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恕不外借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喧闹的夜,九黎族终是陷入平静,机智的叶大少,窜天窜地的跑,却还是未逃脱北圣魔掌,不负众望的...被揍了。

     此刻,他正捂着老腰,绕着北圣转圈儿,那张顶帅气的脸,一块青一块紫的,明明是俩鼻孔,偏偏只有一个流血。

     他在看,潜藏暗处的老家伙,也都在看,未寻出根源所在,看似是养颜的丹药,可这药效,却令人措手不及。

     再去瞧北圣,脸颊涨红,小胸脯剧烈起伏,少女模样的她,更多一份秀气,人虽变小了,却难掩那绝世的风姿。

     “咋还变小了,不应该啊!”叶辰摸了摸下巴,嘀嘀咕咕的,研究了大半夜,转了好几百圈儿,愣未找出端倪。

     “我不管,给我变回来。”北圣气呼呼的。

     “你非要吃,这事能赖我?”叶辰抱冤道。

     “反正我不管,不给我变回来,你就别走了。”变小的北圣,干脆耍起了赖皮,那小少女的模样,咋看咋可爱。

     叶辰不以为然,虽未看出端倪,但猜测还是有的,必是药效太猛,致使这永葆青春的丹药,偏离到了返老还童。

     他并不确定,北圣是否还能长大,这是个未知数。

     若永远也长不大,那她未来的相公,还不得急死。

     不靠谱的大楚皇者,又在浮想联翩,想洞房画面。

     五尺男儿的新郎,少女模样的新娘,那俩人能干点儿啥呢?若真要做更深入的交流,必有杀猪般的...哇哇大叫。

     叶辰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笑的贼猥琐。

     下一秒,他顿觉脑瓜一疼,而后便贴地上了。

     没错,机智的叶大少,又被揍了,昏了过去。

     出手的,自是少女北圣,美眸又冒火,小脸亦通红通红的,有读人心语的天赋,又怎会听不出叶辰猥琐的想法。

     于是乎,叶辰便被绑了,还给挂在了树上。

     至于北圣,又一身内伤,气急败坏的走了。

     没过多久,麒王那货也被送上来了,还是北圣亲自送上来的,本就在气头上,恰巧撞上麒王盗宝,那还说啥,朝死打呗!打完又给绑了,也挂在了树上,就在叶大少对面。

     这个夜,彻底宁静了。

     小竹林的一幕,还是很养眼的,一尊皇者一头驴,就那般被提溜着,随着一缕缕的风儿,晃来晃去,颇有节奏。

     暗处的老家伙,终是出来了,各个捋着胡须,一脸语重心长,大楚皇者又怎样,来了俺们九黎族,一样得趴着。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清晨,叶辰与麒王都醒了,人眼对驴眼,对视了好一会儿,莫名间,两人还生出了一种,名为惺惺相惜的感觉。

     “宝贝偷着没。”叶辰一边问着,一边剧烈挣扎,可惜的是,他的身上,加持了上百道的封印,咋挣都挣不开。

     “宝贝没偷着,**画面倒是看了不少。”麒王笑的驴牙尽露,本是一张驴脸,可那猥琐神色,却颇具人性化。

     “很有前途,继续保持,看好你。”

     “抽空,把你轮回眼借我用用呗。”

     “六道轮回眼与媳妇,恕不外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很开心,心也够大的,都被绑了,还有心情搁这扯淡,这一人一驴,绝对的人间绝配。

     不肖多时,少女北圣来了,无视麒王,只看叶辰,灵澈的大眼,依旧燃着火苗,其手中,也还拎着残破的帝兵。

     “这世道,真没天理了。”叶辰一声叹,“好心帮人炼丹,没佣金不说,还被人给绑了,赤.裸裸的恩将仇报啊!”

     此番话,差点把北圣逗乐了,老娘绑你,是因丹药的问题?净想些猥琐的事,没打死你就不错了,还敢叫冤?

     “这世道,真没天理了,我....。”

     啪!

     麒王也是一声叹,可话还未说完,便闻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好好的一头驴,顶有上进心,被北圣一巴掌打懵了。

     麒王该是想骂娘的,他说你不打,老子说你就打,这驴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嘞!歧视动物,会遭雷劈的。

     “放我下来,我已想到解决的方法。”叶辰深沉道。

     闻言,北圣眸子一亮,当即拂手,放下了叶辰。

     被挂了一夜,叶大少终是着地了,倍感亲切,浑身的贴满的封印符咒,被他一并清除,可不喜被封着的感觉。

     “什么方法,快说。”北圣上前踢了一脚。

     “要说这方法...诶?那女的咋没穿衣服。”叶辰话到嘴边,便是一声轻咦,说着,还垫脚探头,望向北圣身后。

     北圣倒也实在,真就回眸去看了。

     然,她身后方向,哪有人影,非但没人,连只鸟儿都没。

     意识到被骗,北圣忙慌回身,却已不见叶辰身影。

     “叶辰。”她的声音,还是那般的刺耳,气急败坏,直奔一方追去,有残破帝兵加持速度,一路如绚丽神虹。

     再说叶大少,开遁的速度,的确不是盖的,已出空间大界,每逢这等场合,皆是一路风雷挂闪电,玩儿命的飙。

     目测,她也是个胸大无脑的主。

     此乃叶辰对北圣的评价,战力不低,人长的也美,就是这智商,也如姬凝霜那般,格外的感人,一坑一个准儿。

     自然,这也归功于他的演技,已是登峰造极。

     “跑,哪跑。”北圣追了过来,整个人都着火了,远远望去,就如一团烈焰,甚是扎眼,已在暴走的状态。

     她不骂倒还好,这一骂,叶辰跑的更快了,一路缩地成寸,不是一般的溜,可不想再被捉回去,可不想再挨揍。

     北圣之速度,也不落下风,甚至还快过叶辰,只因有残破帝兵,加持着速度,有那么几次,还险些捉到叶辰。

     砰!轰!砰!

     因两人一追一逃,一路所过群山皆遭殃,一座接一座的崩塌,这等扰民的举动,最是烦人,惹来一片片大骂。

     这一追,便是三天三夜。

     暴走的北圣,道行还是差点儿火候,追了叶辰足八百万里,愣是让叶辰溜了,有残破帝兵的助威,一样没捉到。

     虚空上,她捂了胸口,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

     果然,她所谓的道行,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无论是战力,亦或智商,都被叶辰绝对碾压,这就是传说中的差距。

     再说大楚第十皇,还在一路狂奔。

     至天色临近黎明,他才自天落下。

     “这赖我吗?这不赖我。”叶辰擦了嘴角鲜血,骂骂咧咧的,仔细想想,这事儿还真不赖他,意外在所难免嘛!

     说话间,他已走至一座古城前。

     此城,名为北岳古城,可谓大气磅礴,透着古老沧桑之气,不知屹立了多少岁月,连城墙,都刻满时光的痕迹。

     “悬赏九千万源石,果是大魄力。”

     “这画中女子,究竟何等来历,竟值九千万赏金,难不成,是叛逃的弟子,亦或长老?或者,是个盗宝的贼人?”

     “如此多的赏金,身份必不简单。”

     叶辰到时,城墙下聚满了修士,在围着看告示,更准确说,是张悬赏通缉令,叽叽喳喳的,亦不乏唏嘘和啧舌。

     叶辰走过,随意瞥了一眼,便抬脚进城。

     下一瞬,他竟又出来了,也凑到了城墙下,隔着泱泱人影,盯着那张告示,其上,乃一副女子画像,刻画的栩栩如生,肤若凝脂,如梦似幻,端的容颜绝世,极尽完美了。

     “这女子,咋这般面熟。”叶辰摸了摸下巴。

     想着想着,他之双眸,便绽放了惊芒。

     面熟,能不面熟嘛!仔细一瞅,可不正是女圣体吗?

     记忆中,女圣体该是被封在瑶池才对。

     “要不咋说是圣地,势力就是庞大,除了北岳,就连东荒、南域、西漠和中州,也皆有这等告示,遍及玄荒啊!”

     “瑶池的仙子,吾皆见过,没有这号人哪!”

     “那多半便是贼人了,敢去瑶池盗宝,胆子不小嘛!”

     议论声未断绝,七嘴八舌,糟乱无比。

     而叶辰,已转身进了城,直奔传送阵。

     还真如世人所言,悬赏告示随处可见,叶辰这一路传送下来,所到的古城,都有这等告示,近乎贴满大街小巷。

     叶辰皱了眉,眸光明暗不定,瑶池圣地如此不惜代价的通缉,必有大变故,牵扯到女圣体,便牵扯着万古秘辛。

     三日后的夜晚,叶辰现身瑶池仙山外,披着披风戴着斗篷,也用周天演化,遮了本源之气,不想被外宗人察觉。

     月下的瑶池圣地,还是那般的圣洁,云雾缭绕,氤氲朦胧,蒙着绚丽外衣,如一个遮着面纱的仙子,如梦似幻。

     如今的瑶池,可谓森严壁垒,已祭护山结界,瑶池女帝的帝兵,高悬在浩渺,一缕缕极道法则垂落,守护着传承。

     压抑的气氛,笼暮了天地,阴霾也浓郁。

     叶辰还未叫山门,便又见人影从天而落。

     来人乃辰逸,女帝的亲弟弟,瑶池有难,哪有不来的道理,与他一道来的,还有一个俏皮的少女,自是帝九仙。

     “呀,大楚皇者也来了。”小九仙如精灵,嘻嘻一笑。

     “方才听闻,特来一观。”叶辰笑着,瞟了一眼辰逸。

     看辰逸之神情,好似并不知女圣体,那是瑶池的高度机密,非瑶池的人,便没资格知道,纵瑶池的人,能智晓此秘者,也屈指可数,辰逸虽为女帝亲弟,但毕竟不属瑶池。

     至于他与人王,实属特例,不在此列。

     辰逸不语,只以神识传音,呼唤瑶池长老,打开结界。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