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37章 你最爱的是你自己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南枢眼帘颤颤,看向苏宸,终还是无声泪落,她告诉南习容:“我就是爱他,我就是还忘不了他,你现在还能拿我怎样呢?我答应他这笔交易,帮助叶宋从你的手上逃走,而他答应护我余……但是,你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就算活着出去了,还能配得上他吗?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今天能活着,我只是开心,他给过我一个承诺……我这一,最最恨叶宋。”她的眼神流连到了叶宋的身上,“但我还从她身上学到了,爱并不是要据为己有,而是只要他活得好就行了。我是个南瑱战场上的女人,跟他回了北夏,只会带给他负累而已……更何况他不爱我。”

     南习容在她身后喘息,手握上了南枢握着剑柄的手,叫喊出来,硬是把剑从他和南枢的身体里拔出来。南枢抽搐不已,鲜血染透了她好看的粉烟纱裙,她难以忍受这样的痛苦,就连最后一口气也涣散了去,气息断去时,再最后笑着道了一句:“其实,你最爱的,不是我,也不是任何人,而是你自己。”

     南习容成功地把剑拔出来,身体支撑不知,只好用剑杵在地上,而南枢的身体却软哒哒地往一边倒去,她已经闭上了双眼。

     南习容血手一捞,就把她捞进了怀,转身抱在了怀里,承受不住重量而单膝跪在了地上,以自己的后背面对下面的北夏大军。

     他一句话不说,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死了没有。御林军全部缴械投降。

     苏宸最后看了一眼台上那一角染血的裙裳,脑海里竟不受控制地现出以前他和南枢在一起时的朝朝暮暮。他甚至能看清那时的自己,虽说理智不清醒,但也确确实实地对南枢疼**备至。他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做到那样细致温柔的份儿上,就连对叶宋也不曾有。

     或许这一段开始注定就是以错误的方式进行的。所以最后必定以错误的方式结束。

     苏宸垂下冷俊的眉目,不再去想,也不再去看。他轻轻一做手势,弓箭手齐齐准备,万箭齐发,全部冲着南习容一个人去。

     万箭穿心,是种什么样的滋味,或许他体会到了又或者没有。

     朝阳早早就已升起,金色的阳光洒满了整个大地,照亮了每一个角落,让这一段段坍塌的宫墙和琉璃瓦废墟,最终成为一段终将淹没在滚滚长河里的历史。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歇口气,吹一吹春日里和煦的风,晒一晒明媚的太阳,讲几个娱乐大众的笑话,亦或是欣赏眼前的一幢幢废墟美景。

     有不少北夏的将士们,说笑着说笑着,就禁不住哭了。

     台上的鲜血渐渐凝固干涸,南习容的后背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箭。他在最后一刻护着南枢,不知是好还是不好。或许他潜意识里仍然觉得南枢是他的女人,不得不一起死的话,他也不想南枢死得太难看,毕竟她美了一辈子。

     所有人都觉得他太自负。他认为是自己的,自始至终都是自己的。既然南枢选择了跟他一起死,那他到死也不会放她自由,而是要紧紧地抓着她。

     南枢说得对,他最爱的是是他自己。除了他以外,他爱的才是南枢。只是他的爱太无法让人理解,有时沉重得像一道永远也打不开的枷锁,永永世都要束缚着她;有时又轻得像一片随时都会飞走的羽毛,可有可无。

     南瑱原本是一个跟北方小国差不多的民族,但是由于这里的君王治理有方,看着自己的国家日益强大了起来便开始不安于本分,主动挑起了战争。

     几年前和北夏的那一场战争,南瑱亦是惨白。那成了南习容脑海里一直抹灭不去的耻辱。他是记得,他派人去刺杀过苏静的家人,但他后来也被苏静当着两国休战士兵的面,狠狠地踩到了地上。

     他与俱来的皇族骄傲不允许他受到这样的对待。因而苦心筹谋,暗暗发誓,势必有一天,不光将他苏静,还要将整个北夏都狠狠踩在脚下。

     自负如他,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还记得那年,南瑱收成不好,举国都在闹饥荒。他在那个荒乱的时候,出京赈灾送粮,遇到了南枢。南枢正要被送进**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把他望着,很是楚楚动人。

     后来他才进**里买下了她。那时她才十三岁。

     南枢成了南习容身边的小小侍女,端茶递水样样都做得乖巧周到。他得闲时,便教南枢弹琴,没想到她天赋很好,弹得极为不错。看到舞姬跳舞时,她便跟在一旁和着,也有模有样。

     对于南瑱一名好的舞姬来说,练习跳舞是要从小开始的。南枢已然错过了最佳学习舞蹈的时间,就算是学成了,舞姿也是一般。但后来南习容让她学的时候,她竟也学得极好。

     随着身体得到了舒展拉伸,南枢的身材也跟着长开,越来越妩媚精致。她成功地成为了南习容身边的第一舞姬。

     那时南习容还不是南瑱的太子。朝中大臣掌权,另有兄弟相争,要想稳座皇位,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为此筹谋了很久,看着南枢越发长得成熟时,也有过犹豫。但后来,前一天晚上要了南枢的所有美好,第二天便将她送去了大臣府里跳舞。

     从此她堕入深渊,成为了南习容获取政治利益的工具。他知道,南枢曾天真纯粹地爱过他,但爱给不了所有他想要的。

     可能从前,她这辈子都会感激,自己在陷入绝境的时候得到了南习容的救助,她以为自己从此得到了救赎,再也不用过颠沛流离的活;到死的时候,她却宁愿他没救过她,因为他是一个不懂得爱的恶魔一样的男人。

     这辈子,她做过很多事情都是违心的,可能到最后决定想要彻底离开南习容的这件事是她有史以来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尽管到最后她还是失败了。死亡,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可怕,她反而觉得无比的轻松和释怀。

     她就是想要南习容知道,并不是世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因为他的自负,最终他身边所有人都会离他而去,包括她也是一样。

     石台上的血迹,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醒目。苏宸一步步朝那上面走去,见南枢窝在南习容的怀里早已无声地死去,而南习容也断了气。只不过他维持着抱着南枢的僵硬动作,微微佝偻着背脊,脸上的冷金色面具脱落,露出一丑陋的脸颊,那脸颊两边的头发微微垂下,挡住了他那双没有合拢的狭长的眼眸,眼里瞳仁早已经变得浑浊。

     最终,南习容也落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没想到南习容抱南枢却抱得很紧,好似知道有人会来抢似的,苏宸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南枢从他怀里弄出来,抱着离开了这座残破不堪的宫殿。出了破败的宫门,外面天高海阔,她便是自由的。

     南习容这一死也死得太过于简单,将士们完完全全不够解气。他们把南习容的头颅砍下来,同样装在一个竹篓里,就在南瑱的皇宫内把南习容的头当球踢。

     这场狂欢,持续了三天三夜。从此,神州版图上,再也没有南瑱二字。

     数月后,北夏大军凯旋回朝,举国欢腾。北夏皇上苏若清亲自出城相迎,慰问三军将士。南习容的尸身被冰棺镇着带回了京师,苏若清下令将他的尸身挂在城墙上,赐以百鞭,曝晒七日不得入土为安,以为那些亡去的北夏战士们报仇。

     彼时,叶宋骑马立于城楼下,看着南习容的尸体被绑着,一点点升上城楼,她跨马而下,站在地面上仰头而望,抬眼的光线刺得她眯起了眼睛,但她还是得看清楚,看清楚南习容如今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她终于为陈明光报仇了。

     而南枢的尸体同样也用冰棺镇着带回了北夏,只不过没有与南习容一起。苏宸独自把她葬在了曾经宁王府**妾南枢的墓地里。那里风水很好,望得见青山绿水和夕阳西下。那是一座空墓,是属于南枢的,也是她身份的象征。

     她永远是三王爷府里的人。

     北夏与南瑱的最后一战没有任何悬念,且成为北夏历史上的一大传奇。北夏出了一位军械奇才,所制造的运用于战场上的机括箭弩及火炮武器成为最厉害的武器,重塑北夏雄威,令周边敌国闻风丧胆,这也彻底结束了北夏的冷兵器时代。

     从此南瑱收归为北夏的版图,北夏出了一代明君,在他的治理之下国运昌盛子民繁荣,北疆有数十门火炮镇守边防,北方诸国不敢再犯。

     历史对于记载一个人,有着多少敬仰,便相对的有着对立一方的多少诋毁。叶家满门忠烈,有人却说他们功高震主;北夏第一女将军英勇无双,却有人说她不男不女丑陋不堪。

     她与苏静的传言在上京传得沸沸扬扬。一个是曾经是三王妃的女人,带着满身男子气,女人不像个女人,且容貌已毁;一个是***上京的尊贵王爷,是无数女子深闺之中梦寐以求的男子。这两人,岂会相配?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