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都市生活 > 谁与争锋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64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者:抚琴的人所属:都市生活书名:谁与争锋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面对苗洋,我也是既无奈又好笑。

     但偏偏,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社会上。这种人偏偏混的还蛮好的,也就是公众嘴里的会来事儿。能让苗洋这种人混的风生水起,不知是社会的悲哀,还是人性的悲哀。

     我抓住苗洋的头发,阴恻恻地笑:“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然后又狠狠打了他几拳,弄的我拳头上也都是血。苗洋这家伙也是真硬,都这样了竟然还不晕倒,怪不得被林可儿砍了一刀还能跑那么远。

     外面依然喧嚣不已,但有猴子、郑午他们的阻拦。外面那些人什么也闯不进来。我正准备花式收拾苗洋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喊:“保安来了,保安来了!”

     外面顿时人心惶惶,脚步声四起、乱窜。我回头一看,窗户外头果然有好多保安,能跑的都赶紧跑了,没来得及跑的都被控制住了。保安们当然不会翻窗,他们直接站在窗户外面,让我们把门打开。

     郑午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点点头。意思是开了门吧,无论在哪个学校,和保安做对总是没好下场的,就跟社会上混的跟警察做对一样,那不是花样作死吗?最重要的还是警民合作、搞好关系,配合人家的工作嘛。

     保安进来以后,自然把我们这些打架的都带走了。苗洋虽然是被打的,但是一样也被带走了。

     过程就没什么好的,哪个学校都一样,就是带到保卫科问话,写检查、写保证书,等候学校通知什么的。

     十一中这个学校,干什么都要花钱,这一点虽然令人生厌。但其实也是有好处的。我们给保卫科的科长塞零钱,就顺顺利利地被放出来了,不过苗洋他们班被损坏的玻璃和课桌需要我们赔偿。这些都是钱,倒也无所谓。我们几个有有笑的从保卫科出来,还在回忆刚才打苗洋那幕有多痛快的时候,突然纷纷停住了脚步。

     教工楼外,站着三四十号学生,站在最首的是苗洋。

     苗洋比我们更谙十一中的规则,所以被放出来的时间也比我们早多了,提前安排了人手在这里守着我们也就不足为奇了。

     “教工楼门口……他们这也太嚣张了吧?我去里面叫保安!”马杰准备返回去,但是被我给拉住了。

     “没必要。”我:“他们既然敢这么做。就明人家有恃无恐,最起码保安那边是买通了。”

     “那怎么办?”马杰着急地。

     “一往直前。”我头一个走了出去。

     “一马平川。”猴子也走了过来。呆协爪血。

     “一江春水向东流。”黄杰笑嘻嘻地跟了过来。

     “一……一口大锅。”郑午昂着头走了过来。

     “一泻千里。”马杰着急地跟了过来。

     “嗯?”我们回头讶异地看他。

     “不是不是。”马杰急了,赶紧改口:“一丘之貉、一无所英一丝不挂、一叶障目、一言难尽、一事无成、一筹莫展……”马杰一口气了好多,却都是不吉利的词儿,最后终于蹦出来个:“一手遮!”

     “哎,这还差不多嘛。”

     我们五个一同往教工楼外走去。苗洋看着我们,咬牙切齿地道:“行哈,真行,还挺有脑子。行,行!”然后,他又大声道:“今,我要让你们几个死无葬身之地,让你们知道十一中到底是谁的下!”

     接着,他便将手举起,准备让身后的学生冲过来。

     “不许动手!”就在这时,远处又传来一大片的脚步声,一群莺莺燕燕奔了过来,正是十三牡丹。十三牡丹一到,再寒冷的冬感觉也像春。

     平事来了。

     我们几个都笑了,这才对嘛,现在才是平事的时候。

     看着十三牡丹跑过来,苗洋的面色也有点发白。

     转眼间,十三牡丹的人便跑了过来,拦在苗洋等饶前方,顾瑶更是直接站在苗洋面前,声色俱厉地问道:“苗洋,你想干嘛呢,这些可都是我朋友!”

     苗洋不爽地:“顾瑶,你明知故问吧,我刚才在教室被他们打成狗了,怎么没见你出来?”

     “那我怎么听,晚自习之前你们还打了人家呢?”

     “一码事归一码事,我现在的是刚才的事!”苗洋冲顾瑶大吼:“你看看他们把我打成什么样了!”

     “你敢冲我吼?”顾瑶眯着眼:“苗洋,你再冲我吼一个试试?”

     苗洋底气有点不足,语气也放缓下来:“我没跟你吼,就是有点急了。”

     “苗洋,你是不是觉得林姐走了,十一中你最大啊?”顾瑶带着嘲讽的语气。

     苗洋歪着脑袋:“我可没这个意思,往上有陈耀东和单手兵团,再往上还有你们十三牡丹,我苗洋算哪根葱呀?”他虽然这么着,但语气里明显充满了不服,就是不知他是不服陈耀东和单手兵团,还是不服十三牡丹?

     “那你就给我老实点!”顾瑶突然狠狠推了一把苗洋。

     苗洋往后闪了一个趔趄,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但这怒意一闪即逝,又被无奈所代替,又把头歪到了一边。顾瑶接着:“苗洋,我知道你不服我。没关系,你服林姐就行,林姐可是快回来了!”

     苗洋明显慌了一下:“什么时候回来?”

     “我前几刚和林姐通过电话,她她办完事就回来。苗洋,你觉不觉得你该收敛着点?”顾瑶这狐假虎威玩的可真有一手,那语气真的连我都有点信了。

     起林可儿,苗洋的底气更加不足,得知林可儿快回来了,整个人更是处于紧张忧虑的状态,语气也更加的怂了起来:“顾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不给你们十三牡丹面子啊。但是你看,他们把我打成这样,他们是你朋友,我就不是你朋友啦?你光给他们出头,就不给我出头?”

     顾瑶冷笑一声:“对啊,就因为都是朋友,所以我才出来做这个和事佬的。苗洋啊,是你先打的人家,然后人家再报的仇,一报还一报就得了呗。你要是现在又打了他们,他们明又要报仇怎么办?冤冤相报何时了啊,要我看,各退一步,就这么算了吧!”

     “顾瑶……”

     “怎么,你不给我面子?”顾瑶杏眼一瞪,倒也气场挺强。

     “没……”苗洋无奈地低下了头,或者是对林可儿低下了头。

     “那行,两边都给我个面子,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们不准再找他们的麻烦。如若不然,就别怪我们十三牡丹不客气了!”顾瑶恶狠狠地道。

     苗洋没有答话,抬起头来看了我们一眼,眼神里自然充满怨毒之色,不过我们一个个都是嬉皮笑脸的。

     “走!”苗洋喊了一声,回过头去带着他的那帮兄弟走了。

     等他们彻底走的没影之后,十三牡丹的才围到我们身边。坦白,就这些女生,光是看着也养眼,心情舒畅啊。

     顾瑶呼了口气,:“总算是搞定啦。”

     我也笑了,可不是嘛,太谢谢你们了。顾瑶也笑,你们真厉害啊,竟然真的把苗洋给收拾了,林姐的朋友果然不同凡响。我不敢贪功,然后指着猴子,都是那子的主意,他是我们的智囊。

     话音刚落,秦佳佳就扑了过去,抓住猴子的手:“呀,你还真厉害啊,平常可看不出来!”

     猴子有点尴尬,轻轻甩开秦佳佳的手,没什么的,稍微动了动脑子而已。

     “谁的,一般人可想不出来!”秦佳佳热情似火地看着猴子,眼神里充满崇拜和爱慕。

     当然,这是因为我知道猴子和她的那点事,所以才会格外关注秦佳佳的言行举止,像黄杰、郑午他们压根就没注意过秦佳佳对猴子是什么态度。顾瑶顿了顿,又:“苗洋以后应该不会找你们麻烦了。不过事无绝对,如果他还有什么不轨意图,你一定要尽快通知我。”

     不知怎么,我觉得顾瑶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

     是错觉吗?

     我哆嗦了一下,:“好的。”又在心里祈祷:不会吧,不能吧……

     解决完这事,大家继续回去上自习,一大帮人有有笑的一起往教学楼走去。我还跟马杰,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对象吗,十三牡丹这资源多好,你一定要抓紧机会啊。

     马杰使劲点头,他知道了。

     快进教学楼的时候,顾瑶突然一把将我拉住了。

     我奇怪地扭过头去,正要问她想干什么的时候,顾瑶突然冲我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眼睛瞟着已经上了楼的众人。我看看上面,又看看顾瑶,还是不知道她想干嘛。

     等众人都上去了,顾瑶才:“你受伤不轻,我帮你擦擦药吧。”着便拿出一瓶红花油来。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顾瑶和我话的语气愈发温柔了。

     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用一串“……”来代替。首先可以明的是,我没有任何的欣喜,只觉得相当尴尬,这和莫花、上官婷喜欢我可不一样。

     我:“谢谢了,我还是自己擦吧。”便伸手去接顾瑶的红花油。

     “嘿,别跟我客气。”顾瑶着,将我的身子转过去,又撩起了我的衣裳。

     我无话可,只好趴在墙上,任由顾瑶帮我擦着药。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生怕顾瑶又抱住我。♂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更好的阅读模式。百镀一下“谁与争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