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三百四十四章 大楚标配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映着月光,叶辰的骂声湮灭了,握着酒壶,咕咚的灌着酒水,除了这咕咚声,天地那叫一个宁静,大楚的第十皇者,俨然已成万众瞩目的对象,如这等尿性的人,着实少见的。

     众准帝的神情最尴尬,无论男准帝、女准帝,皆被骂的狗血淋头,平日里一个个的暴脾气,今日,却无一人发飙了。

     遥想昔年,洪荒不止一次对叶辰围杀,阵仗一次比一次浩大,可叶辰,并未辱没大楚威名,哪一次不是整的洪荒铩羽而归,可他们倒好,愣是步了洪荒的后尘,连个大圣都没逮住,若换做他们是叶辰,何止会搁这骂娘,还会打人呢?

     “几千岁的人了,都长点儿心。”

     “日后注意,再犯这般低等错误,还骂你们。”

     “不可否认,今夜火气是大了点儿。”

     叶大少一甩衣袍,帅气的转了身,却还是一言接一语不带停,俨如长辈教训晚辈,边说边走,走着走着,步伐不由加快了,快着快着,又成小跑了,跑着跑着,便溜烟儿没影了。

     骂是骂高兴了,那得快点跑,保不齐一众准帝恼羞成怒,会把他摁地上暴揍一顿,大楚的准帝打人,从来不需理由。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大楚的人才,皆一双双崇拜的眼神儿。

     “要不,咱也骂一通?”谢云摸了摸下巴。

     “靠谱。”熊二也摸了下巴,“你先骂,我再骂。”

     “别闹,你先骂。”

     “滚,你先骂。”

     俩逗逼嘀嘀咕咕,都想撺掇对方学叶辰,也去骂众准帝。

     不止是他们,在场的大楚人,都是这个心思。

     曾几何时,他们也想逮住天玄门的准帝,正儿八经的骂一顿,奈何,实力不济,胆量也不够,哪个会没事儿找刺激。

     毕竟,他们不是叶辰那个妖孽,天不怕地不怕,大楚准帝都敢骂。

     所以说,今夜的大楚,值得纪念,会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抹。

     去瞧天玄门的准帝,各个都在揉眉心。

     多少年了,都没这般丢过人,阵容绝对压制,更有十几尊帝器,愣是让一个小大圣给跑了,说出去谁信,谁又好意思说出去,你家后辈叶辰,拼死拼活的争来的威名,被你们一朝败的精光,何止是不走心,简直是不要脸,整日不干正事儿,关键时刻掉链子,活该你们被骂。

     “日后,都长点儿心。”良久,才闻圣尊开口,一脸深沉。

     此话一出,众准帝齐刷刷的望了过来,皆是斜着眼,上下扫量着这厮,那是从头看的脚,又从脚看到头,一双双眼神儿,都好似在说:还有脸说俺们?

     尴尬!

     东凰太心拍了拍额头,第一个转身,着实没脸再待了。

     一众老准帝也各自离走,直至此刻,脑瓜子都还嗡嗡的,皆是被叶辰骂的,还是第一次被骂的这般惨。

     准帝们走了,大楚人才们却意犹未尽。

     有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人才,还把众准帝挨骂的情景拍了下来,这得好好珍藏,要一辈一辈的传下去,也让后人们瞧瞧,咱大楚历史上,也是有一尊伟人的。

     这边,叶辰已进了恒岳的山门。

     骂归骂,气归气,他的脑袋也是眩晕的,众准帝该骂,他一样该骂,若早动大轮回天葬,必能逼出不灭仙体的血轮眼,也好让大楚的准帝们心里明了。

     奈何,他大意了,大楚准帝也大意了,以至于,捉戮天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般被错过,再想捉不灭仙体,难如登天。

     蓦然间,他捂了胸口,不是伤的,而是心疼。

     煮熟的鸭子飞了,能不心疼吗?且不说不灭仙体,就说那把不灭仙剑,他就贼喜欢,被戮天跑了,日后哪找去,身负六道血轮眼,又开了天道,能随意出入空间黑洞,谁特么捉的住他。

     说到天道,他的眉宇微皱了一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戮天这么一尊存在,睡觉都睡不安稳,三天两头的偷入大楚,隔三差五的跑大楚作乱,谁特么受得了。

     还好,经此一役,大楚众准帝必定长心了,必会想出针对血轮眼的方法,至少,得隔绝血轮天道,以免戮天暗中作妖。

     说着,他一步落在了玉女峰。

     女圣体还在,乖乖的坐在老树下,那小丫头倒是悠闲,外界都乱成一锅粥了,她倒好,跟没事儿人似的,一手握着刻刀,一手握着一块木头,安静静的刻着。

     叶辰走近一看,不由挑了眉,不知女圣体在刻啥,乍一看像个人,仔细一瞅,又像一头畜生,这刻工,烂的随心所欲。

     “不灭的仙体,金刚不坏,万法不侵,是否颇受打击。”女圣体未抬头,一边看着木雕,一边似有若无的说着。

     “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儿。”叶辰一屁股坐下了,又拎出了酒壶,就在手中提溜着,久久都未喝,真正与不灭仙体斩过,才知那逆天血脉的可怕,在他看来,寻不到一丝弱点。

     直白点就是,胜戮天容易,灭戮天难,他能一次次打坏戮天的仙躯,却并无把握真正杀死他,纵能杀死,也会战的只剩半条命,金刚不坏,万法不侵,岂是闹着玩儿的。

     想到这,他终是灌了一口酒,望向女圣体,“我可爱的媳妇,你可知不灭仙体的罩门。”

     “滚,谁是你媳妇。”女圣体小脸涨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返老还童、修为尽失,竟还遇人不淑。

     “我可爱的圣体,你可知不灭仙体的罩门。”叶辰搓着手,呵呵一笑,换了一番说辞,别说,有事儿没事儿逗逗女圣体,也挺有意思,难得女圣体返老还童,此时不**,更待何时。

     “不知。”女圣体埋头刻木雕,看都未看叶辰。

     “还真以为你无所不知,此番看来,你也是徒有虚名啊!”

     “激将法对我无用。”

     “人变小了,这智商竟上来了,吾心甚慰。”叶辰语重心长道,不再逗乐,只一口口灌着酒水,揣摩着不灭仙体的玄奥,这个得研究透了,因为,他与不灭仙体间,必有一战。

     因他二人沉默,玉女峰又堕入宁静,一个喝酒,一个刻木雕,两人恍似陌生人,就没啥共同语言,各做各的。

     轰!

     不知何时,才闻一声轰隆,打破了此这份宁寂。

     两人皆被惊醒,瞥向了一方。

     入眼,便见一颗黑不溜秋的蛋飞上来,还未落地,便炸裂了,威力虽不大,可声响却不小,轰隆声贼响亮。

     没错,那是地雷弹,乃恒岳宗的特供,每逢夜深人静是,总有那么些个贱人,往各个山峰扔这玩意儿。

     “小子,干的漂亮。”而后,便闻山下一身狼嚎,听其声儿,乃司徒南那货,先前跑去观战,大戏落幕后回了恒岳,路过玉女峰时,很自觉的投了一颗地雷弹,像是一个开场白。

     而他那句干的漂亮,说的自是叶辰今日的壮举,骂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太给恒岳长面子了,许是太亢奋,他又扔了一颗地雷弹。

     “小子,干的漂亮。”其后便是熊二、谢云、霍腾、小灵娃、龙一.....恒岳的人才们,无一例外,在说话之前,都会往玉女峰上扔点儿宝贝,什么地雷弹哪!啥个天雷咒啊!以示他们的隆重。

     可以这么说,每个路过的玉女峰的人,基本都是这么干的。

     好似,往玉女峰扔地雷弹,已成了恒岳的标配。

     说是恒岳的标配,还不确切,说成大楚的标配,才最恰当。

     之所以说大楚标配,是因大楚人才太多,看戏归来的人,路过恒岳时,也都会顺手扔一颗地雷弹,有那么些个贱人,如古三通、吴三炮和牛十三,都是不远万里赶来的,就为往玉女峰,扔一颗黑不溜秋的蛋。

     不是吹,距离隔得虽然很远,可准头却是贼好,一个个都是瞄准的玉女峰,一扔一个准儿。

     完事儿,都会附上一句霸气侧漏的嘶嚎:干得漂亮。

     于是乎,本该宁静的玉女峰,在月下极为热闹,一颗颗地雷弹爆裂,一道道天雷炸响,愣是连成了一串儿鞭炮,轰隆隆的。

     以至于,娟秀的玉女峰,可谓狼烟四起,战火缭绕,好好一座山峰,愣是被炸的晃荡,碎石翻飞,如若遭了雷劈。

     这副景象,恒云道姑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老身是死的太早了吗?如今我大楚的后辈,都这般出类拔萃吗?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这来扔地雷弹,都特么吃饱了撑的?

     去看女圣体,小脸已黑的透顶,人言大楚的人,个顶个的神经病,如今的见,果是不假,如这号的,若放在他们那个时代,早被打成灰了。

     比起他,叶大少就淡定多了,如这等事,他常干,往这座山峰扔颗地雷弹,朝那座山峰塞个天雷咒,他比谁干的都娴熟。

     有句老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要脸的事儿干多了,就会形成一种风俗,也便是如今的大楚民风。

     民风彪悍如此,他这做皇者,功不可没。

     自然,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玉女峰被炸,一座庞大的结界已撑起,罩住了整个玉女峰,而那些个往玉女峰扔地雷弹的人,他一个个都记得门儿清,待他日有空,挨个扔回去,还得给你们整一颗大个的,分量绝对让他们满意。

     这一夜,颇不平静,总有轰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天际。

     直至深夜,轰隆才渐渐湮灭。

     “来,送你了。”老树下,女圣体打了个哈欠,把刻好的木雕,塞给了叶辰。

     叶辰斜着眼看了看,至今,都不知女圣体刻的是个啥。

     刻成这熊样,还好意思送人?

     这是叶大少的心语,并未吐露出来,非但未吐露,表面还贼热情,在衣服上胡乱抹了抹手,这才小心翼翼的接下,“女圣体送的,荣幸之至。”

     不过,待看到木雕底座刻着的一个名字时,他那笑容就不那么自然,下面...竟明目张胆的刻着“叶辰”俩字。

     也便是说,这个看起来不知是个啥的木雕,就是他。

     叶辰未说话,只微微抬头,颇具深意的看着女圣体。

     “刻的不好,莫见怪。”女圣体掏出了灵果,兢兢业业的啃着。

     叶辰还是不说话,就那般看着,目不转睛。

     这么一瞬,他突的生出一种想撒尿的冲动,一手拎着小.弟弟,一手拎着女圣体的那种,老子没拿你逗乐,你竟拿老子寻开心,这般不安分,我是不是得找个树杈,给你挂起来。

     事实上,叶大少真就这么做了,找了一根绳儿,给女圣体挂那了。

     人女圣体倒也心大,啥事儿没有,或者说,已是习惯了,你都能拎着我撒尿了,还有啥是老娘接受不了的。

     “给我整两句好听的,就给你放下来。”叶辰很有情调,还在研究女圣体刻的木雕,咋看咋像只癞蛤蟆。

     女圣体瞥了一眼,根本就没搭理。

     叶辰自是淡定从容,不说好听的,就不给你放。

     待研究了那块木雕,他才盘膝坐正,牵引出了太初神火,已有诸多时日没找它聊天儿了,保不齐,这神火已想通了。

     “太初神火。”被挂着的女圣体,方才闭眼,便又开了眸,自认得这逆天火焰,混沌火排第一,它排第二,没有哪道火焰敢与它争。

     叶辰竟有太初神火,这一点,着实超乎她预料。

     “莫硬撑着了,老子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与我仙火融合,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真给我惹毛了,便吞了你。”

     在女圣体的注视下,叶大少已开嘴遁,总想忽悠太初神火归顺。

     然,事与愿违,太初神火的高傲,是他所想象不到的,任你喷的天花乱坠,就是不鸟你,吓唬老子不好使。

     “他想融出混沌火。”女圣体心中喃喃,颇是诧异,暗道世间惊艳之辈真多,竟能创出这等秘术。

     可惜,混沌火不是那般容易出的,纵融了这排名第二的神火,一样融不出,无限接近混沌火,便是巅峰准帝无限接近大帝,虽只差半步,但其间的鸿沟,却是极难逾越的。

     “小看你了。”喃喃之后,她又瞥向叶辰,若太初神火归顺,若太初神火与仙火融合,他真有可能突破大圣级瓶颈,封位准帝。

     话落,她便觉绳子松了,心善的叶大少,给其放了下来,还凝了一层云团给她当床,继而,便一步踏上了玉女峰峰巅,如一尊雕像伫立,静静仰看缥缈,应劫过关的仙光,已来的越发猛烈。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