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零九十章 辟邪之物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晨曦的光,还是那般柔和,倾洒诛仙镇。

     天色方才大亮,叶辰就起床了,扛着他的桌椅,去了大街。

     酒楼前,杨阁老早已等待。

     见叶辰到来,他忙慌迎了上来,一脸笑呵呵的,很是殷勤,帮叶辰摆着桌椅,明明是一个前辈,但咋看都像是一后辈。

     路人瞧见,更是懵逼,对叶辰,也愈发好奇。

     一切安顿好,叶辰才坐下,还在大哈欠,蔫不拉几的。

     “小友,帮老朽算算祸福。”杨阁老也坐下,等了一整夜,有些迫不待及了,一夜未睡的他,看起来,比叶辰还精神。

     “你命格稳的很。”叶辰笑了笑。

     “没了?”杨阁老愕然道。

     “再说就是天机了,不可泄露。”

     “呃……。”杨阁老干笑,嘴角直扯,等了一夜,就等了这么一句话,咋感觉这么亏呢?这也得亏是叶辰,若换做其他算命的,他早掀摊子了,奈何,面前这贵人,可不能招惹了。

     “问你打听个事儿啊!”叶辰笑着问道。

     “小友尽可说来,知无不言。”

     “咱这诛仙镇,可有发生过什么怪事,或者,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叶辰笑看杨阁老,眸光深邃,以免被这货忽悠了。

     “怪事那可多了。”杨阁老捋起了袖子。

     “前些时日,孙家生了崽子,竟有三只眼,你说怪不怪。”

     “杨家那婆娘,总三更半夜的梦游。”

     “镇东头那棵果树,五六十年了,没见开过花。”

     杨阁老就是个话唠儿,一言接一语,说个没完,都不带口渴的,诛仙镇的事,他真是摸了个顶透,就没啥他不知道的。

     叶辰听的嘴角直扯,这货,是武林高手吗?是凡人中隐世的前辈吗?嘴咋这么碎呢?咋看咋都像八婆,特八卦的那种。

     “再说王员外的小儿子,长得一点不像他。”杨阁老还在说,喋喋不休,喷的唾沫星子漫天飞,而且并无停下的意思。

     “再整这些没用的,我可骂娘了。”叶辰瞥道。

     杨阁老干咳,讪讪一笑,“那咱,还是聊聊奇怪的地方。”

     说着,他遥指了一方,说道,“镇东五十里,有一座老坟,贼邪乎了,前些年,几个盗墓贼进去,都没见出来,其后,十几个武林高手,结伴入内寻宝,也没见出来,此事诛仙镇的人,都知道,更有传言,老坟中埋的人,已化作了僵尸。”

     “那老坟中,埋的是何人哪!”

     “不知,老朽来诛仙镇时,就已存在,起码有几百年了吧!”杨阁老缓缓说道,“那是一片禁区,平日里少有人提起。”

     叶辰不语,袖中手指在掐动,暗自推演那座老坟。

     算着算着,他不由挑了眉,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

     “小友?”杨阁老挥了挥手。

     叶辰收了思绪,看向杨阁老,“可否帮我寻几样物件。”

     “小友客套了,但说无妨。”杨阁老当即一笑。

     “一截桃木,年岁越久越好;画符用的黄纸与朱砂;男婴的童子尿;白糯米黑狗血;外加一面铜镜。”叶辰话语悠悠。

     对面,杨阁老听的下意识挠头。

     他虽不同阴阳,但这些物件的作用,却清楚的,皆辟邪之物,有点搞不明白,叶辰为嘛要这些,难不成,是要去捉鬼?

     “有难度?”叶辰笑道。

     “自是没有。”杨阁老笑了笑,忍住了询问的冲动,而后起身,奔向了诛仙镇一方,既是叶辰要的,那自不能马虎了。

     杨阁老走后,叶辰微微侧首,望向了老坟的方向。

     很显然,他要去老坟瞧瞧,并非好奇,是那老坟,很诡异,至于他让杨阁老寻的物件,自是辟邪用的,如今全身被封,与凡人无异,连武林高手都能揍他,自也怕坟中的脏东西,而且他笃定,坟中埋葬之人,必已尸变,可得准备全乎了。

     “老爷爷,您能帮俺算算吗?”

     叶辰正想时,突闻一道稚嫩的话语,还略带奶气。

     叶辰回首,才见一五六岁的孩童,站在桌前,穿的破破烂烂,生的面黄肌瘦,许是常日饿肚子,以至营养不良,站在那,也只比桌子高一点,可他的双眼,却很清澈,毫无杂质。

     “娃娃,你爹娘呢?”叶辰笑的温和。

     “听姥爷说,早年出了远门。”孩童稚嫩道,埋着小脑袋,“俺想让爷爷算算,俺爹娘啥时候回来,是不是不要俺了。”

     说着,孩童还递上了一个又干又硬的馒头,用两只小手捧着,希冀的望着叶辰,“俺家没钱,能不能用这个馒头抵上。”

     “能,自是能。”叶辰微笑,接过了馒头。

     旋即,他施了推演。

     这一算,他眉头不由皱了,算出了孩童的爹娘,早已逝去,所谓的出远门,便是一道黄泉路,可叹孩童还在苦苦等待。

     “老爷爷,你可算到了。”孩童大眼扑闪了一下。

     叶辰一笑,“你爹娘,不久便归。”

     孩童大眼一亮,很是雀跃,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哎!

     望着孩童的背影,叶辰一声叹息,实在不忍心将噩耗告知,孩童的命运,与他当年,何其相像,没爹没娘,衣不果腹。

     命,这都是命。

     “小友,你要的物件。”杨阁老回来了,还肩扛着一麻袋,办事效率倒是高,前后不过一刻钟,便将叶辰所需寻齐了。

     “多谢。”叶辰接了过来。

     “举手之劳。”杨阁老擦了汗水,却笑的喜笑颜开。

     在他看来,能帮叶辰跑腿做事,实则,乃天大的荣幸。

     “老头,那孩子,你可认得。”叶辰遥指街头,定在孩童的身上,那小娃,正站在一个包子铺前,一个劲儿的吞口水。

     杨阁老扫了一眼,轻轻点头,满口的叹息。

     “你膝下无子,若是可以,收留他吧!”

     “这……。”

     “此乃善缘,他命格属火,于你有益。”叶辰笑道。

     “既是小友说的,哪自是不差。”杨阁老呵笑,遣了酒楼的小二,去带那孩童回来,无条件的相信叶辰,况且,他不缺钱,多养一孩童,并无负担,佛家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孩童若无人收留,必会饿死,此番,他也算是行善事。

     “好人有好报。”叶辰笑着,便开始收拾行头。

     “怎么,这就收摊?”杨阁老神色惊愕。

     “准备准备,去那老坟瞧瞧。”叶辰回的随意。

     一语,听的杨阁老嘴角一抽搐,小心肝也一扑腾,那可是大凶之地,不知死了多少人,世人唯恐避之不及,这位倒好,还上赶着往前凑,此刻他也算明白,叶辰为嘛要辟邪之物。

     “要不要一道去瞅瞅。”叶辰笑看杨阁老。

     “我……我就不去了吧!”杨阁老讪笑道,“那老坟凶的很。”

     “还武林高手呢?就这胆量?”

     “小友,非老朽多嘴,你还是莫去找不自在了。”

     “别小看我。”叶辰扛起桌子,一手拎着椅子,一手拎着麻袋,直奔小园,有话语传回,“若想去,便带你见见世面。”

     话落,叶辰已消失在人影中。

     身后,杨阁老揣了揣手,不知在想啥,越发觉得叶辰怪异,通药理、识占卜、能辟邪,这等异人,到哪都是个怪脾性。

     最后望了一眼那方,他也转身回了酒楼。

     那被带回的孩童,已被带去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洁净的衣衫,此刻,正在后厨吃大饼,小家伙饿坏了,狼吞虎咽的。

     这边,叶辰已到小园。

     而后,辟邪的物件,尽被拿出。

     叶辰取了匕首,将桃木,削成了桃木剑,还点了一抹黑狗血,随后便是黄符,他提笔沾朱砂,如行云流水,画上道道符咒,这等黄符,乃肮脏之物的克星,对修士,却无甚作用。

     接下来,便是童子尿,绝对正版,就是气味,有点那啥。

     他倒是谨慎,不敢马虎,也马虎不得,武林高手都栽里面了,可见那老坟有多凶,他这凡人,一不留神儿,也会送命,堂堂荒古圣体,盖世的战神,若折在一座坟中,那才扯淡。

     本来,他可以不去,问题是,那老坟中,有他熟悉之物。

     这是他算出来的,至于是何物,他暂算不出,不是他周天演化不够玄奥,而是成了凡人,诸多法则,已成了他之界限。

     直至夜幕降临,他才停手。

     应付邪祟的物件,已准备完毕,就等明日探穴。

     夜,幽静宁寂,偶尔能听闻街道方向,传来酒鬼的咋呼声,也有那么一两个不安分的主,拎着酒摇摇晃晃,唱着大戏。

     叶辰又坐在老树下,静望星空。

     想家了,他着实想家了,特别是忆起今日找他算命的孩童,就越发的思乡,他的小叶凡,自小便没了娘,而他,又被带出来修行,小家伙的童年,该是很落寞,他能想象那个画面:深夜里,小叶凡扒在窗户上,眼巴巴的盼望着爹娘回来。

     说起娘亲,他的神色恍惚了。

     他愧对小叶凡,也同样愧对姬凝霜,真正生离死别,才知前尘往事有多苦,所谓相忘江湖,自始至终,都是自欺欺人。

     “姬凝霜,想你了。”叶辰眸中含泪,声音沙哑。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