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没啥大不了的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星空浩瀚,碎星如尘。

     域门通道中,姬凝霜安静静的躺在云团上,而叶辰,则搬了个小板凳,双手托着下巴,目不斜视的看着,还在苦思冥想。

     好端端的,咋就发起浪了,必有端倪。

     思来想去,他想到的,还是黑洞的染血宝塔,姬凝霜正是自内出来,才变得这般怪异。

     “我也进去过紫色云海,日后,不会也变得那般浪吧!”

     叶辰嘀咕一声,想起被姬凝霜勾引的事,心里就怪怪的,若正常的姬凝霜,是绝然做不出那等事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出域门,飞入一颗古星,进了一座古城。

     “尔等是没看到,整整三十二尊帝啊!都没能诛灭圣体。”

     “渡劫中连开两神藏,简直逆天。”

     “还有洪荒,整整五千万大军,愣是铩羽而归。”

     “论撑场面,还得是荒古圣体。”

     方才进古城,叶辰便听闻议论声,无论茶摊酒肆,总会有那么一个话唠,滔滔不绝,喷的唾沫星子满天飞,也总有那么一些忠实的听客,听的一脸羡慕,错过了一场大好戏,那叫一个遗憾。

     “老爹,你又火了。”叶灵嘿嘿一笑。

     “低调。”叶辰深沉一声,腰板挺得贼是笔直,逼格也已渐入佳境,戴着个斗篷,默默穿行在人流中,到哪都能听到他的传说,烦人。

     此刻天色,才临近黎明,古城已是人影窜动,议论声、吆喝声不绝于耳,俨然未曾发觉,那个戴斗篷的人,便是荒古圣体叶辰。

     很快,叶辰驻足在街道一侧,静望对面酒楼。

     酒楼的老板,乃是一个应劫人,是天玄门的一尊老准帝。

     昔年,与人王修行时,曾路过此地,一百七十年了,还未应劫过关,所幸,这尊准帝的命格,还算够硬,死不了。

     随着一缕秋风轻拂,最后一丝夜幕,缓缓散去,东方映出了第一抹红霞,新的一日,真正降临。

     鼎中,姬凝霜醒了,微微坐起,轻轻揉着眉心,迷迷糊糊的。

     “九娘?”叶灵凑了过来,试探性的喊道。

     “我怎睡着了。”姬凝霜一边应着,还在揉眉。

     “老爹,九娘醒了,恢复正常了。”叶灵呼唤道。

     闻声,叶辰自酒楼收了目光,内视了混沌鼎。

     的确,姬凝霜变正常了。

     叶辰摸了摸下巴,杨玄等人也都摸了摸下巴,表情奇怪的看着姬凝霜,没人说话,就那般盯着她看,此刻的她,与昨夜,还真判若两人。

     姬凝霜愕然,“为何都这般看着我。”

     “来,九娘,给你瞧点儿有趣的。”叶灵嘻嘻一笑,塞给了姬凝霜一枚玉简,其内封着的,自是昨夜的画面。

     姬凝霜不明所以,轻轻捏碎。

     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她整个人都傻了,怔怔的望着那画面,表情变得极度精彩。

     发浪的那个女子,是她吗?

     她心中这般问着自己,我有做过这些事?

     此刻,她算是明白,众人为何这般看着她了,而且表情都很怪,能不怪吗?好端端的发浪,换谁谁受得了。

     一瞬,她脸颊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到了脖颈。

     而她,也直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太羞人了。

     “怎会如此。”慌乱之中,姬凝霜望向了叶辰,美眸水汪汪的。

     “我还想问你。”叶辰耸了耸肩,好端端的,就跑来勾引我了,也得亏小爷定力够好,不然,醒来会更尴尬。

     一句简单的对白,姬凝霜捂住了脸颊,我这是人格分裂了?

     “有病治病,没啥大不了的。”叶辰语重心长道。

     这话一出,姬凝霜当即起了身,一步出了混沌鼎,也给自己戴了个斗篷,还蒙上了黑袍,再待在鼎中,会被众人看的羞到死。

     再入域门通道,气氛格外尴尬了。

     叶辰没啥,就是个二皮脸,倒是姬凝霜,把自己罩的严严实实的,就露一双美眸,可以肯定,斗篷下的脸颊,必是火辣辣的,想起那画面,就觉羞人,勾引人的事,她可做不出。

     叶辰就很感慨了,还是那句话,大千世界,啥鸟事儿都有。

     姬凝霜都会勾引人了,还有啥不可能的,不信邪都不行。

     归途中,一日悄然又过。

     待至夜幕降临的那一瞬,正常的姬凝霜,又不怎么正常了,掀开了斗篷,褪下了黑袍,婀娜的身姿,伴着妖娆的笑容,再加上那魅惑的美眸,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能勾魂魄的那种。

     叶灵很自觉,拿着记忆晶石,把一幕幕都拍了下来,等回恒岳,也让其他的娘亲们,开开眼。

     再瞧叶辰,那就淡定多了,有过一次被勾引的经历,还是罩得住的,直接动了仙法,又给姬凝霜封印了,此番一封,就没打算给她解开了。

     不然,三天两头的这样,他可把持不住。

     其后几日,就颇为平静。

     叶辰走走停停,有应劫人的古星,他都会进去一观,见的不止是诸天的应劫人,还有洪荒族的。

     可他,不敢妄自出手灭杀,生怕扰了整个应劫狂潮。

     如此,九日悄然而过。

     直至第十日,他才到大楚。

     时隔一百七十年,又踏上了故乡的土地,望着那片大好的山河,他的眸,是恍惚的,一走一回,便是岁月一百七十载,于凡间而言,已是两三代人,相比浩瀚的星空,还是故乡的风温暖,那一山一水,一花一草,都如记忆里那般亲切。

     “这便是大楚?”杨玄和上官玖扒在了鼎口,好奇的环望。

     这次,就连凌风也露出了头,他也想瞧瞧,到底是啥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叶辰这等人才。

     “大楚,我回来了。”秦雄出了大鼎,砰的一声跪地,泪流满面,哽咽不堪,前世今生一轮回,他走的太久了,能再回故乡,心境可想而知。

     阴月皇妃上前,轻轻拂着秦雄,也在好奇的观望四方,这还真是一片奇异的土地,当年,她的夫君,就是战死在这里的,既是秦雄的故乡,她也倍感亲切,会把这里,当做她的家。

     一眼眸含水雾的,还有叶灵,也有一百年未回家了,总想哭。

     “别这样,哭花了脸不好。”唐三少宽慰。

     说着,这货还凑上前,总听老人说,女孩哭时,都需要厚实的肩膀依靠一下,所以,他也想试试。

     可尴尬的是,他这刚凑上去,便被叶灵踹翻了出去,你个小黑胖子,若非当年你坑我,我能被困百年?

     叶辰一语未言,又把叶灵和唐三少,收入了鼎中,直奔天玄门,得让东凰太心,给姬凝霜瞧瞧病。

     至于秦雄和皇妃,他未曾带走,历尽千辛万苦才回来,秦雄更想看的,还是他的故乡。

     寂静的夜,叶辰如一道仙芒,未曾惊动任何人。

     再来天玄门,守卫大老远看见,便开始行礼。

     叶辰的大圣劫一战,已传遍大楚,引了三十二帝天劫、连开两神藏、杀的洪荒五千万大军铩羽而归,着实振奋人心,着实给大楚长脸。

     叶辰微微一笑,一步踏入。

     还是那个小竹林,东凰太心在幽静的煮茶,其秀发,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看样子,是刚沐浴完。

     “早知道,就该腿脚麻利点了。”叶辰一脸遗憾,早来一会儿的话,搞不好还能看到**画面,东凰太心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自然,这话他只敢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会挨揍。

     对于叶辰的到来,东凰太心无丝毫反应,该煮茶煮茶,意思好似在说:有你没你都一样。

     叶辰就自觉了,放下了行囊,坐在了东凰太心对面,不拿自个当外人,端起茶就喝。

     “东凰姑姑,想我没。”小叶灵嘿嘿一笑,从鼎中跑了出来。

     “没大没小,哪能叫姑姑,差辈分了。”叶辰板着脸道。

     “那该叫啥。”叶灵扑闪了大眼。

     “叫姐姐。”叶辰咧嘴一笑。

     “呃。”

     “一百多年不挨揍,身上又痒痒了?”东凰太心瞥了一眼叶辰,强烈怀疑,这一个臭不要脸的爹,外加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儿,就是串通好的,这一来二去,老娘的辈分又降了好几级。

     咋地,日后见了你叶辰,我还得喊声大爷呗!

     “不逗乐,说正事。”叶辰清了清嗓子,拂手放出了姬凝霜。

     “为何封着她。”东凰太心黛眉轻挑,自看的姬凝霜身上有封印,而且,不止一道,全身上下都是,看样子,是生怕姬凝霜跑了。

     叶辰没说话,只仰头看了看天色,便解了姬凝霜封印。

     姬凝霜苏醒,先是伸了懒腰,随即,便自后抱住了叶辰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贴到了叶辰后背。

     “软不软。”姬凝霜娇声低语,她的笑,还是那般魅惑。

     “还行。”叶辰干咳道。

     “这....。”东凰太心嘴角直扯,她自认,还是了解姬凝霜的,可没这般轻浮,咋出去一趟,还学会勾引人了,还是当着她的面儿,一点儿不带矜持的?

     叶辰拂手,又给姬凝霜封印了,这才看向东凰太心,“如你所见,逢到夜幕降临,她就这般怪异,白天倒是没啥,正常的很,有点儿类似人格分裂。”

     “她哪里是人格分裂,分明是中了日月禁咒。”东凰太心美眸微眯一下,无需去看,仅听叶辰所说,便已知端倪。

     www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