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58章 成全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自然是在来见你之前,我没有资格去好好见他。”一局棋罢后,叶宋坦然道,“我输了。皇上深谋远虑,不管我再和皇上下多少局棋,都不会是皇上的对手。”

     苏若清轻声道:“那也总好过自己和自己下棋。”

     叶宋神情有些怔忪。这时有人轻轻地叩响了门扉,苏若清道:“进来吧。”

     有人从外面进了来,叶宋首先闻到的就是一缕清甜诱人的香气。她抬眼去看,见是方才楼下那卖汤圆的大娘进来了,手里的托盘内还装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

     大娘把汤圆放在了桌几上,道:“两位客人,这汤圆要趁热吃才好吃,妇人这就不打扰了,等过后再来收了空碗就是。”说着大娘就退出去了。

     叶宋看着碗里飘浮着的醪糟,酸酸甜甜的气息,她被那热气熏得有些眼热。苏若清先拿了筷子动了起来,道:“以前我不喜欢吃这些,但吃得多了才觉得滋味是皇宫里根本比不上的。你也来一碗吧,算是陪朕吃冬至的最后一碗汤圆。”

     叶宋见他吃得很香的样子,停顿了半晌才伸手去捧那碗,感觉很温暖,暖意直抵她的手掌心。她喝了一口汤,甜汤也沁人心田。

     苏若清若无其事地说道:“阿宋啊,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叶宋道:“我愿意洗耳恭听。”

     “我最后悔的,是那个晚上,凭着你身上掉落的宁王府的玉佩才从流氓手

     里救下的你。”

     叶宋蓦地一愣,一个个地吞咽着汤圆,囫囵道:“你在后悔认识我么。”

     苏若清笑着摇了摇头,道:“是后悔那样的开始不对。但我本身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不是你最初所认识的那个苏若清。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不管再重来多少次,我想我还是会救下你,但我希望我可以义无反顾一些。尽管那时,即使没有我的出手相救,你也一定能够摆脱困境,因为你是叶宋。后来的许多事情,都因此而注定了的。”

     叶宋轻轻道:“不管什么样的开始,都不枉你我相识一场,因而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你不怪我吗?”

     “既然你也说都是注定了的,那我凭什么怪你。”

     “你曾说,‘嫁人当嫁苏若清’,否则,”

     叶宋弯了弯嘴角,“否则我就终身不嫁。”

     “那现在还作数吗?”

     誓言之所以是誓言,是因为它的美丽和认真。他们彼此一直都在把它当真。

     叶宋道:“苏若清,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它不可能再从头来过,你我也是一样。如若是你不能忘了我,便像我放下你一样,也放下我吧。”她将一碗汤圆的最后一口汤都喝干净,“那句誓言到现在都还作数。那时因为爱你,自以为普天之下找不到第二个自己想要嫁的男人,即便是最后不能嫁给你,我也绝对不会将就别的男人。如果那是你想要的,我会遵守诺言,终身

     不嫁。今天我选择来见你,就是想要和你说清楚这件事,它不光是横在你的心里,也同样横在我的心里。但总归是要放下的,不然你和我都没法各自重新开始。”

     “是不是我若不允,你便真的终身不嫁?”苏若清若有所思地道。

     叶宋沉着道:“是。”

     他淡淡一笑,“可你不是答应了他吗,现在要对他食言,那样合适吗?”

     “不合适又能怎样”,叶宋说得云淡风轻,“我并非不在意嫁衣披身,也并非不在意一生只能骑战马而永远上不了花轿。但如果做不到那样,我不会强求,我也不会离开他。能和他相守相伴一生,是不是夫妻,我都认了。”

     “阿宋”,苏若清笑着道,“你为什么这么倔强。”

     叶宋亦笑得明眸皓齿,道:“还请皇上见谅,我本来就是这样。我知道,不管从来多少次,最后同样都是这个结局,不管让你选择多少次,你都会选择你的北夏江山。北夏的完璧江山都是你的,我不欠你任何,曾经因为没有什么能够束缚我的自由,经历了那么多生生死死我才明白,我想要的并非是自由。所以我也不奢求你能因为我守护了北夏江山就作为条件放了我自由,将那句誓言毁于一旦。”

     苏若清问:“你想要的是什么?”

     叶宋回答:“我想要的,是一份全心全意安安稳稳的感情,是一份不管在哪个屋檐下都可以是一个家的安心

     ,是一份在床上躺一觉也能相携梦中走遍千山万水的踏实。自由并不一定是要走到很远的地方,自由是在心里。”

     若是安稳,当初皇宫那个金色的牢笼也可以是她的天下。可是自始至终不是她想要心甘情愿把自己关进去,而是苏若清一直在引诱着她进去。

     听她这么说,很多事情不需要再问,就已经是明了了。

     后来苏若清认命一样地道:“你一定是很爱他了。”

     叶宋坦然承认:“是,至于有多爱,我还没有去深究过。爱一个人的深浅和分量,是没有什么能够衡量的。这辈子,如果能嫁给他,大约就是我一生最大的奇迹了吧。我至今觉得,即使我满身伤疤被磨去了,即使我拥有一副好皮囊和一颗爱他的心,我也不一定能够配得上他。”

     “骄傲如你竟也会感到自卑么?”

     “大概是吧”,叶宋从榻几上站了起来,拂了拂衣,“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所有的决定权都在你的手里,你是至高无上的皇上,别说小小的幸福,到最后我和苏静的命运也都握在你的手里。但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你能幸福。”

     叶宋堪堪转身的时候,苏若清道:“皇权乃世上至高无上的东西,偏偏我最后就是输在了这上面。”叶宋脚下顿了顿,苏若清又道:“你那么爱他想嫁他吗?”

     叶宋道:“是啊。”

     “那就去吧,我成全你。‘嫁人当嫁苏若清’这句誓言,

     从今往后,不复存在。”

     叶宋深吸一口气,扯了扯嘴角,始终垂着眼帘,道:“谢谢。”

     “我愿你往后一生都无病无灾一世安宁,我愿往后有人替我继续爱你直到你老去,我愿你常开口幸福地笑、儿女绕膝自由自在,我还愿你,不要忘了我。”

     叶宋回头看着他,眼里依稀有泪。

     苏若清却轻松地笑:“其实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坏。”

     叶宋破涕为笑道:“你太自以为是了,我从没想象过你到底有多坏。”

     “如果这是你最后选择要走的路,我不会拦着你,希望你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如若没有,记得往回走,说不定会有别的出口。”

     叶宋骄傲地扬了扬下巴,道:“走回头路不是我叶宋的风格,你知道的。”

     “他若是欺负你,你可以告诉我,我想办法收拾他。”

     叶宋揩了揩眼角,嗤笑道:“向来只有我欺负人的份儿。我也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就不劳你操心了。”

     苏若清点点头,一时之间再也找不到别的话来说。他想笑着安慰她,可是皱了皱眉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努力地想着下一句话该说什么,若是他再不说的话,叶宋就真的会走了。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头。

     而亲手放她走的,是他自己。

     纵然万般不舍,他不得不彻底放手。这或许是苏若清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如果真的爱她的话。明明他有是啊许多理由来留住她

     ,如果他真的不择手段想要得到她的话。

     但是她活得太辛苦,为他付出得也足够多。他不是败给了苏静,而是败给了自己,但倘若苏静能够护他所不能护,那他也心服口服。

     叶宋是个骄傲的女人,她是北夏最骄傲的女人。她不能有自卑。倘若哪天她真面对一个男人有了一丝自卑,那是因为那个男人融化了她的骄傲。

     大概这便是爱与占有的区别。

     若是强行把她留在身边,终有一天会亲眼看着她被磨去了自己透亮锐利的棱角,苏若清不希望看到那样的结果,因为那就不是叶宋了。

     果然,苏若清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的时候,叶宋等了一会儿,笑笑道:“没什么别的事的话,那我就走了。”

     “好。”

     叶宋走出了门口,回身虔诚地帮苏若清关上房门。房间里的他,很孤独,不惹尘埃。门扉合拢时,将将只剩下一条缝,雪光落在苏若清的侧影轮廓上,闪闪发亮,一身黑衣深沉冷肃,他半低着头,拾捡棋盘上的棋子重新装回棋盒内,清清淡淡道:“我不会忘了你,但会按照你所说的那样,尝试着放下你。”

     另外一条街上的茶楼内,茶客少之又少。苏静坐在窗边,这个位置是之前叶宋经常坐的,为了偷看他。桌上的茶凉了一壶又一壶,台上的说书先生说了好几出。

     但是他似乎格外的有耐心,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拨弄着茶杯,眼睛看着

     窗外的雪飘,茶杯在桌面上发出咕噜噜的滚响。

     有卖艺为生的清秀姑娘手抱着琵琶,见这桌的客人气度不凡,便迈着小碎步走上前,福了福礼,手指撩拨琴弦,柔声说道:“这位公子,听支曲儿吧。”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