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科幻小说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79章 孩子

作者:顾念所属:科幻小说书名: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秒记住【网 ..】,!凤殊沉默片刻,才继续往下说。

     “我只是觉得感情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强求。我们的开端太差了。如果你的记忆回来,你就会明白,就算我同意试着和你相处,我们也很难真的走到一起。我经历过,满足过,失望过,痛苦过,质疑过,能够真正释然,内心真正重新平和下来,很不容易。单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现在真的

     你我幼年的经历都注定了我们很难相信人,一旦相信人,意味着遭受背叛就会非常痛苦,即便是简简单单的拒绝,也很难化解。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走到那个地步,只要有一个人受伤,就势必会伤害到孩子。”

     君临垂眸,只淡然道,“孩子比你想象的要坚强。”

     “再坚强也是孩子。而且在父母的眼里,永远都是孩子。我不希望伤害到他们,尤其是这种伤害是来自于我们。

     你我都和父母不够亲近,你相较于我而言也许还幸运了一些,毕竟你得到了祖父与母亲全心全意的爱护。我后来虽然在师傅身上得到了父亲般的照顾,可直到成年,依旧对父母的漠视耿耿于怀。”

     父母如果相互仇恨,对孩子的撕裂感实在太强了。哪怕只是相互漠视,或者一点点的言语攻击,再神经粗大的孩子也会敏锐地察觉,这对他们的成长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灾难。坚韧的孩子往后可以自己慢慢复原,敏感的孩子却终生要遭受那无穷无尽的悲伤。

     凤殊一点都不想要让两个孩子经历她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父母之于孩子,就是天地,就是整个世界,哪怕成年之后他们的眼界开了,父母依旧是他们在生与死之间的一道屏障。有父母关爱的孩子,会觉得离死亡很遥远,失去父母庇护的孩子,却会时时刻刻都感到自己在直面死亡。

     “所以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是君庭做了什么对不起家庭的事情吗?我对他的恶感最为强烈,爷爷他们也对他闭口不谈,我不想要和祖母、母亲两人交流,而姨母和表妹,”他顿了顿,拧眉不已,“我本能地觉得和她们母女俩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君家家庭成员非常简单,简单到随便一个熟人进门就能够一目了然,像萧爷爷那样的至交,更是对我们的家庭成员关系了若指掌。除了他出问题,我不认为有任何一个外来的人能够让我对家庭退避三舍。

     阿璇他们都说不清楚,因为我从来没有跟他们提起过,可我的确从很早开始便一直在外面漂泊。按照你的说法,我和你一样,是因为和父母的关系出了问题,才会离家出走。”

     见她不回答,君临摇了摇头,“算了,你既然不回答,我也说了会放下,那就不谈这个,记忆要是自己回来了,那到时候再算。孩子的事情你放心,他们要真是轻易就垮了,也不会是你我的孩子。”

     丁春花觉得自己有救了,双眼发亮。

     关九没有阻止洪小星,却是凉凉地开口道,“如果待会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我就先拿二姐开刀,是划花她的脸好呢,还是挑了她的手筋好,要不随你挑?毕竟是我二姐,我倒是想留她一条命的。不过如果妈妈『乱』说话的话,我大概会受刺激,脑子进水,胡『乱』*屏蔽的关键字*。”

     她的话语很轻,就像是羽『毛』落在了手心,但在丁春花看来,耳边却像是落下了炸雷,眼前一片金戈铁马,惊得她连刚才挨的痛楚都忘了,拼命摇头,保证不会『乱』说话。

     这样的关九,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从来不曾在家里爆发过,丁春花也知道,关九要真想*屏蔽的关键字*,手起刀落是绝对可以收割她与洪小星母女俩的『性』命的。

     她们逃不了,除非她不要这个家。

     丁春花视洪月亮与洪小星为命根子,但是一切的基础,或者说根源,却都在洪爱国身上。她是不会离了自己的男人过活的。

     而洪爱国,不可能离开洪家。没了根的男人,比身如飘萍的女人更惨,更何况,洪大柱夫『妇』俩还活着呢。

     “小小……小静,妈不会会会『乱』说话的,你你你不要杀你你你二二姐……”

     哪怕害怕到说话都不流畅了,丁春花依旧护女心切,那个瞬间,甚至是忘了自己的安危。

     关九定定地看着她,刹那之间,就想起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洪怡静的时候,那个浑身是血的可怜女人,一生做牛做马,都没有换来母亲的温柔回应,哪怕是一个善意的眼神,一个温暖的拥抱,甚至是一句真心的表扬,都没有。

     她的内心有些涩然,即便是这样的母亲,洪怡静依旧是向往着的。

     而她关九,连这样不堪的母亲都没有,连这样可以让她愤恨也让她伤心,让她体验到绝望最后又心如死灰的目标,都没有。

     关九突然就觉得索然无味。她收了刀,捡起书包与试题集,回了房间。

     洪小星喊了七八个村民过来,只是很可惜,换了干净衣服的关九,恢复了往日模样,安安静静地呆在丁春花身边,不管她是如何地质问,也都只是充耳不闻,顶多给个轻飘飘的眼神,便不再理会了。

     而丁春花,虽然面『色』发白,却也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并没有什么别的什么事。至于地板上的一些水迹,她也说是为了去尘,免得打扫时尘土飞扬。

     洪小星竭尽全力地把话题往刚才捕捉到的那一个画面上靠拢,尤其是想要带出关九握着水果刀的细节,意图说明关九想要报复自己母亲,心生歹念。

     可惜,被吓怕了的丁春花在关九在场的情况下,压根就不敢开那个口,更何况,她再蠢,也知道不能把夜晚袭杀小女儿的事情当众曝光开来,否则等着她的就算不是牢狱之灾,也会是万人唾弃的局面,所以她头一次在公开场合怒斥了二女儿,让她闭嘴。

     洪小星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一句重话,哭得梨花带雨,可是她虽然头脑发热出了昏招,却到底是个有心计的,所以很快就乖乖认了错,表示自己刚才肯定是眼花了,才会鬼『迷』心窍以为妹妹想*屏蔽的关键字*。

     “小静,请你原谅二姐。二姐是太久没有回家了,之前听说你跟妈妈的关系不好,所以,所以才会一回来见到你拿水果刀玩,而妈妈坐在地上哭,所以,所以,看错了,呜呜……”

     进来的几个人都脸『色』各异,下意识地看向关九,其中一个爱好八卦的长舌『妇』还叨叨了几句。

     “哎呀,这就是怡静你的不对了。就算你妈对你再不好,你也不应该对她亮刀子啊。再骂你再打你,也是为了你好,她是你妈,当妈妈的就没有不为孩子好的道理。快点向你妈道歉,别闹的母女有了隔夜仇。”

     关九的神情没什么变化,只是木呆呆地看着洪小星,像是要从她二姐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丁春花见状却是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噤,本能地伸手去拉二女儿,“起来,小星你干什么?地上凉,天气再热也不能这么跪。你妹妹,你妹妹只是开玩笑,对,小静是开玩笑的,你快起来。”

     她是怕极了现在的关九,总觉得小女儿的情绪不对,比暴怒中的洪爱国还要让她恐惧。

     丁春花看着野蛮泼辣,但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多强硬的人,比起关爱有加的两个女儿来说,其实她就是一个怂包,这么多年下来,如果没有两个女儿,尤其是二女儿在背后出主意,她连打先锋这样的角『色』都做不好。

     越是胆小的人,在某些关键时刻就越是敏锐。对于危险的感知,丁春花比洪小星要先一步领会到了。

     而洪小星,显然不是一个笨蛋。从自己母亲明显不同于以往的表现上,她也知道事情有异,虽然自觉抓到了好机会,但是也心知这一次多半也是达不到目的的。

     父亲不在,母亲却比从前更加使不上力了。想要让关九放弃高考去打工,目前看来是没有办法的事,还是要徐徐图之。

     不管是关九将来打工赚的钱,还是父亲目前打工即将要赚到的钱,她都要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好不容易压在头上的大姐出嫁了,成为了那泼出去的水,趁着未婚的这几年,她一定要占大头,从家里要更多的钱。

     洪小星双眼微眯,顺从地站了起来,还抱住身体颤抖的丁春花,声音清脆的安慰着,“妈妈不要怕。既然是开玩笑的,小静肯定不会真的想要拿刀捅你的。别怕。”

     这母女俩的表现,无一不在诉说着欲盖弥彰的急切,村民们看向关九的目光惊疑不定,就连原本相信她是个好孩子的人,也怀疑她是不是多年挨骂挨打下来,终于是受不了了,要一朝爆发,杀

     母

     泄

     愤?

     关九依旧没有任何一句辩解,只是转身去了厨房,任由洪小星越发殷切地安慰丁春花,而找来的那几个人忙着问询与开解。

     “妈,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还发抖?妹妹开的玩笑也太过分了,怎么搞得好像真的要*屏蔽的关键字*一样,吓了我一大跳。妈你一定也是被吓坏了吧?真是的,怎么一直抖个不停?”

     洪小星殷勤地拥着丁春花去坐下,又是温言软语的哄着又是帮忙捶背捏肩。

     “哎呀,小星越长越漂亮啦,难得回来一趟还是这么孝顺,去了大城市学到好的东西,也没忘了本,真是个好样的,怡静就该多向你学习才对。怎么这孩子一天到晚的『性』情都这么阴沉,不像爱国也不像你。”

     “别,别这么说,小静就是我生的,当然像我跟她爸爸。怎么会不像呢,呵呵,芽儿她娘真是会开玩笑。”

     尽管在洪小星的贴心服侍下丁春花终于情绪安稳多了,到底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就像是惊弓之鸟,就怕关九会冷不丁地放冷箭。

     要知道,关九的箭术是十分了得的,能杀的了几百斤重的野猪,也能灭的了穷凶极恶的狼群。随意杀两个没有多少武力值的人,简直不要太轻松。

     想到这些年来关九曾经猎杀过的无数猎物,丁春花打了一个寒噤,像是顿悟那般,意识到自己从前真的作了一手好死。

     从前一直蹦跶得那么厉害,是因为哪怕态度再恶劣,关九也视她为母亲,但自从那一次头脑发热干下了夜晚袭杀的事件之后,丁春花知道,这个女儿是真的不会把她看做是母亲了。

     这也意味着,真的惹恼了关九,关九随时都会让她好看。就算不杀了她,暗地里让她摔一跤断手断脚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容易!

     丁春花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吓到了。智力好不容易上一回线,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狂奔在死亡的路途中。

     悔不当初,可是即使重头再来,她还是会讨厌这个最小的女儿。她生的孩子,她却恨不得她*屏蔽的关键字*。

     可是现在,当初那个脆弱地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的孩子,却已经长大了,不单只身强力壮,还头脑聪明,不再像从前那么老实好欺负了,就连丈夫洪爱国,也完全偏向了她。

     丁春花神情恍惚,在见到关九拿着一大盘的苹果切片过来时,甚至一瞬间狰狞起来,想要立刻冲过去甩她无数个耳光。

     只是在触及到关九凉凉的一瞥后,丁春花理智回笼,立刻站了起来,就像是见到夫子的学生,压根就不敢好好地坐着享受洪小星的安抚。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坐,这里是刚才我跟我妈一块儿弄的苹果块,都吃。是卫国老师从京城里特意寄过来给我的,听说是进口水果,可好吃了。我妈削的皮,我负责一刀切,不是那么均匀,见笑了。”

     关九口中说着见笑了,脸上的神情可一点儿都不见笑,反倒像是比从前更加的木呆了。

     想起这个孩子受过的罪,尤其是曾经在那个夜晚送过她去医院的洪光,冷眼旁观了这么久,当下第一个伸出手去拿了几块苹果吃了,接下来便是一长串的拉家常式聊天,带动得气氛瞬间热烈起来。百镀一下“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