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尔敢伤我?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落,便觉一股强大的力量,笼暮了黄大山,替其卸掉了紫发老者的威压,连紫发老者本尊,也被震退。

     这一幕,看的宾客皆惊,无一例外,皆望向叶辰,能震退巅峰大圣,这人...难不成是准帝?

     不止他们,连黄大山和新娘,也皆这般认为,特别是黄大山,倍感疑惑,与叶辰非亲非故,前送大圣兵,如今又解围,究竟何等缘故。

     “老夫真眼拙了。”紫发老者稳了身形,老眸已微眯,盯住了叶辰,奈何,叶辰有周天遮掩真容,以他眼界,自是望不穿,待看破叶辰修为,这才稍稍松了气,只要不是准帝,一切皆好说。

     “人成亲时跑来捣乱,不怕遭雷劈啊!”叶辰视若无睹,斟满了一杯酒,喝的那叫一个悠闲。

     “小小大圣,也敢这般狂妄。”独角兽大圣暴喝,头顶的犄角,闪烁了寒光,射出了一道幽芒。

     这话,差点没给叶辰逗乐了,你丫的也才大圣,咱俩是同阶,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有这般优越感。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独角兽射出的幽芒,不偏不倚的击中叶辰,却未能攻破叶辰防御,只在叶辰体表,擦除了一撮火花。

     嘶!

     在场的人,无不倒抽冷气,一尊大圣一击,竟连叶辰防御都没破。

     宾客震惊,紫发老者、白衣青年和独角兽亦震惊,这特么是个妖孽啊!坐那都没动,打他都不带疼的。

     铮!

     四方静寂时,铮鸣声顿起,一道金色的仙芒,自叶辰袖中飞出,直攻独角兽大圣,意思很明显,他踹了老子一脚,老子也得扇你一巴掌,这样才公平。

     他的金色仙芒,就霸道无匹了,洞穿了虚无空间,携带着足洞穿一切的力量。

     独角兽乍然色变,自那道金芒上,嗅到了寂灭之力,电光火石间,他张口吐了一面小盾牌,极速变大,悬在了身前。

     磅!咔嚓!噗!

     这三道声响,不分先后,独角兽的盾牌虽坚硬,但在叶辰金芒下,却脆弱如白纸,当场破裂,连带着独角兽,也一并被击穿,强悍的肉躯,于虚空化作一片猩红的血雾,只留一道虚幻元神,摇摇欲坠。

     咕咚!

     宾客们暗自吞口水,这货,强的有点离谱啊!

     紫发老者与白衣青年对视一眼,忙慌上前,护住了独角兽元神,再看独角兽,元神体是战栗的,看叶辰的眼神儿,已化作恐惧,笃定叶辰再来一击,能秒了他。

     “如此实力,这位道友绝非无名之辈。”最强的紫发老者开口,盯着叶辰,目不斜视,心境波澜不止。

     叶辰未答话,只大手一挥,三尊伫立虚天的大圣,便皆坠下苍空,知道我实力强,还站那么高。

     “欺人太甚。”紫发老者踉跄一下,生生稳住身形,雷霆震怒了,战力瞬上巅峰,只差半步便是准帝,还是有点道行的,满座的宾客,半数以上都吐血了。

     紫发老者太强,身后更有可怕异象幻化,乃一头凶猛的巨兽,看不出是个啥,只知庞大无比。

     叶辰看都未看,拂手又一掌。

     噗!

     紫发老者的异象,登时破灭,还未开攻的紫发老者,也败的毫无征兆,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还未等起身,叶辰金色手掌,便凌天而下。

     然,正在此时,紫发老者体内,竟走出了一道虚幻的人影,竟替紫发老者,挡下叶辰一掌。

     “准帝虚影?”宾客惊异,看得出,那虚幻的人影,乃是准帝的神通,类似一道化身,印在人体内,只待危机时刻救场。

     “有意思。”叶辰唏嘘,如今准帝稀缺的诸天,能瞧见一尊准帝,哪怕是一道虚影,也颇为珍奇。

     “吾族有准帝,尔敢伤我?”紫发老者暴喝,有准帝虚影护佑,终是站起了身,腰板挺得笔直,咬牙切齿的看叶辰,满目狰狞色。

     他不说话还好,他这一大骂,叶辰翻手又是一掌。

     准帝虚影冷哼,守护紫发老者,一步上前,隔空一掌,与叶辰硬憾,却被打的蹬蹬后退,险些爆灭。

     叶辰叹息的啧舌,丢了一半本源,战力果是大打折扣,若本源完整,这随意的一掌,已灭了准帝幻影,连带着紫发老者,也难逃身灭。

     “小辈,你触怒了吾。”准帝虚影开口,一语枯寂,深邃浩瀚的眸,演化着毁灭画面,或者说,并非准帝虚影在说话,是准帝本尊在说话,以准帝虚影为媒介,望着这边。

     叶辰一杯酒下肚,抬眸瞥来,眸中闪烁璨璨金光。

     准帝虚影身颤,被叶辰一个眼神儿,慑的一步后退,手指颤抖的指着叶辰,“你...你是....。”

     “是我找你,还是你过来。”叶辰淡道。

     “来来,老朽这便来。”准帝虚影身体止不住的颤,它乃准帝的写照,它在颤,便代表准帝本尊在颤。

     惊了,在场的人又惊了,特别是紫发老者大圣、独角兽大圣和白衣青年大圣,脸色已煞白无血色,连准帝如此惧怕,角落里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对此,叶辰当做未瞧见,是来喝喜酒的,就坐那喝喜酒。

     静,现场死一般的沉静,最懵逼的,还是黄大山,到了都不知叶辰是谁,又为嘛帮他,这是要转运哪!

     再瞧紫发老者和独角兽大圣,规规矩矩,动都不敢动了,冷汗直下,并不知自己,惹得究竟是一尊什么样的存在。

     比起他二人,白衣青年大圣却在偷摸后退,退着退着,扭头便跑。

     叶辰看都未看,只探了手掌,已遁入虚无的白衣青年,又被捉了回来,大圣境的肉骨,被叶辰碾的粉碎,虚幻的元神挣扎,欲冲破叶辰束缚,却是有心无力。

     宾客们看的唏嘘,暗道白衣青年智商欠缺,老老实实站着就行了,偏要逃遁,连准帝都惧怕的人,你以为你能跑掉?

     “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白衣青年一边挣扎一边嘶嚎,还不忘搬出后台,“吾族已归顺饕餮族。”

     叶辰听闻,不由挑了眉,眸中多了一抹寒芒,本没想杀白衣青年,但若牵扯到饕餮族,那就非杀不可了。

     只见他手中施力,还在嘶吼的白衣青年,瞬间被碾的灰飞烟灭。

     要说这厮,死的也够冤的,乖乖站在那别逃走,是能保命的,被捉回来,老老实实的待着,也是能保命的,可不安分的他,非要搬出饕餮族吓人,在作死的路上,作了个魂飞魄散,不晓得,若让他知晓叶辰的身份,会是何等感想,梼杌族都给灭了,会怕饕餮族?

     一尊大圣被灭,在场的人,无论是宾客,亦或紫发老者和独角兽,皆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叶辰没杀痛快,再拿他们大开杀戒。

     不知何时,府中的沉静,才因一人降落而被打破。

     那准帝来了,乃一白袍老者,是一路飞奔过来的,累的气喘吁吁。

     “孽障。”白袍老者准帝落下,便扇了紫发老者一掌,连带着独角兽,也一并捎上了,他倒是会做人,这些,皆是做给叶辰看的,谁会想到,圣体竟来了雷域。

     打了这二人,白袍老者准帝才抹着汗水,对着叶辰拱手俯身,“老朽法山,见过圣体。”

     他这一句话,如一声闷雷,震颤着世人的心神,叶辰瞬间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竟不知,那便是传说中的荒古圣体,大楚的第十皇者,曾屠戮大帝的狠人。

     而紫发老者和独角兽,更是一步没站稳,直接瘫倒在地,知道他们惹得是个狠人,竟不知这么狠,也难怪连准帝也怕,连大帝都屠过,能不怕吗?

     叶辰终是起身,无视他人,只看白衣老者准帝,而后,一掌拂来,施了帝道分离,自准帝体内,分离出了一缕黑色气,乃天魔本源。

     先前,看到准帝虚影的那一瞬,他便已知本尊准帝体内,也有天魔本源,不然,谁有空搁这浪费时间。

     再看白袍老者准帝,看到天魔本源后,脸色骤变。

     “前辈,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叶辰悠悠道。

     准帝思绪被打断,自知叶辰话语意思,昔日天魔入侵,雷域也曾抗战,天魔葬灭后,就起内战,实属不应该。

     “圣体良言,老朽谨记。”白袍准帝又是一败,转身离去。

     紫发老者和独角兽颤抖着身躯上前,也对叶辰行了一礼,便忙慌跟上了白袍老者准帝,紫袍老者走出没多远,又折返了回来,将一颗神珠塞给了黄大山,呵呵笑道,“误会,皆是误会。”

     三人走后,会场又是一片静寂。

     三五息后,宾客才反应过来,聚集而来,集体对拱手俯身,这是一尊神,一尊战神。

     叶辰微笑,拂袖之下,一枚灵魂玉简落入黄大山手中,便转身消失了,只有缥缈话语传回,“洞房花烛夜后,将其捏碎。”

     “谨遵圣体法制。”黄大山呆呆道,还在头脑眩晕状态,被掳走的宝物送还了、得了一尊大圣兵、结识了圣体、有娶了一貌美的媳妇,可谓三喜临门了。

     叶辰走了,可宾客却未走,把黄大山围了个顶透,圣体能为他灭大圣,能为他叫板准帝,可见与他的关系不一般,这得好好巴结。

     城外,叶辰与女圣体已跨入虚天,寻了某种气息,直奔一方,那是白衣青年大圣的准帝,既已归顺了饕餮族,那便无需再留,也免得荼祸诸天。

     “倘有一日,我与诸天为敌,你当如何。”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圣体,突的一语。

     “为敌?”叶辰顿的愕然。

     “你当如何。”女圣体侧眸,目不斜视,并非开玩笑。

     “抓起来,先爽爽,再.....。”

     “啪.....。”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