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43章 两个答案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如今北疆军情稳定,新军训练全部交由大将军手下的有作战经验的武将所带领,新一辈的武将们功成名就,他也便可以功成身退了。手里掌管北夏十万大军的兵符,也毫不犹豫地交还给了苏若清。

     他知道,那是苏若清自李相被扳倒以后就一直以来想要的。

     没想到大将军去意已决,苏若清却强意挽留,竟挽留到了家里来。叶宋一踏进正厅时,一眼便看见了苏若清,穿着一身黑色便衣,手边一盏热茶,正茶香袅袅,旁边还站了一个老太监。

     苏若清对叶宋弯了弯眼,道:“阿宋回来了。”叶宋一愣,下意识就要撩衣行跪拜之礼。他又道,“不用多礼,我只是来这里坐坐。”

     叶宋在原地站了站,道:“皇上前来,想必是有事想和家父单独谈,如此臣女不便打扰,这便退出去。”

     “没什么要事”,苏若清道,“不过就是闲话家常罢了。阿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叶宋回答道:“承蒙皇上关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你便也坐下来和我说说话吧。”他说话的语气依旧清雅,坐在那里也显得十分安静,天色渐黑,厅里没有点灯,昏暗的光线中轮廓若隐若现,“我还想让你帮着劝劝大将军,朝廷还需要他,国家栋梁之才,若是就这样辞官归隐,未免太过可惜。”

     叶宋见推脱不掉,就真找了把椅子坐下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北夏人才济济新人辈出,大将军再怎么厉害,也有迟暮这一天,这并没有什么可惜的。”说着不由看了大将军一眼,面上带着淡淡微笑,再道,“既然是说些家常话,那臣女也就实话实说了,我爹这把年纪,我实在不忍心他再去奔波,他鬓角两边都有不少白头发了。若是为女仁孝,我当然也希望我爹能够卸下重任好好安享晚年。我相信我爹不管做什么决定都有他的考量,我便也只有尊重他的选择,奔波了大辈子,独享这剩下一点儿时间的清闲,也是一件难得的事。”

     叶宋嘴角的笑容无懈可击,顿了顿继续又道:“但如果是为朝中局势,这个臣女一介女流之辈就真真是插不上话了。但叶家满门忠烈一心为国,对皇上和对朝廷绝无异心,这点还请皇上明鉴。”

     叶宋心里跟明镜似的,苏若清让她劝并非是要她真的劝,只是让她给他一个台阶下。既能放走大将军收回兵权,又能尽到他仁义之君的责任。

     最终苏若清端起一杯茶喝了两口,道:“既然连阿宋都这么说,我要真是挽留下去,就是强人所难了。”

     大将军揖道:“老朽多谢皇上成全。”

     这时苏若清身边的老太监躬身道:“皇上,天色已不早,奴才这就为皇上摆驾回宫吧?”

     苏若清起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大将军和叶宋本是站起来准备恭送的,不想他却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叶宋,道:“我看现在也该是到了要用晚膳的时候了,不妨我就在这里用膳吧,你们可会嫌弃?”

     大将军连忙道:“老朽不敢。皇上若是不嫌弃的话,府上备有薄膳,便一起吃吧。”

     苏若清率先走出正厅,前往将军府的膳厅,一面吩咐老太监先行回去,一面道:“说来我也好久没吃过一顿家常便饭了,叶将……前辈不要拘谨才是。”

     他肯叫曾经的大将军一声前辈,已经算是莫大的尊敬和肯定了。

     结果这天晚上,偌大的饭桌上就只有叶霆、叶宋和苏若清三个人。其余各院知道膳厅有贵人,都在自己院子里吃饭了,就连叶修夫妇都没有出现。

     吃饭的过程相当压抑,叶宋没吃几口就饱了,但她还不能提前退出去。只好等到苏若清也吃好了才起身,苏若清离去的时候,大将军吩咐道:“阿宋,你送皇上出去吧。”

     在朝廷摸爬滚打多年,叶霆还是知道苏若清来将军府里挨到天黑还加上蹭一顿晚饭究竟意欲何为,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叶宋听她爹的话,只好送苏若清出去。

     门前的马车大约已经被老太监驱走了,大门口外的小巷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叶宋道:“皇上要这么走着回去吗,不嫌弃的话,我让府里的马车送皇上到宫门口吧。”

     “无妨,就这样走走也好。”苏若清一步步缓缓走下石阶,复又回头看向叶宋,“你陪我走一段好吗?”

     叶宋顿了顿,应道:“是。”

     两人并肩走在小巷中。月影淡淡,将两边墙头的杂草映出浅浅的痕迹。苏若清忽而叹了口气,轻声道:“阿宋,谢谢你。除了这句,好像我说其他的都显得了无意义。”

     叶宋平静道:“不管我做了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皇上不必介怀。”

     “你应该做的?”苏若清停了下来,看向叶宋的眼神也盈满了月华,温柔似水,声音低了些,“没有任何事是你应该做的,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朕,朕知道。”

     叶宋轻声嗤笑,道:“皇上错了,我这么做不是为了皇上,是为了叶家,为了我自己。我不要功名利禄,不要任何赏赐,唯一想要的,就是等这一切结束之后,保我叶家一个周全。”她看着苏若清的眼睛,“等我大哥御林军那边的事情安顿好了,他也会向皇上请求辞官归隐,如此一来,皇上大可高枕无忧。”

     苏若清静静看了她晌,举步继续往前走,道:“叶家军是北夏一支最强的队伍,纪律严谨,团结一心,且对叶家主帅忠心不二。叶家主将一走,他们必定会失去主心骨,我放了他们舍不得,收了他们,不完全放心。阿宋,你说说,我应该怎么办?”

     叶宋一愣,心里缓缓下沉。计算得太多不是苏若清的错,他本就应该这么计算的。只是事到如今,他最终还是想要计算在她的头上么。

     叶宋道:“皇上能这么问,说明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是,我已经有答案了。”他闲庭信步一般,道,“叶青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军械奇才,她与归已情投意合,我会让归已上门提亲,然后封她做诰命夫人。她依旧协助兵部督造武器。”

     叶宋脚下一停,脸上瞬时就冷了下来,斩钉截铁地道:“不行。”

     苏若清回头看着她,漫不经心道:“为什么不行?”

     叶宋双手缓缓收成了拳头,唇抿成了一道线,她道:“叶青只是一个弱女子,平时偶有想法罢了,实在担不得皇上所说的重任。皇上若真看好归已和叶青,不妨让他们做一对寻常夫妻。”

     苏若清沉吟一会儿,道:“寻常夫妻的幸福,可遇不可求。这便是我要说的另一个答案了。”

     叶宋有些僵硬道:“皇上请讲。”

     “大将军可以归隐,卫将军也可以辞退,叶青和归已也可以做寻常夫妻,但叶家军不能一日无将。你若能为叶家军主将,继续当我北夏的第一女将军,守卫我北夏每一寸疆土,以上那些,我便都可以答应你。”

     夜风迎面拂来,叶宋身形未动,她的发却往后丝丝渺渺。墙头野草摇动,月光碎了一地,谁家院落里传来树叶沙沙沙的声音。

     两人之间,是长久的宁静。

     叶宋随风笑了,她的笑容里苦涩更多,抬头看着苏若清的眼睛,问:“所以,你还是要拿我爹,我大哥,和我三妹的幸福来威胁我?这样你心里就好受些么,是单纯地想要留下我带领叶家军,还是单纯地见不得我自由和快乐?”

     “我只是欣赏贤能之才,你走了,是北夏的一大损失。况且……”~*:无弹窗?@++

     叶宋脸上笑意更浓,“况且什么?”

     “你曾说要帮我守护北夏江山,还作数么?”只是想让她留下来,外面天高海阔,害怕她会飞得太远,自己终其一,都再也不会见到她。

     叶宋深吸一口气,低低道:“皇上,若是这一次我没能回来,我死在了南瑱皇宫里,你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吗?你还会为难我的家人吗?你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非得我死了你才甘心是不是?”

     “阿宋……”苏若清看向她的眼神复杂而哀痛,缓缓伸手,叶宋没有闪躲,他的手指触碰到她额上那么大块疤上,“我从没想要威胁你让你恨我,我只是想尽办法想要留住你。你在南瑱,一定吃了很多的苦,苏静没能保护好你,如果可以,往后我还想好好保护你。家国天下太平,你若愿意,从此后宫只你一人,母仪天下。疼么?”

     窄小的巷子里,从对面走来一人,迈着悠然闲适的步子,一个光头在月色下显得格外的光亮。偶尔一天天他也会往这里路过的,实在按捺不住的时候会翻墙进去,神不知鬼不觉地偷看一番。

     虽然这样比较没道德,但他也做得心安理得。又不是外人,他要道德来做什么。

     只是今夜,远远一抬头便看见巷子里还有另两个人。他脚下稍稍一迟疑,便闪身隐在了墙角处。本来是不想去打搅她的,嗯但也有必要偷听一下他们的谈话。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