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仙武帝尊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千五百三十八章 事不宜迟

作者:六界三道所属:都市生活书名:仙武帝尊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铮!

     天虚帝子杀到,一剑斩出了一条璀璨仙河,凡沾染仙河之邪灵,记载呜嚎中葬灭,一条血色的路,被生生劈开。

     噗!噗!噗!

     禁区少年帝与诸天帝子级,亦未闲着,或剑影、或刀芒、或掌印,无封顶大楚,成片的邪灵,葬身攻伐中。

     叶辰化出了圣战法身,本尊与法身,齐齐开了霸体外相。

     吼!

     而后,便是雄浑的龙吟声,本尊法身皆动八部天龙。

     好嘛!十六条金色神龙,围着两人盘旋,更是在霸体外相下施展,比万丈更大,给昏暗的夜,染了一抹璨璨金辉,十六道神龙摆尾,霸天绝地,一路碾的苍空崩塌。

     身后,众人看的暗自吞口水。

     莫说他们,连天虚帝子也心惊,都不敢靠叶辰太近的,生怕遭了神龙摆尾的余波,笃定挨上一记,也会很酸爽。

     吼!

     龙吟声霸绝,如万古雷霆,诸多邪灵还未冲至,便被震成飞灰,霸体外相下的神龙摆尾,真真霸道,叶辰都不带出招的,一路横冲直撞,凡遭神龙摆尾的邪灵,皆难逃毁灭。

     噗!噗!噗!

     伴着鲜血,叶大少杀出了气势了,俯瞰虚天,黑压压的邪灵中,他与圣战法身,尤为刺目,真有万夫不匹之用。

     吼!

     邪灵亦嘶吼,阴森而暴虐,非但无惧意,反而格外照顾叶辰,成片成片的聚来,要将叶辰杀灭,吞其本命元神。

     “我来。”

     圣战法身一喝铿锵,倒是很勇猛,一个挪移,竟越过了叶辰,拎着一杆战戈,一路攻一路乱抡,一路杀一路神龙摆尾,凡他所过之处,黑压压的邪灵皆漫天乱飞,还未坠落,便已化作飞灰,他还是很敬业的,在给他的本尊打头阵。

     “圣体,是圣体。”

     逃亡的诸天修士,望见了希望,拼死朝这方冲杀,待见禁区少年帝与诸天帝子级时,更是亢奋,这帮狠人发飙了。

     “底蕴薄弱者,退出古地。”

     天虚帝子沉声道,一语融着元神之力,传遍天地,神秘圣体在以生灵之魂养伤,死的人越多,他恢复的也就越快,道行不济者,一旦被灭,只会是养分,帮不上忙还添乱。

     此话一出,诸天修士逃的更欢实,多是修为不到家者,逃的头也不敢回,并非未见过邪灵,但古地邪灵太诡异。

     又遁逃者,自也有留下的,多是大神通者。

     所谓大神通者,在外界之修为,至少都是八重天以上。

     他们不是不怕死,是这局面太刺激,主要是叶辰那照明灯,太过璀璨,亦如当年,光辉普照人间,给了他们信念,一个个都无惧一战,要助叶辰等人,完成某种使命。

     于是乎,攻伐的阵容,强了不少,正面攻伐,愣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再强的邪灵,也难挡众人脚步,成片的葬灭。

     轰!砰!轰!

     夜下的葬神古地,顿成混乱,无穷尽的邪灵,黑压压乌泱泱,如一片漆黑的汪.洋,汹涌翻滚,所过之处,一座座山峰,一座座的崩塌,不是被威压碾碎,便是被脚掌踏碎。

     而叶辰等人,亦个顶个的凶悍,一道人影,便是一道神芒,众多的神芒,似聚成了一把尖刀,要直插敌人心脏。

     “事不宜迟,速战速决。”炼狱帝子沉声道。

     这一语,乃是对叶辰与天虚帝子说,他俩之使命,并非邪灵,而是藏在深处宫殿的神秘圣体,最好在最短的时间内杀至,趁着神秘圣体虚弱,将其彻底镇压,迟则生变。

     事实上,叶辰与天虚帝子也已这般做了。

     叶辰不恋战,一路缩地成寸,配合逆天换地,又多次施展帝道缥缈,以虚幻身体,并不恋战,穿梭在邪灵中。

     天虚帝子亦非盖的,诸多仙法齐出,不再与邪灵斗,身法玄奥,见缝儿便能插针的那种,邪灵虽多,也拦不下其步伐,无数邪灵的攻伐,无一命中,反伤了不少队友。

     至于禁区少年帝与诸天帝子级,以及留下的诸天强者,皆在拼力厮杀,竭尽全力,给两人开道,杀的煞气滔天。

     噗!噗!

     接连两朵血花绽放,两尊邪灵在呜嚎之中,一同葬灭,一尊被叶辰轰成了飞灰,一尊被天虚帝子,打成了血雾。

     至此,两人杀出了包围圈,突破了邪灵防线。

     这下,两人速度皆攀升,无邪灵滋扰,天高任鸟飞,一如神光,一如仙芒,直插昏暗深处,已锁定神秘圣**置。

     “莫杀他,吾有话问。”天虚帝子说道。

     叶辰未作答,当是默认,也绝对不会杀,也想从神秘圣体身上,整出一些有用的秘辛,譬如,圣体一脉的来历。

     说话间,两人齐齐踏入一片沧海。

     吼!吼!

     方才踏入,便闻龙吟,万丈波涛中,两头乌黑巨龙不分先后显化,体型巍峨如山岳,龙眸硕大,如若酒缸,每一块龙鳞,皆是漆黑,闪烁着冰冷幽光,能祸乱人之心神。

     它们,并非真的龙,也是邪灵,只不过,披着龙形的外相,比其他的邪灵,强上不少,该是两尊将军,镇守后方。

     两人皆无言语,不打算浪费时间,欲穿越而过。

     然,让两人竟是的是,两头龙竟自造了异空间,将两人拖入,更准确说,是神秘圣体设的禁制,也便是陷阱。

     两片异空间,一片一人一龙,单挑的阵容。

     速战速决!

     两人虽不能联系,却有通灵的默契。

     轰!砰!轰!

     外界不见两人身影,只闻轰隆声,荡满虚无,乃大战的波动,皆传自异空间,叶辰压着乌黑神龙打,此等神龙是邪灵,也是阵脚,欲破开异空间,只需将其打灭便可。

     大楚的第十皇,还是很猛地,拎着染血帝剑,真给神龙大卸八块了,所谓的邪灵念之力,也一并被抹灭。

     轰!

     待叶辰杀出异空间时,天虚帝子亦不分先后冲出。

     异空间破,两人不敢停留,一路风雷挂闪电,真真的强势,所跨之山脉,皆不平静,更多的邪灵爬出;所掠之苍原,动静更大,大地裂出了裂缝,一头头恶魔般的邪灵现世。

     邪灵数量之庞大,看的两人都头皮发麻,这并非一两个,那是一片汪.洋,与黑压压的邪灵相比,他们便是太仓一粟。

     叶辰还好,神色淡漠无情,并不硬战。

     倒是天虚帝子,能见神色一瞬瞬的恍惚,这些个邪灵,都曾是古天庭的英魂,无尽岁月沉淀,演出了古老的恶念与邪念,皆已这等身份显化,助的却是昔日的大敌。

     蓦然间,他神辉笼暮,体内有缥缈之音传出,像极了度人经,与大日如来净世咒,有异曲同工之妙,度的便是邪灵,已告慰古天庭英魂,葬在了这片土地,却成了他人工具。

     因他之度人经文,成片邪灵,在痛苦中被化灭。

     “莫缅怀了,速走。”

     叶辰传音道,知天虚帝子心境,但时机不对。

     天虚帝子一声叹,度人经依旧在,却不恋战,与叶辰一左一右,穿梭在黑压压的邪灵中,此乃神秘圣体的第二道防线,拦帝子级尚可,对他二人而言,那就是摆设了。

     待两人冲脱包围,已是一片延绵百万里的群山,那座幽暗的宫殿,便藏在其中,而神秘圣体,便在那宫殿之中。

     神秘圣体似能觉察到两人的到来,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偏偏,他在虚弱状态,又在恢复的关键时刻,难以收法。

     危急时刻,他吐出了两地圣体精血,化作了两道黑衣人影,与他尊荣,生的一模一样,准确说,是他之圣战法身。

     没错,是法身,两尊圣战法身。

     这,便是第一种圣体的诡异之处,比第二种荒古圣体,多出了一尊法身,无论战力亦或道则,皆与本尊齐肩。

     奈何,他身有缺憾,有虚弱的时候,而这法身,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显灵,便如先前与叶辰斗战时,他就化不出圣战法身,也只在特定时间内,才能施展,此乃先天诟病。

     “拦住他们。”

     神秘圣体冷哼,给两尊法身,下了死命令。

     法身未语,齐齐杀出了宫殿,席卷汹涌煞气,脚踏漆黑仙海,如若两尊魔神,继承了本尊神态,双眸猩红,阴森可怖,寂灭的道则,似隐若现,纵能牵动雷霆,震颤苍穹。

     山中,叶辰两人还未杀到,便迎面撞上了他们。

     “法身?”叶辰皱眉,一眼洞悉端倪。

     让他惊异的是,那神秘圣体,竟能化出两尊圣战法身,真真的意外,仅此一点,第一种圣体,便足碾压他第二种圣体,同级别同战力,三打二的阵容,多半会落败。

     “你圣体一脉,果是可怕。”

     天虚帝子淡道,已然杀出,对上了其中第一法身。

     叶辰亦动,一拳八荒,轰的第二法身翻飞。

     杀!

     第二法身嘶嚎,席卷了雷霆仙海,吞天灭地而来。

     叶辰就霸道了,双手擎天,当场撕开了仙海,一记大摔碑手,抡翻了第二法身,力道颇够分量,差点儿给人打灭。

     第二法身还是很能抗的,与本尊战力齐肩,自有依仗,爆裂的身躯,再成完整,恢复力霸道,一手捏阴阳,一手掌乾坤,演出了一尊太阳,化出了一道银轮,皆有毁灭之力。

     叶辰看都未看,一拳轰灭了太阳,翻手一剑,生劈了银轮,攻伐太可怕,震得第二法身吐血后退,止不住身形。

     叶辰目不斜视,弃了第二法身,直奔宫殿而去。

     杀!

     第二法身嘶吼,稳了身形,瞬身又至,阻了叶辰之路,翻手拍出了一片黄金仙域,是帝道仙法,也是本尊异象。

     他,是真真的忠心。

     或者说,是本尊下了死命令,只要还有口气在,便会死死阻挡叶辰,若被这货冲入大殿中,本尊会死的很惨。

     叶辰自不留手,一步踏碎乾坤,当场开攻,招招也杀生大术,打的天崩地塌,也打的第二法身频频喋血,几次险被秒杀,开玩笑,你家本尊都不行,你这圣战法身能行?

     轰!砰!轰!

     另一方的大战,亦是如火如荼。

     天虚帝子颇霸道,却一时间拿不下第一法身。

     怪只怪,那是神秘圣体的法身,战力不弱本尊,与法身战,便是与本尊战,打着打着,竟还有被压制的兆头,每每欲脱身杀入宫殿,皆被第一法身挡回来,无法突破。

     天虚帝子怒了,数十种禁法顿开。

     叶辰也怒了,顶着冥冥压力,再开大轮回天葬。

     这下,法身不够看了,二对二的阵容,被两人杀的频频喋血,自叶辰与天虚帝子开挂的那一瞬起,便就未站稳过,一路被压着打,是想借本尊力量的,可惜,本尊自身难保。

     噗!噗!

     又是两朵血花,金光璀璨,神秘圣体的两尊法身,接连被灭,他们的死,很有价值的说,一不留神儿反噬了本尊,

     第一种圣体是霸道,可缺憾也多,法身被灭,会波及本尊,这一点,叶辰是强过他的,至少,大多数情况下,他法身被灭,不会牵连本尊,除非是自爆,亦或被诛仙剑斩灭。

     噗!

     神秘圣体的那口老血,喷的真真霸气侧漏,遣出了两尊法身,非但未挡下叶辰与天虚,反倒给他来了个惊喜。

     一瞬,叶辰与天虚帝子齐齐杀到,立在了宫殿前。

     此宫殿,天虚帝子是认得的,出自古天庭,并非啥尊贵的大殿,那牌匾上刻着的三字,却让他看的又神色缅怀。

     “是我等进去,还是你自个出来。”

     叶辰淡淡道,口上虽这般说着,可脚上却未闲着,明明发问,却不待人回答,便自觉的就进去了,贼尿性的说。

     天虚帝子干咳,真搞不懂叶辰套路,进都进去了,还整这些废话,多此一举,你诸天的人,都这般的不实在?

     轰!

     两人进去,便见宫殿崩塌了。

     崩飞的青砖瓦片中,能见神秘圣体身影,翻飞了出来,蒙着的黑袍,已然炸灭,第一次显露了真容,乃是一个妖异青年,生的竟是一头血发,一丝丝一缕缕,如血色瀑布。

     叶辰瞧了,无甚反应。

     可天虚帝子瞧了,却微皱了眉头,看了看神秘圣体,又瞥向了叶辰,眼神儿颇奇怪:你俩,咋长的一模一样。百镀一下“仙武帝尊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