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打老婆?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姬凝霜闻之,心中了然,证明她并未猜错,问题出自红尘六道,是他二人的业障在作祟,反噬了最本源的叶辰。

     说话间,阴黑之气越发浓厚,汹涌翻滚,将二人淹没。

     剑之铮鸣声顿起,两人一剑斩开,纷纷跳脱出去。

     然,下一瞬,阴黑之气便又聚集,再次扑过来,业障太多,杀都杀不完,也难怪连叶辰,也被困在此处。

     姬凝霜几次施法,欲将叶辰带出梦境,却不得成功。

     再说业障,是真盯上叶辰了,叶辰走到哪,它们也就跟哪,可惜,她之梦回千古,还未修炼到家,虽能进叶辰的梦境,却带不走叶辰,此乃真幻的法则限制,她也无能为力。

     “属狗的吗?紧抓着我不放。”叶辰忍不住骂道。

     “或者可尝试用天劫。”姬凝霜传音道,“神罚属至刚至阳,你之天劫,必有帝道法则身,多半能『荡』尽这业障。”

     “自然试过,行不通。”叶辰摇了头,“我神智被困于此地,无法解开天劫封印,更莫说引来大圣天劫,总能引来天劫,渡劫的也不会是我,一个弄不好,会葬灭在天劫中。”

     “就无破解之法?”姬凝霜皱了眉头。

     “有,应劫入世,在劫中洗净业障。”

     “不可,应劫变数太多。”姬凝霜当即否决,业障如此凶猛,这等状态下应劫,多半十死无生,可不能冒那个险。

     “你说,用大日如来净世咒,好使不。”叶辰『摸』了下巴。

     “此乃业障,并非恶魔邪祟,行不通吧!”

     “问题是,这并非我之业障。”叶辰沉『吟』道,“它们来自红尘六道,换言之,便是外来的力量,可视作邪祟一种。”

     此话,让姬凝霜眸子一亮,“可以一试。”

     叶辰静心凝气,豁的站定,有那么一两瞬的踌躇,大日如来净世咒,并非普通的净世之法,一旦用了,便会与佛结因果,当年的五指山,便是血淋淋的例子,至今记忆犹新。

     但,比起应劫入世,他更愿用此法。

     唵、嘛、呢、叭、咪、吽。

     很快,佛音响起了,如洪钟大吕,庄严威穆,还依稀可见,叶辰之身后,有一尊虚幻的金佛显化,其眉心,卍字醒目,佛文环绕,佛光普照,给昏暗的梦境,增了一抹的光明。

     净世咒一出,扑来的阴黑之气,皆后退了。

     不止如此,但凡阴黑之气沾染了佛光,便一片片化作虚无,此番是真的消失,再难聚集,这片梦境世界,清明不少。

     “果然有用。”叶辰一笑,干劲儿十足。

     姬凝霜松了一口气,未曾想到,净世咒还有这等神力。

     但,这并不代表净世咒就能克业障。

     先前,叶辰也说了,这业障属外来的,所以净世咒才能克制,若自身的业障,纵大日如来净世咒再玄奥,也是无用。

     “外界啥个情况。”叶辰一边念诵经文,一边侧首问道。

     “没啥情况,就是你,落了一个打老婆的美名。”

     “打老婆?”叶辰一愣,不明所以,不过,从姬凝霜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外界的他,必定作『乱』了,而且还伤了她。

     姬凝霜白了一眼,她说的也没『毛』病,的确是叶辰打的。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纵叶大少的脸皮,也罩不住了。

     外界,还是一片宁静。

     几人百无聊赖,围着叶辰,整整坐了一圈儿。

     “你说,他俩在梦中,能不能那啥,嗯,也就是传说中的...阴阳双修。”上官玖『摸』了『摸』下巴,一直好奇的,就是这个问题。

     别说,他这个问题,问的着实好,不止秦雄等人,连楚灵玉,都有点儿好奇了,在梦中上床,仅仅听着,就很新鲜。

     “杨大伯,啥是阴阳双修。”杨岚扬着小脑袋,声音『奶』声『奶』气,好奇的看着杨玄,那双大眼,扑闪扑闪的,纯真无邪。

     “就是一个男的,外加一个女的,上床做运动。”

     “呃。”小家伙小手抠着小嘴,听的似懂非懂,说起上床,她倒有了那点儿记忆,记忆中,他的爹爹和娘亲,总会在夜深人静时,上床做运动,还摆着各种奇怪的姿势,特别是娘亲,还会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每次也都满头大汗的。

     “看来是懂了。”杨玄意『摸』着下巴,意味深长道。

     他这话刚说完,便觉眼前一晃,再现身,已是法器中。

     收他的,自是楚灵玉,不止他,秦雄等人也被收进来了。

     再看楚灵玉,已起身,美眸微眯的盯着虚无,有外来者降临,于虚天显化,乃一蟒袍老者,头发赤红,眸子猩红可怖,周身洪荒气汹涌,一丝丝一缕缕,皆如山岳般沉重,碾的苍穹轰隆,其修为,乃准帝境,而且,还是一尊洪荒准帝。

     “梼杌族。”楚灵玉俏眉微颦。

     “美妙的鲜血。”梼杌幽笑,俯瞰天地,似也望见了楚灵玉,或者说,他就是奔着她来的,不然,谁没事儿跑一颗凡人古星,看其笑的那般邪恶,一瞧便知,不是啥个好鸟。

     楚灵玉下意识后退,体内有准帝兵嗡隆。

     然,她无比清楚,纵有准帝兵助威,也一样不是梼杌对手,那是货真价实的准帝,还是洪荒准帝,可不是她一人所能抗衡的,毕竟,她只是圣王竟,并无叶辰那等逆天的战力。

     在此撞见洪荒族,她并不意外,或者说,在意料之中。

     百年来,洪荒虽未掀起滔天血劫,却也不乏四处作『乱』者。

     当年,玄荒五大禁地强势调停,定下了休战协定,时限百年,如今一百七十年过去了,昔日的协定,早已是一张废纸,嗜杀暴虐的洪荒族,怎甘寂寞,若非洪荒也有不少准帝应劫,不然,洪荒必已掀起战『乱』,会是一场席卷诸天的战争。

     “好俊的一张容颜。”梼杌阴笑,眸中尽显『淫』邪之『色』。

     楚灵玉不语,一步后退,转身便遁。

     “小小圣王,你走得了?”梼杌的冷笑,充满了可怕的魔力,而后,便是一只漆黑的大手,自天按下,覆盖缥缈星天,准帝一掌何其霸道,还未真正落下,苍穹便崩塌了半边。

     楚灵玉冷哼,召唤了准帝兵,乃一尊宝莲灯,加持了战力,震开了遮天掌印,继而登天而走,遁入了浩宇星空。

     “小看你了。”梼杌冷笑,一步跨越,追入星空,准帝威浩『荡』,一层寂灭光晕蔓延,星空也因其,嗡隆隆的动『荡』。

     他似是不急,不紧不慢的跟着,好似很享受这等感觉。

     前方,楚灵玉身如惊鸿,祭了传送域门,欲以此脱身。

     只可惜,梼杌并未给她机会,一指神芒,破灭了传送门。

     “自己乖乖停下,免得受皮肉之苦,本尊,很怜香惜玉的。”梼杌笑的森白牙齿尽『露』,『舔』着猩红舌头,『淫』邪之『色』更胜,使女修在其胯下**致死,那等感觉,想想都觉美妙。

     楚灵玉神『色』冰冷,不予理会,还在拼命的飞遁。

     两人一追一逃,足横跨了一个星域。

     梼杌威压太强,一路因他而炸灭的古星,多不胜数。

     路过的人修不少,见此画面,皆远遁而走,生怕遭了波及,只远远望着,虽也想帮忙,奈何实力不济,斗不过梼杌。

     “该死的洪荒,又要掀起战火吗?”太多人心中怒骂。

     “休战协定的时限,已过近百年,再无束缚力。”

     “他们也顾及应劫人,不然,早与诸天开战了。”

     议论声中,远方星空起了轰隆,遁走的楚灵玉,被梼杌追上了,难敌准帝一掌,被打的大口咳血,连那准帝级宝莲灯,也摇摇欲坠,通体仙光暗淡无比,有几处,都已裂开了。

     “吾说过,你走不了。”梼杌笑的『淫』邪,如似恶魔。

     对面,楚灵玉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了。

     事实证明,在一尊准帝面前,她与蝼蚁,没啥区别。

     “贱人,快醒醒。”法器中,焦急的杨玄,一个劲儿的晃着叶辰,而上官玖等人,呼唤的则是姬凝霜,他俩都是妖孽,随便出来一个都行,当然,一块出来最好,锤死那老狗。

     可惜,叶辰并无醒来的征兆,而姬凝霜,也不见人影。

     噗!

     几人呼唤之时,楚灵玉又受了重创,玉肩被梼杌一指洞穿,跌入了一颗凡人古星,将一座巍峨的山岳,砸的崩灭。

     梼杌嘴角微翘,一步踏入,如世间的王,君临九天。

     而远远追来的人修,却无人敢进去,本想找诸天的准帝来救人,却无一尊显化,或者说,方圆几十个星域内,都难找到一个人修准帝,应劫狂『潮』来的太凶猛,准帝极其难见了。

     这一瞬,一股浓浓的悲意,笼暮了人修的心境。

     偌大的诸天,连一个撑场面的都没了吗?眼睁睁的看着女修,被『逼』入了绝境,却无人修准帝现身,哪个不悲凉啊!

     此刻,太多人修都不免忆起叶辰,那尊盖世战神,他若在,必会杀的梼杌铩羽而归,也让洪荒知道,诸天并非无人。

     碎石纷飞中,楚灵玉踉跄的起身,咳血不断,脸颊煞白无血『色』,肩头上的血洞伤痕,还萦绕着幽光,化解着她之精气,使得伤口非但不能愈合,反而还有向外扩张的势头儿。

     剑神而嫡传徒儿又如何,修为不济,一样无力翻身。

     “怎的,不逃了?”梼杌笑的阴森,猩红的眸,泛着绿油油的光,他探出了大手,隔空将楚灵玉抓起了,将其禁锢在了虚空,饶有玩味的欣赏着,『淫』邪的如一头恶魔,太可怕。

     楚灵玉不语,面如冰霜。

     “吾会让你在快活中,欲仙欲死。”梼杌的笑,肆无忌惮。

     “老狗,你还真是嫌命长啊!”楚灵玉未说话,却有一道缥缈的话语,响彻了虚天,语气冰冷枯寂,如上苍的宣判。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