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两百六十七章 轮回破契约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天v才?一秒}记住,深夜,叶辰又给小娃娃送了回去。

     临了,这厮还不忘给人放了一点儿血,永生之体万古难现,好不容易逮住个活的,那得好好研究研究。

     桃花树下,叶辰盘膝而坐,永生体的一缕鲜血,便悬在他身前,其血的颜色,并非红色,而是青色,寓意万古长青,蕴含磅礴生机,远甚他荒古圣体,其内潜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竟能自行孕育生灵力,之所以称之为永生体,其玄机便在此。

     “果是玄奥。”叶辰轻喃,说着,便将一滴永生体的血,融入了体内,让他意外的是,圣血竟不排斥,完美的契合。

     不止如此,他圣血中还多了一丝莫名的力量,充斥着生灵力。

     叶辰不免唏嘘,永生体的血,比延续生命的丹药,强太多了,要不咋称之为永生,浑身上下皆是宝。

     鉴于永生体血脉的霸道,叶辰又给东方玉灵放了点儿血,别看她此刻是个娃娃,但生灵力充沛,而且先天便是修士,放点儿血无大碍。

     临近黎明,叶辰才起身,留了一盏莲花台,货真价实的大圣兵,融了他的神识,以守护这十亩桃林。

     他并未解开东方玉灵前生的记忆,难得出世,该有一个不一样的童年,也不枉她娘亲怀她几百载。

     虽天道施展,他又进黑洞,临走前,也不忘留下两道神识。

     奈何,他的神识并不长久,方才离开,便见一只晶莹的玉手拂过虚无,抹掉了他的神识。

     出手之人,自是女圣体,不见其人,能闻其威。

     桃花林中,她也驻足了良久,静静看着熟睡的东方玉灵,那粉嘟嘟的小家伙,煞是可爱,同样身为女子的她,也有母性的柔情。

     亦如叶辰,她取走了永生体些许鲜血,更知此血脉的秘辛。

     黑洞中,叶辰如一道仙芒,甚是刺目。

     十几日后,他才出黑洞,可他坠落的域面,却是一片死寂,毫无生灵气息,或者说,这片星域,在天魔入侵时葬灭,域面中的人,战的全军覆没。

     叶辰一路沉默,寻遍了整个域面,还是未见生灵。

     其后诸多域面,皆是如此,天魔入侵时,战的太惨烈,众多域面,基本都被灭了个干净,对此,叶辰来的快,去的也快,每到一域,都会留下神识,以便给位面之子指引方向。

     一个新的域面,他又驻足。

     这是他自修尘域出来,寻的第一个有修士的域面。

     漆黑的夜,他伫立在虚天,霸道的神识,笼暮了整个天地,大圣境的威压,碾的天地轰隆。

     域中修士大惊,仅有的六尊大圣,自四方赶来,望见的乃是戴面具的叶辰,他的威压太强了,如一尊神,让人忍不住仰望。

     “见...见过前辈。”六人纷纷行礼,丝毫不敢造作。

     “可知如何去灵域。”叶辰淡道。

     “这.....。”六尊大圣干咳,皆无奈的摇了头。

     “此域中,可有与诸天签订契约的人。”叶辰又问。

     “但不知前辈口中的契约,是指......。”

     “通灵契约。”叶辰缓缓道,“直白点说,能否联系到诸天。”

     “有倒是有,但却在天魔入侵中葬生了。”

     “你这是句废话。”叶辰深吸一口气,转身消失。

     此番,他并未巡视这个域面,是怕浪费时间,他需尽快寻到灵域。

     一个天道,他又遁入黑洞,循着一方奔行。

     又是漫长征途,无论是在黑洞,亦或域面,他之背影,皆萧瑟孤寂。

     这一走,便是三年。

     三年于修士而言,转瞬即逝,可甚为大楚皇者的叶辰,却无一日停歇。

     三年来,他之运气极差,仅寻到了七个域面,其中,有五个都是死寂域面,并无生灵,有一个是凡人域面,至于第七个,倒是有修士,但那个域面灵气稀薄,孕育出的修士,最高也仅真阳境。

     三年来,位面之子和圣尊也未回诸天,在各大域面穿梭,也未寻到叶辰丝毫踪迹,有那么几次,又好巧不巧的错过。

     时间久了,两大盖世狠人,脸色已难看到极点,寻了这么久,都未寻到,此事必定不简单,以叶辰的睿智,不可能不留下神识线索,可他两人一路走来,一个都未见着。

     这足证明一件事,是有人抹掉了叶辰神识,而那个神秘人,必定是通天彻地之辈,也必能在域面穿梭。

     “你怎么看。”圣尊伫立山巅,侧眸望看位面之子,时隔三年,两人又回了罗刹域,还是那个小山头。

     “能避过你我二人追踪,仅两种可能。”位面之子沉吟道,“要么是诛仙剑,要么是女圣体,也仅他二者做得到。”

     一句话,圣尊眸子微眯了,位面之子的猜测,也正是他的猜测,前前后后寻了足有八年了,一点儿消息都没,这暗中,必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弄着这一切,使他二人与叶辰,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而最让两人疑惑的是,叶辰为嘛满域面的跑,难不成,是寻到了擎天魔柱?

     至此,位面之子颇为后悔,就该将各大域面的位置,给叶辰标注清楚,也省的叶辰如无头苍蝇,来回乱窜。

     他二人纠结,叶辰更纠结。

     三年了,愣是无所收获,还真是无头苍蝇,为寻灵域,窜来窜去。

     一片黑洞,疲惫他停下了脚步,内视了己身,那一缕天魔本源,还潜藏在他的本源中,天魔本源未消散,便证明擎天魔柱还在。

     正因如此,他才皱眉,在诸多域面,都留下了神识,位面之子不可能看不到,既是看的到,必会去灵域,必会去破擎天魔柱,可三年过去,天魔本源还未消失,让他着实想不通,难不成,位面之子没来寻他?或者,他留下的神识,又被抹掉了?

     睿智的大楚皇者,也顿觉诡异了,也隐约觉察到,有神秘存在,在扰乱着乾坤,阻挡诸天人去灵域。

     而这个神秘存在,他认定是诛仙剑,一切都是它在捣鬼。

     一声叹息后,他又上路。

     接下来的一段岁月,看的帝荒和冥帝,都忍不住揉眉了。

     叶辰他们不知,可两大至尊却望的真切,都在各大域面出没,却总也遇不见,比捉迷藏还玄乎。

     自然,这也不怪叶辰他们,也因女圣体,神出鬼没,叶辰留下的神识线索,无一例外,皆被她抹去了。

     这一点,两大至尊都不免震惊女圣体,震惊她的逆天神通,在各大域面中,竟能一次次无比精准的寻到叶辰。

     时间久了,两人也有所察觉,问题还是处在那记忆契约上,必定附带着锁定秘法,无论叶辰到哪,她都寻的到,有她暗中捣乱,叶辰致死都未必寻的到灵域。

     眨眼,又两月悄然而过。

     也是时隔两月,叶辰又寻到新的域面。

     一片虚空,叶辰望着满目肆虐的黄沙,颇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这个域面也无生灵,入目皆荒漠,莫说人影,连滴水都看不到,这等鸟不拉屎的地儿,能孕育出生灵才怪。

     “不找了,不找了。”叶辰摆着手,一屁.股坐地,三年多时光,累的够呛,还吃力不讨好,不信邪的他,此番终是信了,决定在此位面,等待位面之子来寻,能等到女圣体来也行。

     于是乎,黄沙肆虐的域面中,叶大少又摆出了标准的姿势:双手托着下巴,百无聊赖,若再给他插个棍儿,再挂上徐半仙的白布,必定更传神。

     等待是漫长的,百无聊赖中,叶辰又坐正了,微微闭眸,感悟轮回法则。

     心神入定的他,一次次被黄沙掩埋,这一眼望过去,都不知荒漠中,还有个人。

     身为本命法器,混沌鼎还是很善解人意的,隔三差五的跑出来,替主人拂去黄沙。

     如此,九日缓缓流逝。

     至第十日,叶辰才开眸,两道恍若实质的仙芒,自双目射出,洞穿了虚无,待仙芒敛尽,他的轮回眼,更显玄奥,特别是那道轮回印记,越发璀璨,九日的闭关,对轮回法则的感悟,又多一丝真谛。

     逆世轮回!

     随他一声轻语,成片的黄沙,蓦然消失,被化解在了轮回中。

     叶辰嘴角浸满笑意,时灵时不灵的轮回仙法,能使出的几率,大大提高。

     这一瞬,夜幕又降临,映着月光,他眉心的契约神纹,也再次显化。

     他眸子亮了一下,摸着下巴,窥看契约神纹,不知在作何计较。

     三五秒后,才见又见他闭眸,对契约神纹,动了逆世轮回,想看看,这能化解黄沙的轮回仙法,对契约神纹是否有效。

     结局,还是让他很惊异的,霸道的契约神纹,竟也难逃逆世轮回的化解,前后不过几个瞬间,便抹掉了他与女圣体的契约。

     “怎么可能。”契约神纹消失的那一秒,身在大楚的女圣体,豁的抬了眸,神色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叶辰,竟能破她的契约。

     他这难以置信,可冥帝与帝荒,就蓦然笑了,颇为看重叶辰的轮回仙法,太特么尿性了,竟连契约都能化解。

     化解了契约,那境况就大不相同了,意味着,女圣体再难锁定叶辰位置,没有这尊女圣体捣乱,叶辰与位面之子他们相遇,也仅时间问题。

     还别说,本想找东凰太心聊天的女圣体,都还未到门口,便又去了域面,去找叶辰。

     此番,她再想寻到叶辰,并不那么简单了,契约神纹被破,便失了锁定秘法,想找叶辰也可以,她需一个个域面挨着找。

     域面荒漠中,叶辰摸着下巴,表情奇怪。

     昔日,他与女圣体结契约时,毫无感觉。

     如今,契约被破,还是毫无感觉,这等怪异的契约,还是第一次见,到了,他都不知这契约,寓意何在。

     想不通,便不再想,叶辰搬出了龙床,问都没问,麻溜爬了上了。

     龙床倒也配合,没把叶辰震飞,谁叫叶辰是圣体,谁叫叶辰与诛仙剑是死对头呢?它的主人,也是诛仙剑的死对头,死对头的死对头,是可以做伙伴的。

     若是条件允许,龙床必会助叶辰一路飞升,完事儿,去弄死那诛仙剑。

     再瞧叶辰,已盘膝而坐,静心悟道,听着那大道天音,他心神又徜徉在古老的秘境中,圣躯上总能得见璀璨的光辉四射,不乏古老异象,神龙盘旋、凤凰嘶鸣、白虎咆哮、玄武拓路,皆是围绕着他,混沌道则自行演化,混沌大界似隐若现。

     不知何时,才见龙床轻微一颤。

     它这一颤不要紧,悟道的叶辰,不由微皱了眉宇。

     隐约间,他又见模糊画面,那是诸天,在毫无征兆下分崩离析,一方大界徐徐上升,升至九霄最巅峰,化作了一片仙域,给其名为天界;一方大界缓缓下降,降至九幽最底端,化作了一片地狱,给其名为冥界。

     “三界便是这般形成的?”叶辰皱眉,死盯着模糊画面。

     天界与冥界皆成形,归于平寂。

     但人界,也就是诸天,却还在混乱中炸裂,一个个碎片崩飞,形成了一个个小域面,他清晰望见火域、灵域、雷域.....。

     仅一瞬,万域的画面,被他死死烙印在神海中。

     甚至于,每一域面的形状、轮廓、位置,都被他死死记下。

     外界,龙椅又颤,模糊画面消失,叶辰心神随之归位。

     他之心境,是震撼的,亲眼见证了天地人三界和万域的形成,那等毁天灭地的景象,此刻想来,还心有余悸。

     可他不明白,诸天为何会分离,是人为,还是自然现象。

     不由得,他自龙床下来,皱眉的望着龙床。

     很显然,龙床也曾见证过三界和万域的形成,那一副模糊的画面,可以说是龙床的些许记忆,或者说,是龙床想让他看到那副画面。

     “你的寓意,我懂。”叶辰说着,拂手取出了各域面的地图。

     通过辨认,他认出了此域面,其名:荒漠域。

     纵观荒漠域,形状如似锥形。

     “锥形的域面。”叶辰闭眸,在万域形成的画面中,寻到了一个酷似锥形的域面,那便是荒漠域。

     而后,他又取了灵域的画面。

     整个看去,灵域的形状,如似枫叶。

     叶辰再闭眸,在万域形成的画面中,很准确的寻到了一个酷似枫叶的域面,那便是灵域。

     三五息后,他开眸了,缓缓起身,望向了虚无。

     既认出了两域面,自也能确定两域面的位置,确定了两域面所在的位置,便是确定了从荒漠域到灵域的路线。

     这正是龙床的寓意,为叶辰演化了三界和万域形成的画面,其目的,便是让叶辰确定各域面的位置,有了方位和位置,也不用再像无头苍蝇乱窜。/9_9054/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