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28章 不干不净地去见他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不一会儿,英姑娘就获得了自由,她又给包子松了绑。

     英姑娘朝公主一步步走过去,公主这时才觉得眼前这个太监实在是太诡异,便颤声问:“你到底是谁?”

     “原来你是南习容的妹妹,我这一看之下,倒觉得你和他真有两分相似。”英姑娘揪了公主来到石坑边缘,她不敢反抗,因为她发现周边的这些毒蛇都只听英姑娘一个人的话,英姑娘迫使她看向下面的白色巨蟒,这是继那条被叶宋杀死的巨蟒之后她再弄来的一条雪蟒,之前觉得它漂亮可爱,可如今看它张开的血盆大口,只觉得渗人。

     英姑娘道:“你用活人喂养这些,不如把你自己拿去喂他们好了。”

     公主强自镇定,道:“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南瑱皇室……”

     “知道,搞的就是你们南瑱皇室。”英姑娘作势就要把南瑱公主给退下去,怎知还没掉下去她便突然惨叫一声,然后软哒哒地给吓晕了过去。

     宴会厅上,几支寡淡的曲子之后,场面便显得有些乏味,吃罢玉盘珍馐,大家似乎都期待着接下来的好戏开场。

     南习容坐在上方,手里闲适地握着一只玲珑剔透的酒杯,看了一眼台下的南枢和叶宋。叶宋突兀地站在边上,显得和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他开口亲昵地唤了南枢道:“枢枢,你先给大家跳一支舞,然后让朕看看你这些天教的这个徒弟有没有什么长进。”

     南枢应是,然后赤脚走上殿中央的红毯,她那双脚不知让多少人瞪直了眼睛,简直比南习容手里的夜光杯还要玲珑剔透。随着丝竹声乐起,南枢在殿中翩翩起舞宛若飞蝶,舞姿十分美丽,衣带飘飘一曲惊鸿。在场的官员们,无不拍掌叫好。

     等到一曲终了,所有人就都又看向叶宋,等着她上场。南习容看向叶宋,出言让她跳一支哀舞,为那些被她所杀死的南瑱将士做祭奠。但是叶宋站在原地,却晌没动。

     忽有一武将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不客气道:“不过就是个丑女人,你以为你还是北夏的将军呢,你现在就是一低贱的俘虏,连做舞姬的姿色都没有,皇上要你跳舞是给了你莫大的荣光,你他妈还不跳!”

     说完以后他率先朝叶宋扔了一只酒杯过去,囫囵砸在她身上。有了这一表率,见南习容并没有阻止,别的官员纷纷效仿,在她身上有仇报仇有冤报冤,都是因为这样一个女人才害得南瑱有了如今的下场,怎能不恨。不光是武将,就连南瑱朝中的文臣也对她充满了怨气。

     但文臣都只是动动嘴皮子,用斯文的方式斥责叶宋。而武将一边掀桌砸叶宋,一边嘴里冒出难听的脏话。

     叶宋充耳未闻,也全将这一切当做若无其事,她抬起头,望向上座的南习容,双手握紧成了拳头,气势浑然天成掷地有声道:“若是想看跳舞,不妨找你的舞姬再多跳几支愉悦大众,哀舞我不会跳,乐舞我也不会跳,还有,那些被我杀死的南瑱将士,他们践踏我北夏江山,该死!”

     她话一说完,便有一将领拎起一坛子酒,往她头上砸去。酒坛子破了,酒水溢得满地都是,她的额角重新沁出了鲜红的血。

     将领破口大骂道:“既然如此,你何不跟着去死,跟我族将士陪葬!”

     南习容一看见叶宋额头上的鲜血,脸色顿时就有些变了,但仍不动声色,问道:“既然你不会跳舞,为何学舞,为何又要站在这里来,就是为了跟朕说这样一番话扫了大家的兴致吗,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朕的阶下囚。”

     叶宋高昂起下巴,勾起唇角笑了两声,嗤笑,自嘲,嘲笑这个世界,道:“我的一切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她转身,看了看大殿两边满座,上前两步,脚踩在碎裂的瓷器上面也不觉痛,随意走到一张矮桌前,矮桌边坐的是一名文臣,见状往后仰了仰身体,叶宋低头弯身,广袖往矮桌上一拂,便扫落了上面放着的一坛酒。她又走到临近的矮桌前,把上面的酒统统掀翻在地。

     红毯被打湿,满殿都弥漫着一股酒香。

     “杀了这个疯女人,为南瑱将士报仇!”

     叶宋站在红毯尽头,仰头癫笑。那双眼里凝聚起来的赤红恨意,不尽疯狂。当有一名武将不顾一切地拔剑就朝她冲过来时,她广袖挥舞间倒真有两份舞姿的意味,那袖摆却是决绝地掀翻旁边的烛台。

     烛台应声而倒。

     武将瞠大了眼,看见火苗噌地一下燃成了铺天盖地之势,瞬间便蔓延到他脚下。满地的狼藉顷刻之间就被一场大火给吞噬。里面的人慌张逃窜,叫声不止。

     叶宋只是仰头大笑。她不会走,她要和南习容同归于尽!

     整个这一场宴会就像一个笑话,最终以灰烬落幕。叶宋烧了南习容一座宫殿。宫殿里陪葬了不少人。

     她原本以为她也会在那里面化作一捧灰的。没想到在最后一刻房梁倒塌下来的同时,南习容会突然把她拎起,一起逃了出去。

     南习容把叶宋丢在了自己的寝殿内,外面救火的人迹一片嘈杂。唯有这寝殿里是安静冷清的。她身上的衣服被烧得焦黑,一张脸也看不出本来模样。南习容的面具的带子被火烤断了,而今他丑陋着张脸,坐在地面上。双膝间横着一把琴。

     他低头调弦,几缕发丝垂下,若是不看那张不堪的脸,这样认真的风度大抵会迷倒很多女子。只是如今叶宋恨他恨极了。

     南习容头也不抬道:“不想跳舞给大家看,那好,朕亲自为你抚琴,你学了那么久,就跳给朕看。”

     叶宋笑了笑,道:“你说我跟你是同一种人,你面对失败都不会低头认输,那你觉得我会低头认输吗?现在对于我来说,什么都无所谓了,北夏的江山,你有本事再去夺,我的命你想要就来拿。”

     南习容抿唇,再也憋不住满脸怒容,忽而奋起,一把琴击在膝盖上,被摔得粉碎。他狭长的双眼眯成一条缝,言辞冷冽如冰凿,道:“这么多天,你愿意学舞不是为了跳舞,是为了免受朕的折磨,你以为朕不知道?最后你不还是退缩了妥协了?”他凑近叶宋,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可是你知不知道,像我们这种人是不允许退缩和妥协的,你要有种,就退缩妥协到底啊,让朕看看你有多么的懦弱!”㊣百度搜索:㊣\\-_//㊣

     叶宋面色无畏无惧,噙着得意的笑,说出的话偏刺激着南习容,道:“我就是不想受你的折磨又怎样,现在不是向你证明了,我和你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我是双手和你一样沾满了鲜血,那是因为你杀我同胞越我疆土;我手段和你一样毒辣那是因为你先让我朋友不得善终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和你一样不怕死不怕痛不怕丑陋不怕谩骂是因为我心中存有比那些更重要的东西。而你,所有的所有,都是源于你的私欲。”她口齿清晰,句句诛心,“所以,我不跟你一样。如果我跟你一样,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南习容脸色铁青,脸颊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轻轻抽动,仿佛已经处于理智崩溃的边缘。他道:“你现在跟朕说这些,就不怕朕再折磨你,让你求不得求死不能了?”

     她直视着南习容的眼睛,道:“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南习容歪了歪脖子,凝视着她的表情,缓缓伸手去掐住了叶宋的脖子,唇边亦是溢出一抹笑,道:“是不是因为朕刺杀了苏静,摧毁了你心中的信念,所以你就什么都不怕了?难道你就不怕朕不让你下去陪他?你也不怕朕让你不干不净地下去陪他?”

     话一说完,不等叶宋反应,南习容掐着叶宋的脖子瞬时将她扑倒在地面上,他沉重的身躯压了上来,教叶宋不得动弹。他看着叶宋整张脸,笑容变得无比邪气,道:“只有朕不会嫌弃你这张脸,要是让苏静看见了,他铁定得吓坏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就伸手扯掉叶宋的衣服,“既然你那么想下去陪他,朕怎么可能会如你所愿,朕就让你没脸下去陪他!”他掐着叶宋的手劲儿很大,几乎掐断了叶宋所有挣扎的力气。

     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太令他失望了,先前还欣赏她佩服她,认为她和自己是同一种人,是他太高估她了,没想到她会如此的懦弱!只有摧毁一个人的一切,他还能坚强地活着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碍他,他就是那样的人,但他所设想的叶宋却不是那样的人!

     摧毁她。南习容那一刻,脑海里只有那一个念头。这个世上本来就不可能有两个自己,不然就乱套了。幸好她不是自己,或者说幸好自己不是她。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