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30章 以为再也见不到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眼睫毛被白月光淬着似染了一层霜华,轻轻颤了颤,温热的液体溢出眼眶随即就变得冰凉,滑过她的脸颊,在下巴凝聚成晶莹的水滴。

     或许这辈子叶宋最脆弱的时候便是现在,因为最后她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性命。但对于她而言,这却是她这辈子最为勇敢的时候,她想放下一切,去追逐自己唯一想要的。

     叶宋的气息微弱得若有若无,迎面的风似乎更寒冷了一些,冻得她浑身都没有了知觉。正当她缓缓阖下眼帘的时候,忽然间眼前暗影一闪。她脑子重得无暇去思考,但那一刻自己的身体却是以轻。

     她被人捞起,一手扯断了梅花环,以极快的速度抱着她往旁边冲去,那是废宫里冰冷的一堵石墙。锦绣衣袍罩了下来裹在叶宋的身上,叶宋后背抵着石墙,随着不断有气息顺着自己的胸腔流下,让她的身体慢慢找回了知觉,第一感觉便是脖颈火辣辣的钝痛。

     她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法动,双手被人扼住了手腕贴在了墙壁上,胸前犹如一块石头一样压在她,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又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叶宋……”

     “叶宋……你这个傻女人……”

     叶宋睁开了眼帘,听着耳边**悱恻的低喃,心如刀绞。她睁大了眼睛,月华下,一人抵着她,逆着光,嘴唇噙着她的,鼻端厮磨着,气息浓烈炽热……

     她是蠢,她以为除了一死,自己会再也见不到眼前这个人。

     叶宋低低地呜呜出声,哭泣着,这一次仿佛要把她这一辈子的所有眼泪都流出来,脸颊湿润,摩挲着彼此的温度,她挣了挣手腕想要抱他,却被他紧紧握着,更深地吻着她。

     她想要证明这不是一场梦,她想咬痛自己的舌头,结果却咬破了对方的嘴角。他吻得更深更深,夹杂着淡淡腥甜的味道,席卷了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伴随着温热的气息渡送给她。他想要抚平她的伤痛,想要安慰她的眼泪,直到叶宋的嘴唇被吻得红肿,他才恋恋不舍地撤退出来,用同样灼热的唇去吃掉她的眼泪。

     叶宋的哭泣渐渐平息,但彼此的呼吸却此起彼伏。她终于能够看清眼前人的脸,没错,是她所想念的模样……她伸手想去摸,却在途又害怕得缩手,喃喃道:“我是不是找到你了……”

     “我从未离开过。”他拿着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不信你摸,这里是眉和眼,这里是鼻和嘴,是真实吗?”

     叶宋点头,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她说:“是真实的,是真实的……温度也还是那个温度……”

     他问:“是不是我再晚一步来,就见不到你了?”

     叶宋又摇头,说:“不,我一直在找你,我会一直找你,直到找到你为止。”

     “可我明明就在你眼前,差点就跟你阴阳相隔,你找什么,你什么都找不到……叶宋,为什么这么傻……”

     “我答应过你的,要和你一起看梅花,和你一起过年,以后做最好吃的月饼给你吃……就算、就算到了那边,我也不会让你孤零零一个人,我会……”会追上你的步子,再也让你久等了。

     只是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眼前的人就再度吻了下来,一边囫囵地带着泪意,呼唤着她的名字,他低低沉沉道:“傻女人,你就是个傻女人,谁要你拿自己换药救我的……我宁愿死了也不愿让你这么冒险……”

     她抱着他的头,嗅着熟悉的气息,不死心地问:“你是苏静么,莫不是骗我的?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便以为你真的死了。”

     “你看着我”,他捧着她的头,额头贴着她的,“你仔细看着我,你看看我是不是。”

     她看了许久,满足笑道:“是。”

     是苏静。她看得清他的脸,也感受得到他的温度。他就活站在自己面前。

     这辈子,能够再见苏静一面,就知足了。

     但是下一刻,她像是意识了过来什么,忽然撇开了头去不再看他,随手胡乱拨了拨额间头发遮住了自己的额头。苏静手一僵,便听她收起自己的脆弱,佯装坚强,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要是被南习容发现了你,我们俩就都走不了了。不是让苏宸看着你不让你胡来的么,你为什么还来?”

     “我做不到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总是得想办法进来找到你才好。”他伸手去拨叶宋的额发,声音里含着哀痛,“阿宋,干嘛要遮住自己的脸,让我看看?”

     叶宋勾起嘴角笑了一番,笑容里恢复了一些神韵,像是从心底里在笑,道:“以前你不是天天都看见我,还不是那样,有什么好看的?”

     挣扎间,苏静猛然握住了叶宋的双手。叶宋瞠了瞠目,他语气轻柔道:“让我看看,好多天不见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叶宋侧过身去,外面的火光把这废弃院子照得忽明忽暗。她咽了咽口水,声音干哑,飘忽着说:“万一,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呢?可能,会变得更丑了。”

     叶宋的头发乱糟糟的,苏静的手指抚到她发间,还理不顺。苏静说:“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心里的你是什么模样呢。可是我却知道,我知道只要是你站在这里,只要你是叶宋,那就是我心里的模样。”

     叶宋忽然有些感激这样暗的天色,她咧了咧嘴笑,道:“听说我这副样子,回去以后会是上京最丑的女人。”

     “或许,我也不再是上京最好看的男了呢?”叶宋抬眼看苏静,苏静握着她的手抚上自己的头发,轻轻一带,只见如墨的头发整个全部脱落。叶宋睁大了眼,发现他戴的的一顶假发,假发下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苏静微微笑道,“英子给我开颅取血,必须剃了我的发,现在我长得就跟和尚一个样,你会嫌弃吗?”

     叶宋摇摇头,笑弯了眼,道:“这样也很好不是吗,起码你捡回了一条命,以后再也不用时时刻刻担心着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丢了命。头发没了还可以长起来的,我不嫌弃,我一点都不嫌弃……”她靠到他怀里,用力抱紧他,“我就是嫌弃我自己也不会嫌弃你。”

     苏静亲吻着她的发心,在她耳畔低喃着:“我也不许你嫌弃你自己。不怕了,以后都不让你害怕了,我来了,什么都有我在。我们都会好好活着,从这里出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相信么?”

     叶宋带着鼻音道:“我信。”

     “没想到这废弃的无人之地,梅花也开得这么好看。”

     “没有北夏的好看。”

     “阿宋,你想家了么?”

     “很想。”

     “那你就好好活着,以后不许再做傻事了。你大哥大嫂,还有叶青,都来了,他们可盼着你完完整整地回去呢,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怕是要气疯了不可。”

     叶宋还想说话,她很想问一问他她的家人都活得怎么样,只是这时外面到处都是侍卫搜寻的声音,而且离这边也越来越近。没有功夫闲话了,叶宋连忙抹了抹脸上的泪痕,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他们早晚会找到这里来的。”她看了看苏静,“你一个人有办法藏好吗?”

     苏静道:“不是问题。”

     “那就好,”她直起身体,随手撩了撩额间碎发,低低道,“只要让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并且安全着,就可以了。我就会有无限大的勇气,想要拼命活下去。他们要找的人是我,只要我现在出去了,才能让你不暴露。”

     刚要走,苏静拉住她的手。她回头深深看了苏静一眼,嘴角弯着笑意,道:“老天派你来,就说明这一切不会就那么悲哀地结束,这一切才正要开始。苏静,我相信你,我们都能够做到的。”

     苏静松了松手,深吸两口气,低着眉眼看着她的手缩回,道:“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总会来你身边。不让谁再欺负你,他们要是敢,我就把他们全杀了。”

     “好啊,一言为定。”ttp:wwhe

     说完以后叶宋转身不再看他,迅速地出了院子。外面的确有很多侍卫围拢了来,南习容片刻见不到她,竟亲自带头出来找。

     侍卫一看见她,立刻涌上前。南习容绷紧的神情似乎也因为她的主动出现而有些松懈。他走到叶宋的面前,微微低着头细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想从她脸上寻到分蛛丝马迹,但她自始至终滴水不漏,什么表情都没有,只好道:“你以为这皇宫是你想逃出去就能逃出去的吗,朕一刻松懈,就不见了你的人影。”

     叶宋道:“既然我逃不出去,你还这么紧张做什么?”

     南习容一个手势,一队侍卫便上前要来押住叶宋,叶宋抽手躲开,自行走在前面,往她被囚禁的那座宫殿去。

     无数个夜里,她都睡睡醒醒辗转难眠。今夜,她却能够安然入睡。

     因为她知道,外面有她最想见的人,守着她。

     天快亮时,南习容前脚就去上了早朝,南枢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南习容的寝宫里出来。路遇到了刘刖,一愣,问:“事情都办妥了?”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