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生随死殉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46章 两界共主(60)

作者:藕香食肆所属:言情小说书名:生随死殉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  “去岁西北大旱,陈朝年内必有灾民流患。那边的狼崽子是什么脾性, 老叔不知道么?国内有事, 必衅于外。襄州仍在对峙, 陈朝受灾严重的潭、芈二郡, 南下即是秦、云二州。待去岁陈粮耗尽之前, 陈朝必会另开战场,就在秦、云二州。”

     “阿爹上书请调精兵于下虎关,便宜驰援秦、云, 皇帝先给阿娘晋了长公主。”

     谢茂只听见衣飞石嘲弄至极又灰心至极的声音,“他不想打赢这一仗。”

     “他就是想丢了秦州, 丢了云州,再以失疆裂土之罪杀了阿爹。”

     ……

     谢茂默默无语。

     他一直都知道衣飞石很聪明, 却没想过衣飞石在少年时就有此见识。

     在他的印象中,衣飞石打仗很厉害。除了初出茅庐那一仗胜得惊险些,真正是一辈子戎马倥偬捷报频传。战事交给旁人,谢茂在京中就得揪着心等战报。若是交给衣飞石, 顶多就是头疼一下, 这衣大将军回来了,只怕又要拉一摞老长老长的请功表……得赏官赏银子啊。

     战事上, 衣飞石可谓一言九鼎。政事上,他却始终一言不发,从来不管不问。

     谢茂一直认为他不太懂政事。现在终于明白了, 衣飞石哪里是不懂?明明是太懂了。

     一位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 一位亲手打灭陈朝、降服浮托国的绝世悍将, 说他不懂政事?衣飞石打的两场都是正儿八经的灭国之战!这种层级的战争,指挥者若不精通政事,怎么可能顺风顺水在短短十多年里就结束了战争?

     此时衣飞石不过是在衣尚予帐下听令的役兵,眼光就已不再局限在方寸之间。

     他想的并不是陈朝与谢朝正在开战的襄州,而是陈朝之内的暗涌。

     ——也包括谢朝内部的暗涌。

     打仗,从来都不是短兵相接的那一点儿实力比拼。这世上或许有偶然发生的单纯战斗,却从来不会有目的单纯的战役,更没有目的单纯的战争。

     衣飞石今年不过十五岁,就已经具备了绝世名将才拥有的胸襟眼界。

     聪明的人,当然是从小就聪明。

     谢茂心想,当初自己也是重生了一次才看懂皇帝的险恶用心,和芝麻馅儿的小衣比起来,第一世刚穿越来这个世界的他还真是傻白甜。

     皇帝才将衣尚予请求调兵的奏折留中不发,衣飞石就一眼看穿皇帝想杀人了。

     这种近乎可怕的洞察力,着实异于常人。谢茂自愧弗如。

     朝野上下,包括第一世刚刚穿越来的谢茂,见皇帝扣了衣尚予的奏折,想法大抵都是,皇帝忌惮衣大将军兵权在握,不欲他再扩大势力染指秦、云二州,所以才暂时搁置。

     ——谁能在这时候就想到,皇帝愿意割让一州土地,只为杀衣尚予?

     甚至在前世秦州战败,皇帝下旨处斩衣尚予时,都有不少人在刑场边上幻想,皇帝会有一道恩旨,临刑前一刻喊个“刀下留人”。——杀衣尚予,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拿一州土地做牺牲杀衣尚予,这就更加不可思议了,根本不能想象!

     “阿爹不信。阿爹说,天下是皇帝的天下,皇帝岂会用国之大事开玩笑?杀衣尚予区区两名甲士即可,不必用两州之地牺牲。”

     “哈。”衣飞石苦涩地笑了一声,“老叔,你不说话。你也不信我的判断。”

     我信你。谢茂在夹墙内默默地说。

     好半晌,徐屈的声音才重新响起:“就如你所说,皇帝要拿衣家开刀,你不劝大将军早做防备,牵扯信王作何?”他言辞间充满了对谢茂的轻蔑鄙薄,“他娘是个厉害角色,他娘舅也是个厉害角色,奈何他扶持不起,否则,如今坐在龙椅上的,也不是这一位。”

     说到这里,徐屈就骂了一声,“咱们也不至于这么为难!”

     林家和衣家没有利益往来,但林丞相对衣尚予很有几分信任倚重。若是谢茂登基,小林氏与林丞相把持朝政,衣家确实不会像今天这么进退维谷,更不会闹出让衣尚予在青梅山遥控战局的傻逼事来。

     所以,我这是被鄙视了?谢茂不自在地摸摸鼻子。

     “阿爹那里,我劝过了,也请襄州大兄写信劝了。阿爹只是不听。”

     谢茂心中默默地说,他哪里是不听?他是没办法,也不敢拿两线战局做赌。但凡衣尚予有一丝私心,前世他也不会落到身首异处的下场。你阿爹忠君爱民,战功赫赫,是百世不出的英雄好汉。

     徐屈也不吭声了。衣尚予拿定了主意,谁能劝得服?

     “老叔先设法给阿爹透个风去,就说信王哄我在行宫玩耍,心思不纯。”

     “这些日子我会尽量让信王更喜欢我。”

     谢茂心中早有揣测,对此不甚意外。他比较感兴趣的是,墙外这个小朋友会用什么“手段”,让自己更喜欢他?

     “小石头,你要做什么?”徐屈本能地察觉到危险。

     衣飞石陷入了短暂地沉默,半天才慢腾腾地说:“我要看一步走一步。总之,目前这样粉饰太平的局面,必须被打破。我要让阿爹和谢家的矛盾掀到台面上来。”

     “你要做什么?”徐屈固执地问。

     还能做什么?互相伤害咯。

     谢茂看着手提的灯火,轻轻叹息。衣飞石的打算,竟然和他不谋而合。

     前两世谢茂想当皇帝,重生以后就不敢出幺蛾子,老老实实地待在行宫替文帝守陵,眼睁睁地看着衣尚予以失疆裂土之罪被斩。在这件事上,有能力力挽狂澜的人,全天下也不超过五个。可愿意豁出一切救衣尚予的,一个都没有。

     这一世谢茂不想混了,破罐子破摔,故意来找衣飞石。岂料他才刚刚露出一点意向,衣飞石就顺竿爬了上来。——前世衣飞石没能抓住他这根救命稻草,又在暗中努力过多少次?失败过多少次?最终眼看着家破人亡,变成那个冷峻沉默从来不笑的模样?

     衣飞石认真地说:“老叔,我没办法了。此事对不起信王,也或许连宫中淑太妃、朝中林丞相也会被一并坑进来,可我没办法了。”

     “他若色而不淫、待我谨守分寸,就请老叔向阿爹求救,说信王囚虐于我。”

     “若他行事不尊重……”

     谢茂听着少年小衣略带稚气又冷静认真的声音,脊背稍微有点发凉。

     “我便给他一刀,让他去做太监!”

     嘶……

     徐屈与谢茂同时抽了一口凉气。

     不得不说,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衣飞石这打算都是分分钟坑爹造反。

     前者让徐屈谎报衣飞石受辱,衣尚予若暴起发难,最后查实并无此事,众口铄金之下,皇帝必然猜疑他要反,朝野只怕也认为他是试探着要反,这种情况下,衣尚予不反就是死,必然要反。

     后者就更霸道了,衣飞石一刀阉了淑太妃的独子,林丞相的外甥,直接就帮衣尚予彻底和朝廷撕破脸了。——除非衣尚予能舍得辕门斩子,杀衣飞石向皇室交代。否则,他只能和谢家正面怼。

     衣尚予本是害怕儿子被信王哄着干点坑爹事害他全家,得,根本都不必谢茂蛊惑,衣飞石坑起爹来简直丧心病狂。

     怎么办,好想把小衣捉来痛打一顿。这娃怎么就这么坏呢?谢茂龇牙。

     他只是想酿造一点暧昧的气息,让衣尚予觉得自己对衣飞石有兴趣,且打算施压把衣飞石带上床,大家谈谈条件,耍耍脾气,软硬兼施,最终达成衣尚予交出兵权、辞官归隐,带着儿子逃之夭夭的目的。

     衣飞石这个狠啊,出手就是杀招,不管是状告谢茂囚虐自己,还是要送谢茂去做太监,都没给自己留一点退路。逼得他爹不反不行。

     所以衣飞石说对不起信王。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信王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逼|奸军神衣大将军嫡次子,逼反谢朝的守护神。

     ——更坏的情况是,也许他还被衣飞石阉了。

     春秋笔重。千载之后,史书上会给信王谢茂记下怎样的一笔?

     这小子忒不是东西了。谢茂一边默默地骂,一边又忍不住好笑。

     就是这么狡猾的衣飞石,才能在今后五十年里覆灭陈朝、浮托国,使天下重归一统,守护那一片海晏河清、万民生息的盛世。他越狡猾,谢茂就越高兴。纵然放弃了治疗,谢茂仍是钟爱着一片被他统治过的大地。

     这一片大地,没有谢茂,也有其他的皇帝。守护着天下一统的衣飞石,却只有一个。

     因是夏日,谢茂衣冠多清淡素雅,今日愈发寡淡,素衣玉饰,常用的折扇因扇坠挂着一枚红宝,也被他弃之不用。漱口之后,谢茂饮了一盏薄粥,搭着一碟子菌菇杂蔬,素得赵从贵心里发愁,王爷这是怎么了?

     才用了朝食,就有宫中太监来传旨:“着信王谢茂即刻进宫。”

     谢茂进宫通常都是赵从贵从旁服侍,这位是朝阳宫出身的阉宦,出入宫闱当然比没净身的朱雨银雷方便。让人看不懂的是,谢茂此次进宫没带外侍长余贤从,而是命余贤从看守王府,带的是黎顺、常清平并十二名领班侍卫。

     旨意来得突然,谢茂也不曾摆出亲王仪仗乘坐马车,一匹快马长驱直入禁中。

     宫中已是一片缟素。

     谢茂在左安门前下马,太常寺官员已静候多时,即刻上前为谢茂更换丧冠素服,另有太极殿服侍的小太监等着引路,一路哭兮兮地把谢茂领到了奉安宫中。殿前诸皇子已跪了一地,侧殿是后宫嫔妃,皇帝站在皇后灵前一言不发,……没看见淑太妃?

     “皇兄,皇兄!”谢茂连滚带爬地扑上去跪下,满脸不相信地看着杨皇后的梓宫,拉扯着皇帝的龙袍衣摆不放,“为什么?怎么了?我不信!我阿嫂怎么了?阿嫂,阿嫂!”

     眼瞅着信王一个虎扑就往皇后梓宫上撞,守在灵前的礼部、太常寺官员,打下手的太监,全都吓得脸色煞白,七手八脚把信王拽住:“王爷不可!不可啊!”这要是让信王把皇后梓宫撞个趔趄,他们全得陪葬!

     谢茂冲撞几回没法突围,掉头要去哭他皇兄:“哥,你说话!我阿嫂怎么了!”

     跪在殿外的皇二子谢沐一跃而起,冲进殿来指着谢茂怒骂:“你还敢问怎么了?若不是你无理杀害承恩侯世子,母后岂会一病不起!五弟也因你下狱,母后就是被你气死的!”

     谢茂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戏特别好地退了一步,肩膀都耷拉了下去。心中忍不住吐槽,你妈就蠢,你比前世还蠢。

     这时候你蹦达出来干什么?我是皇弟,不是皇子,把我骂毁了有利于你夺嫡上位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说皇后是被气死的,让皇帝怎么下得来台?他老婆成了谢朝开国以来第一个被气死的皇后!多好听?你是想把皇帝气死吧?

     果然不等谢茂吭声,一直站在皇后灵前作忧郁状的皇帝陡然暴怒,飞起一脚踹在皇二子谢沐身上,怒道:“皇后才咽气呢!孽畜就敢踩着嫡母娘娘尸骨陷害宗室!奸骨佞心,刁毒至此,令人发指!”

     这一脚踹得结结实实,谢沐飞出去六七尺,被殿前门槛卡住,瞬间脸白如纸。

     谢茂第一个上前抱住皇帝:“陛下息怒!您保重啊皇兄!”

     皇帝被他抱得差点站不稳,似是伤心至极,一手扶着皇后梓宫,泪如雨下:“梓童,你不在了,朕心亦如死灰。”返身就指着谢沐继续骂,“皇后不在了,琰儿还在呢!纵没有了琰儿,朕还有长子,轮不到你这畜生耀武扬威!”

     两句话说得满堂众人脊背生寒!皇五子完了,皇帝要立皇长子!

     谢茂抱着皇帝的腿,这分明也是一个人的腿,一样的骨头,一样的血肉,一样从母胎中娩出,一样牙牙学语长大。可是,为什么他就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呢?——这可是在杨皇后的灵前啊!杨皇后英灵不远,听见皇帝亲口说不保全她的儿子,她该有多心寒?

     他一向知道皇帝凉薄猜忌,小气刻毒,可他真的没有想到,皇帝会心狠成这样。

     这可是……在杨皇后的灵前啊!

     ※

     奉安宫杨皇后梓宫之前,皇帝一场暴怒,昭示着中宫嫡子废了,皇二子谢沐也废了。

     默默跪在殿外的皇长子谢沣欣喜若狂,替杨皇后跪灵时越发虔诚悲痛。

     ——皇帝说了,没有琰儿(嫡子),还有长子。

     只要谢琰陷在大理寺里出不来,储君的位置,得来全不费工夫。

     谢沣一边哭得涕泗横流,双眼红肿,一边努力地想,怎么才能让谢琰永远出不来呢?五弟那个暴脾气,只须有司官员羞辱两句,他就会自己受不了玉石俱焚了。

     他一边哭着嫡母,一边盘算着如何弄死嫡母的亲子,半点儿不觉得心惊。

     人死如灯灭,活着怕她,死了?倒是叫她从梓宫里爬出来呀!

     ※

     谢茂是臣弟,在灵前初祭之后,不再守在奉安宫,而是去了长信宫。

     他去探望听闻皇后急病薨逝,惊恸之下病得不能起身的淑太妃。

     本以为淑太妃生病只是托词借口,不想去奉安宫为杨皇后致祭——身为太妃,说穿了也只是文帝妾室,皇后为天下母,皇后去世,天下缟素,太妃也不能免礼。

     哪晓得才走进长信宫就闻见浓重的药味,淑太妃脸色苍白躺在床上,居然真病了!

     “母妃?”谢茂上前施礼,关心地握住淑太妃的手,“您这是?”

     大宫女取软枕垫在淑太妃身后,将她扶起,挥退所有服侍的宫人太监之后,亲自守在帐前,示意淑太妃可以与信王放心说话。

     淑太妃满脸病容,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意,轻声道:“要小心啊。”

     谢茂被她一句话提点得心冷如水。

     小心?小心谁?杨皇后已经死了,这世上还有谁能让他“小心”?

     皇帝。

     只剩下皇帝!

     他目光定定地盯着淑太妃,和记忆一样,淑太妃总是娇柔无依的模样,仿佛失去了丈夫儿子无人庇护就活不下去,可谢茂知道,不一样了!

     她的娇柔,她的卑怯,她菟丝花一般的弱质,都只是她的保护色。

     “钱氏至长秋宫中诬指我与皇帝有染,这便是皇后的死因。”淑太妃轻声说。

     果然是为了那个秘密。

     谢茂穿越第一世,就是被这个秘密害得死无全尸。

     曾经他不理解,杨皇后一手抚养他长大,他也对杨皇后感恩戴德、对谢琰用命维护,为何杨皇后母子将他恨入骨髓?他亲手扶了谢琰登上皇位,谢琰却说奉母后遗命,将你五马分尸,将你母淑太妃鞭尸三百、挫骨扬灰,他问为什么?谢琰只说,问你妈。

     然后,谢茂就重生了。重生了也不可能真的跑去问淑太妃,你和杨皇后什么仇什么怨?他一心一意弄死谢琰,登上皇位,出一口恶气。结果不用他弄,杨皇后一死,他再不管谢琰,谢琰自己就作死了。他最终干掉了皇三子谢深,登上了皇位。

     那时候谢琰早死了好几年了,大仇得报的谢茂都忘了这件事了。

     然而,就在他登基称帝的前一天,淑太妃一条白绫自挂而去,把谢茂雷了个外焦里嫩。——若死的是他爹也罢了,刚死的皇帝是他哥,他娘上吊干嘛?没见过庶母给儿子殉葬的。这算怎么回事?!

     这个疑惑终于成功地引起了谢茂的注意。重生第二世时,谢茂就认认真真地挖掘了一下他哥与他娘之间的蛛丝马迹。结果不出意料,这两位还真有一腿!连谢茂他自己的身世,都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他哥两次都心甘情愿写了那道兄终弟及的传位诏书啊。

     在此之前,谢茂对皇帝、淑太妃都称不上多真情实意。

     他心中是看不起淑太妃的。

     为妾不贞,为臣不忠,为母不慈(谢茂是否为奸生子不清楚,但淑太妃在谢茂登基前自缢,害谢茂坐朝初期被骂得位不正,所以连亲妈都容不下他,被骂出翔),一心一意只爱自己的奸夫,不惜为奸夫殉死,简直……没法形容这么个货!

     要不是亲妈,谢茂都想一碗鸩酒直接把她弄死。

     现在,谢茂觉得,他所有“以为”的真相,恐怕都有待商榷。

     那个在皇帝驾崩之后,悄无声息自缢而死的“恋爱脑”,也许,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淑太妃。淑太妃与皇帝之间,也许,也根本就不是谢茂所认为的那么一个琼瑶剧本!

     淑太妃分明对皇帝忌惮至极,她由始至终都戒备着皇帝。

     若非这一世谢茂突然放飞了自我行事刚烈果断,淑太妃还是会和从前一样伪装着失去了爱情就无法苟活的模样,根本不会露出这一丝獠牙。

     她柔弱,是为了保护儿子,她刚强,仍是为了保护儿子。若谢茂仍是从前那样对谁都好的傻白甜,她就委曲求全保儿子一世长安,若谢茂像今日这样会杀人会借势了,她就……扶儿子位登九五。

     这么彪悍慈爱一个亲妈,我竟然误解她几辈子!

     谢茂跪在淑太妃床前,微微低头:“阿娘是说,他因一句谣言杀了阿嫂,也不会放过你我母子?”

     淑太妃本来以为要和儿子好好解释许久,哪晓得才说了一句话,儿子就自己想明白了,高兴得撑起病体紧紧搭住谢茂的肩膀,笑道:“好好,茂儿,阿娘好高兴。你可终于开了窍了。——对,他为一句话,连相扶多年的杨后都杀了,你我又算什么?”

     “可是,阿娘。”谢茂不怀疑皇帝的刻毒,可皇帝不会真这么蠢吧?“阿嫂才薨了,您这里再出事,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事儿不寻常,反倒引人瞩目……”

     淑太妃微微笑道:“你说得对。所以,他不会这么快就下手,但他迟早会下手。”

     “所幸,我们也只需要这几个月时间。”淑太妃胸有成竹。

     他先前试探着问了一句,谢茂不答话只逗弄他,他就认为这是谢茂的拒绝。

     哪晓得峰回路转,谢茂居然不是拒绝,就是单纯想和他亲热一下?亲热完了,就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了?衣飞石心中升起一种更类似于无语又好笑的情绪。

     “家里有人来了,我出去见见。”衣飞石道。

     谢茂还没反应,守在不远处的余贤从眼珠子都瞪圆了。衣飞石时常跟在谢茂身边,侍卫又时刻守着谢茂,衣飞石是从哪儿得知他“家里有人来了”?消息是怎么递进来的?

     让衣飞石与人在信王眼皮底下完成了消息交换,这就是侍卫署极其严重的失职!

     衣飞石已经想好了一大堆说辞,用以应付谢茂的盘问。诸如谁递了消息进来,消息是怎么递进来的,来的是谁,要去多久,带几个侍卫(眼线)保护(监视)……

     哪晓得谢茂只问了一句:“安全吗?”

     噎得衣飞石满肚子谎话皆无用武之地,低头道:“我去去就回,不惊动任何人。”

     “伤才好了,别跟人动手。叫朱雨给你找件寻常见人的衣裳换了,找个稳妥的地方出去。”谢茂拿起干净的毛巾,一手提起衣飞石的腿,很自然随意地帮他把足上水渍擦干,几个脚趾缝里擦得尤其仔细,“要去多久?天黑之前能回来吗?”

     衣飞石被擦得特别不好意思,想说我自己来,可谢茂一脸司空寻常理所当然的模样,真客气推拒一声,倒显得他这个被照顾的气量不大了。只默默记在心中。

     “若无意外,我回来服侍殿下夜席。”谢茂纡尊降贵,衣飞石姿态放得更低。

     谢茂闻言笑了:“好,给你准备醍醐酿。”

     衣飞石蹬上干净的木屐,和朱雨一起去换衣裳了。

     余贤从即刻上前请罪:“属下失职!”

     那边衣飞石英姿飒爽的身影消失在夏日的艳阳疏影中,谢茂才放下毛巾,笑了笑,说:“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小屁孩子撒谎呢。——憋了几天憋不住了,这是找借口出门探风。怕我把他圈在王府里,瞒着外边消息刻意哄他。”
百镀一下“生随死殉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