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三百零七章 哥带你去个好地儿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轰!轰隆隆!

     浩瀚的星空,被雷霆遮盖,伤的满目疮痍,非旱疆天劫浩大,是因被动应劫的人太多,一片连着一片。

     噗!噗!噗!

     一朵朵绚丽血花,于天劫下绽放,染红世间。

     真如天诛所言,洪荒遭了大殃,因一场天劫,人仰马翻,被劈的溃不成军,每有雷霆倾泻,便有成片人集体灰飞烟灭。

     该死!

     旱疆的咆哮,混有雷之威,响彻浩宇星天,可嚎的再响亮,也没叶辰的铁棍好使,被一棍接一棍的抡翻,本还想去诸天人那边渡劫,以天劫重创诸天,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非但没能拉上诸天人渡劫,反倒把自家人,劈的漫天乱窜,天晓得洪荒死了多少人,只知,成片成片的葬灭。

     该死!

     旱疆族的嘶吼,亦惊颤九天,自家帝子渡劫,本是造化,可谁曾想到,圣体竟这般霸道,竟无视天劫,这些,他们都可以忍,不能容忍的是,叶辰竟在旱疆的天劫中,把他家帝子打的满天飞,打就打了,倒是朝没人的地方打啊!

     该死!

     洪荒族的怒嚎,才是最轰动,震颤整个寰宇,每次扎堆儿,都有天劫神罚,前几次是敌方渡劫,倒也罢了,可这次,是他洪荒的帝子渡劫,竟还是免不了遭雷劈。

     对此,叶辰毫不搭理,只兢兢业业的抡动铁棍,虽不是他的天劫,可他的走位,依旧很溜,哪人多往哪打。

     祭帝器,给吾轰杀!

     饕餮族皇暴喝,体内极道帝器冲宵。

     如他这般,但凡有帝兵的种族,皆齐齐催动帝器,几十尊帝器横挂星空,如几十轮耀眼的太阳,光辉普照世间,每一道帝芒,都足毁天灭地,还未开攻,星空便崩塌了。

     停!

     旱疆族皇怒斥,渡劫可是他家的帝子,这几十尊帝器若轰过去,旱疆帝子必死无疑,好不容易引来天劫,一旦撑过,便是准帝,他年,还有可能封位大帝,可不能被秒了。

     但,他之怒斥,其他洪荒族哪会听。

     还是那句话,不是俺家的帝子,都不心疼,因你家帝子渡劫,吾族死伤无数,这笔血债,不止会算在叶辰头上,也会算在你家帝子头上,好端端的,渡特么什么劫。

     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无人听旱疆族皇瞎咧咧。

     此刻,谁还去理会应劫狂潮,只想把叶辰,连带旱疆帝子,一并送去地狱,特别是旱疆,这是他的劫,必须死。

     嗡!嗡!

     极道帝器嗡动,在同一瞬间,扫出仙芒,锁定的目标,乃天劫中的叶辰和旱疆,管他谁是谁,先轰杀再说。

     旱疆帝子骤然色变,双目凸显,几十尊帝器围攻,纵大帝,也得掂量掂量吧!更遑论他这个还在渡劫的大圣。

     “我说,你洪荒的人,这是要灭咱俩啊!”叶辰唏嘘道。

     一句话,还未稳住身形的旱疆,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啥叫灭咱俩,分明是要灭你,老子好好的渡劫,你偏偏要捣乱,还顺带着坑洪荒,若非是你,啥事儿都没有。

     “走,哥带你去个好地儿。”叶辰抓着旱疆,瞬身不见。

     明眼人一瞧,便知他二人去了哪,必是遁入了空间黑洞,以此法,避过了帝道绝杀,但却是极为冒险。

     要知道,天劫范围内,法则是混乱的,连极道帝兵的攻伐,都可能偏离轨道,更何况秘法,一不留神儿,会遭反噬,轮回眼崩碎都是轻的,搞不好,连小命儿也会搭上。

     因他二人消失,满星空的雷电,也瞬间湮灭,或者说,是跟着旱疆,追入了空间黑洞,渡劫人在哪,雷霆便也会跟去哪。

     不过,几十道帝兵仙芒,便未因他二人消失而停下。

     轰!

     随着一声轰隆,那片星空,被顷刻间轰灭,其内的陨石、死寂星辰,皆在极道帝威之下,化为虚有。

     该死!

     洪荒各族皇咬牙切齿,诸天人看得出,洪荒哪会看不出,叶辰的天道遁法,洪荒早已见识过,当年,叶辰不知用此法,避过洪荒多少次围杀,帝道的绝杀,便是摆设。

     那么,问题来了。

     叶辰带着旱疆进了黑洞,那他俩,还会不会再出来,何时出来,又会从哪出来,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这般想着,洪荒大族不敢停留,以叶辰遁入黑洞的那片星空为中心,向四方后撤,躲的越远越好,甚至有颇多洪荒族,已祭出了帝道域门,可不想再被拉去被动应劫。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天晓得叶辰会从哪出来。

     轰!轰隆隆!

     星空并不平静,雷鸣声在继续,却寻不到源头。

     世人皆知,此雷鸣传自黑洞,天劫可不会因渡劫人进入黑洞而停止,可以这么说,纵遁到天涯海角,天劫的雷电,也会追到天涯海角,除非渡劫人身死,或者是天劫渡完。

     轰!轰隆隆!

     黑洞本是黑暗幽寂,因旱疆天劫,电闪雷鸣。

     噗!噗!

     天劫下,旱疆频频喋血,站都站不稳的,被一道道寂灭雷霆,劈的皮开肉绽,哪还有人形可言。

     那厮,颇有上进心,总觉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自被带入黑洞,便亡命逃窜,只想尽快渡过天劫,只想尽快进阶准帝。

     他这般出类拔萃,叶大少哪能放过,无视凌天雷霆,三五个缩地成寸追上,一棍霸绝,抡翻了旱疆。

     要说叶大少,状态也不怎么好了。

     若无天劫,拉旱疆进黑洞,自是没啥,但若有天劫,还是这般霸道的天劫,那就不一样了,在开天道的瞬间,便遭了天劫反噬,他之轮回眼瞳力,溃散了不少,身为施术者的他,自也受创,嘴角溢血不断,脸色也苍白一分。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进黑洞,便会被帝兵绝杀。

     啊.....!

     旱疆的咆哮,歇斯底里的,被天劫劈的发狂,被叶辰锤的发疯,想竭力对抗天劫,可叶辰不给机会;想跟叶辰玩儿命,天劫又总来捣乱,渡过这么多次天劫,就属这次最窝囊。

     嗡!

     未等他止住身形,叶辰又如鬼魅般杀至,一棍子颇是凶悍,第二次抡翻旱疆,而后大手探出,拎起了旱疆,得带着这尊洪荒帝子遁出黑洞,坑洪荒的大业,还得继续不是?

     星空中,混乱的洪荒族,终是稳住阵形。

     除却借助帝道域门遁走的种族,身在星空中的洪荒种族,依旧多不胜数,一双双暴虐的血眸,森然可怖。

     旱疆族自是没走,帝子还在渡劫,哪能走了。

     诸天的人,没理由不在,也不敢靠太近,就站在星空外围,揣着手观看,就等着叶大少,再次大展神威。

     “我俩,又回来了。”

     伴着一声狼嚎,叶大少霸气现身,拎着旱疆,遁出了黑洞,一块出黑洞的,还有漫天的雷霆。

     且说他出来的地方,着实有考究,那片星空有洪荒人扎堆儿,还是个大堆儿,他能从诸天望穿黑洞,自也能从黑洞望穿诸天,哪里人多,哪里扎堆儿,他都门儿清。

     混蛋!

     洪荒族怒骂,忙慌开逃,本以为遁的够远了,可他们还是小看了叶辰,方位如此精准,这可不是巧合。

     噗!噗!噗!

     遭殃之事年年头,今日特别多,一片雷霆下,不知多少人葬灭,跑的快的还好,跑的慢的,惨叫声都省了。

     给吾轰杀!

     金猊族皇怒吼,催动了帝器,扫出寂灭仙芒。

     各族皇也不闲着,纷纷复苏帝兵。

     机智的叶大少,自不会站着被打,在极道帝芒临身的前一瞬,第二次带着旱疆,遁入了空间黑洞。

     轰!轰隆隆!

     其后画面,就颇为有意思了:洪荒大族每每祭帝器轰杀,都会被叶辰巧妙的避过,而三五息后,又神出鬼没的显化,而且每次出来,都能精准的寻到洪荒族,哪人多就从哪出来,整的洪荒族,一路溃逃,连巅峰准帝也不敢停留。

     血淋的一幕,颇是养眼。

     大楚的第十皇者,如似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洪荒族今日,着实明白此话的寓意了,都不知叶辰会从哪出来,都不知他盯上的是哪个种族,每一次,都被劈的措手不及。

     鉴于他这般没节操,洪荒人也老实了。

     此刻,哪还有种族,敢再妄动帝器,一个比一个跑的快,多有祭出域门者,卷着自家的人,远遁星空深处。

     不走不行啊!在这片星空,时刻都有被劈的可能,想不被劈,便躲的远远的,躲到叶辰望不见,才真正安全。

     他年,必将你挫骨扬灰。

     每个洪荒族走时,都有留下恶毒的嘶吼。

     要说,洪荒还是有点儿人情味的,还知道顾及应劫的族人,若非顾及应劫狂潮,他们今日便会开战,一举踏平诸天。

     捉不到叶辰不要紧,杀不了叶辰也不要紧。

     洪荒会将他的亲人、故友、前辈,一个个的都屠杀干净,而他们杀戮的快感,将会是叶辰,刻骨铭心的痛。

     好,干得漂亮!

     眼见洪荒族一个个的溃退,诸天人皆呼喝,天庭的圣主,绝对无愧坑神之名,不是他的天劫神罚,竟还能用的这般溜,这若是他的准帝天劫,那场面,必定会更加浩大。

     不过,并非所有洪荒族都走了,还有没走的。

     很显然,是旱疆一族,他家的帝子还在渡劫,哪能走了。

     圣尊摸了下巴,“要不,咱把旱疆族灭了?”

     “靠谱。”夔牛皇眸芒闪射。

     “靠谱。”诸天众准帝亦如此,一场天劫,慑退了其他洪荒族,难得见旱疆族落单,如此机会,千载难逢。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