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60章 再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出门的时候还真被叶青给说准了,天空灰蒙蒙的,到了傍晚的时候雪就越下越大了。苏静在屋檐下踟蹰了片刻,然后走了出去,往长街的一个方向走。那小厮小跑进茶楼,本是想给他取一把伞出来,等出来的时候发现苏静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

     他的背影在风雪之中,显得有几分凄凉,和清贵。

     叶宋出了棋馆之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迎面的风雪模糊了她的视线,呼吸的空气也是冰冰凉的,冻红了她的鼻尖。走了不一会儿,撑在头顶上方的伞便堆了些雪显得沉甸甸的。叶宋手腕轻轻斜了斜,白雪簌簌往下落。

     街上,就只有她一个人。

     不知不觉,天地四周都像是一块完整的白幕,叶宋走在那中间。浅紫色的衣角迎风而飞,她墨长的发丝时不时飘出了伞外。高挑纤长的背影,让站在窗台边默默凝视的苏若清久久难忘。

     最终,她转过了街角,毫无踪迹可寻。

     那骨伞油纸上,盛开着朵朵团簇的梅花。像是一个人的期待,也像是一个人的等待。叶宋脑海里一直浮现出那日在南瑱境内,也是下雪,她说相约一起看梅花的场景。

     她要往前走,她不会倒退。身后的所有,从今天起,就彻底成为了过去,只有前面才是她即将到达停靠的地方。

     苏若清,愿你一生安好。

     她从没后悔过和苏若清相识一场,但她现在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去追逐

     什么。

     她和苏若清之间,是最美好的错过。这种美好适合遗落在回忆里,美丽却无可奈何。叶宋不会忘记,在自己处于危境的时候,是谁对她伸出援手;她也不会忘记,在自己最落魄无助的时候,是谁给了她一个安身之所;她还不会忘记,在她最专横跋扈的时候,是谁名正言顺地对她袒护。

     但是,像苏若清这样深谋远虑的九五之尊,像叶宋那般骄傲坚强的女子,他们在一起容易碰撞出火花,却更容易强折而断。

     苏若清需要的是一个心胸开阔能容纳他的百川江山的爱他的女子。叶宋想,那个女子会比她更柔更懂得包容,与他没有任何的利益和算计,更爱他,更懂他,比她更优秀。

     因为那样的女人才适合三千荣宠、尊贵无疆。

     将来苏若清,一定会遇到那样一个女人。和他一起坐拥江山,俯瞰天下。

     苏若清,再见了。

     叶宋的思绪随着风飘得很远很远,她还是会想起过去所发生的那许多事情,但是她不会再难过了,她唯一有的就是一副虔诚的态度和衷心的祝福。

     走过了两条街,走过了分岔路口,天黑色笼罩下来的时候,她终于到了和苏静相约的地方。只是这茶楼没有往日的热闹,茶楼外面的一串串灯笼也一盏灯没亮,人去楼空。

     茶楼的大门还没有上锁,里面似乎有动静。叶宋撑着伞仰头往二楼看去,窗台上除了积雪什么都没有

     。她抬脚就走上三两段台阶,准备进大门。

     迎面却有小厮退了出来,抬头看见叶宋,愣了一下,道:“不好意思这位客官,本店已经打烊了,不做生意了。”他转身就欲将大门上锁。

     叶宋一把按住,皱着眉问:“里面没人了吗?”

     小厮道:“里面没人了,小的才去确认过了。也没有滚热的茶水了,客官若是想喝茶,小的也很无奈呢。”

     叶宋垂着眼睑,看着那锈迹斑斑的一柄锁,最终淡淡“噢”了一声,松开了手,任由小厮把大门给锁上。她堪堪转身之际,小厮忽然间灵思一动,问:“客官你是不是来找人的?”

     叶宋将将走到屋檐下,顿住了脚步,回头看着他。他又道:“今天下午的时候,店里也来了一位客人,”他抬头指了指头顶,“就在二楼这窗户边坐了一下午,好像在等什么人。”

     叶宋听后,眼神一动,问:“他人呢?”

     小厮指了另一个方向,道:“刚刚天黑的时候那位客官出来往这个方向去了,走了还没多久,你要是现在去追的话可能……”

     话还没说完,叶宋转身便往那个方向走去了。衣角翻飞在伞外,身后留下一串略有些莽撞的脚印。

     小厮看着叶宋走远,自言自语道:“都还没听我说完,就知道我说的那位客官是她要找的人么……”随后又恍然大悟了,“那位客官气度不凡,想必要等的正是这样的姑娘吧。”

     他检查好门锁以后,也撑了一把伞就走进了雪地里。

     雪地容易打滑,稍不小心就容易滑倒。叶宋走得很快,整个宽阔的街道面上,除了她自己的脚印,隐约间还能看见另外一双脚印,她什么都没想,只顾着追寻那脚印的方向去。

     快速地穿梭过两条街以后,就到了上京最繁华的街市中心。即便如此,街上的行人也十分稀少。宽阔的街面,除了稍高一点的地方露出依稀的青石墨色,其余的都是一地白。

     她举目而望,终于发现了目标所在。

     宽阔的街道对面,一袭紫衣背影,发色染雪,穿过了十字路口,正走上另外一条街道。他没有撑伞,肩上都是落雪。黑色的长靴踩在地面上,留下她一路追寻而来的脚印。深紫色的衣角,飒飒生风,背脊骨挺得笔直,走起路来自有一番风流,宽肩窄腰,如玉树临风。

     叶宋只需看一眼,就能够认出他来。她喘息着,随手扔掉了手中的骨伞。那把伞像是一朵飞花,在空中缓缓飘零,然后降落在别人的屋檐下。下一刻她抬脚就朝苏静跑了过去。

     苏静在前面走着,叶宋脚踩在雪地里发出毛毛躁躁的脚步声很小很小,不知他可有隔那么远的距离就能够听见,却是身形一顿,停了下来往后看去,然后一双桃花目里尽是惊诧。

     美丽的骨伞在他的眼帘里滑落,他看见叶宋正奋力朝他奔跑。

     这里是街市中心,主

     要的街道两边,都有人来点亮红红的大灯笼。一盏盏红灯笼,从远方一点点亮了过来。负责点亮灯笼的两个人,从苏静面前缓缓往前挪,红色的光照在了雪地里,照亮了对面那一抹莽撞的倩影。

     叶宋跑到十字路口的对面停了下来,雪花落在她的眼睫毛上,她颤了颤眼帘,大口大口地呼出白气。湿润的发缓缓垂落,寒风仿佛在那一刻静止。

     苏静和她面对面站着,两人中间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他微微笑着耐心地等待着叶宋慢慢平息,头顶流泻下来的红色光泽十分柔润,即使是这冰天雪地里,再也感觉不到孤独的影子。

     叶宋的鼻尖红彤彤的,她整张脸都被映衬得发红,那双眼睛却不是平时的冷色琉璃的样子,而是华光溢彩万分动人,好似盈了一汪春水,又好似装了整个透明的水晶世界。

     她看着苏静,深深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就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轻快而愉悦,道:“还好我追上了,听茶楼里的小哥说,你等了我一个下午。”

     苏静眉眼含笑道:“本来我还想等下去的,只是他们要打烊了。早知道你会追我追了几条街,不如我就蹲在茶楼门口等你来好了。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但总是要来的,或许是明天。”

     叶宋道:“今天的事情我不喜欢留到明天去做。”

     随后两人就是一段沉默,但这样的沉默一点也不显得违和。叶宋摸了摸

     鼻尖,一路跑来她被冻得鼻涕都出来了,不由吸了吸鼻子。苏静什么都没问,她也什么都没说。

     她垂下眼帘看了看自己湿湿的脚尖,像在找什么来为自己打气,隔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再抬起头去,定定地看着苏静,朗声问:“苏静,你介不介意我曾嫁过人,又谈过一段额外的感情?”

     苏静郑重地回答道:“不介意。”

     “那你介不介意我不太像个温柔的女人,曾和男人扎堆,做过许多男人做的事情?”

     “不介意。”

     苏静问:“你介不介意我曾娶过妻,有过一个家?”

     叶宋郑重地回答:“不介意。”

     “那你介不介意我长得有些像个女人,曾惹过不少的桃花债?”

     “不介意。”

     若是真心爱着一个人,会心疼着他的过去,而不是介意他的过去。

     结果叶宋一说出口之后,低低笑了笑,笑容在雪和灯笼下显得美极了,让苏静看得怔了怔。下一刻她抬脚就朝对面的苏静跑了过来,一把闯进苏静的怀里,将他抱着。

     叶宋双手搂住了苏静的脖子,将他的头微微往下压,自己稍稍踮了踮脚,鼻尖和苏静的鼻尖轻轻擦过、错开,苏静低眼看着她嘴角挂着令人着迷的弧度,她的靠近,让两人的呼吸找到了彼此的温暖,相互纠缠在了一起,苏静还来不及感受和迷恋,紧接着叶宋头一偏,冰凉的嘴唇就贴在了他同样冰凉的嘴唇上。

     叶宋倒抽一口

     凉气。那一刻心里全部被填满了,留不下任何一丝空隙,每一声心跳都回荡着余味无穷的悸动,她同样也着迷苏静的气息。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