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章 十月怀胎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夜幕还未降临,叶辰便开始收行头,又比平时,早了半个时辰,生怕杨阁老再来,找他去给侠岚瞧病,并非他不想瞧,而是看的太透彻,着实无能为力,总觉对不起老杨那希冀的目光,没错,他是在逃避,屠过帝的狠人,也有无奈的时候。

     如此,时光在悄然中流逝,一天天,一月月。

     侠岚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秀丽的长发,多了几缕银丝,绝美的脸颊,也少了一抹红润,只觉浑身乏力,颇为嗜睡,如病入膏肓的人,好似这一睡,便永不会醒来。

     身为丈夫,老杨还真是殚精竭虑,方圆千百里,有名的郎中,都被他请来过,丝毫在乎钱银。

     要说那些个郎中们,还的确有真才实学,也都颇有些本事,可『药』方开了一张又一张,草『药』拿了一堆又一堆,却丝毫不见侠岚好转,非他们医术不行,是这病,凡间治不了,连叶辰都束手无策,更遑论是他们。

     病没治好,侠岚遭罪,杨阁老也日渐憔悴,白发比侠岚的还多,先前挺拔的腰背,也佝偻了几分,看的叶辰,都有点不忍了。

     奈何,有些事,叶辰可说,有些事,却是说不得,天煞孤星之事,说与不说,都是一个结果,硬要说,那是徒增烦恼。

     一天又一天,杨阁老还是日日都来,不再相信那些个郎中,只带着侠岚,让叶辰瞧病。

     无大碍!

     这句谎言,叶辰不知说了多少遍,连他自个,都有些亏心了,开的治病『药』方,也皆补气血的,天煞孤星的脉搏,每逢强一分,侠岚的脉搏,便会弱一分,随着她下腹越隆越凸显,她之状态,也越来越糟糕,有那么几日,连走路都成问题。

     又是一日清晨,叶辰早早便来了。

     这一次,等在酒楼大门口的,仅杨阁老一人,见叶辰到来,忙慌替叶辰摆放行头,慌慌『乱』『乱』的,或者说,他是心不在焉,以至于,有几样行头,都摆错了地方。

     整完这些,他才坐下,目不斜视的看着叶辰,“你老实与我说,侠岚究竟生了何种病。”

     “无大碍。”叶辰回了一句,却没去看杨阁老的眸。

     “你莫诓我。”杨阁老气息,急促了一分,还是那般死死盯着叶辰,眼眶也红红的,看的直想掉眼泪,“我又不是傻子,又不是瞎子,自看的出,侠岚病的不轻,就在今夜凌晨,她那苦修几十年的内力,已『荡』灭殆尽了。”

     “是她所修心法之缘故。”叶辰终是抬眸,直视着杨阁老,这也是在忽悠,既是骗了,那便骗到底,至少,比起先前的搪塞,这算是一个正当的理由。

     “邀月宫的心法,有问题?”杨阁老有些不信。

     “心法没问题,但破了戒,就成了问题。”叶辰还在一本正经的忽悠,怅然道,“邀月宫的开山鼻祖,必是恨透男人,这才在心法中,种下弊端,处子身修邀月宫心法,自是无恙,但若破了守宫砂,弊端会逐渐显现,怀有身孕时,尤为严重,这或许,便是邀月鼻祖,惩治后辈的手段,以告诫邀月宫人,要恪守宫规,莫妄动情缘,否则,便付出惨痛代价。”

     “该死。”杨阁老震怒,一掌把叶辰的桌子,拍成了两半儿。

     叶辰有点尴尬,也还有点心虚,想了颇久,还是决定把这黑锅,先扣在邀月宫身上,反正天高路远,先坑一波儿再说,杨阁老难不成为此事,再去找她们算账?

     “我知道你有破解之法,求求你,救救她。”杨阁老满目希冀,语气近乎哀求,当日,他的心法有问题,便是叶辰解救的,此番,侠岚也遭功法荼毒,叶辰多半也可以。

     “破解之法,还是有的。”叶辰起身,把那半截儿的桌子,又给拼了起来,悠悠道,“我可以破她心法弊端,但前提是,她得先把孩子生下来,不然,妄动心法,会伤及你家娃娃。”

     “你不是诓骗我的吧!”

     “你且安心,总会好的。”叶辰提笔,又给老杨开了几服『药』,“给她补补气血,待孩子出生,啥都好办。”

     “多谢。”杨阁老郑重的行了一礼,转身直奔『药』铺,既叶辰说无事,那便无事,他对叶辰,无条件的相信。

     身后,叶辰『揉』起了眉心,从来不觉,自己编瞎话,已编的这么溜了,出口成章,一点儿不带脸红的,大楚的第十皇者,在坑蒙拐骗的路上,已经越浪越远了,拽都拽不住的那种。

     又过一日,阴山老道来了。

     没错,他来了,竟从老坟古墓中,活着出来了,此番出来,越发苍老了,拄着一根枯木,花白头发半披散着,遮了他半边脸庞,饶是故友瞧了,也未必认得出。

     他之寿元,已所剩无几,谁能想到,他已是一个近百岁的人了,若有源晶戒指在身边,多活个十几年,还是不成问题的,可惜,戒指已被叶辰,融入了源晶中,世间再无第二枚。

     “前辈果是没骗我。”时隔几个月,阴山又坐在了叶辰桌前,语气苍迈,却比先前更平静。

     “可见到阴月皇妃了。”叶辰笑道。

     “先秦奇女子,绝代风华,世人诚不欺我。”阴山感慨道。

     “是我夺了你的源晶戒,致使你寿元将终,若你愿,我可请皇妃,暂时封印你,待他年,带你修仙。”叶辰话语悠悠。

     “活的够久了,老了,也累了。”阴山笑的温和,他的笑,饱含着沧桑,活了近百岁,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历经了岁月风尘,见多了人世百态,当年那颗年少的心,早已随蹉跎时光,埋葬在年年花谢花开中。

     叶辰不语,阴山既是不愿,他亦不强求。

     “可否拜托前辈一桩事。”经久沉默之后,阴山再次开口。

     “但说无妨。”

     “待我死后,劳烦前辈寻个僻静处,把我埋了,无需立碑置瓦,无需刻姓铭字,有个坟头便好。”阴山声音颇是沙哑。

     “如你所愿。”阴山说的平静,叶辰回的也平静。

     “多谢。”阴山一拜,拄着拐杖走了,颤颤巍巍,消失在人流中,在诛仙镇寻了一处小园,安静的住下了,只待那一日到来,看破了生死,死于他而言,也并没想象中那般可怕。

     叶辰更多的是叹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与阴山,并无多大仇怨,皆误会而起,阴山既是选择长眠,他自不会强求。

     第三日,邪魔来了,天煞孤星不日将会出生,她得搁这守着,一是救天煞生母,一是怕叶辰捣『乱』,搞不好,他有那个筋搭错,真就给天煞灭了,那可是宝贝疙瘩,可不能被扼杀。

     这几日,诛仙镇的天,总见阴云密布,灰蒙蒙的,如似黑幕遮盖,时而,还有一两道雷电闪过,这天气,咋看咋像要下雨,却并无半点雨滴,搞的诸多摊位主,都没敢出来摆摊。

     凡人不知,可叶辰和邪魔,却心知肚明。

     此乃异象,天煞孤星要降生前的异象,这仅前奏,真正的大场面,还在后面,万古难现的命格,出生时,动静必不小。

     再去瞧侠岚,气息那叫一个微弱,脸颊煞白无血『色』,神智朦朦胧胧,总觉心神,要被吞入一座无底幽渊,冰冷到窒息,使她娇躯瑟瑟发抖,本该有的痛楚,此刻却丝毫觉察不到。

     十月怀胎,于她而言,就是一个煎熬,好似,这孕育生命的过程,就是一个走向死亡的过程,今日,她终是撑不住了。

     杨阁老急的一身汗,把镇上所有的接生婆,都给抓了过来,为此,他还下了死命令,若侠岚有恙,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然,待接生婆看了侠岚,都差点瘫那了。

     接生这个活儿,是个美差,孩子顺利出生,主人家一高兴,赏钱少不了,但也得看孕『妇』的情况,如侠岚这般,莫说生孩子,连动一下都困难,这等状态,***,会闹出人命。

     “杨老爷,你家夫人的身子骨,太弱了,这孩子,我们接不了。”众多接生婆,对视一眼,都跪在了地上。

     “都想死?”杨阁老怒吼,豁的抽出了玄雷剑,老眸布满血丝,猩红一片,干系到妻儿『性』命,他不疯才怪。

     接生婆们吓得冷汗之下,一个劲儿的叩首,皆高呼着饶命,今日的杨阁老,与平日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太可怕了。

     “相公,莫为难她们。”躺在病床上的侠岚,气息微弱道,也知自身状况,这是一道鬼门关,她注定踏不过。

     一声相公,使得杨阁老那颗……冰冷又暴虐的心,瞬间融化了,手中的玄雷剑,也在不经意间脱落了,老躯忍不住的颤抖。

     接生婆们如蒙大赦,忙慌起身,逃出了房间,并非她们见死不救,是救不了,杨阁老若发起狂来,都得死。

     这边,杨阁老已蹲在床边,眸中浸着泪花。

     “你干什么,我还没死。”侠岚的笑,略显牵强,颇是苍白,欲想抬手,『摸』『摸』老杨的脸庞,奈何,有心无力。

     “莫说傻话,我……。”杨阁老话没说完,便觉自己的身体,与地面分离了,都不知咋回事儿,奔着门口就去了。

     没错,他被扔出去了,都不知飞出去多远。

     再瞧扔他的人,正是邪魔,手就那么一拎,就给杨阁老扔出去了,很显然,她要替侠岚接生,这活儿,她虽是没干过,但却比凡人间的接生婆们,强了千万倍,她可是魑魅邪神。

     外面,杨阁老落地了,一头栽进了花圃。

     到了,他都没瞧见是谁扔的他。

     “何人。”仅一秒,这货就冲出来了,喝声震天。

     “消停点,安稳稳的等着。”不远处的凉亭,传来悠悠话语,仔细一瞧,正是叶辰,正握着酒壶倒酒,喝的优哉游哉。

     杨阁老一愣,有点蒙,“先前进去的人,你认得?”

     “那是我……师师师师师师师师师师祖辈儿的人。”叶辰一口气,都不知说了多少个师字,就这,他还嫌少,准备再来一串儿,不是他瞎咋呼,是因邪魔那娘们儿的辈分,忒特么的高了,不是吹,再喊上三天两夜,也够不着邪魔那一辈儿。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