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笑闹江湖[全息]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两百三十一章

作者:天泽时若所属:网游动漫书名:网游之笑闹江湖[全息]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购, 买率达到百分之三十的读者可以立刻看到更新么么哒

     这一刻, 周围的一切似乎进入慢镜头,谢孟筠清楚的看见, 猎户抬起头,冷酷嗜血的目光紧紧追随她的身影,向上移动。

     谢孟筠发现他的瞳孔忽然变大,眼眶周围浮现出了不规则的细微红痕。

     ——要糟。

     经过一段时间的缠斗,猎户的血量已经被消磨了不少, 如今眼看快要见底, 根据打怪定律, 许多boss在临终前,都会受到系统大神的护庇, 被激发出一种特殊状态。

     他不负众望的暴走了。

     雀步在闪避和灵巧上加的很多,谢孟筠靠这这个技能, 才在猎户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 残喘挣扎到现在,但面对全属性陡然提升的小boss,先前的躲避已经无法支持。

     谢孟筠上跳躲开猎户的扑咬后, 旋身踩在boss家半残不新的围墙上,疾速走了两步,脚下忽然踉跄起来,背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血线也在不断下降。

     暴走后的boss攻击力和速度都比原先要高, 谢孟筠被连续扇了几巴掌后, 本就不厚的血条更短的就剩残存了个尾巴尖。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谢孟筠飞快蹿向墙头,正打算翻墙逃命时,感到脚腕上传来一阵巨大的拉力,回头一看,发现猎户的左手居然死死抓着她的右脚,将她运力往地上拖去。

     “你当老娘是溜溜球吗?”

     谢孟筠怒从心头起,她双手扒着围墙头,抬起左脚用力的踹着猎户的脸,可不知是不是因为boss的脸皮防御特别厚,连续踩了七八脚,猎户的血没下去多少,谢孟筠的双手已渗出鲜血。

     为了避免玩家中途嗷嗷哭着放弃游戏,策马江湖中疼痛感最大可以调整为80%,谢孟筠进入游戏时设的是默认值20%,即使如此,此刻也疼的额生冷汗。

     猎户看见谢孟筠像乌贼一样死死挂在墙头扯不下去,怒吼一声,扔掉从她手里夺来的那柄生锈的铁剑,双手齐上,猛的一拽。

     等级加实力的差距摆在这里,谢孟筠很快感到手下的围墙开始摇动,下一刻,她突觉身体变轻,自己连头手上抓着的石头,竟一起被抡了起来,在天空留下一道抛物线的闪亮轨迹后,骨碌碌向地上摔去。

     在身体即将投入大地的怀抱的前一秒,谢孟筠终于从天旋地转中反应过来,抓紧时间用起轻功——

     “砰!”

     谢孟筠听到重物坠地的声音,险些以为自己着陆失败,她前方弥漫起灰白色的雾气,围墙上的砖石不断向下坍塌,砰砰巨响之余,还伴随着某小boss被砸中时的惨叫连连。

     谢孟筠默默丢掉了自己还攥在手上的墙砖。

     猎户剩余的血量本就不多,等眼前的动静平定下来,他半个身子都被碎砖烂瓦埋住,动弹不得,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谢孟筠的铁剑在刚才的战斗中失去,她盯着猎户仅剩一丝的血皮看了眼,取出了随身包裹中的绣花针。

     普通的绣花针:楚小秀赠与,可用于缝补衣物,攻击力为——

     1。

     【帮会】扬帆济沧海:……所以你就凶残的用针把boss戳死了?!

     隔着地图都能感到一股森然的寒意。

     【帮会】流水绕沙洲:不然呢?

     【帮会】吴越山青:可以直接用板砖敲【微笑】。

     【帮会】瑟瑟红:……

     谢孟筠一面和亲友们聊天,一面检查着猎户爆出来的物品,游戏在虚拟体验上做的很逼真,但有些内容还是考虑到河蟹问题,做了更柔和宜人的优化调整。

     boss的尸体看起来并不血腥,边上放着一个醒目的蓝色小包裹,这是游戏策划为了方便玩家获取掉落物品所做的设计,谢孟筠将包裹打开,里面有一根翠绿色的玉簪,一本书,以及一小袋钱,总共一金七银二十四铜。

     在策马江湖中,金,银,铜三者之间的比例都是一百比一,目前还未开发r币与游戏币之间的兑换通道。

     谢孟筠拾取所有物品,她发现这枚簪子的头部雕成了含苞的莲花形状,通体碧绿,毫无杂色,可惜刀工一般,上面还残留着生硬的刻痕。

     碧玉簪:全武功等级+3,新手村猎户身上掉落的神秘簪子,似乎还隐藏着某些秘密,江湖上或许会有人了解它的来历。

     《化血神功(残卷)》:九品武功,血影教流落在外的秘籍。注:秘籍上字迹模糊,还有着斑驳的不详血迹,难以使用。

     谢孟筠保持拾取的姿势足有十秒,不可置信的看着秘籍后面九品的字样还有“难以使用”四个字,不死心的试了三次,每次的结果都一样,系统大神毫无情绪的通知她,您不符合该武功的学习条件。

     在她发愣的时间里,通讯器中,连续闪动起来自帮会的讯息。

     【帮会】瑟瑟红:亲~

     【帮会】瑟瑟红:boss都爆了些什么呀?

     【帮会】扬帆济沧海:【好奇】

     【帮会】碧轩冷灯:咦,boss已经打完了么?

     【帮会】流水绕沙洲:嗯,打完了。

     【帮会】扬帆济沧海:……好平静的语气。

     谢孟筠默默把爆出物品的属性发了上去,并配上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帮会】流水绕沙洲:我试过了,真的真的不能学习QAQ。

     【帮会】扬帆济沧海:……

     【帮会】瑟瑟红:……

     【帮会】碧轩冷灯:……

     【帮会】吴越山青:《化血神功》是血影教的武功,目前还没听说有玩家学会。

     【帮会】吴越山青:饰品的属性很不错【鼓掌】

     【帮会】瑟瑟红:孟筠是新人就算了,苏小青你居然不激动吗吗吗???

     吴越山青的真名是苏青琅,基友们觉得这个名字过于文艺,不符合软院的氛围,就喊他苏小青,这个称呼从学生时代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

     【帮会】吴越山青:【微笑】

     谢孟筠虽然看过一些攻略和介绍,但毕竟刚玩不久,对许多常识都不够了解,经过帮会亲友们的解说,才知道目前游戏中出现的可以加武功等级的饰品,都有特定的限制,比如加剑法,掌法,拳法,轻功等等,至于全武功都加的,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

     【帮会】瑟瑟红:除了你这个簪子以外,最好的加武功等级的饰品应该是晓风残月帮樽中酒的九曲流云佩,轻功,剑法都加五。

     【帮会】流水绕沙洲:@扬帆济沧海,看看别人家的帮会名……

     【帮会】扬帆济沧海:【斜眼】

     【帮会】瑟瑟红:【笑哭】

     【帮会】瑟瑟红:策马江湖中每种武功的等级都是一百级,武功品质越高升级越困难,樽中酒是武当派弟子,武功纯阳剑诀,八品,应该是玩家中品质最高的武功了。

     【帮会】瑟瑟红:当然这是不算你的化血神功的情况下【微笑】

     【帮会】流水绕沙洲:……

     【帮会】扬帆济沧海:我想知道,如果血影教的玩家们知道一个刚进游戏的新人拿到了他们门派的武功秘籍,会不会特别崩溃。

     【帮会】吴越山青:猎户这件事就不要说了,血影教的玩家比较多,就算不能学习,保不准也有闲人过来找麻烦。

     【帮会】瑟瑟红:绝对保密!

     【帮会】扬帆济沧海:ok

     【帮会】碧轩冷灯:服从指挥~

     【帮会】吴越山青:@流水绕沙洲,离开前可以检查下boss身上和家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物品。

     这点谢孟筠知道,游戏策划为了“给玩家带来真实的江湖生涯体验”(原话),boss的掉落物品除了用小包裹装好的那些外,还可能存在一些需要自行搜索的部分。

     当然,如果玩家去找了却什么也没找到也是正常的,毕竟真实的江湖嘛,设计人员表示,不同的boss风格也不同,谁又保证它们身上一定会带玩家能用的东西呢?

     【帮会】流水绕沙洲:好的,我去找找。

     谢孟筠用从砖石堆下找回来的那柄生锈的小铁剑翻着boss的衣物,可惜猎户同志的破烂洞洞装着装过于行为艺术,没有饰品没有钱财,并且上半身处于裸露状态,下半身,呃,这是个河蟹的游戏。

     没能从boss尸体上刮到油水,谢孟筠又延续当年rpg游戏的风格,把猎户的屋子地毯式搜索了一遍,只恨全息网游没有空格键,否则她一定把屋子的每片瓦都按过去。

     这次的查找是有结果的。

     猎户的屋子和他的着装风格一样粗犷,充满了复古的原始气息,墙上挂着弓与箭,谢孟筠特地摘下来看了,能用倒是能用,可惜攻击力太低,就像楚小秀的绣花针,要是耐心足够的话,用来当武器也行。

     里屋顶墙靠着张木架子床,上头堆了好几层野兽皮草,干的都发硬了,用铁剑划开床单,发现里面除了发黑的棉絮就是发霉的棉絮,谢孟筠回忆着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和电视剧的套路,脑海中灵光一闪,脚下运力,平底向上升了七尺,抬手勾住房梁,微微使劲,翻身越了上去。

     房梁上被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坑,里面严丝合缝的嵌着一个铁盒,谢孟筠把盒子撬出来,入手的刹那间,听到了久违的系统提示音——

     【系统】:恭喜玩家流水绕沙洲完成新手村隐藏任务:猎户的秘密。

     【系统】:玩家流水绕沙洲获得:水玉*10,安息香香谱*1,10金87银56铜。

     香谱和药方类似,只有生活职业就职为医师的玩家才可以学习,可以从各大主城的医堂中获取,小怪和boss也有几率掉落,有些门派也存在自己的特色药方,只有拜入门下才有资格得到。

     至于水玉,则是铸造和炼药时的辅助物品。

     谢孟筠将盒子放进随手包裹中,上面有锁暂时打不开,只能进入主城后再想办法。

     “再见啦,新手村。”

     离开新手村的最低等级是十级,大多数玩家达到标准后就早早启程,就算不肯走的,升入十五级之后,也无法再从新手村中获取任何经验,必须在两个小时内离开。

     村口的车夫永远等在那里,从容的送走一拨又一拨的玩家,这条路无法回头,不可停顿,除非——

     删号重来。

     就在谢孟筠带着自己的任务奖励,坐上马车踏入江湖的两个小时后,某位诞生在新手村的玩家——细看外形跟游戏中风头正劲的无敌帮核心成员之一寄东风相同,角色id也相同,他刚刚从白光中出现,就无视慈祥的村长,径自跑到村西最偏僻的位置。

     原先猎户所在的屋子空无一人。

     “迷失,嗯,是我,这次恐怕来迟了一步。”

     在催促吆喝声中,玩家们敢怒不敢言的向后大幅度迁移,谢孟筠飞速换上了从飞贼身上爆出来的鹅黄色白板上衣和黛青色的白板长裙,依样画葫芦的随着人潮挪窝。

     洛阳作为主城之一,目前几乎被大江东去一家掌控,据说这里本来也是许多中小型帮会的驻地,后来经过大江东去的帮主挨个劝说,言语劝不动的就用拳头劝,最后解散的解散,搬迁的搬迁,终于形成一帮独大的局面。

     谢孟筠把通讯器的界面由论坛切回游戏,给扬帆济沧海发私聊——

     【密聊】你对扬帆济沧海说:大江东去曾在洛阳清过场的?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是啊。

     【密聊】你对扬帆济沧海说:那咱们帮是怎么幸存下来的【疑惑】?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这个“咱们”用的好!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不愧是我看中的帮会骨干!

     【密聊】你对扬帆济沧海说:帮主,你跑题了……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帮会的牌匾按面积大小收费吗?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咱们毕竟还是发展中帮会嘛,经济条件和那些发达帮会不能比。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钱也一样。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系统提供的最小的牌匾也超出预算,我就自己自己刻了一个挂上去。

     谢孟筠回忆了下今日看到的那个小木牌,有些理解为什么大江东去把一零不是十赶出洛阳城。

     没人提醒的话,她也不会注意到那块坑坑洼洼的小牌匾==。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别人好像一直没发现咱们这也是一个帮会。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谁:每次风声紧,我就把牌子摘下去。

     怪不得吴越山青的反应那么快,感情是类似的事情做多了。

     【密聊】你对扬帆济沧海说:帮主,干的漂亮~【撒花】

     【密聊】扬帆济沧海对你说:【羞涩】

     知道自家的帮会驻地暂时是安全的,谢孟筠放心的找了个地方继续刷怪,结果刚刚平静下来没多久的人潮,又一次骚动起来。

     一个刀客向同伴抱怨:“怎么还要挪!”

     他边上拿着短剑的女玩家也很疑惑:“大江东入帮等级最低不是三十五级吗,这块都是十几二十级的怪,他们占来做什么?”

     众人拾柴火焰高,在群众们锲而不舍的八卦之下,终于有在大江东去内部有亲友的玩家发现了真相。

     “气吞寰宇现实中的表妹今天也进游戏了,帮里找了些人,特地空出时间来带她升级呢。”

     “气吞寰宇有几个表妹?”

     “一个。”

     “……那空出这么大一片地有什么意义?”

     “占着那啥不那啥呗。”

     谢孟筠听的有些皱眉——组队人数是有上线的,一般人可以组十人,如果做任务升级的话,这个数字最高可以扩展到二十五人,就算气吞寰宇找了二十四个人带他家表妹升级,也犯不上把其他玩家一挤再挤。

     “大江东去上头还有无敌帮呢,还不到肆无忌惮的时候吧?”

     “不是有传言说,无敌帮军师删号自杀了么,最近又有好些人退帮出走,看来大江东去很快就要后来居上。”

     “真的假的,如果我现在去申请加入无敌帮,门槛会不会低一些?”

     “这个想法,很值得一试啊……”

     第二次找的刷怪点也被不断向后挤的玩家们占据,谢孟筠虽然有地图在手,却并不急着离开重新找位置,她慢吞吞的拿匕首戳着面前残血的飞贼,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大江东去那边的情况发展。

     黑鹄骑士虽然被云飞扬挂了一级,武功熟练度略有损失,好在随身物品没被爆出来,损失也不算大。他的师门是天山派,虽然比不上药王谷,少林,武当那种顶级门派,却也很能拿得出手,凭着在门派中学会的一手五品崔嵬剑法,在大江东去里也混了个小旗主的位置,今天收到命令,从复活点离开后,就和其他三个旗主湍湪渊源,白葵,粉红果冻一块,带着手下帮众,来给气吞寰宇的表妹壮声势。

     表妹的游戏id是烟笼溪沙,论取名艺术,和散人联盟的轻罗影舞不相上下,但黑鹄骑士敢用自己全副身家担保,这两个人的游戏水平和意识,都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烟笼溪沙眨着眼睛问:“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表哥不是说我们可以包场的吗?”

     黑鹄骑士不知怎么接话,他在游戏里不算好人,也很乐意于借着帮会势力给自己牟取一些利益,但距离这里最近的玩家都被赶到三百米之外了,别说带一个表妹,就算气吞寰宇把自己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带进游戏里,面前的npc也足够他们升级用。

     粉红果冻是雪山派的侠女,武功不错,相貌也生的俏丽,平时在帮会中颇为受人追捧,这次还是气吞寰宇表示过,带大小姐升级的行为可以算双倍帮贡,她才没什么不满,见烟笼溪沙问,回答的非常直接:“玩家那么多,不可能全都赶走,如果不够你升级的话,我们会再清场的。”

     烟笼溪沙柳眉轻蹙。

     湍湪渊源笑嘻嘻的打了个圆场:“就再清一回呗,横竖在洛阳城外头,咱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粉红果冻悄悄向湍湪渊源翻了个白眼,勉勉强强的同意了,白葵满脸随波逐流,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黑鹄骑士更不会跳出来投反对票。
百镀一下“网游之笑闹江湖[全息]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