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四百五十一章 让他睡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被紫萱盯着看,叶辰眉毛微挑,总有不祥的预感。

     紫萱终是未说话,又缓缓收眸,能见其眸中,有深意闪过,无论帝荒沉睡,亦或红尘六道梦话,皆与叶辰有关联。

     身侧,楚灵玉和红尘雪皱眉,帝姬也皱眉,足足等了一年,把帝荒等来了不假,却是个沉眠的帝荒,遭了可怕的反噬,何时醒来,还未数可知,这个局面,不是一般的尴尬。

     “天荒地老,彼岸花开。”

     宁寂中,静躺石床的红尘,又在吐露这八字,六道的梦话,与之神同步,真难兄难弟,长得一模一样,梦话也一样。

     “天荒地老,彼岸花开。”

     而让众人神色惊愕的是,帝荒竟也在说梦话。

     “这.....。”饶是叶辰的定力,也不由挠了头。

     楚灵玉她们的神情,也有够奇怪,这年头,都流行说梦话?还有那八个字,也成了梦话中的标配?一字不带差的。

     还是紫萱较为淡定,帝荒说梦话,她已见怪不怪。

     这等事,可追溯到一年前,每逢夜深人静,帝荒便如魔怔,她是有私心的,守在帝荒身前,足足听了一年的梦话。

     女子的情,便是这般的奇怪,纵知是梦话,也在静心聆听,总想找个没人的桃花源,独自陪伴,再不管世间纷扰。

     “天荒地老,彼岸花开。”

     幽静祥和中,这等话语,成了唯一的声音。

     去看那画面,着实的养眼,一尊大成圣体、一尊炎黄圣主、一个狠人六道,皆在沉睡中,说着梦话,而见证者的阵容,也不可谓不强大,一为大楚皇者、一为帝姬、一为女帝残魂、一为丹尊徒儿、一为剑神徒儿,皆静静看着三人。

     终究,还是帝姬先动了,蓦然转身,拂手将六道带入法器,蒙着岁月风尘,踏着沧桑古路,一步一步,渐行渐远。

     叶辰目送,自知帝姬去哪,必定是要去禁区,连帝荒都堕入沉眠,那这个时代,或许只有禁区,能解开这个谜题。

     紫萱收了帝荒也走了,与帝姬不同的是,她去的是恒岳方向,若说知秘辛者,恒岳也有,女圣体知道的不比禁区少。

     “这整的。”叶辰伫立,忍不住揉眉。

     “随吾来。”天外,传来紫萱缥缈的话语。

     叶辰一步登天,追随紫萱而去。

     曼妙小桃林,因几人离去又成宁静,楚灵玉和红尘雪还在,守在了红尘床边,如温柔的妻子,抚摸着丈夫的脸庞。

     天玄门外,叶辰已追上紫萱,“此事,你如何看。”

     “不知。”紫萱轻语。

     叶辰不免撇嘴,笃定紫萱是知道的。

     的确,女帝残魂知晓秘辛,红尘、六道、帝荒之所以如此,皆因大楚第十皇,红尘是未来的叶辰,六道是未来的红尘,一个记忆契约,威力太霸道,将还牵扯到了红尘六道。

     至于帝荒反噬,自也来自记忆契约,许是触及了叶辰深处记忆,更准确说,是触及了叶辰第一世,这才触犯了禁忌。

     “神棺天劫这个,总能说吧!”叶辰道。

     “神棺天劫现,意味着帝尊时代已过去。”紫萱悠悠道。

     “你的意思是,帝尊的烙印压制,已彻底消散?”

     “帝灭道不灭,存在即是真。”紫萱淡淡道,“从古至今,任何一尊大帝的帝道烙印,都只会无限削弱,绝不会消散,这一点,天劫中的帝道法则身,便是最好证明,如今时代,除帝尊帝道烙印,诸天历代大帝的帝道烙印,也或多或少,会对世人造成压制,其他大帝烙印的压制,虽可忽略不计,但成帝不同其他,那是九死一生的劫,多出的每一丝压制,都可能是一道天堑,一道鸿沟,或许穷其一生都难跨过。”

     “我懂了。”叶辰眸中多了明悟色,“难怪六成以上的帝,都出自洪荒时期,只因后世成帝的难度,远甚古老的时代,每多一尊帝,便多一丝烙印压制,成帝难度便随之增加。”

     “正如你所说。”

     “你言帝尊时代已过去,那接下来.....。”叶辰话并未说完,只试探性的看着紫萱,期望女帝残魂,给出确定答案。

     “神棺天劫现,帝道争雄.起,乃征兆,时代要出新帝的征兆,自神棺天劫落幕的那一瞬,便是已属新帝的时代。”

     “帝尊陨落不过万年,会有新帝?”

     “神棺天劫并非偶然,每一个时代,必有人引来此类天劫,无视修为,亦不看天赋,轮到谁便是谁,天稚恰巧赶上了,她是中奖者,而诸多仙法之一的帝道黑岸,便是她之奖励,纵她引不来神棺天劫,也会有他人引来,凡有神棺天劫现,便是时代象征,是谓新帝的时代。”紫萱缓缓道,“今朝,不同于先前任何一个时代,造化、机缘、厄难、变故共存,先天便有帝道变数,这个时代会新帝,也必会有新帝。”

     “原来如此。”叶辰懂了,狠狠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难怪会有黄金大世道到来,原来,这个时代会出新帝。”

     “这,也是你的功劳。”紫萱说着,步伐加快了。

     叶辰听的一脸懵,忙慌追上前,可紫萱已走远。

     不知何时,两人不分先后落在玉女峰。

     红颜还在,娟秀的玉女峰,冷冷清清,而坐在老树下的她,显得孤零零的,静静坐着,静静发呆,如没娘的孩子。

     紫萱落下,未有言语,请出了沉眠的帝荒。

     女圣体瞥了一眼,便瞧出了端倪,不咸不淡道,“让他睡。”

     这话,简单明了,整的叶辰和紫萱皆尴尬。

     女圣体懒得说话,起身走了,临走前,还摘了一颗灵果。

     身后,紫萱欲言又止,终是未说出口。

     叶辰就淡定了,看女圣体的表情,帝荒必定无事,开玩笑,这可是大成圣体,独战五帝的狠人,睡一觉不碍事。

     不知为何,看着沉睡的帝荒,他颇有一种冲动,啥冲动嘞!那就是给帝荒放点儿血,大成圣体的血,该是很值钱。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便被打消了。

     大成圣体的血虽珍贵,但以他的道行,远破不开帝荒圣躯,有极道帝器助威也不行,站着让他打,他都打不死的。

     看着看着,叶辰顿觉浑身一冷,才发觉紫萱瞥了他一眼。

     女帝的残魂,好似已读出了他之心语,绝美脸颊还有些黑,你小兔崽子,还真是毫无节操啊!谁的血都敢寻思着放。

     叶大少忙慌侧眸,望向不着边际的虚空,直接封了自己心语,可不能让这娘们儿,读出更龌龊的想法,脸还是要的。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