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五百二十三章 寻出来历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仙子,可有嫁人。”

     “我大楚人才济济,看上哪个随便选。”

     “战王之子便不错。”

     女少年帝回来了,而叶大少,也应时应景的开了忽悠模式,力求把人拐到他大楚去,如这等人才,他颇是器中。

     再看女少年帝,自始至终都默不言语,就那般静静看着叶辰,一双淡漠的眼神儿,似在说:再扯淡,我会揍你的。

     “龙椅在大楚,我...诶诶欸?”

     叶辰话未说完,女少年帝便一掌劈了过来,威力甚是霸绝,姑奶奶我真是闲的,有亲人不去寻,跑这听你扯淡。

     叶辰瞬身躲过,遁天而行,“真在我大楚。”

     天地良心,他未说谎,真在天玄门,若早知有这么一个桥段,必会将龙椅带来,还有凌霄铁棍,也会一并捎来。

     “哪走。”女少年帝冷哼,一步登临九霄,晶莹玉手凌空盖下,掌心道蕴演化,更有阵纹密布,乃一座封禁大阵。

     然,阵法虽玄奥,却是无用之功。

     仅一瞬,叶辰便跳脱而出,翻手一掌,九九八十一阵齐显,已打定主意给这娘们儿封了,而后,再好好研究研究。

     “帝道伏羲,小看你了。”女少年帝淡道,不止是列阵高手,还是破阵的行家,所谓的帝道伏羲阵,便如摆设。

     也是一息,她瞬身脱阵,隔着浩渺乾坤,又拍出了一掌,玉手虽晶莹,却塑有毁灭之力,能瞬间拍死一尊老准帝。

     “仙子,下手未免太重。”叶辰淡笑,一拳八荒融了秘法,干脆利落,亦霸道无匹,轰穿了乾坤,破灭了阴阳。

     轰!

     拳掌碰撞,光雨漫天,更有寂灭光晕蔓延,一座巍峨大岳,如豆腐一般,被拦腰斩断,不知多少山峰,为之崩塌。

     此一击硬憾,叶辰巍然未动。

     反观女少年帝,蹬蹬退了三步,踩塌了一片虚空。

     待定身,才见她美眸微眯,“荒古圣体?”

     “禁区少年帝,果是不凡。”叶辰笑语悠悠,“难道出来之前,那些个老家伙们没告知你,有些人是不好惹的。”

     没错,先前的一击对抗,他已认出这女少年帝的出处,必来自五大禁区,禁区属古天庭,这一切,便解释的清了。

     他唏嘘的是,禁区真是底蕴深厚,竟还藏着五尊少年帝级,多半是在古老时代,便已封印,直至这个时代才解封。

     这一点,与众帝子颇相像,年岁不大,辈分奇高。

     对面,女少年帝之美眸,依是淡漠如冰,可淡漠之中,却多了一丝诧异,多了一抹忌惮,好似知圣体的可怕。

     的确,她出来之前,她家的老辈未有言教,她亦不知这个时代,竟还有荒古圣体,她不识叶辰,却识得圣体本源。

     轰!

     突兀的轰隆,打破了短暂的宁寂。

     闻声,女少年帝当即退走,转身消失,临走前,还不忘回眸望了一眼叶辰,她不止看出了叶辰血脉,也自叶辰的身上,嗅到了一股可怕的煞气,所属大帝级,乃帝道煞气。

     也便是说,这尊小圣体,曾屠戮过大帝。

     这,才是最让她震惊的,无需去问,便知她家老辈有事儿瞒着他们,来前啥都没说的,也更未提圣体的丝毫秘辛。

     如今,她才知何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望着女少年帝离去的背影,叶辰眸光深邃了一分。

     玄荒五大禁区,五尊少年帝,来这葬神古地,可不是游山玩水的,必有某种使命,譬如,收走古天庭将士的骸骨。

     除此之外,多半也牵扯到那尊神秘圣体。

     不然,也不会派出五尊少年帝,这等阵容,足横扫诸天帝子级,古天庭的少年帝,各个都不凡,如这尊少年女帝,虽不及东神瑶池,却也可怕无比,远非帝子级可匹敌。

     “可惜,遇见的是个女少年帝。”

     叶辰摸了摸下巴,若遇见的是男少年帝,他必会替五大禁区,好好的教育教育,禁区出来的人,那得爆锤一顿。

     殊不知,这便是禁区的寓意。

     禁区好似早知叶辰会来葬神古地,这才解封五尊少年帝,来此,可不止是使命,还想借助叶辰,以挫挫五尊少年帝的锐气,也让后辈们知晓,万古后这个时代有多不凡。

     事实证明,禁区的决断,还是很正确的,至少女少年帝已有忌惮,这若放在古老的时代,这姑娘,谁都不服的。

     “老七,杵这作甚。”身后,传来呼唤声。

     乃小猿皇,一手捂着老腰,一手拎着乌金铁棍,蔫不拉几的,形态甚是狼狈,看样子是落单了,而且还被人打了。

     “谁揍的。”叶辰笑吟吟的。

     “别闹,摔了一跤。”

     “这一跤,该是摔的不轻。”看小猿皇脸上殷红的巴掌印,叶辰的一语,说的意味深长,你这是摔人手上了啊!

     “老七,有人揍我。”又有呼唤声响起。

     此番,乃夔牛那厮,也如小猿皇那般,一手捂着老腰,一手拎着战斧,走路一瘸一拐的,何止被揍了,还被锤的不轻,比起小猿皇,他倒是实在,至少,他没说是摔的。

     “谁揍的。”叶辰拎出了酒壶。

     “明知故问。”夔牛定身,抹了一把鼻血。

     叶辰不由笑了,的确不用问。

     如夔牛这般,身负雷霆帝蕴,战力贼霸绝,少年帝级之下,已是数一数二,能把他一顿爆锤的,必是少年帝级。

     小猿皇揉了揉脸,很是尴尬,一瞧便知,也是被少年帝揍的,扛把子夔牛都不够看,更莫说是他,一掌被抡飞。

     “你得给大哥出气。”夔牛骂骂咧咧的。

     “咋出气。”叶辰笑看夔牛。

     “进来的五尊少年帝,我记得有个女的。”夔牛咧嘴一笑,很是猥琐,“抽空给大哥过来,最好是打晕的那种。”

     “老大这话,俺也同意。”小猿皇搔着猴毛儿,俩眼锃光瓦亮,自他的眼神儿中,不难读出一种冲动的意思。

     叶辰瞥了一眼夔牛,又斜了一眼小猿皇,他这俩把兄弟,真真的出类拔萃,战力都不咋地,这愿望还真是宏大。

     终究,他还是未说出五尊少年帝的来历,怕把俩兄弟吓尿了,禁区的少年帝也敢打主意,帝道传承就是任性。

     嗯?

     看着看着,叶辰眸光亮了一下,直奔一方而去,似嗅到了某种气息,乃神秘圣体的气息,自那一瞬,惊鸿一现。

     见之,小猿皇与夔牛忙慌跟上。

     三人跨过了一片苍原,才落入了一片群山中。

     此群山,幽暗阴森,方才落下,夔牛他俩便打了一个寒颤,只觉背后有阴风儿阵阵,直袭元神的那种阴风儿。

     叶辰不语,眉宇微皱着,神秘圣体的气息,便是在此消失的,或者说,是他们来晚了,神秘圣体已不在此山中。

     他在躲?

     叶辰心中这般想着,若是这般,想找他真就困难了。

     “老大,那株莲花,看样子是个宝贝。”叶辰在想时,小猿皇扯了扯夔牛衣角,小声说着,示意他去看山崖。

     “你倒不傻,那是玲珑雪莲,诸天已绝迹。”夔牛道。

     听闻玲珑雪莲,叶辰蓦的仰首,望向了山崖。

     入眼,便见一株白色的雪莲,已傲然绽开,晶莹剔透,萦绕着缭绕仙气,更有异彩喷薄,有异象伴生,在灰暗的山中,显得格外醒目,真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意境。

     “真乃机缘。”叶辰笑了,玲珑雪莲的确是宝贝,不止诸天已绝迹,还是炼制九转还魂丹的材料,可遇不可求。

     “邪魔又得谢谢你。”夔牛笑道,知道叶辰在寻炼丹材料,或者说,整个诸天,都知他要连还魂丹,以复活牧流清。

     “玲珑雪莲。”不知哪冒出一人,言语激动。

     话音未落,便见一人跨天而上,乃是一紫发青年,眸光熠熠,探手抓向雪莲,倒是很自觉的说,不知先来后到。

     如这号的人,基本都会跪的毫无征兆,强如叶辰,也未立即采摘,这便是很好的证明,凡天地灵物,便有可怕存在守护,更遑论是玲珑雪莲,诸天已绝迹,足证明他的珍贵。

     很快,厄难便应验了,未等青年触到玲珑雪莲,便见一张庞大的鬼脸,自雪莲中冲出,扭曲而狰狞,张了血盆大口,一口给青年吞了,连反应的机会都被,只闻一声惨叫。

     庞大的鬼脸,便是那可怕的存在,寄生在雪莲中。

     莫看玲珑雪莲圣洁无暇,实则是一株极阴的仙莲,其内孕有恶物,吸噬阴气而生,年岁越久,它便越可怕。

     叶辰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未立即出手。

     不过,如今不出手也不行了,再不出手,青年必定丧命,看其身着道袍,乃属玄荒天泉圣地,与他有一段因果。

     当年,姬凝霜受螣蛇太子要挟,化作女魔头,不知灭了多少玄荒人杰,而天泉圣地的圣子,便是其中的一个。

     战后,天泉圣地欲找姬凝霜清算,他以势相压,替瑶池揽下了那桩事,后瑶池盛会时,他偷偷跑出,赠了天泉一道令牌,不讲恩怨讲人情,昔日的他,便是那般处事的。

     轰!

     叶辰一步踏碎凌霄,在鬼脸还未缩回雪莲时,便一手镇压了,被吞的青年,硬被他拽了出来,已无肉身,仅剩元神。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