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五百零六章 何时走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月下的仙池,氤氲朦胧,雨雾缭绕。

     叶辰归来,将红颜放在了仙池中,已是大成,红颜之威压,使他喘不过气气息,背了一路的大山,双腿都颤抖了。

     红颜默默进了仙池,被背了一路,心神还在恍惚中。

     盖世的女王,从来皆是高高在上,何曾食过人间烟火,何曾染过凡世纤尘,可这一路,却是她万古以来,最安逸的一路,那个脊背很温暖,好似寄托了一种心灵的慰藉。

     或许,真如冥帝所言,如她这等人,才最易被感动。

     该是那年那夜,在她最脆弱时,有一双手,将她从地狱拉回了人间,一瞬的温暖,成了一颗情种,已生根发芽。

     “至今,还不愿说你之来历?”叶辰拎了酒壶,伫立在池畔,看着缭绕的云雾,看着那道掩映其中的模糊倩影。

     “吾生存的年代,古天庭还未覆灭。”红颜悠悠道。

     叶辰眉宇微皱,还真是个老妖怪啊!若论辈分,能甩帝荒一条街,真真的骨灰级,霸渊在此,也得唤一声前辈吧!

     他还想再问,疑惑也太多,诸如若曦、诸如楚萱楚灵,诸如古天庭,以及荒古圣体的真正来历,他都想知道。

     奈何,红颜已盘膝闭眸,静心疗伤。

     他未再打搅,静静退出了仙池。

     方才出来,便见人王那厮,正蹲在一块石头上,乐呵呵的看着珍藏版,映着星辉,那张老脸,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有事问你。”叶辰提着酒壶而来。

     “说。”

     “可知若曦、无泪城主、楚萱楚灵之关系。”

     “不知。”

     “可知圣体真正来历。”

     “不知。”

     “可知太古洪荒秘辛,及帝尊万古前的遭遇。”

     “不知。”

     “我.....。”叶成一口气没喘顺溜儿,险些当场炸了,看啥啥没够,问啥啥不知,人皇的残魂,不是万事通的吗?

     “吾不是神,并非无所不能。”人王一边翻看一边悠悠道,“如这等事,禁区最明白,他年待你成帝,一闻便知。”

     叶辰脸色黑了,若证道成帝,还用去问禁区。

     他笃定,人王这厮必有事瞒着他,硬要追问,必会整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世间的老神棍们,都特么这套路。

     “吾在天界,见过混沌体了。”人王又开口。

     听闻混沌体,叶辰也上了石头,与人王并排蹲着,眸光熠熠,曾去过阴曹地府,却未去过天界,颇是好奇的说。

     “他很强,非一般的可怕,货真价实的少年帝级。”

     人王继续说道,指的自然是混沌体,看其神情,难掩惊艳之色,这个时代,能他让露此神情的人,着实没几个。

     这等评价,叶辰毫不以为,曾在天尊遗迹,见过一次混沌体,强的离谱,去了天界,必得道祖真传,能弱了才怪。

     “战败他,你才有成帝之资格。”人王说道。

     “你该把他顺便捎回来。”叶辰语重心长道,净整些没用的,混沌体在天界,他在人界,想干架,也没机会不是?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希冀,把赵云弄过来。

     自冥界一别,已有几百年,那厮之战力,必定更加可怕,姬凝霜何等之强,也无必胜把握,足见赵云之成就。

     试想,赵云来诸天、混沌体也回诸天,该有多热闹。

     人王终是收了珍藏版,坐在了岩石上,正儿八经的讲起了天界,那真就是仙境,有道祖坐镇,强者无数,实力丝毫不弱冥界,而与冥界不同的是,天界仙光四溢,并不昏暗。

     除此之外,便是古老秘辛,道祖与冥帝一样,似在守护着什么,干系甚大,只待特定时间,才敢撤掉天人两界屏障。

     第一次,人王像个老前辈,给后辈讲解。

     叶辰只做聆听者,只时而发问,奈何有些秘辛,人王也不知,譬如冥帝与道祖究竟在守护什么,又譬如三界变故。

     这一夜,大楚第十皇与人皇残魂,聊了破旧。

     皆是无节操之人,他俩这般正经,看的冥帝都挑眉。

     夜幕逐渐散去,叶辰才起身离开。

     临走前,还得知了另一宗秘辛,是有关诛仙镇的,如他当年所料,那颗凡人古星,曾经亦自成轮回,与大楚颇相像。

     只不过,因滔天浩劫,古星乾坤崩坏,破了轮回。

     自那一日起,那颗古星便成了凡人古星,无尽岁月的演变,再不见修士,可残存的轮回,却时而显化,这也正是齐王世子,为何能转世投胎的缘故,但这等例子,少之又少。

     清晨的天玄门,宁静祥和。

     太多大圣境的老家伙,组队坐在石头上,眼巴巴的望着苍缈,还等着看圣体大成劫呢?如他们,诸天四方也在等。

     可惜,大成劫已落幕,他们注定遗憾,并非所有人,都有那等荣幸,看那万古盛事,也只巅峰准帝,才真正有资格。

     还是叶大少心善,将刻印的画面,挨个发了一份儿。

     天玄门顿起轩然大波,紧接着,诸天便热闹了起来,大楚可谓门庭若市,来访者多不胜数,只为求渡劫画面。

     天玄门自会给,但不是白给,得拿钱买。

     一月后,缥缈见异象,整个大楚都震动,有一股无上威压,自仙池溢出,红颜醒了,恢复了伤势,亦巩固了境界,有至尊威势,虽不比帝荒强横,但也不是谁都扛得住的。

     为此,又有无数大教老祖来访,只为见大成女圣体。

     结果不难猜测,女圣体未见着,老家伙倒是见了不少。

     待再离开大楚时,诸多大教老祖,基本都是揣着宝贝走的,所谓宝贝,是指珍藏版,不白送,也是要拿钱买的。

     是夜,玉女峰冷冷清清。

     众女已安睡,一个个闺房门紧闭,还有防盗的铃铛,不是防贼,是防某位大少,可不能再被拿了衣服,会很尴尬。

     “该死的天谴哪!”

     月下,叶辰如似小偷儿,在门外溜达,挨着个的扒窗户,搞不好,有哪个媳妇良心发现了,会放他进去聊聊理想。

     遗憾的是,一个都没,敲门都不带开的。

     “大楚的皇者,这般有情调?”

     清灵的话语响起,有倩影显化,沐浴着皎洁月光,如梦似幻,仔细一瞅,可不正是女圣体吗?一尊缥缈的谪仙。

     叶辰干咳,为掩饰尴尬,拎出酒壶缓缓而来。

     红颜已坐下,还是那棵老树,拿起了刻刀,一刀一顿的刻着,当年返老还童的她,便是在这座山峰,渡过了二十载。

     如今再来,心境已不相同,蓦然忆起,难免发笑。

     “何时走。”叶辰也坐下了,笑着问道。

     “待毁灭诛仙剑。”红颜未曾抬眸,只埋首刻着木雕,一语平平淡淡,无喜无忧,说起诛仙剑时,才会见她眸中有仙光闪烁,也不知是复杂,还是寒芒,让人读不出其寓意。

     她之话,听的叶辰无言以对,毁灭诛仙剑,你倒是去找啊!跑这来刻木雕,它能自个送上门来,你搁这,我都不敢睡觉的,搞不好,会在睡梦中被掐死,再难见明日太阳。

     别说,红颜真就走了,留下了一块木雕,刻的乃是叶辰。

     映着月光,红颜离了大楚,去了玄荒。

     她的到来,受五大禁区瞩目,闭关的天王都醒了,亦如当年,她未进禁区,只伫立在山前,如似雕像,久久未动。

     她并非不敢进,是怕惊醒故人,亦怕面对故人。

     “时隔万古,这一次,你可愿信苍生了。”

     天虚天王开口,缥缈的话语,响彻天地间,与红颜遥天相望,那双浑浊老眸,难掩怨怼,也还残存着一抹沧桑。

     “吾只信他。”红颜淡道,默默转了身,渐行渐远。

     “真让她入太古洪荒?”望了一眼红颜,天诛看向天王。

     “她若去,吾等拦不住。”天王悠悠道,“仙武帝尊战死,百万神将全军覆没,帝荒去了一样不够看,需她助战。”

     天诛地灭未再言语,依旧不信女圣体。

     可事实上,禁区也只能信,太古洪荒早已出变故,需至尊前往查看,一尊远不够看,需两尊至尊才勉强够资格。

     诸天,在天魔入侵后,第一次堕入平静。

     更多人远行,去了星空更深处修行,未见战乱,延续了当年的休养生息,有两尊大成圣体坐镇,真正得以太平。

     这些时日,洪荒也明显老实多了,再不见渡帝劫者,纵能引来帝劫,也不敢再渡,有帝荒与红颜压着,成帝也无奈。

     九日后,轰隆声突起,打破了星空宁静。

     太多人仰首,却寻不出轰声源头,只知传自黑洞。

     定眼去看,才知是帝荒和红颜,倒是寻到了诛仙剑,两人合力,竟还是让其逃了,诛仙剑受重创,险些破灭。

     其后岁月,两人未曾停歇,只愿早日毁灭诛仙剑,以快些去太古洪荒,只因不祥的预感,愈发浓烈,让人颇感压抑。

     诛仙剑自是寻到过几次,可每次都失望而归。

     它是真的能躲又能逃,两尊大成圣体追杀,两尊巅峰大帝盯着,这等阵容,愣是被它溜了一次又一次,捉都捉不住。

     黑洞深处,红颜蓦然定了身,未再挪动步伐。

     帝荒也在,两尊大成圣体同有默契,决定放弃追杀诛仙剑,比起追杀,另一个方法更靠谱,但却会徒增变故。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