也绯红一片。

     至于姜太虚,不知心虚还是咋回事儿,打着打着,总想着开溜,但每一次,都被凤凰堵回来,继而,便是大战,轰隆隆的。

     “我没看,我只是路过。”姜太虚大骂。

     “你还说。”凤凰美眸火花更胜,满脸的红霞,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攻伐越发猛烈,一剑化仙河,险将姜太虚生劈了。

     “老夫掐指一算,姜太虚偷看凤凰洗澡了。”人王语重心长道,还真就搁那掐指算,嘀嘀咕咕,神神叨叨,一副神棍模样。

     叶辰干咳,只顾嗑瓜子。

     这种事,还用算?此等香艳的桥段儿,他经常遇见,与姜太虚此刻,一样一样的,或许是巧合,不过,也有可能是故意的。

     “我有凤凰的珍藏版,要不要。”人王戳着叶辰,挤眉弄眼的。

     “这句话,我给太虚前辈录下来了,他年他应劫过关,会找你聊的。”叶辰若无其事的说着,至于聊点啥,得自己去脑补。

     一句话,人王的老脸黑了。

     叶辰的『尿』『性』,他最了解,啥事干不出来,真可能给他捅出去了,姜太虚是个什么存在,盖世的狠人,论打架,他差太远了,不说别的,就说仙轮天照,一个扫过来,他会死的很难看。

     “来,这个拿好。”人王塞给叶辰一古卷,道儿上的人,都称这为封口费。

     “真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叶辰口上骂着,但还是接了过来,很自觉的塞进了怀中,整个动作,毫无违和感,跟没事儿人似的,那种『逼』格,已渐入佳境,一般人,绝模仿不来。

     人王没说话,只一边捋着胡须,一边上下扫量叶辰,那双眼神儿,很合理的阐述了一句话:这是个贱人,臭不要脸的那种。

     噗!

     两人说话时,姜太虚又受创,被凤凰一剑斩翻,不是吹,那娘们儿,不是一般的猛,非小打小闹,是来真的,杀人的招式。

     姜太虚就惨了,连滚带爬的,逃的霸气侧漏。

     那副画面,着实养眼,姜太虚是谁,盖世的人杰,绝对的君子,何曾这般狼狈过,应劫前与应劫中,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人。

     人王就自觉了,扔了瓜子,握着记忆晶石,把姜太虚连滚带爬的姿势,一样不落的拓印了下来,等他年,必能卖个好价钱。

     叶辰虽也想拍下来,但心里一想,这种毁三观的画面,还是算了,人姜太虚也不容易,一世的英名,可不能被他给嚯嚯了。

     噗!噗!噗!

     两人看时,姜太虚又不断喋血,被凤凰斩的一路横翻。

     其实吧!他之战力,不在凤凰之下,之所以被追着打,是心虚。

     “意思意思得了,来真的。”姜太虚又大骂。

     “不死不休。”凤凰就不能听见姜太虚说话,越听火气就越大,火气大不要紧,要紧的是,*状态的她,真太过彪悍了。

     “嘿!”姜太虚不干了,不再逃,回身大战。

     轰!砰!

     大战又掀起,应劫前的恋人,打的如火如荼,而且,动静不是一般的小,那方圆万丈的星空,不断的崩塌,寂灭异象横行。

     再看叶辰和人王,很敬业的说,板板整整坐着,一人翘着一个二郎腿儿,很有节奏的磕着瓜子儿,乃是这场大战的观战者。

     要说,他俩也真够闲的,不继续修行,却搁这看人两口子干架,按人王那厮的谬论,这是也是修行,嗯,理由找的很正当。

     的确,修行太枯燥,还是俩大老爷们儿,平时除了聊天,也没啥特殊活动,可不得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吗?譬如看人打架。

     星空还在轰隆,姜太虚与凤凰,斗了几百回合,都没分出胜负,没有要罢手的架势,一副不打到地老天荒就不算完的架势。

     别说,回身大战的姜太虚,的确有够猛,战力还隐隐压过凤凰。

     这让凤凰更是抓狂,气的直跺脚。

     打是亲,骂是爱。

     这是人王和叶辰,对这场斗战的定义。

     保不齐,打着打着,就打出爱情火花儿了。

     说不定,打着打着,就打床上去了。

     那血雨腥风的画面,会无比的香艳,也会比此刻,更加的精彩的,人王最好那口,叶辰也好那口,或者说,男人都好那口。

     奈何,精彩的大战,持续没多久,便结束了。

     有人强势『插』手,乃一紫袍老者,货真价实的准帝,自远方星空而来,一掌就给姜太虚摁那了,一瞧便知,是凤凰家的先辈。

     老实了,姜太虚这次老实了,打凤凰行,打准帝,那就差远了。

     “跑?怎不跑了。”凤凰脸颊绯红,美眸火花绚丽,捋着衣袖,摁着姜太虚就打,不仅人长的绝美,还有暴力倾向,下手没轻没重,姜太虚那张俊朗的脸庞,愣是被她打的没了人样。

     “有种单挑。”姜太虚也『尿』『性』,虽被封禁,却很硬气。

     “还敢叫。”凤凰一巴掌呼了上去。

     “欺吾孙儿,找死。”紫袍老者冷哼,豁然抬手,要灭姜太虚。

     “爷爷不要。”凤凰见之,忙慌拦下。

     “哦?”

     “这……这般杀了,太便宜。”凤凰说着,脸颊又红一分,说着,提起姜太虚就走,堂堂盖世人杰,就如小鸡儿一般被拎着。

     可以得见,凤凰的眸,火花湮灭了几分,脸颊上的红霞,却极为的明显,越想越羞,越想走的越快,要找地再收拾姜太虚。

     看着凤凰的背影,紫袍老者不由一笑,他的孙女,他能不了解?多半是看上那小子,他可从未见孙女,为一个男子求过情。

     再次一笑,他也跟了上去。

     临走前,他还不忘回首,望了一眼东方星空,有俩人搁那坐着,都披着披风,都戴着斗篷,都翘着二郎腿儿,搁那嗑瓜子。

     那是一道亮丽的风景,饶是他这准帝,也不由扯了嘴角,那俩人,该是有多闲,竟是跑这嗑瓜子儿,浪费青春,浪费生命。

     扯归扯,他老眸也不由微眯一分。

     不怪他如此,只因,他看不穿两人真容,也看不破两人的血脉,特别是对人王,自人王身上,他嗅到了一股极其隐晦的气息。

     最后看了一眼,紫袍老者收了眸,转眼消失,时而也会回头看。

     “大戏落幕了。”人王伸了伸懒腰,还打了哈欠。

     “他们需多久过关。”叶辰问道。

     “那谁说的清,少则几十年,多则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皆有可能,要看二人之造化。”人王悠悠道,“不是所有人,都如东凰太心,她乃逆天级妖孽,如姜太虚这些,也都望尘莫及。”

     说着,人王抬了脚。

     余兴节目了,修行还是要继续的,可不能带着叶辰一直瞎扯淡。

     叶辰起身,跟上了人王。

     其后几月,两人如游侠,走走停停,在一颗颗古星歇息,在一片片古星驻足,来的悄无声息,走的也不留痕迹,一路风尘。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