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36章 彻底惨败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第336章:彻底惨败

     “你说我不爱你,若是没有我,你早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你会比现在过得还惨,沦落**,人尽可夫!你现在哪一样不是我、不是朕赐给你的!”南习容怒极反笑,“现在倒好,你想要离开朕!既然你如此无情,那也别怪朕无义!”

     他几乎把南枢的身体提了起来,面朝向苏宸,眉眼染笑,别样风情。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即使满身血污和灰尘也阻挡不了他神色之中散发出来的狂傲,对苏宸道:“你给过她承诺要给她一个安身之地吗?这是你们之间的交易?”

     苏宸还没答话,他身边脾气冲的副将道:“王爷,还等什么,大伙儿一起冲上去,杀了这狗皇帝,将他碎尸万段给死去的将士们出口恶气!谁还听他在这里胡言乱语!”

     苏宸抬手止住,定定道:“是,本王答应过她,自会说到做到。”

     南习容挑衅地问:“那你爱她吗?”他是想让南枢死心吧,亦或者看着南枢痛苦,他会感觉到开心一点。因为南枢带给了他这么大的痛苦。

     他不允许背叛。因为他以为南枢永远也不会背叛他,这是他估算错误。到底是南枢对于他来说有几分重要还是他根本不允许自己在这一点上出现错误?

     南枢极力瞠大双眼,望着苏宸。她知道苏宸的答案,是不爱。但倘若这个时候,他能够承认他爱她,哪怕是说一句谎言来骗她,那么就是她死了这辈子也知足了。

     可是苏宸这个人的脾气就是这样,她偏生又清楚得很。他做过的事情他不会否认,但没有的事情他也绝不会承认。所以苏宸最终选择了抿唇,沉默。他抬手做了一个手势,弓箭手上前来准备,弓箭全部对准了南习容。

     御林军见状,还有零星的几个上前,用手中刀剑作势抵挡。

     如果有可能,苏宸还是会救下南枢,做到他答应过的事情,尽管那与爱是不爱没有任何关系。

     然南习容一见状,便将南枢挡在自己身前,彻底崩溃了,手指戳着南枢的心窝子,对苏宸喊道:“来啊,往这里射!大不了要死就一起死!你不是答应过她的事要做到吗,朕倒要看看你怎么做到!”他转头又对南枢轻声耳语,“枢枢,我要让你看看,他其实也会背叛你的。”

     苏宸一见状,便没有第一时间下令放箭。而是双方对峙着。

     南习容又喊道:“苏宸,你不是答应了她吗,你怎么可能做个言而无信的王爷!你莫不是觉得她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现如今就等着朕和她同归于尽吧!”

     苏宸道:“你想怎么样?”

     南习容得逞地看了南枢一眼,又看了苏宸一眼,道:“朕可以把她交给你,让你履行你的诺言,但朕有两个条件你可以选择。”

     “什么条件?”

     “要么撤军,放朕走;要么,自刎于当前!”北夏军群起而怒,南习容站在石台上哈哈大笑,而后又道,“怎么,你不愿吗?你果然是在利用这个蠢女人吧,现在你利用完了,现在她对于你来说一点儿价值都没有了,就弃之不顾了吗?北夏的皇室都是你这样卑鄙龌龊的吗?!”

     苏宸越是沉着想要保住南枢的性命,南习容便越是激他挑衅他。

     “不,北夏的皇室比你强太多,真正卑鄙龌龊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这时,突然北夏士兵群里,走出来一人。穿着北夏士兵的衣服,身形削瘦而高挑,看起来毫不起眼,但头盔下的那道疤和那双凌厉的眼睛,却不容忽视。

     南习容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才是真的叶宋。

     叶宋一字一顿道:“你以为,北夏的皇室若真是无情无义,还能给你机会像现在这样叫嚣吗?南枢一出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早该死了,那才是被人利用过后杀人灭口最干净利落的下场。你以为你还能拿她来威胁谁吗?”

     她说着,手里机弩缓缓抬起,对准了南枢也对准了南枢身后的南习容。南习容容颜大变。

     她说得对,苏宸完全可以不必负责任,只需要在南枢出来的那一刻便杀了她,也不会背上不仁不义的名声。

     南习容恨,他和叶宋此生为敌,那便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死对头。而今他一点退路都没有了,却见她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南习容不知道是该恨她还是该恨所有人,还是该恨……一时心慈手软的自己。

     他对叶宋说道:“早知如此,当初朕真应该毫不留情地杀了你。”他歇斯底里地怒吼,“这么久以来,支撑着你活着的不就是战神苏静么,他都死了,为什么你还不去死!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朕面前!”

     “我不会死,我说过我会活着等着,等着今天看你怎么也失去所有。那样的滋味,想必让你死后都无法忘怀吧。”她勾唇一笑,“你以为天下事尽在你所掌控么,我若说苏静没有死,不知你会不会活活气死。”

     “你说什么?”南习容睁大狭长的双眼。

     “我想说的是,不管从来多少次,最后都会是这同一个结局。你,不可能战胜北夏,也不可能战胜得了北夏战神,你永远都是北夏战神的手下败将!”

     “手下败将……”南习容眼睁睁看着士兵群里走出另外一个人,他把头盔揭下,赫然就是苏静。他以为,就算自己今天失败了,他也杀掉了苏静了,起码下去地府会有个垫背的,不算亏得太惨。而今,在地府与他作陪的,就只有他的南瑱亡国!苏静没有死,一切都没有改变,天翻地覆彻底改变的是他的国家,和他自己!

     思及此,南习容又呕出了鲜血。正待他有此一松懈的时候,叶宋忽然扣动了板弦,一支利箭稍稍偏离了南枢,直直朝南习容的右肩膀射去。

     南习容猝不及防,中就一箭。机弩的箭支十分锋利利落,径直在南习容的肩膀上钉出一个血窟窿来,箭支穿透他的肩膀,射死了他身后的一个御林军。

     南习容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踉跄两步,巨大的痛楚让他动作也跟着迟缓了起来,掐着南枢的脖子的手松了松。这对于南枢来说,正是逃脱的好时机。

     只见南枢身形还算灵活,一下子挣脱了南习容的钳制,一抽手便抢来了旁边一个御林军的长剑。

     南习容眼睛眯了眯,御林军立刻上前阻止。所有人都以为她一定会反手将剑送进南习容的身体里。

     她等了太久太久了,渴望了太久的自由。她知道,今天过后,以后的每一天都是自由的。苏宸会许她一个容身之所,她会成为宸王爷的**妾,一生一世都和自己所爱的人同处一个屋檐下。再也没有什么任务等着她,她不必在男人群中跳舞,更不必对他们强颜欢笑。

     她终于有希望展开一个新的开始。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而现在机会尽在她手中。只要杀了南习容,就可以做到了。

     然而,最后一刻,她却闯进了南习容的怀里。以自己单薄的后背贴着南习容的胸膛。南习容猛地一瞠目,身体跟着一僵。

     随后就见南枢高高举起手里的剑,以剑锋对准了她自己,然后卯足了劲儿,大喊出声,从剑锋到剑柄,全部不留余地地沉沉刺进自己的身体里,同时也刺进身后南习容的身体里。

     仅仅是这一动作,便花光了她的全部力气。

     噗嗤。

     天地哗然而寂。

     叶宋放下了机弩,所有弓箭手也放下了弓箭。南枢手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地在空中抓腾了两下,终于抓住了南习容的衣袖。她需得借力才不至于让自己这么快地倒下。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浑身痉挛,她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却先喷了一大口血。嘴角血流如注,脸色苍白如纸。

     她身后的南习容,一张脸也呈苍凉的白。额上布着细密的冷汗。穿透他身体的剑刃在背后,一滴一滴地滴着鲜血,滚落到了地面,卷起浑浊的尘。

     滴答滴答,他能听见血流的声音。

     浑身的血液都似全部涌到那一处了,流淌了出来,打湿了他脏污的龙袍。四肢百骸,失去了流动的血液,渐渐变得冰凉。

     南习容扶着南枢的肩膀,声音若有若无地说:“方才,你若杀了我,你就彻底的自由了……你怎么这么蠢……既然你都背叛我了,干嘛还要赔上你自己……你以为,呵,你以为……”他的声音落到南枢的耳边,就只剩下薄薄的气息,“你这样我还能原谅你吗……”

     南枢心里还是忍不住地难过,背叛他会难过,杀了自己连带杀了他,也会难过。但她不想哭,她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便只一口一口地咳血、抽气。她声音微弱地摇头道:“不,就算是杀了你,我活着,也会一辈子摆脱不了你的阴影……”

     “你知道就好。”南习容落在她肩膀上的手轻轻抬起,往她眉间划了一下,留下一道血印,“这是印记,做鬼我也会找到你,所以,别指望你能逃离我身边……”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