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44章 她宠我爱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嗤笑一声,冷冷伸手拂开了苏若清的手,道:“以前不疼,现在很疼。你觉得他保护不好我,可生死边缘的时候他总是冲在我前面,他保护不好我,除非他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毁掉的容貌,这满身的伤,不是因为他保护不好我,而是我心甘情愿去牺牲,哪怕是去微不足道地保护一下他。”她薄唇如勾,垂着眼帘,眼睫毛盈着白色的霜华,轻轻颤动,“现在天下太平了,你便觉得你可以好好保护我了,当你下令全军进攻南瑱都城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想呢?那个时候就不怕我还在南习容的手里被他折磨死了吗?”

     苏若清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月夜下的脸色有些微的苍白,良久才轻声叹了一句:“那个时候我没有别的选择……”

     叶宋云淡风轻道:“是的,没有选择就是皇上做的最对的选择,每个人的责任跟义务不同,我没有资格来责怪皇上,当也请皇上不要拿苏静做对比,也不要拿‘天下太平’这四个字作为前提。叶宋答应过的事情绝不会反悔,若有朝一日北夏有难,我还是会戎甲披身、身先士卒,替皇上守卫这北夏疆土。至于苏静”,她低头若无其事地伸脚在地上踹脚边的小石头,“他脑内的淤血已经排出,现在很健康,以后再也不会因为脑疾而随时有丧失生命的危险。这原本是你欠他的,我帮你一并还完了,所以你不再欠他。”脚边的石头咕噜噜滚了许远,声音清脆,和叶宋的话语声连成一片,“你大可以像今天晚上一样继续算计我,但如果你再继续算计他的话,就不要怪我不顾你我相识一场。”

     “阿宋……”苏若清笑了笑,“如果没有他……”

     “没有如果”,叶宋道,“就好比我如果问如果你不是皇帝,你会给我答案吗?”

     “也是”,苏若清点点头,“时至今日,我也觉得有些倦了。以前我总是以为,只有身居高位执掌天下大权,才能保护得了我想要保护的人。现如今看来不是。我保护得了天下,唯独保护不了我最想要保护的人。我以为现在总算能够多出一点空隙来保护你了,却原来你身边早已有人保护,又或者说,你根本不需要谁保护,你只需要一个人陪你翱翔,但我没有翅膀。三千荣华凤临天下,都无法让你在我身边停靠。”

     叶宋又仰头,笑得淡然道:“或许从前犹豫过,现在不可能,将来也不可能。”她的眸光柔和,重新落回苏若清的脸上,问,“方才你给我的答案都是认真的吗?”

     “如若是认真的,你会怎么做?”

     “无非是将我逼死。”

     苏若清瞳孔一紧。叶宋后退一步,恭恭敬敬地揖道:“臣女就送皇上到这里了,天色已经不早,皇上还请早回吧。”

     只要苏若清在原地站立不走,叶宋就保持着躬身恭送的姿势,不肯直起身抬起头来。最终他叹息一声,还是拂袖转身离开了。

     看着苏若清的背影一步步远离,叶宋便不再逗留,转身回了将军府。

     忽然苏若清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道:“阿宋,对不起,让你为我受了这许多苦。”

     叶宋已走到大门前,侧身看着月色下的苏若清,眯着眼睛一笑,道:“不全是为了你,也有为了我自己,曾经许下不知天高地厚的诺言;还有为了别人,我都心甘情愿。”

     这个别人,不言而喻。

     苏若清最终道:“更深露重,的确是不早了,进去吧。”

     “皇上慢走。”说了这一句之后,叶宋便入了大门。朦胧灯笼的光照在朱红大门上,缓缓合拢,有几分沧桑和哀凉。

     苏若清无奈地笑了,一步步往前。他一开始便知道,胁迫她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罢了。

     他走到分岔路口的时候停了下来,边上拐角那里,苏静正寂静地站着,十分显眼。

     打从苏静一闪身躲开的时候,苏若清便知道了。

     苏若清侧目看了苏静一眼,不明意味道:“以前她什么都护着我,现在她什么都护着你。”

     苏静笑若桃花,应道:“是了,都是因为她宠我爱我啊。”

     苏若清不再停留,拂袖离开。背影比月色还孤寂冷清。

     叶宋回去以后,就被叶霆给叫去了他的院子。叶霆正在书房里等着她,她一入门口,便抬起头来,昏黄的烛光下,眼角不知何时布满了皱纹,双鬓确已发白,真的是老了,看叶宋的眼神一半怜爱一半慈祥。

     叶霆问:“皇上走了?”

     叶宋点点头,进来坐下,看着叶霆在书桌边上练字,被烛光映照得同样昏黄的生宣上,苍浑遒劲地写着四个字——家国天下。

     叶霆的字就跟他的人和行为作风一样,粗犷而大气。

     叶宋问:“爹找我何事?”

     “皇上有没有跟你说了什么?”叶霆反问。

     叶宋愣了一下,道:“除了让爹好好休养身体,别的也没什么。爹从北疆回来,身上落下了病,是应该好好调养,这个时候应该去上床睡觉了,夜里练字对眼睛也不好。”

     叶霆叹了一口气,眼神里满含着欣慰,说道:“还好,我们阿宋够聪明。若是当真被功名利禄所拖累,稍稍有犹豫,后果就会万劫不复啊。皇上让你劝的时候不一定是真让你劝,若你当真了,那才是糟了。”他压低了声音,只用叶宋听得见的声音又继续说道,“就算你和皇上有些旧情,一旦威胁到了他的政治利益,他觉得该下手的,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皇上远不如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如若真把他想得简单,那才是犯了大忌,当年李相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你别嫌爹话多,不管是为了叶家还是为了你自己,爹都不想你吃亏。”

     叶宋趴在叶霆的书桌上,用手去蘸生宣上未干的墨迹,然后擦在边上的空白处,把一幅字都弄花了。叶霆嗔她,她还越发恶劣,道:“我知道,我不求功名利禄,只求我们叶家能够平平安安。爹现在已经不是大将军了,这幅字屁用都没有,你以后也用不着操心,好好过你的清闲日子吧。”

     叶霆还是不放心,道:“君心难测阿宋,你需得小心。他若是还想让你进宫……”

     叶宋打断他,道:“爹,放心吧,我不会。我有心上人了。”

     叶霆一震,脸上着实震惊不小,能听叶宋这样说出来的话还真真是第一次,他一度都怀疑自己的女儿是个伪女子,没想到……叶霆若有所思:“莫非传言……”叶宋看他一眼,他及时住嘴。

     叶宋站起身来,把桌面上一幅弄花的字卷起来揉捏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里。她道:“爹别想太多,一切有大哥还有我呢,不早了,爹早早睡吧,我这就回去了。”

     堪堪走到门口,叶霆唤了她:“阿宋。”

     叶宋回过头来,一张脸有些突兀,但身上透露出来的气质依旧斐然,问:“爹还有什么吩咐?”

     “上次,嗯上次爹没有分寸,一时糊涂打了你巴掌,希望你能原谅爹。不亲口跟你说,我心里一直梗着不舒服。”

     叶宋笑道:“你打我说明我该打。不打不成器,不都是这样吗?”

     叶霆脸上表情一松,对叶宋挥挥手:“去吧去吧,去睡吧。”

     第二天,皇宫里送来了许多名贵的药材,其中就有往年南瑱进贡给北夏的雪应。英姑娘拿到雪应高兴坏了,那对恢复叶宋的容貌以及挫掉她身上的伤疤有着大用处,叶宋可以依靠雪应来减缓治疗所带来的疼痛。

     她身上除了额头,其他地方全都有数不清的伤疤,有陈年旧伤,也有后来战时添的新伤。英姑娘先把叶宋手腕脚腕上的伤痕给挫平了,当时血肉模糊叫人不敢直视,幸好有雪应她才感觉没那么痛。

     等把伤疤挫去以后,英姑娘再重新给叶宋敷药,好让她腕间重新长出新鲜光嫩的皮肤来。

     不光如此,叶宋身上的每一道疤都要经过那样的处理。她多半时间是在床上躺着的,再也没办法出去走动,找个隐蔽的角落待起来,在苏静的必经之路,偷偷看他两眼。

     幸而,天气已经不是很热了,躺在房间里也不会觉得那么闷。

     叶宋的后背被磨得一片血红,雪应的药效一过,痛得她大汗淋漓。叶青见之十分不忍,红了双眼,说道:“这些伤痕反正穿了衣服别人也看不到,你以前不是说你不在乎这些吗,这是一种印记,那就留着好了,现在干嘛还要花这么大力气把它们磨掉……”

     叶宋满头大汗道:“不磨掉,怎么能重新开始。”大抵是经历了太多,这些形式上的印记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吧,磨掉它们等于放下了过去。真正留下来的意义只需要记在心里。她双手趴在枕头上,始终坚强地笑着,“而且女为悦己者容,我怎么能够,以这副样子去面对他。”

     英姑娘在旁道:“叶姐姐放心吧,等你好起来以后,我保证你的皮肤比以前还要光滑漂亮。”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