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两百六十二章 条件呢?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黑洞中,叶辰走着走着便消失了,再现身已是罗刹域。

     可惜,圣尊与位面之子已离去,好巧不巧的错过了,若两大盖世狠人知晓内情,必会骂娘,等了十几日,不见有人出来,俺们刚走,你就出来溜达了,你说你贱不贱。

     山峰上,叶辰惬意的伸着懒腰。

     黑洞中还真厄难与机缘共存,与诛仙剑拼死拼活,却促使混沌鼎与地藏陨铁融合,还寻了凌霄宝殿,得了几宗大宝贝,叶大少愈是发觉,自己的气运,如似开了神级挂一般。

     此事,若被诛仙得知,天晓得会是何种心境。

     说起来,它还真是一块磨刀石,神助攻般的磨刀石。

     昔年,它于星空斩了叶辰,叶辰便去冥界逛了一圈儿,再归来时,已有霸渊的圣骨、帝荒的神藏,便是他,促使诸天最惊艳的三尊大成圣体,齐聚叶辰体内,逆天的造化。

     如今,因它的截杀,又送了叶辰两场机缘。

     所以说,叶辰的崛起,它绝对功不可没的,愣是把一个小圣体,一步步推向了至高峰。

     星夜下,叶辰一边遥望四方,一边取了地图,凭大川山岳的地貌,来辨认所在域面,认出了乃罗刹域。

     此域不同其他域面,并无生灵,可谓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天地间亦不见一丝灵力,四字概括最为确切:干枯贫瘠。

     纵如此,叶辰还是规划了路线,此域虽无生灵,却有天魔本源的可能,他之使命,不止是寻转世人,还有擎天魔柱。

     深邃的夜,他又上路了。

     这一次,他总觉缺点儿什么,缺啥呢?自是缺人,五年来与女圣体日夜相伴,那娘们儿突的离开,还颇有些不习惯。

     说到女圣体,他下意识摸了眉心,他与女圣体的契约神纹,已在月下呈现,映着星辉,闪闪发亮。

     至今,他都未觉有何不适,更不知此乃何种契约。

     “走也不打声招呼。”叶辰喃语,取了女圣体那一缕秀发,还散着淡淡女子香,它会是月老的一根红尘线,将他二人牵绊。

     讲真,有个无限接近大成的女圣体做媳妇,倒也不错,领着她上街,倍儿有面子,有她镇着,啥个诛仙剑,啥个洪荒族,都得老实实的,纵天魔域的帝来了,也能正面硬钢。

     而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床上的问题,总觉上了床,他降不住女圣体。

     同样是圣体,那娘们儿活力该是很旺盛。

     说话间,他走下了虚空,落在在一片焦土,一路走一路看,这是一座古老的战场,残有天魔气息,能得见半掩的骸骨、被风化的残兵、以及一杆杆破裂的战旗。

     如这等战场,罗刹域还有很多,笼暮着哀凉。

     不难想象,在某个古老的时代,罗刹域也有万物生灵,也是灵力充沛的修炼圣地。

     奈何天魔入侵,毁了这片大好山河,葬了这一域苍生。

     叶辰取了酒壶,一路挥洒,一路念诵度人经,祭奠战死的英魂,也为他们超度,驱散了怨念,尘归尘土归土。

     如此,三日悄然而过。

     三日来,叶辰未曾停歇,出没在罗刹域任何角落,多见冤魂,未见生灵,而有关天魔本源,亦毫无踪息。

     一切,皆平平淡淡,大楚第十皇的背影,还是那般的萧瑟。

     这边平寂,可诸天却是暗潮汹涌。

     岁月悠悠五载,更多转世人回归,亦如当年,九成九以上,皆是洪荒大族的,而葬灭应劫中的,九成九以上皆是诸天的,如此不对等的比例,使洪荒整体战力,愈发强横。

     反观诸天,在历经一场场厄难后,却越发孱弱。

     正因战力被绝对压制,洪荒族又不安分了,尤属那些应劫人全部回归的种族,已蠢蠢欲动,开始道出作乱,一颗颗生灵古星,染满鲜血,一片片璀璨星域,化作沉寂。

     然,那些个种族们,并未大造战火,不敢轻易招惹玄荒,生怕步了梼杌族后尘,他们只需等,等洪荒应劫人尽数归位,便是踏平诸天之时。

     而这段岁月,或许会无比漫长,但洪荒等得起。

     大楚的夜,并不宁静。

     因洪荒族,更多的势力,举教搬迁而来,无条件加入大楚,已应对时刻都有可能降临的浩劫。

     对此,大楚自来者不拒,无形间的联合,会是诸天潜在的默契,若真给万域惹毛了,是不介意把洪荒族当做天魔打的。

     天玄门,小竹林。

     东凰太心又立在石碑前,静静望着其上悬挂的元神玉牌,五年了,其上的玉牌,又有诸多湮灭了神光,昭示着大楚的应劫人,又葬灭了一批,惨烈的伤亡,触目惊心。

     昆仑神女的神情,是凄美的,大楚的守护神、盖世的女王,镇守这片山河无尽岁月,见多了人世沧桑、看惯了生死离别,却从未有任何一次,如此番这般心痛。

     不知何时,才见有人走入,乃天老和地老,在五年沧桑岁月中,更显老态,特别是望看石碑时,老眸还萦着泪光。

     “可有叶辰消息。”东凰太心背对二人,淡淡问道。

     天老无奈的摇头,“圣尊方才传来消息,未曾寻到。”

     “他的元神玉牌完好无缺,并无性命之忧。”地老沉吟道,“多半是遭了变故,流落到了万域某个角落。”

     东凰太心未回话,只微微转身,但并非看天老地老,而是隔着缥缈,望向恒岳宗,似能隔着无尽虚无,望见一道倩影,蒙着黑袍,如似一只幽灵,似隐若现。

     东凰太心黛眉微颦,瞬身消失,与她一道的,还有一尊帝兵。

     恒岳的山门前,的确有那么一道倩影,仔细一看,可不正是女圣体吗?已不在域面,竟跑来了大楚。

     此刻,她正静静望着玉女峰,望着叶辰的妻子,各个容颜绝世,伴着月光,思念她们的叶辰,他已走了五年,不知再归来,还需多少个五年,那段岁月,注定蒙满岁月灰尘。

     而她,更多关注的,还是楚萱和楚灵。

     还如昔年,她的眸难掩忌惮,楚萱楚灵的容颜,早已死死刻在她的灵魂里,百转千回,至死不忘。

     与当年不同的是,她忌惮的神色中,多了一抹复杂,是因叶辰,也因楚萱楚灵,更因他三者的关系。

     许是觉察到有人窥看,楚萱和楚灵皆侧眸,望向女圣体这方,却注定什么也望不见,女圣体的隐匿之法,夺天造化。

     “道友好是面生。”淡淡的轻语,自女圣体身后响起,话未落,便见东凰太心显化真形,头悬仙王塔,凝视女圣体。

     “昆仑的神女,果是不简单。”女圣体淡道,并未回身,蒙着黑袍的她,更是幽灵,虽沐浴着月光,却时而凝实,时而虚幻,只轻盈的衣袂,随一缕缕清风,轻轻飘曳,不惹凡世尘埃。

     “你究竟是谁。”东凰太心又问,灵澈的美眸,已微眯成线,当今这个时代,能让她看不透的,绝不超三人,而面前这位,乃第四个,纵有帝兵加持窥看,竟也望不穿。

     “吾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吾能帮诸天,化解洪荒的危机。”女圣体终是回身,一双幽寂的美眸,平静无光。

     “条件呢?”东凰太心目不斜视。

     “吾要造化神王。”女圣体笑道。

     此话一出,东凰太心俏眉微颦,造化神王之事,世间鲜有人知晓,面前这女子,张口便要他,明里暗里透着诡异。

     明知有鬼,她自不会应允。

     造化神王干系太大,如今又有天魔本源荼毒,需用极道帝兵镇着,至少,未搞清面前这女子身份之前,绝不能让造化神王离开天玄门,其中利害,昆仑神女还是分得清的。

     “无需急着回答。”女圣体转身,渐行渐远,其后还有缥缈话语传回,“他日,吾会再来。”

     东凰太心不语,眉头皱的更深,自女圣体身上,嗅到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纵她有极道帝兵护佑,也一样难掩心灵颤栗。

     女圣体走了,临出大楚前,还不忘瞥了一眼天玄门。

     以她的势力,足能强抢造化神王,天玄门无一人拦得住,纵有帝兵也不行。

     但,她有所顾忌,天玄门中,有让她惧怕的存在,只得退而求其次,以化解洪荒危机为条件,去换造化神王。

     至于她为何想要造化神王,无人知晓。

     罗刹域,夜幕又悄然降临。

     虚天上,叶辰如一道金芒,神识散开,极尽窥看。

     他手中,悬着那魔柱小碎片,以强大禁法,封在掌心,若此域有天魔,此魔柱小碎片,必有感应,还有他体内的天魔本源,也时刻在他窥看中,一旦魔柱小碎片和体内天魔本源有异常反应,他必会定身,扫视所在的一寸寸天地。

     此法虽笨拙,却很直接。

     时光荏苒,眨眼又九日。

     至第十日,一路风尘的他,才定在虚空,只因魔柱小碎片和体内天魔本源,皆有异常反应,也便是说,这片天地有天魔之物,或许是擎天魔柱、或许是天魔本源,也或许是天魔的人。

     他开了轮回眼,伫立九霄,俯瞰天地,真就是一寸寸的窥看。

     然,让他不解的是,并未见异样。

     无奈,他只得从天而降,分离出了天魔本源,一手托着魔柱小碎片,一手托着天魔本源,用这二者的反应,来为他指路。

     魔柱小碎片和天魔本源倒也实在,叶辰走对的方向,他俩毫无反应,而叶辰走对的方向,他俩就极为活跃。

     正是因它们的指引,叶辰一路踏上了一座悬崖。

     叶辰低眸俯瞰,下方乃一座幽渊,普普通通,也并不深,一眼便可望到底,以他的眼界,并未察觉端倪。

     可就是这么一座普普通通的幽渊,却让天魔本源和魔柱小碎片,极为躁动,总想着冲下去,如此反应,下方必有玄机,搞不好,擎天魔柱就在下面。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