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四百五十章 好用不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武侠修真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夜,很静,真的很静。

     玄门大界纵横,浩瀚无疆,沐浴星辉月光,祥和而庄严,这是一片人间仙境,沧桑古老,藏着诸多悠久的故事。

     山间道,一众老家伙,一个个都捂着老腰,一瘸一拐。

     看这架势,很明显是被揍了,出手者正是风华绝代的帝姬,一巴掌呼过来,包括大楚第十皇,都飞出了桃花林。

     比起他们,叶辰还是生龙活虎,走在最前,身板挺得笔直,时而还会往后瞅一眼,皆是被打出来的,差别还挺大。

     为此,叶大少还给众人,挨个发了珍藏版。

     这下,众人都来了精神,若挨揍就有珍藏版,都情愿被打死的,最主要的是,皆帝姬的珍藏版,想想都觉刺激。

     叶辰再现身,已是玄门深处了一片仙池。

     叶凡和杨岚在那,他到时,俩家伙正盘坐仙池中打坐,沐浴着星辉月光,皎洁无暇,身侧皆有玄奥异象似隐若现,谴与煞结合,血脉排斥也共融,滋生出神秘力量。

     他们皆已恢复正常的生长速度,稚嫩色还有,不过会随岁月,渐渐的褪去,再出来时,多半已是一个少年和少女。

     蓦然间,有人显化,乃一个白衣女子,准帝巅峰境的修为,乍一看仅二十岁,实则是个老家伙,与老辈分齐肩。

     “这些时日,多谢长老照看。”叶辰笑道。

     女子温和一笑,如沐春风,未再言语,好似不喜言语。

     叶辰拱手一礼,最后看了一眼,默默退去。

     出了仙池,他未再去桃花林,可不想再被打,直奔恒岳。

     夜里的灵丹阁,静悄悄的。

     叶辰走入,不由眉宇微皱,只因丹阁乱糟糟的,已成废墟,阁楼多已坍塌,青砖石瓦散落一地,石桌石椅多东倒西歪,狼藉一片,这任谁看了,第一反应就是:遭了劫匪强盗。

     未及多想,叶辰顿时周演化,已溯本归源。

     随着他推演,先前的画面,缓缓呈现,他望见了徐福他们,灵丹阁本祥和宁静,可不知为啥,北圣突的开鳞道黑岸,一不留神儿,把自个吞进黑洞了,连齐月和徐福也未幸免,皆被扯入进去,灵丹阁之所以成废墟,也是拜黑洞所赐。

     叶辰看的发愣,北圣那娘们儿行啊!假仙法都能悟成真的,真就悟出鳞道黑岸,一个猝不及防,都跟着遭了秧。

     收了神通,叶辰下意识抬了眸,望向虚无。

     隔着缥缈,他能望穿黑洞。

     这一瞅,就找着人了,徐福、齐月和北圣,都在空间黑洞,一人一个板凳,板板整整一排,双手托下巴,百无聊赖,看那神色,进去的时间已不短,都搁那等着人来救呢?

     叶辰唏嘘,施了大轮回道,遁入了黑洞。

     他的现身,惹的三人眸光一亮,“你终是找过来了。”

     叶辰未言语,只看北圣,那是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这绝对是个人才,领悟仙法的赋,真真逆级的。

     北圣俏眉微挑,被叶大少盯着,浑身都不自然。

     “帝道黑岸,好用不。”叶辰笑了。

     “还...还校”北圣干咳,自修道领悟仙法,鲜有出意外,这次真尴尬,连自己都不知,稀里糊涂就开鳞道黑岸。

     “来,改良后的。”叶辰颇自觉,把真仙法塞给了这姑娘,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可不想再出啥乱子。

     北圣嫣然一笑,自不会拒绝,心里还美滋滋的。

     不晓得,若让她知晓来龙去脉,会是啥个心情。

     叶辰又施道,带着三人,一并消失。

     如今的灵丹阁,赌不忍直视,尤属徐福,心一阵阵的疼,好好的一个家,被嚯嚯成了一片废墟,招谁惹谁了。

     为表歉意,北圣当即轻拂了衣袖,以开辟体内世界之法,重建了灵丹阁,狼藉的废墟,又重现了往日的风采。

     徐福乐呵了,取沥炉,继续炼丹。

     叶辰扫了一眼北圣,也祭沥炉,浪了几日,再入悟丹。

     北圣已坐下,再观帝道黑岸仙法时,俏眉不由一挑。

     比起她,齐月格外上进,已盘膝而坐,赋与北圣差不少,至今未得帝道黑岸真谛,更莫奥义,需诸多时日。

     插曲过去,灵丹阁陷入了经久的宁静。

     第九日,妖孽的北圣,终得帝道黑岸真谛,主要是修的乃真仙法,悟出了奥义,再不像先前,一出黑洞便遭殃。

     而齐月的赋,与她是真没法比,用了足半月,才勉强入门,十次施展,仅有那么一两次成功,更多时候遭的是反噬,以至于,未能完全悟透帝道黑暗,落了一身的内伤。

     深夜时分,叶辰出丹,惹来沥雷,三纹丹的丹雷。

     这一炼,便是一月。

     至第二月,他才出灵丹阁,去了玄门,瞅了瞅红尘六道,俩人亦如先前,梦话不断,整的帝姬三人都习以为常。

     第三月,大楚颇是热闹,有人封位准帝。

     此番,乃大楚列代诸王,属魔王最惊艳,其后便是噬魂王,皆寻了机缘和突破的契机,沐浴着劫,逆封准帝。

     第四月,灵娃走了狗屎运,一朝悟道,功德圆满。

     那家伙,渡劫时贼霸道,化了本体,霸王龙的巍峨神躯,纵横于亿万雷霆中,听闻,还惹出了一尊帝道法则身。

     第六月,星空传来消息,恒岳掌教柳逸,逆突破。

     而后,青云掌教周傲和正阳掌教华云,不分先后进阶准帝。

     第九月,又是恒岳人长脸,谢云在劫下涅盘。

     岁月流逝,第三个年头终结。

     一年,诸人才辈出,一个接一个上位准帝,可谓繁星璀璨,亦有后辈,如大地之子和太阴太阳之体,隔三差五约架,斗的如火如荼,战的旗鼓相当,到了都未分出个胜负。

     月夜,星辉璀璨,灵丹阁上空电闪雷鸣。

     能见一颗三纹丹,圆润通透,在接受雷电洗礼。

     待丹雷散去,叶辰拂手接下。

     至此,他三纹丹的修行告一段落,不多不少,正好一年。

     再看兢兢业业的徐福,还在一纹丹灵域徘徊。

     他倒是一点儿不急,力求百发百中,才肯去炼制二纹灵丹,与叶辰的差距还是有的,但,他的炼丹赋足够妖孽了。

     至少,比丹城那帮老家伙好太多。

     “又一年。”叶辰拍着身上灰尘,出了灵丹阁。

     玄门的桃花林,他再现身。

     入眼,见的便是无法无的一幕:帝姬被调.戏了。

     至于调.戏帝姬的那头好汉,不用便是六道了。

     这厮才是真的尿性,不止在半应劫状态,还在梦游的状态,啥都不知,却谁都敢撩,托着帝姬的下巴,笑的贼猥琐。

     桃林的一幕,是定格的。

     帝姬如若冰雕,身体僵硬到纹丝不动,整个人都懵了。

     她是谁,盖世的女王,渡过帝劫的狠人,除却帝谁人敢撩。

     偏偏,有人就做了,还是一圣王。

     按,她该发飙的,该一掌把调.戏者,送上太空一日游。

     奈何,那人是六道。

     月光下的帝姬,颇是迷人,皆因脸颊上,映出的一抹红霞,风华绝代的女王,也有矜持,也有女子娇羞,对方是六道,她所倾慕的人,认她威震八荒,此刻也成了一个女子。

     去看红尘雪与楚灵玉,半张的玉口,久久都未愈合。

     她们二人,自始至终都在场,亲眼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幕,从来只见六道浑噩,还第一次见他这般猥琐,竟敢撩帝姬,不是吹,这若换做是其他人,早被帝姬一掌打成灰了。

     “我辈典范。”叶大少唏嘘。

     要不咋是六道,他干的皆惊动地的大事,浑浑噩噩时,五禁区挨个打;如今在梦游中,又把帝姬撩的晕晕乎乎。

     也得亏玄门的老家伙不在此,不然,必定炸锅。

     红尘雪与楚灵玉很有眼力见儿,默然退出。

     而叶大少,也很上道儿,瞬间没影儿,如今的六道和帝姬,与剑仙和仙母,何其的相像,难得有这桥段,哪能破坏了,一个半应劫,一个梦游,该是弥补了某种古老的遗憾。

     “出来早了,该放些特产的。”桃花林外,叶辰一声叹息,颇有情调的,在掐桃花枝儿,惬意的嗅着桃花香。

     “特产,还敢提特产。”红尘雪美眸冒火,上前便是一脚,犹记得当年,一顿饭吃的,把衣服都**了,至今再忆起,还顿觉脸颊火辣辣的,这一切,都是拜叶辰这贱人所赐。

     “坏我好事,还未找你算账。”叶辰的大脸,也奇黑无比,那顿饭是为楚萱精心准备,被红尘雪搅得一塌糊涂。

     “给自己媳妇下合欢散,还要不要脸。”

     “要不要脸暂且不,那是俺两口子的事,又没逼着你吃,若非那顿饭,你与红尘也上不了床,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

     “咳咳....。”楚灵玉咳了一声,止住了两人骂战。

     别,她这一咳,叶辰与红尘雪真就消停了。

     若最尴尬的,还是楚灵玉,她才是红尘的妻,而那一日,弹琴的是她,而那啥的,却是红尘和红尘雪,画面贼香.艳,叶大少的一个闹剧,让她这红尘的妻,尴尬了几百年。

     而此刻,场面也是一度尴尬。

     红尘雪已背过身去,莫脸颊,整个身体都火辣辣的烫。

     楚灵玉的仙颜,也是瞬间红透。

     至于叶大少,就没脸没皮了,好事儿被搅黄,找谁理去,多好的机会,被一个叫红尘雪的娘们儿,整的稀里哗啦。

     啊!

     经久的宁静,尴尬的气氛,终是一声惨叫被打破。

     这声惨叫,乍一听,霸气侧漏,仔细一听,还带王八之气,能嚎出这一嗓子的人,整个诸,也只六道那位神人了。

     叶大少腿脚最麻溜,溜烟儿窜进了桃花林。

     可惜,他腿脚还是慢了,待到最深处,六道已趴在霖上,板板整整一个大字,是被人打晕的,而帝姬,则衣衫略显凌乱,那已红透的绝美脸颊,映着皎洁的月光,煞是迷人。

     脑补时间到,这事儿叶辰最擅长。

     不用去问,便知六道要脱帝姬衣服,那啥未遂。

     完事儿,就被揍了。

     红尘雪与楚灵玉也到了,见这画面,也皆有脑补的功能。

     “荒地老,彼岸花开。”

     六道虽躺了,可嘴没闲着,还兢兢业业的着梦话。

     “论特产的重要性啊!”叶辰语重心长道。

     话落,帝姬便扬了玉手,力求一掌呼过去,给叶辰打成傻逼,别以为声,老娘就听不到,吾堂堂帝姬,从未这般丢过脸,那得找个人出出气,以掩饰一下她娇羞的姿态。

     然,未等她出手,便又见有人进来。

     “这是.....?”话的乃紫萱,莲步翩跹曼妙,已缓缓驻足,愕然的望着此一幕:三男三女,三女容颜绝世,脸颊绯红,三男长得一模一样,其中俩,一个躺在床上,纹丝不带动,一个趴在地上,唯一一个还站着的,也即将被打趴。

     女帝的残魂,此刻也有些蒙了,大半夜的,这桃花林,上演的是怎样一个桥段,该是来晚了,错过了前戏。

     她的问题,自是无人回话,谁人敢,除非,能扛住帝姬一掌,或者,不怕太空一日游,再就是,嫌命太长了。

     叶辰颇机智,一个瞬身来到紫萱身后,女帝残魂绝对是个顶好的挡箭牌,帝姬可不敢打她,帝荒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帝荒前辈可来了。”楚灵玉无视叶辰,只看紫萱。

     “自是来了。”紫萱轻语一笑。

     这话,使得三女的眸都亮了,等了一年了,终是等来了。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三女乃至叶辰,都为之一愣。

     帝荒是来了,却不是走着来的,是紫萱带过来的,被封在一尊法器中,被请出后,悬在了半空中,在沉眠的状态。

     “这....。”叶辰惊异,红尘雪与楚灵玉也满目疑惑。

     “遭了反噬?”帝姬最淡定,美眸微眯一下,望向紫萱。

     “如道友所见。”紫萱深吸一口气。

     得确定答案,在场人皆心惊,这可是帝荒,一尊大成圣体,曾独战五帝的战神,何等反噬这般可怕,竟致使他沉眠。

     紫萱不语,只侧眸看叶辰。

    
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