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62章 三堂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青替大家理所应当道:“今天是个团圆的日子,晚上的时候吃团圆饭都不见二姐你回来,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大家当然要聚在这里啊,不然怎么能算是团圆呢?”

     叶宋道:“大家几乎天天都在团圆吧,差这一天吗?”她眼光一扫,落在了老将军身上,哭笑不得,“爹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去睡觉了呢?”

     老将军哆叶宋一眼,又看向埋头吃汤圆的苏静,不知怎的,他看他的眼神越看越满意越看越柔和,对叶宋道:“没规没距,人家贤王来者是客,你连基本的礼数都忘了吗,这个时候去睡觉太失礼了。况且好不容易贤王过来一次,我陪贤王说说话又有何不可?就只允许你和他说话,我们大家就不能和他说话了吗?”

     好吧……这种时候她还是保持沉默比较靠谱……叶宋一一看了边上的人,俨然一副三堂会审的样子,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况且……叶宋又瞟了一眼旁边的苏静,要伸头也不是伸她的,而是伸苏静的……

     于是叶宋继续吃她的汤圆喝她的汤。苏静适时地抬起头来,笑说:“老将军太客气了,我深夜造访,倒有些唐突了。”

     老将军道:“贤王也是太客气,老夫还没有感谢你把阿宋给送回来,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外头指不定惹出个什么名堂来,看见你和她一起回来,我们也总算放心一些。怎样,这汤圆好吃

     吗,下午才包的,要是不够,厨房里还有一些,一会儿再添一碗。”

     苏静弯起嘴角道:“如此多谢老将军。”

     老将军眼睛可毒辣得很,眼帘稍稍一窄,就落在了苏静过分红肿的嘴唇上,道:“贤王这嘴……肿得厉害,可是被什么东西咬了?”

     叶宋头埋得更低。

     苏静从善如流地说道:“那倒是没有,只不过今天中午吃得过于辛辣,所以有些上火。”

     “哦——原来如此。”老将军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知今天阿宋给你添麻烦了没有?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吧,阿宋都干了些什么事?”

     不等苏静回答,叶宋忍不住出声了,闷闷道:“爹,你用不着事无巨细地过问吧,那些问题你可以问我……”

     老将军挑了挑花白的眉,道:“贤王妃早逝,不知道贤王可有续弦的打算?”

     叶宋一口汤药喷在了桌上,咳嗽连连。

     苏静放下手中勺子,去帮叶宋顺背,一边谦逊道:“是有这个打算,而且此生就只娶一个,绝不辜负。”

     叶宋咳得脸都钻到了桌子底下,半天没有抬起来。准确来说,她是不敢抬起来,脸颊绯烫,她的家人若是想看她的笑话,眼下绝对是最佳时机。

     老将军又不是眼瞎的,当然看得出来叶宋和苏静的那点儿猫腻,且他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大家都是喜闻乐见的。这个时候象征性地挑挑刺,就是为了增添喜庆。

     怎晓得,原来天不怕

     地不怕的叶宋,居然经不起他们这样闹腾,恨不能钻地缝里都不敢抬头了。

     嗯她当然是心虚。可为什么要心虚,大概是因为方才雪天里那个疯狂的吻让两人的嘴唇都又红又肿;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份雀跃的心情,一旦被亲近的人发现了,就是羞于启齿的。

     叶宋咳到后来越咳越没劲儿,苏静绷着笑意道:“别咳了,一会儿咳哑了嗓子,他们都走了。”

     叶宋一愣,连忙从桌子底下抬起头来。一看,恨不能昏过去。

     苏静居然也讹她,哪里走了,一个个坐在那里看她好戏!后来他们才当着叶宋的面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相继离开了,直到只剩下苏静和叶宋两个的时候,她道:“才第一天,你就要叛变了吗?”

     苏静好不无辜道:“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只是这一天你不也迟早得面对么,等不久的将来,我会下聘,八抬大轿来迎娶你,现在都不好意思了,那时候怎么办?”

     叶宋整张脸都僵了,埋进双臂间:“……我没有不好意思。”

     “嗯我相信你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你只是暂时还不习惯。”

     苏静显然是饿了,吃了一碗汤圆还想吃一碗,家里的下人们都被撤走了,叶宋便亲自去厨房的锅里给他盛了一碗回来。见他吃得很香的样子,不由低声轻柔地问:“这比你平时吃的那些山珍海味还要好吃吗?”他的吃相给人的感觉就是那样。

     苏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着实享受,道:“胜过山珍海味。”

     叶宋不信,用勺子伸进苏静的碗里舀了一只出来溜进自己嘴里。苏静又问:“怎样?”

     叶宋面不改色:“很一般。”汤圆很糯很香甜,她只知道吃山珍海味的时候,从没有像这般细细地去品尝是什么味道,但是她不能说出来,否则苏静就更加得意了。

     夜渐渐深了。膳厅里的灯火却很明亮,仿佛不知疲惫。

     诚然,叶宋也觉得十分精神,了无睡意。她的脑子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就是让她这个时候回去躺着她也一定是一夜无眠。

     叶宋问苏静:“你困了么?”

     苏静反问:“你觉得我有可能会睡得着么?”

     叶宋勾唇一笑,道:“那我去沏壶茶给你吧。”

     廊檐下小炉生烟,袅袅茶香。两人坐在回廊上,看飞雪落下屋檐,别有一番情趣。有雪花如飞蛾扑火一般飘在了茶炉之上,顷刻便融化。

     茶叶滚沸漂浮,叶宋拎起来给苏静斟了一杯茶,道:“我煮茶没什么讲究,你若喝得讲究,以后我再慢慢学。”

     苏静道:“阿宋沏的茶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讲究,不需要去学。”

     叶宋似笑非笑:“你一向会说。”

     苏静眨眨眼:“我只是实话实说。”

     天幕黑沉,苏若清回到皇宫,身边跟着一言不发的归已。走进宫门的时候,苏若清忽然问:“今日你告知贤王阿宋赴约于我的时候,他是什

     么反应?”

     归已默了默,道:“没有什么反应,他很相信二小姐。”

     通往后宫内殿有长长的阶梯穿越朝殿,他一步步走在阶梯上,淡淡道:“你说他们彼此信任,没有任何人能够插足进去,我也是一样,往后就只能在旁看着他们恩恩爱爱白首到老,而我,注定一生孤独么。”

     归已心里收紧了些,看着前面苏若清孤冷清寂的背影,有些心疼,道:“不会的,缘分天注定,老天爷这么安排,说明一定还会有别的人走进到皇上的心里。”

     “一直以来,我想要得到什么都是靠算计靠权衡,还从来不曾相信有注定。”苏若清道,“如若是有,也不会再是像叶宋那样的女子。全天下,叶宋就只有一个。”他叹了一口气,在归已面前什么都不用掩饰,也不用憋在心里,是真实的哀伤和无可奈何,“算计是帝王的本能。我是真的想要她,才忍不住凭着本能算计了她。没想到那样只是把她越推越远。可能天底下,在权力和富贵荣宠面前,还能背道而驰的女人,就只有她一个了。”

     归已道:“既然二小姐如今心系贤王了,皇上还是顺其自然吧。属下觉得,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把她牢牢捆在身边,看她自由和幸福也是一件好事。现在二小姐和贤王在一起幸福自由,皇上不妨祝福他们。”

     “是,她为我做了太多,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她走。”

     他走到台阶的最高处,白雪在八角琉璃宫灯的映照下,呈晶莹剔透的形状,落在苏若清的背脊上,他缓缓道,“明明从前,在她身边和她亲密无间的人是我。我总是设想,假如我是苏静,结果会怎样。现在终于想明白,假如我是苏静,结果也不会是我想要的那样,因为我始终选择心怀天下,假如苏静处于我这个位置,他还是会始终选择叶宋不要这天下。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输给了他。可要说祝福,”他轻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就算没有我的祝福,那样一对天造地设般般配的人,也会很幸福的。也罢了,事已至此,就这样吧。”

     归已步履沉重,虽说眼前这人处于世上最尊贵的位置,可谁又能理解他爱而不得的孤独和痛苦呢。

     绕过了前殿,走完了空寂宽阔的广场,归已问:“今日的奏折已经送到了御书房,皇上还未批阅,要现在去御书房吗?”

     苏若清道:“我累了,放到明天再看吧。”

     “是。”于是归已护送着苏若清径直回了寝宫。

     然而,宫殿里一串串的宫灯散发出来的幽若光芒显得格外的凄惶,宫人们在宫殿门前迎接苏若清,他将将走进大门,脚步倏尔一顿,随即手捂住了胸口,皱了一下眉头,没忍住,倾身往前便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

     那鲜血洒落在雪地里,鲜红得刺目。

     所有宫人包括归已在内全部都傻

     眼了。

     “皇上!”

     苏若清头重脚轻,一头便往前栽倒了去。幸好归已动作够快,及时闪身前去把苏若清扶住,急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传太医!”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