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每个世界都是坑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九十四章 寻找失落的宝盒5

作者:青鸟罂粟所属:科幻小说书名:快穿之每个世界都是坑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韩父的葬礼那,她也去了。

    韩父的葬礼可以是十分快速了。因为还有着不知名的阴影和组织笼罩在活着的人们头上,这场葬礼注定是办不好的。

    那下着雨,慕止息实际上现在看见雨就发憷,她怎么也忘不了她死的那下着大暴雨。

    好在这次只是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始终阴着。

    韩凛身着一身黑『色』礼服,胸口别着一簇白花。随风发出淡淡的清香。

    葬礼上人很多,而且都很有秩序,静默的令人心冷。

    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把大黑伞,除了出殡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形容词了。

    慕止息仰头望着。

    这场静默的葬礼很快就结束。来客们纷纷告辞。这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真心的,多少人暗怀鬼胎。

    慕止息几乎敢肯定来这里的人里必然有人是杀韩父的凶手。

    事到如今,再去追究泥石流是怎么来的,韩父究竟是怎么被杀死的已经不是主要正题。不过一边也是需要人手去调查的。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慕止息静静地走到韩凛身边。

    “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是要看看我父亲的遗体吗?”他开口,声音在这几日里都有些哑。不过作为一个这个年纪的少年,他做的已经是慕止息见过的人中最好的一个无疑了。

    就连多活了这么久的她,在面对同样的事情时,还远没有韩凛坚强。

    慕止息:“可以吗?”

    “遗体我们已经都检查过了。”韩凛没有直面她的问题,只是这样。

    本来到了这里就不该再继续要求下去了。可是慕止息看着他的眼神,还是忍不住开了口:“能让我……看看吗?”

    韩凛突然扭头,那双眼睛直直的『射』进她的眼里。慕止息心里瞬间好似被人迎头泼了一盆冰水。

    虽慕止息问心无愧,可是在韩凛看来……她怎么也和这件事有点关系,她不会像她的那样无辜。

    甚至可以理解为,就是因为她们的到来,才害了他一家。

    慕止息把那理解为韩凛终于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的表情。

    “去吧。”在她准备迎来迎头一耳光的时候,她听到韩凛这样。然后,在慕止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率先领路,走向了停尸房。

    慕止息连忙跟上。

    韩父被放在一座漆黑的棺材里,韩凛将棺材口开了一道,慕止息这还是头一次在这种环境下看尸体,本身就胆的她后背已经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半黑的停尸房,身旁一身黑衣如同死神降临的少年,眼前漆黑的棺木,以及,那『露』出一条缝引她进去看的深隙。

    有那么一瞬间,慕止息甚至以为,要死在这里的会是她。这是为她准备的葬礼。

    她将头伸进去。

    突然!有人从她身后将她猛推一把,然后棺盖就被打开了,慕止息被身后那人生生塞进了棺材里!

    她还来不及挣扎,后面那人也跟着压上,随后一滑,棺盖盖严了。

    慕止息的嘴被人紧紧捂住,她已经呼吸不畅了,心却渐渐地冷静下来。

    面前的人是韩凛,没错。他跟着她一同跳进来了。

    他不是想要杀她。

    棺材里没有人。

    这几条信息叠加在一起,让慕止息有些反应不来,她凭本能知道棺材外肯定有什么人,但是她还没脑子搞清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突然,棺材被人打开了!

    慕止息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外面的光亮,就感觉到韩凛从她身上一下腾起身,随后——

    “砰!”一声巨响,鲜血溅了半个棺材盖。慕止息惊呆了。然后就感到韩凛俯下身来一把按下她。两人重又躺进了棺材里。

    “砰!”“砰!”两声,打在了棺材上面,两人及时趴下导致没被击郑随后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似乎有人追出来,有人被打中了。

    韩凛没做声,就一直压着慕止息在棺材里,他将棺材盖子合上,一直没有动。

    慕止息知道这时候不能出声,就也跟着没动,没出声。

    两人这么叠罗汉似的叠了一阵儿,外面传来脚步声,慕止息的神经一下紧张起来了。

    倒不是她应付不来,这变故太大,是她反应不来。

    “哗啦——”棺盖被人拉开,在慕止息以为韩凛又要冲出去给那人两枪子的时候,他就看到一张韩家保镖的脸。

    “少爷,人已经抓住了。不过……”那保镖犹豫了下答:“都死了。”

    韩凛闭了闭眼,似乎还没法适应外面的光线。他:“我知道了,你们先走吧。”

    那一群保镖犹豫了一下,但是确定外面已经安全了,才慢慢地走到停尸房外面等候。

    慕止息也从棺材里爬出来,这真是惊险刺激的一幕,她到现在心跳还没恢复过来,不过已经大概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韩凛估计是知道那群人不会放过他父亲的遗体,也很有可能他之前检查父亲遗体的时候发现了什么,料到那群人会找上门来,就设了一个套。

    不过,以自己为套这种事……不像是韩凛干的呀。

    真的很危险。

    在那群人进来开棺的瞬间,韩凛从里面开了枪,一个缺场葬送在他爸爸的棺材盖上,血铺了半边,脑髓都被打出来了,后面的人也都被抓住了。

    可惜,全死了。

    这更从某一方面认定了这个组织的残酷与血腥,早就设定好,执行任务失败就不能留活口的手段。

    而她刚才主动要求跟韩凛一起来看遗体……卧槽,该不会韩凛把她误认成凶手了吧!

    老实,那个时候的情况,就是慕止息也会怀疑,真的……很让人猜忌。

    难怪那时候韩凛的表情那么不好,老实,就是那个时候韩凛想要杀她慕止息也不会觉得意外。

    可是他……最后还是救了她。如果换做了曾经的止息,绝对不会在那帮人来的时候把她也一同拉进棺材里的。

    因为万一她就是和那帮人一伙的,韩凛绝对会死在棺材里。

    可是想到那时候韩凛毫不犹豫第一个把她推进棺材的动作,慕止息心头微微一颤,随后,她再度看向韩凛的时候却发现他捂着肚子缓缓地蹲了下来。

    “你、你没事吧?!刚才中弹了?”慕止息的心一下“呼——”地悬了上去,吓得她六神无主的去看白『色』苍白的韩凛,到处找他的伤口。

    可是韩凛摆摆手,示意她没樱

    但是慕止息发现韩凛的指尖在颤抖,延伸到身体都在不自觉的颤抖着。无法控制。

    她忽然明白过来点什么了。

    她走过去慢慢地扶住韩凛:“恶心就吐吧。”

    仿佛她这一句话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韩凛用手捂住嘴,然后立马干呕起来,一声比一声剧烈,就好像要把胃吐出来一般。

    慕止息拿纸递给他。被他一把推开。

    慕止息盯着韩凛的背影,才想起来这也许是他第一次拿枪,还亲手杀了一个人。

    看着那个人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死在自己面前,就连慕止息都惊住了一瞬,何况是韩凛,还是个高中没毕业的少年。

    在此之前,他的生活虽然也不轻松,可是想必从来没有这等事的发生。

    韩凛和慕止息毕竟不同。虽『性』子单纯,可是慕止息好歹也是活了几十万年的人,听到的见到的和韩凛并不是一个层次。对于这些事情,她或许会惊讶,可是事后也会很快淡化。就像她生命里微不经意的波澜一样。

    可是韩凛不能。

    他已经身处在刀尖上了,他不承受这些,让谁来承受?他的母亲吗?

    等韩凛稍微好点了,慕止息看他站起身走过来,本想扶一下他,谁知道被韩凛一手扯了起来。

    “我们走。”他的眼睛又恢复了冷静理智,对慕止息:“去看看那些饶尸首。”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那个只存在于学校里的少年了。

    观察了那些饶尸首,又挨个查了他们的身份,还是一无所获。不过韩凛把他从他父亲身上找到的东西翻了出来。

    “这把钥匙。”他:“应该就是打开那个盒子的钥匙。”

    “这东西你从哪儿找到的。”慕止息忍不住问:“泥石流人身上的东西该都被冲没了才对。何况……他们这么厉害,能在国外就把你父亲杀掉,我不觉得……你父亲的身上他们没有搜过。”

    “在胃袋里。”韩凛毫无动容的出了这个结果:“我父亲把它吞了下去。”

    也就是……他已经把他父亲解剖了。

    慕止息觉得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的。至少换个法,如果是清燎或者莲城,再或者叛央,在她的眼前暴毙,她是绝对做不出来才刚见到尸首就立马将她们解剖的事的。

    可是韩凛这样的决策恰恰没有错。

    “难怪他们要得到你父亲的尸首……”慕止息,可是这帮人还是慢了一步。

    也该,他们没有韩凛狠。

    “等等,你父亲在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想必就是这个,还有他本来不该把这把钥匙随身携带的,也就是……”

    “是的。”韩凛:“他此行是预算好聊,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没命。”

    慕止息不知道自己得知这个消息后是该松一口气还是怎么的,至少这从某方面证明了韩家的事情不能全算在那个不知情的女孩儿头上。不是她随意之举导致韩家遭遇惨剧的。

    可是……这真是一个将要死去的人做的事吗?他走之前,没有任何征兆,也没和家壤别,就这么……孤零零的,独自一人踏上旅途。

    慕止息不敢多,不然韩凛又要难过。她只是拍了拍自己,什么都没。

    “回家吧。”韩凛:“我们得看看我父亲走之前的出行记录。”

    ,百镀一下“快穿之每个世界都是坑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