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星云叹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三记耳光

作者:落纸烟所属:言情小说书名:星云叹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秋克白无言,一脸悲悯地看着孟越嘉。

     孟越嘉哭闹不止,可秋克白就是无动于衷,她见自己无论怎样哀求都不管用,终于哭不动了,沉默了,跪在那里跪了很久,等脸上的泪干成了痕,她才慢慢站起来,直视着秋克白,突然抬起了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秋克白,愕然看向孟越嘉。

     “啪!啪!”又连续响起两记耳光声!

     “够了!”秋克白一声断喝,同时抓住了孟越嘉的右手腕,心疼道:“你干嘛这么伤自己!”

     没错,孟越嘉毫不留情地打了三记耳光,打的却是自己的脸!此时,她的右脸已经红肿了一片。

     “放开!”孟越嘉冰冷地说道。

     “我放开你可以,但你不能这样伤自己!”秋克白说道。

     孟越嘉再次道:“放开!”

     秋克白放开了手,孟越嘉这才说道:“秋克白,我打我自己三巴掌是为了让自己长长记性!记住我以前做了三件多么后悔莫及的蠢事!”

     她的眼睛再次红了,掷地有声道:“第一件,我不该与你私奔。第二件,我不该救你。第三件!……”她哽咽了,说道:“也是我最最后悔的事,我不该爱上你。”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那么信任你,也就不会被你伤得这样深!”孟越嘉慢慢后退,转身,背对着秋克白道:“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再相见时,你便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明明天快亮了,为什么看起来还是那么黑?难道是黎明前的黑暗?她仰望天空,任凭冰冷的雨水拍打她的脸颊,很好,正好可以混淆自己控制不住留下的眼泪!

     她走到王疾川的尸体旁,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尸体,已经没了体温,又凉又僵硬。她抱起他道:“师父,徒儿不孝,没能保住您的命,但您放心,徒儿一定让您入土为安……”然后,她抬他起来却抬不动,因为尸体不比有意识的活人,其重量可是完全压在她的身上。

     孟越嘉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将王疾川拖到了司空轩琅身边,她跪在他俩中间,一边是自己的丈夫,一边是自己的师父,她谁也不能放弃,但她不是曾经的狄莫芸了,瘦弱的身躯扛不动两个人的重量,她望向周围,人们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她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她知道他们都在看着她,包括秋克白,她抿了抿嘴唇,没关系,大不了慢慢爬,总会有爬出延庆宫门的时候!

     当她将司空轩琅和王疾川的胳膊都搭在她的肩膀上时,她才发现她太天真了,她的身子根本就动不了,更别说带动他们了!

     雨下得越来越大,无疑雪上加霜,她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不由得绝望了。

     秋克白这时才说道:“越嘉,你不用这样,我们会离开这里。”说完他走了,其余人也跟着撤退了。

     一时间,延庆宫前的广场只有一个人的身子是直立的,那就是孟越嘉,她还一动不动地跪在司空轩琅和王疾川之间,低垂着头,等待天亮,等待雨过天停……

     ……

     时间过得很快,天终于亮了。雨下的时间也不长,终于停了。司空轩琅也悠悠转醒,他捂着疼痛的胸口,挣扎着起来,发现自己浑身湿透,继而发现了像刚在水缸里泡过的一样的孟越嘉,再看看周围的尸体,震惊道:“爱妃……”

     孟越嘉抬起沉重无比的头颅,看了一眼司空轩琅,体力不支,昏倒了过去……

     ……

     这件事满朝轰动,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几乎都要求见圣上。

     可是司空轩琅一概不见,从早到晚待在广慈宫里陪伴孟越嘉。当然,还有相帼和雨沁。

     孟越嘉发烧了,且是高烧,这一烧就烧了七天七夜,还没有退烧的迹象,这可急坏了司空轩琅他们。

     相帼道:“小姐再这么烧下去,会烧坏身子的。”

     司空轩琅急道:“你医术不是很好吗?为何不见效果?”

     相帼说道:“我找不到病根,只能对症下药,小姐的症状很像得了风寒,所以我一直给她配着祛湿解热的口服药。不过,药效虽慢,但七日的时间也该见效了。”她说完皱紧了眉头。

     司空轩琅说道:“那就说明换药!”

     相帼却道:“陛下……微臣觉得药不是关键!”

     “何意?”

     相帼看了孟越嘉一眼,说道:“陛下,小姐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司空轩琅也回头看了仍在昏迷不醒的孟越嘉道:“朕不知道,朕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师父老人家已过身了。”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过了好久,相帼说道:“不管怎样,小姐的病肯定和王老先生的去世有关。真相也只有小姐知道了。”

     司空轩琅回想起那一次醒来看到的场景,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他实在不想再看到那样的画面了,实在是恐怖诡异,他好希望那是一场噩梦,不是真的。

     后来,也许他们诚心诚意的祈祷感动了上苍,孟越嘉的体温竟然慢慢降下来不少,她醒了,正好司空轩琅转身看她。

     “你醒了?!”司空轩琅欣喜地上前探视。

     孟越嘉看清了他的模样,很憔悴,她心疼了一下,马上想起了师父,她立刻坐起来,问道:“我师父呢?!”

     司空轩琅道:“朕已将你师父厚葬了。”

     孟越嘉稍稍安心了些,又问道:“安置在了哪里?”

     司空轩琅道:“鬼谷派的祖坟。”

     孟越嘉掀开了被子,说道:“我要去拜祭师父。”

     司空轩琅按住她道:“你身体现在很虚弱,等你养好身体后再去也不迟。”

     孟越嘉嘴硬道:“不,我没事了。”

     司空轩琅已经不放开她道:“听话,朕还有事要问你。”

     孟越嘉重新躺回床上,司空轩琅问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孟越嘉心里早就意料到他会这么问,所以她想了很久,说道:“轩琅,我给你讲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司空轩琅什么也没说,撩起袍摆坐在了床沿,凝视着她,他已经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

     孟越嘉笑了笑,开始讲道:“在一个离这里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百镀一下“星云叹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