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33章 做个见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即使是寒春,中间那个小太监也紧张得满头大汗。马车上的每一个人都很紧张,脑袋里都绷紧了一根弦,随时都有可能会断。

     幸好南枢是南习容身边的红人,基本上见过皇上的人都见过她。而今这侍卫首领定睛一看,见马车里坐着的人除了公主竟还有南枢,关键是南枢手里握着一块南习容身边的通行令牌。

     如此一来,这些守卫就再也不敢阻拦,统统放行。重重宫门打开,那辆马车摇摇晃晃地驶了出去。

     出了宫门,马车便一路驶向了城门。然而,南枢给的那枚令牌在城门处没有作用,守城的将领油盐不进,道是不能放任何人出城,除非有南习容的圣旨。

     那将领对马车了疑,一边拦住马车的同时一边就要派人去宫中向南习容禀报。这时,边上的一个斯斯文文的太监在将领眼前落下一枚玉佩,道:“相信将军还认得这个吧。”

     那将领定睛一看,面无血色。太监道:“将军一家妻儿老小的命,现在全握在将军一个人的手里。我们只要一出城,他们就会安全,还有,你去向皇上禀报也没用,皇上只会降罪于你。”

     将领立刻叫住准备去通风报信的士兵,双方对峙片刻,最终将领下令打开城门。

     马车前面的三个“太监”驱马前行,并把玉佩交还到了将军手上,车身堪堪路过将领时,里面坐着的少女突然探出一个头来,天真无邪地对那将领眯着眼睛笑了一笑,她落在车窗上的手指微微动了下,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马车一出城,随即卯足了力往前狂奔。车身在夜色中摇摇晃晃,奔往安全的彼岸。

     叶宋撕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英姑娘亦是。她手里掂着薄如蝉翼的面具,听英姑娘道:“这东西看起来又薄又轻的,贴在脸上可真憋屈,还是自己的这张脸好!”

     又薄又轻么,可是叶宋觉得这面具一点也不轻。

     马车前面坐着的三个太监,分别是苏静、刘刖和包子,他们的人到此时此刻已经全部从南瑱皇宫里安全撤离。

     叶宋对刘刖道:“抓人一家老小,亏你想得出来。”

     刘刖斯斯文文地笑,道:“这一招还是跟二小姐学的。只不过刘某只是偷了一枚玉佩而已,并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抓其一家老小。但守城之人,爱护家小远近闻名,他心急如焚之际,是不会有多余的时间发现破绽的。”过了一会儿,刘刖忽而感慨,“南瑱多良将,只是跟错了君王。”

     那守城将领见马车已经出城,连忙就要转身想回家看一看一家老小是否真的安全,然只走了两步脚步就顿住,忽然手捂着胸口,痛苦至极,忍了忍最终是没忍住,仰头便喷出一口鲜血。

     “将军!”众将士见状,立刻围拢上前。发现那将领已经断气。

     北夏军中营火点点,宛如黑色的苍穹中指明方向的明星。远山近郊,一片旷野,空气中,充满了新鲜自由的气息。

     叶宋仍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最终她还是活着从里面逃了出来。直到远近响起的马蹄声,唤回了她的神儿,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

     她听到有人隔着苍茫的夜色,从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喊她“二姐”。叶宋身体一顿,眼眶湿润。

     久不归家,听到亲人的呼唤,原来是这样令人心酸的感觉。

     咕噜噜的车辙在原地听了下来,几匹马都显得分外安静,似乎等着对方伙伴的迎接。大家都相继从马车跳下来,苏静撩开帘子,牵着叶宋的手,将她搂着送下马车,她站在地面上,抬头看着前方营火的背景之下隐隐约约的奔腾的马的影子以及充耳的马蹄声。

     她的脚很凉,能够切实地感受到地面的寒气,还有夜风中带着葱茏的命力的草木的芬芳。脚边是枯草,挂满了湿润的露水,旁边长出了春日里最坚韧的嫩芽。

     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后来她看见有个娇弱的身影,还来不及等马儿停下就想跳下去,结果直接给摔了下去,身后又响起有人极力勒住马缰的声音,并无比担忧地喊出名字:“叶青你小心点!”

     叶宋眯着眼睛,看见那娇弱的身影摔了满身泥,然后爬起来就朝她冲过来。这条路不远,可是叶宋却觉得仿佛等了好久好久。等到她终于能够看清叶青的脸了,叶青脸上脏着泥,唤她二姐,扑过来便是把她紧紧抱住,头蹭着她的肩膀,失声痛哭。

     叶宋眨了眨眼帘,眼里也是泪。她嘴上却永远那么坚强地笑着问:“阿青,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这里的?”

     叶青哭着说:“老早就想来了,可是他们都不许我来……后来我就离家出走,我听说你被南瑱抓了,我就用我造的武器轰了皇宫的宫门,他们才同意带我来……”

     叶宋缓缓抬起双手,拍了拍叶青的后背,似乎觉得不太满足,终于一点点抱着她,安慰着:“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回去皇上得治你的罪。”

     “不怕”,叶青用力摇头,吸着鼻子,继续哭,“有爹和你们撑着,我没事的。”

     叶宋嗤笑出声,一如从前一样伸手捏了捏叶青的发髻:“亏你想得出来。”

     叶宋抬头间,见大家都停靠在十步开外。苏宸和她的大哥大嫂,还有对叶青满怀担忧的归已,以及他们身后整齐的叶家军,和北夏军中的所有将领。

     有很多熟面孔是她阔别很久没见的,而今只觉得越发的亲切。叶修下得马来,一身戎装,在空气里发出厚重的金属摩擦声。他一步步走到叶宋面前,叶青红着眼睛退开,随即叶修抱着叶宋的头便把她压自己怀里。

     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可是都说不出口。是他这个当哥哥的无能,才会让自己的亲妹妹上战场杀敌,才会让她沦落成为敌国的俘虏,受了这许多苦。

     将门之后,一点也不荣光,而是沉重得扛也扛不起的责任。

     叶修道:“活着回来就好,阿宋。”

     叶宋丝毫不觉得他的盔甲磕人,脸贴在上前,道:“大哥你怎么也来了,不是和爹镇守北疆吗?爹还好吧?”

     叶修道:“爹很好,就是让我带话给你。”

     “什么话?”

     “让你死活得活着。”叶宋笑出了声,叶修又道,“爹当了一辈子的将军,很多时间都拿去打仗了,没有多少时间留下来读书,你应该能理解。”

     “我一直都很理解。”

     “他说,那个时候打你是气糊涂了,如若你不活着回去,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叶宋听了叶修的话,想起一些过去的事。那都过去多久了,若不是叶修提起的话,她都快烂到肚子里了。但她从没有因此而有过什么不满,她犯下的错误她会尽一切可能去弥补,那时叶修死不明,有一部分是她的责任,她觉得父母打孩子,该打。

     不知比无父无母,没有责备也没有疼爱,好上多少倍。

     叶修还说:“爹说了,等你回去以后他还会揍你,让你别往死战场上钻,你就是不听话。那时要是爹和我都战死沙场了,你还要负责给叶家传宗接代的。”

     叶宋心里很暖和,笑说:“那回去以后爹要是还想揍我,那我也认了。”

     当初叶宋转战南疆,就只带了刘刖一个兄弟。而今季林季和都来了,还有许多曾经一起厮混的兄弟们,他们都热络地跟叶宋打招呼。

     身后苏静懒洋洋地摘掉了头上的太监帽子,一头黑发落在了肩上,他肆意而潇洒地把帽子扔在了地上,转而踩着轻缓的步子,站在叶宋背后。顿时前方的叶家军都开始不安分了,起哄的起哄,吹口哨的吹口哨。~*:无弹窗?@++

     似乎这是众望所归,连军中许多将领都伸长了脖子观望着,期待接下来的故事。

     叶宋感觉得到身后站了人,苏静的气息落在了她的后颈。距离太近,她没有转身,怕一转身,所有的窘迫都叫大家给偷看了去。

     苏静道:“你都跟大家打过招呼了,似乎都没有跟我打招呼。”

     叶宋抬脚就要往前走,脸上微微有热意,心跳也乱了节奏,但面上她镇定得跟什么都没有似的,淡定道:“跟你打什么招呼,不是早打过了吗。”

     怎知才往前踏一步,苏静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稍稍一用力就把她带了回来,面向他。叶宋瞳孔一缩,紧接着就看见苏静的脸在眼前放大,他的头发像最柔软的流苏,轻拂着自己的脸,唇上是他最温柔**的情意,耳边是大家响彻心扉的欢呼。

     往后许多年,叶宋也一直忘不了这个夜晚。苏静当着那么多将士兄弟们的面,捧着她的脸深深吻她。他褪去了纨绔***,褪去了玩味和不正经,就只是单纯地吻着她。那双低垂着的桃花眼里,华光滟潋,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那弯长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盈满了月华白霜。

     他不是要做给大家看,他只是想要证明,他爱叶宋,以这么多双眼睛做见证,给她一个没有任何言语的承诺,此后一,至死不渝。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