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两百二十三章 发什么神经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自是寻宝贝。”叶辰说着,轻轻拂手,放出了昊天玄震、熊二、蛮山、丹七和太乙真人,五人皆在封禁状态。

     东凰太心扫看,笑意顿散,似已堪破端倪。

     “又是天魔本源,匪夷所思吧!”叶辰自顾自的斟茶。

     “怎会如此。”东凰太心皱眉。

     “这几月,我走遍了大楚,暂时也仅他五人。”

     “你如何看。”东凰太心望向叶辰。

     “擎天魔柱。”叶辰想都未想,便吐露了这四字,悠悠道,“我曾在空间黑洞,不止一次遭遇天魔,昔年诛仙镇化凡,也曾屠过一尊,无擎天魔柱根基,它们不可能存留诸天。”

     “不尽然。”东凰太心轻摇头,“昔年第一次天魔入侵前,也无擎天魔柱做根基,一样有魔君降临,一样能存活在大楚,不排除是天魔,用了某种秘法,来维持他们的本源。”

     “可此番不一样。”叶辰深吸了一口气,“我能清楚感知到,冥冥中有一双眼眸盯着我,我视其为...死亡凝视。”

     东凰太心未语,取了帝道级传音石,“曦辰,速回诸天门。”

     叶辰闻之,不由挑了眉,“你与那位面之子,很熟?”

     “他也属我天玄门。”东凰太心缓缓道,向叶辰道出了秘辛,“他之使命,便是巡视各大域面,以防天魔偷偷攻入。”

     听她一席话,叶辰唏嘘又啧舌,连位面之子,都是天玄门人,他无法想象,神秘的天玄门,究竟还潜藏着多少力量。

     此番,若非东凰太心道出,天晓得哪年才会知晓。

     不过,那传说中的位面之子,也的确未辱没诸天门的威名。

     不说其他,就说此次天魔入侵,若非曦辰突破遮仙天帝阵,提前告知诸天,恐怕,诸天将面对的,将不止一尊天魔帝,一个残夜魔帝,就险些灭诸天,更遑论两尊,甚是更多。

     一定意义上来讲,一个位面之子,足敌亿万军,所指并非战力,而是作用,连天帝阵都能突破,帝之下,谁人能比。

     “随意穿梭各个域面,这能力,真不错。”

     叶辰摸着下巴喃语,暗道待曦辰来了,便跟他去其他域面转转,多半有大楚转世人,他得带他们回家,此乃他毕生的使命。

     小竹林,陷入了宁静,皆在等候曦辰。

     两杯茶下肚,叶辰起身了,凑到熊二身前,欲用吞天魔功,吸走其体内的天魔本源。

     奈何,他未能成功,那一丝天魔本源,已与熊二合为一体,吞天魔本源,便是吞熊二,硬要强吞,与杀熊二无异,

     其后,他又几番尝试,皆是无果。

     东凰太心沉默不语,只时而侧眸,望一眼叶辰,这尊皇者,虽净干不要脸的事,可关键时刻,对兄弟那是没得说。

     叶辰又坐下,双手托下巴,百无聊赖,“他何时来。”

     “莫急,自会来。”东凰太心拂手,悠闲的煮茶,以掩饰她之忧虑,不祥的预感,再次袭满心境,又有阴霾笼暮。

     叶辰干脆不问了,盘膝而坐,以心念召了红莲业火。

     高傲的红莲业火,还是油盐不进,好说歹说,就是不归顺,莫说叶辰,仙火都差点炸了,若非叶辰拦着,它已开吞。

     东凰太心的眸光,就格外深邃了。

     如今的仙火级别,早已超越了九武仙炎,搞不好,真能造出混沌火,牧流清的混沌归源,她还是挺过的,的确霸道。

     她看时,叶辰豁的站起了身,毫无先兆,惊得她娇躯一颤。

     “发什么神经。”东凰太心没好气道。

     “有应劫人过关。”叶辰仰看虚无,周天的道蕴,于眸中演化,交织出神秘力量,加持瞳力,能望见他人望不见的。

     的确,他能望穿,可东凰太心,却啥也看不到。

     “几个应劫过关的,可有我天玄门的。”东凰太心问道。

     叶辰不语,只轻轻拂手,拨开了迷蒙云雾。

     这下,东凰太心也能望见了。

     可这一看,她也豁的起了身,仰看虚无,美眸近乎微眯成线,能望见一缕缕仙虹,划过缥缈,每一缕,都代表一个应劫过关的人,闪着各色的仙光,其数量之庞大,无法估计。

     然,那些应劫过关的人,无一例外,皆洪荒的人。

     “应劫狂潮结束了?”叶辰与东凰太心皆喃语,也皆这般认为,目不斜视的盯看虚无。

     那么多洪荒人过关,搞不好,下面过关的便是诸天的人。

     可惜,两人整整望了一夜,都未见半个诸天人应劫过关。

     叶辰眉头紧皱了,“为何只有洪荒族的。”

     东凰太心不语,以她之阅历,也难解释。

     旋即,便见她单手结印,一座石碑,拔地而起,足万丈高大,其上,挂满了元神玉牌,皆是应劫准帝的元神玉牌。

     咔嚓!咔嚓!

     石碑刚出,便闻一道道清脆响声,乃元神玉牌碎裂的声音,一块接一块,每一块碎裂,便昭示着天玄门一准帝葬灭。

     停下,给我停下!

     东凰太心嘶吟,美眸盈满泪光,如无助的孩子,在慌乱中,打出一片片仙光,欲止住元神玉牌碎裂,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不仅是她天玄门的准帝,亦是她的亲人和战友。

     可是,她所做的,皆是徒劳无功。

     咔嚓!咔嚓!

     伴着清脆响声,石碑上挂着的元神玉牌,还在一块块碎裂,非但未曾止住,反而速度还在加快,一块块湮灭了神光。

     若按十成来算,起码有八成以上的元神玉牌,都碎裂了。

     也便是说,应劫的天玄门准帝,有八成以上,都葬灭了。

     你不公!

     东凰太心又嘶吟,指手骂天,满脸的泪光,一语满载悲愤,这是为万域鸣不平,一次天魔入侵,诸天战的是何等惨烈,反观洪荒,几乎零伤亡,此番应劫过关的,竟都是洪荒的人,诸天非但没有,反而频频有人陨落,这是什么个世道。

     轰!

     这一瞬,突闻苍穹一声雷鸣,东凰太心的怒骂,似触怒了上苍,降下了可怕的天谴,漆黑雷电顿现,萦绕东凰太心。

     噗!

     东凰太心一口鲜血吐出,身形踉跄,站都站不稳了。

     的确,她触怒了上苍,惹了天谴,残酷的折磨着她。

     叶辰脸色惨白,望着那一块块碎裂的元神玉牌,双拳紧攥,许是太用力,指甲都刺入了手心,璨璨金血,淌流指间。

     噗!

     随一缕清风拂来,他也喷了血,东凰太心在骂天,他又何尝不是,无情的上苍,便是这般捉弄世人,着实人神共愤。

     麒王吓坏了,自鼎中跑出,却被叶辰又推入大鼎。

     这头驴,还是很有人情味的,总想出来帮忙,却总也出不来,望着东凰太心被天谴折磨,着实不忍,太特么凄惨了。

     叶辰淡漠不语,对东凰太心遭天谴,无丝毫情感不动。

     了解他的人都知,他越是沉默,便越是可怕,如一头沉睡万古的洪荒猛兽,即将苏醒,一旦发怒,必寰宇震颤。

     不知何时,才又见竹林平静。

     叶辰还好,他之天谴,皆被天谴之体吸去了,可东凰太心,端的凄惨,静静坐在那,一语不言,洁白的仙衣,染满了鲜血,皆天谴刻下的一道道伤痕,每一道,都是猩红刺目。

     二人皆无言语,一个如冰雕,一个如石像,一动不动。

     此刻,他们似能隔着缥缈,望见洪荒那肆无忌惮的笑。

     那等笑,是欣喜,是幸灾乐祸,亦是赤.裸裸的....挑衅。

     风拂过,月皇与天玖纷纷显化,与之不分先后的,乃曦辰,还有天老和地老,以及天玄门仅存的准帝级们,也都来了。

     待望见那一块块碎裂的元神玉牌,众人身躯,集体巨颤。

     惨烈,简直太惨烈了,八成以上的巅峰准帝,未战死在疆场上,却都葬灭在了应劫中,这等打击,堪称毁灭性的。

     蓦然间,东凰太心起身了,迈着踉跄的脚步,一步步走向林外,一步一个血色脚印,背影沧桑萧瑟,好似没了精气神。

     众准帝默然,从未见过昆仑神女如此颓废。

     月皇跟了过去,以东凰太心此刻心境,已不适合再执掌天玄门,她需沉睡一段岁月,昆仑的神女,也该歇歇了。

     身后,众准帝皆伫立在了石碑前,静望着那一块块碎裂的玉牌,其中,有他们的师尊、徒儿、爱人、战友,太多太多的人,皆随玉牌碎裂,葬身在了应劫中,化作了历史尘埃。

     叶辰也走了,这等境况,显然不适合谈天魔本源之事。

     临走前,他还给曦辰留了一道神识,待他日再行详谈。

     至于熊二等人,自是留在天玄门,短时间内难以回家。

     他身后的天玄门,彻底被阴霾笼暮。

     月下,一股悲意,弥漫整个大楚,不乏嚎啕大哭声,自天玄门传出,连至尊都有泪,更遑论是准帝,画面着实凄凉。

     “可看清了。”界冥山上,帝荒一语悠悠。

     “好一个诛仙剑,竟连应劫都能改。”冥帝冷哼,一声铿锵,震得整个阴曹地府,都嗡隆隆的晃荡,帝道杀机冰冷。

     “速开通道,送吾回诸天。”帝荒淡道。

     “汝想把天魔域的天帝,也招来吗?”冥帝此话,载着大帝的威严,“通道强开时,便是三界覆灭日。”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