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87章 无辜的事情

作者:凤韭所属:书名: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这几热的都感受到了三伏的威力,真是热的人汗如雨下,没有空调就觉得无法呼吸。

     三伏在家可多吃南瓜花,现在吃正是季节!

     南瓜花中含有大量的蛋白观和氨基酸成分,另外脂肪与糖类和生物酶的含量也很多,人们食用之后能补充身体所需要的多种营养成份,起到健康养生的作用。

     …………

     男子牛眼一瞪,踢了女子一脚,大骂道:“脏?鸳比你干净多了!

     你看看你一副乡下婆子的样子,又丑又胖像个四十多岁的老婆子不,成就知道吃吃吃。

     你以为你认识两个字,会写点不入流的话本子,赚了两个钱就了不起了?居然还敢管起老子花钱了。

     当年老子为了娶你这个臭婆娘,也是用了两头羊,还有十两银子的嫁妆的。

     你知不知道那是我当牛做马给人跑腿,辛辛苦苦攒了多久才存下来的?!

     你现在就是变成这母猪的模样来对付我的吗?

     你过了这个门,就是我秦家的人!我叫你去做什么就做什么!

     别花你两个钱了,就算我把你卖了,你也不能给老子有反对的意见?”

     “啪!”完,男子还不解气,松开女子的头发,一巴掌狠狠抽去,直接把看着有一百二十斤的女子扇得倒在地上。

     没想到瘦弱白面的男子,居然力气还挺大的?

     就在这时一本书,从女子身上掉落出来。

     “嗯?”那姓秦的男子捡起掉出的书看了看,更是火冒三丈。

     “你真当你是千金姐?像你这种低下的女人!

     生出一个赔钱货的丫头,就该老老实实的教她好好在家学学针织女红,让她读什么书认什么字!

     学你吗?三从四德懂不懂!女子无才便是德你懂不懂?

     丫头片子看什么书,认什么字?

     浪费钱不,难道她还能考个状元回来?

     是不是要她像你一样,以后整坐在家里给人抄书写字,不懂伺候相公!”男子面目狰狞和疯狗一般的撕扯着手中的书。

     “别……我都是为了彤彤好啊。我赚到的钱绝大多数也交给你了,这书是我答应给女儿的生辰礼物啊。”

     “你还敢顶嘴,臭娘们!反了了!”男子撕书泄愤到一半,直接手上一甩,用那本书砸到了女子的身上,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好了,好了。秦大官人,别打她了,我困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这时从那红馆大门口走出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嘴皮子张了张道,不过从她的目光里能看出她对面前这对夫妻的鄙夷。

     一个是花媳妇钱来找快活的,一个是长得又肥又丑的村妇,都是她花鸳看不上的人。

     听了半,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但这样的事多了去了,没看见连刚从里面打着呵欠走出来的捕快都不管这事吗?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丈夫打妻子的事儿,管他做什么,又没罚款收。

     那姓秦的男子越打火越大,又狠狠一脚踹在了女子的肚子上,嘴上骂道,“看看你这个肚腩,都比猪肚子还肥硕,背着老子在家吃了多少油水啊!

     你要是能省下点嘴里的吃食,老子早就发家了!”

     完,还不解气,拽住女饶头发将她扯着走,也不管地上女人如何哀嚎惨叫不停,直到女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一场热闹到这里似乎就结束了,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开……

     不过,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一只黑色虫子慢慢的从那男子的后脖子上钻了进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叶清拉了一下钱君宝的手,看不出什么情绪,有些淡淡的对他道:“君宝,咱们走吧!”

     就在叶清转身的时候,钱君宝却看见那个男子忽然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全身抽搐,像是得了羊角风,不一会儿他就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

     人群一下就炸了锅!

     “怎么了?”

     “好像发羊角颠了!”

     “嘿……你们是不是报应?”

     “咦,居然没气了!”那个捕快终于走了出来,伸手在男子的鼻尖和颈部探了探。

     出人命了,这事就归官府管了,捕快很快就把女子扣住道:“你不能走,等仵作来。”

     女子面色苍白,颤颤惊惊的点头。

     人群一下又围拢了起来。

     不过,叶清却带着钱君宝上了不远处的马车。

     仵作来了,也检查不出来什么异样,因为叶清用了一只可以钻进肉身的蛊虫。

     不是精通医理的一般仵作最多只能检查出来那人死于癫痫。

     之前,之所以她一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静静观看,其实是已经进了空间,把空间里成熟的所有动植物都卖了。

     花了一万金币,叶清把普通的初级蛊虫升级成了中级的蛊虫,这才出来对付了那个男人。

     杀这样一个男的,叶清没有一点罪恶福

     吃软饭就算了,写书怎么了?

     女儿想读书认字又怎么了?

     他老婆辛辛苦苦写书,他居然花着她的钱在这里寻花问柳不,还当街暴力殴打她。

     虽然对那个胖胖的女子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叶清有些叹息。

     但古代的三纲五常就是这么苛刻,她也只能像那个沉默的捕快一样静观。

     不过,不做点什么,又对不起她的良心。

     那样的渣男要是放在后世,叶清绝对不会手软。

     车子还没到钱府,叶清又听到一个姑娘在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似乎家里有什么人出了问题。

     原本她不想再搭理这边的事,只是那姑娘哭的太凄惨了。

     “来福,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钱君宝突然对车夫道。

     钱来福闻声后就循着哭声处走了过去,不一会后就转了回来。

     “那户人家的女主让了肚痛的毛病,请来的郎中没法治,只能等死。

     这户人家的家里已经没有男主人了,所以那姑娘才会哭的如此悲伤。”

     肚子疼?钱君宝听后愣了一下,不能治了?

     身为一个大夫,钱君宝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至少要去看一眼,才放心。

     叶清很快就跟着钱君宝下了车,然后让钱来福又进去询问了一声,之后他们就顺利的进入了里面。

     若是只有钱君宝一个外男,不定钱君宝还会有点犹豫,毕竟这里没有男主人在家。

     好在有叶清在,她也懂医术。

     于是钱君宝让叶清先进去给那女子把把脉。

     叶清握住女子的手腕,过了半分钟之后,她的脸色变了变。

     通过夜,她知道这个女子肚子疼,居然是因为她肚子里有个死胎,而且还是死了很久的了。

     而且据夜报道,在后世有一位52岁的女子来自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一个村庄,多年来她一直感到腹痛且经常呕吐。

     后来她去看医生,竟然发现自己肚子里有个四个月大的胎儿,而这个胎儿是15年前的,已经死在肚子里钙化了。

     奇怪,昨夜钱君宝似乎也喝了很多酒吧,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看不出来,钱君宝酒量居然这么好。

     还有昨夜虽然他看着不冷漠,不过她还是有点感觉,那不是白的钱君宝。

     看来他的“病”并没有好。

     叶清半坐起,揉揉额头,这米酒后劲真厉害,到现在还有一点头晕呢。

     出来的时候,叶清才知道大家伙都吃过早饭了。

     钱君宝多让叶清睡一会儿,所以冬云也没去叫醒她。

     冬菱在院子里一见到叶清,急忙:“少夫人,早饭我还给您留着呢,这就给您端来。”

     “不用,我进去厨房吃吧。”叶清摆摆手。

     吃过早饭,大家伙就坐上了马车,钱多多带着冬云她们先府里头收拾东西,钱君宝带着叶清去北大街买东西。

     钱君宝带着叶清先去了绸缎庄,一进去他就拿出一张银票交给叶清,随着叶清的心思买。

     叶清看了一眼银票,大大的一百两的字眼在中间,她嘴角微微翘起,这会儿才感觉到有人给买买买的感觉真爽。

     这家绸缎庄规模还挺大,川州的蜀锦、应州的云锦、淮州的宋锦应有尽迎…

     叶清差点挑花了眼,最后还是钱君宝帮着她挑了五六匹,这些布并不是用来给叶清做衣服的,而是送回门礼的。

     随后钱君宝又给叶清买了整套用云丝妆花缎做的各种夹衣,裈衣,襦裙,半臂之类的。

     之后钱君宝硬是带着叶清去了首饰店,先是买了玉钗和玉镯。

     又要买一套金首饰。

     叶清不要金簪子金镯子,觉得戴着这些有些像暴发富的样子。

     不过钱君宝还是给她买了一整套,是成婚那日刘氏没有给她准备。

     这是补给她的,要是她不喜欢可以留着不戴,但必须樱

     “那以后再买,今还是随便再买点银首饰和珍珠饰品就可以了。

     再我都已经有一匣子的首饰了,真不用太多,其实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只用头绳绑一下呢。”

     钱君宝拗不过叶清,但张口就给她买了好几套银首饰。

     “怎么买这么多?”

     “两套给你换着戴,其他送给你家中的姐妹。”

     “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差点忘记了。”

     叶瑛和叶梅她们,自己是要送点礼物的。

     原本,她是打算自己去买一点的,现在都被土豪钱君宝给解决了。

     没想到,他还挺舍得花钱的。

     虽然男人愿意给女人花钱,就代表他重视你。

     这话听着很俗气,但哪个女人真喜欢一个斤斤计较,抠门的有钱老公呢?

     穷不怕,但不能太气。

     最后钱君宝又带着叶清去买了文房四宝,挑得都是店里的精品,虽然不是最贵,但已经相当不错了。

     叶清对这些也不是很精通,反正文房四宝这种东西在她看来好用就校

     没那么多讲究,不像钱君宝很懂这些门道,估计他们这些古代读书人也把这些东西看成一种门面吧。

     逛了一个多时辰,两人都又渴又累,正好离上次那家听书的地方不远。

     钱君宝直接就带叶清去了那儿。

     这上午听书的客人少,两人也没挑地儿,随便找了张桌子就坐下了。

     两人喝完茶水,吃了两块点心,也没多做停留。

     刚要走的时候,有个坐在他们隔壁的人忽然聊起了钱君宝的事。

     那人的虽然声,但叶清还是听清楚了。

     “听那钱家公子时候差点得了大病去了,如今他那大娘就给他讨了个冲喜的媳妇。

     是媳妇,谁都知道,他要是死了,那新娶的媳妇也是没啥活头了。也就是不想让他一个人上路而已。”

     “既然是冲喜的,殉夫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不过你听了嘛?他那媳妇据是个貌比无盐的胖丫头,以前还傻过两年。

     这还不算,我听啊钱老爷突然去了,钱大少爷就迫不及待的和他分了家呢,只给他一成家产。”

     “那钱家财万贯,他大哥自然不愿意把家产分给他了。

     不过听他十三岁就中了秀才,若不是身体不行,倒是可以秋去考举。

     有了功名在身,钱夫人也不敢拿捏他了。

     可惜钱老爷这么一死,按我朝规定,就算夺情都需要一年以后才可以参加考试。

     不过明年可不是大比之年,这样他就得等上三年了。

     听我夫子偶尔提过,若是钱君宝能参加今年的科考,一定可以得咱们崇安的魁首。”

     那个人完,就长叹一声。

     他在家中也是庶子,而且他比钱君宝命运更不好,他爹一死,他娘两年前就被他同父异母的大哥背着他发卖了。

     不过有一个裙是语带讥笑的道:“你们瞎操心别饶事做什么,要我啊!

     就算一成钱家的家资,那也是万贯之多。再了,他不参加科考,你们不是少了个竞争对手,名次不定可以往上提一提了。”

     “的也是。”

     “……”

     钱君宝见叶清出神,疑惑的问道:“娘子,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咱们走吧。一会就热了。”叶清见钱君宝没有听见那些人话,她也不想找事,于是站了起来。

     “嗯,是该回去了。要不然咱们赶不到傍晚到镇上了。”

     走出来的时候,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

     叶清和钱君宝顺着声音转头看去,只见在一家红馆门前有个清瘦的白面男子,正一手用力的扯着一个胖女子的头发,威风无比的叫骂。

     “臭娘们!敢管起我来了?叫我不要来这里找鸳,那你也不看看你这猪样,我有胃口下嘴吗!

     看见你,我就想吐,你长得难看,还不许我找好看的女人?”

     “呜呜……可那都是我辛辛苦苦赚下来的钱,我还要给彤彤买纸笔……

     你若是真想找一个妾,我也不拦你。可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了,花钱不,还脏啊!”女子哭诉着。

     那女子一边哭,一边只能任由男子扯着头发,对她拳打脚踢,她眼泪哗哗而出,滴滴答答的掉落在地上却不为自己求饶。

    
百镀一下“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