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67章 代批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对寝殿里的宫人挥手道:“都退下去吧。”宫人陆陆续续退下,他才清清淡淡地对叶宋笑说,“这个时候若我还想着算计你,有什么用没有?”

     叶宋想了想,抬起眉梢,道:“还真没有。”

     “那你怕甚,让你吃饭你就吃饭,不是说好了要照顾到我病好吗,你这样怎么算好好照顾?”

     叶宋茫然:“我是要好好照顾你,但照顾你包括和你一起这样吃早饭么?”

     “和你一起吃,我心情好,自然就好得快;但你拒绝我,我心情就不好,对病情就不好,这也算是好好照顾?”

     叶宋默然片刻:“……你赢了。”随后她也顾不上什么君臣之礼了,爬到他对面坐下,拿了筷子就开吃。

     不得不说,这皇宫里皇帝的膳食比将军府的好上不知多少个档次。

     苏若清的吃相很优雅,叶宋深感不及。她边吃边道:“天天吃这么好,你就不怕消化不良?”

     苏若清:“又没让你全吃完。”

     “天天吃这么好,也没见你长几两肉。”

     苏若清笑而不语。

     吃完早膳以后,叶宋去端了药来给他喝下。应他的要求,又取了几本闲杂的书来看,他靠在床上看书的时候,叶宋在边上让人搬来一张贵妃椅,自己毫不客气地躺在贵妃椅上也翻书看。但苏若清看的书和她看的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苏若清放下书来时,看着她道:“你这样完全躺着看书,会舒服么?”

     叶

     宋道:“还行啊,你觉得不舒服的不一定我觉得不舒服。”

     “既然舒服的话,在宫里生活你可以天天这样躺着,想要什么想吃什么自然有人给你送到面前来。”

     叶宋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道:“你还不死心,想着我在宫里的这几天给我洗脑是不是?”

     苏若清不再说话,眉间隐约有笑意。

     一到了时辰,叶宋就给他端药来。依照太医的吩咐,他一天得喝好一次药。到了下午的时候,情况又好些了,可以下床走动了。但仅限于在寝殿内活动,不能到外面去。

     苏若清把归已叫进来,道:“去把御书房的奏折都送到这里来。”

     叶宋皱了皱眉,道:“不是说了养病期间不能看奏折的?”

     苏若清无奈道:“我也不想看,但一天不看就都堆成山了你说怎么办?”归已领命去御书房搬奏折了,他看了看叶宋,“要不然,你帮我看?”

     叶宋:“……”

     不一会儿,御书房堆积起来的奏折就全部被搬到寝殿里来了,满满几大摞,仅仅是看着就够令人头疼的了。

     苏若清能够很快地将他们分类,然后居然真的让叶宋坐下来,还递给她一支用以批阅的朱砂笔。叶宋受宠若惊,道:“你确定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这种杀头的大事儿,你让我来干,你不是坑我么。”

     “你怕啊?”苏若清笑当真有两分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

     叶宋点头:“我真怕。”

     苏若清自

     己也坐在书桌前,缓缓往椅背后面靠了靠,道:“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但我也没有在跟你开玩笑。分出来给你的那些奏折,是在朝官员上疏的奏折,而我批阅的是地方官员的奏折。”

     叶宋脸一僵:“喂你还清醒吗,是不是顺序搞反了?”

     苏若清随手翻开一本奏折,道:“朝廷里的大臣们,有的真的是在京中待得太久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往这里上奏,我有时候真是不胜其烦。朝廷里的大小事,用不着他们奏,我自然能知道,但那些偏远的地方郡县上疏的奏折,却是应该仔细看一看,否则难免有的大臣手伸得太长以为可以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原来如此。”叶宋恍然大悟,看起来像是国之根本的重要组成部分,重要但没有重要到想象中的地步。

     苏若清又道:“我北夏的每一寸疆土,都是由每一个郡县组成的,朝廷有我坐镇朝纲乱不起来,但地方就不能疏忽大意了。你帮我批吧,随你怎么批都行,今日权当是我给你的特例。”

     叶宋神色一动:“包括我把他们骂个狗血淋头?”

     苏若清默了默:“尽量含蓄一点吧。”

     “好”,叶宋兴冲冲地抓起朱砂笔,“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拒绝就显得有点儿不近人情了。”她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就渗人,“只不过我书读得不够多,文化也不够好,可不会句句斟酌。”

     苏若清批阅奏折的时候,喜静,总习惯拢着双眉,因为他要思考。叶宋做梦都没想到,她居然有一天也能做当朝皇帝才能做的事情,这是她的莫大殊荣。但她批阅奏折,就跟苏若清截然不同了,基本上用不着怎么思考,直接下批语,而且奏折的内容时而让她啧嘴,好像她看的就不是奏折而是故事话本一样。

     当然,拿不稳的偶尔叶宋也要凑过来请教苏若清一两番,但别指望她会请教一些有实质性内容的东西,反而问的都是——欸这个繁体字怎么念——之类的。

     她看了一阵,有些头皮发紧地抬起头来,道:“好似你的大臣们都很关心贤王的婚事问题啊。”

     “哦?都怎么说?”苏若清随口问。

     叶宋感慨道:“说我是妖女。”

     “……”

     叶宋将奏折一摔,“***,我出去为国捐躯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是女将军,现在不用为国捐躯,就成了妖女了!”

     苏若清抽了抽嘴角,道:“除此之外还说了些什么?”

     叶宋又翻了两本,道:“请旨给贤王赐婚。”

     苏若清放下了朱砂笔,单手支颐想了想,道:“你觉得我可以同意吗?”

     叶宋若无其事道:“你想同意也没法,我已经亲笔驳回了,并言明有意将他们的女儿赐婚给别的大臣的儿子。”

     苏若清饶有兴味道:“你怎知上奏的那些家中都有女儿的?”

     叶宋眯眼一笑,道:“阿青当年和英子混

     小姐圈子时订了一本册子,我得空时翻过一两眼,略有印象。但是经我总结,这些大臣们上疏的奏折都挺操蛋的,没几个提到过正事。”

     两个人的努力总比一个人强,否则那么多奏折苏若清又必然批阅到半夜不可。可有了叶宋的掺和,一吃过晚膳过后不久,就全部批阅完毕。合上最后一本奏折的时候,叶宋喟然感叹:“权力果然是个好东西啊,平时那些高傲的大臣,在奏折上还得想着法儿装孙子,批阅完几本奏折下来,不仅解气,就连文学水平也提高了一个境界。”

     苏若清笑道:“权力再好,给你也不见得你会要。”

     后来叶宋出去给苏若清端药,归已便带着公公进去将奏折收拾好搬回御书房。叶宋再进殿时,里面已然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了。

     苏若清站在书桌前,似乎又要开始舞文弄墨。

     叶宋眉心一抽,道:“你今天看了一天的折子,拿笔还没拿够啊?”

     苏若清道:“不然你说应该做些什么呢?”

     叶宋去到门口,问归已:“我记得这宫里有舞姬琴师?”

     归已干干道:“有当然是有,只不过每逢宫宴时皇上才会召他们来。”

     叶宋便道:“去,去把他们弄来,给皇上打发时间用。”

     归已愣着不动:“皇上平时不喜这些,太吵了。”

     “我让你去你就去,这么啰嗦干什么。”

     不一会儿,一帮舞姬琴师就入了殿来。漫漫长夜,歌舞升

     平。

     苏若清和叶宋一人一张贵妃椅,躺着看跳舞,听弹琴。叶宋侧身撑着下巴,还不忘凑过来问:“怎样,你觉得舒不舒服?”

     苏若清:“一般。”

     叶宋便道:“你是皇帝,除了每天要死要活地处理政务,还应该适当地放松,弄点儿娱乐节目。你不要忘了,皇帝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有空的时候听听这小曲儿,看看这舞蹈,娱乐身心,有什么不好呢?还有后宫里的那群妃子,你若是没有时间去照顾她们,她们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你完全可以把她们凑成一支舞蹈队吧,大约能进这后宫的都是歌舞琴棋样样精通的。”

     苏若清若有所思道:“听你这样说,是有两分道理。”他眼帘稍稍一抬,视线就落在了门口归已的棺材脸上,问,“归已,你觉得怎么样?”

     归已眼角停不下抽搐,嘴上道:“属下觉得不怎么样。”他内心里有些崩溃地想,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就冲叶宋这态度,要是她真在皇宫里过活,可能苏若清一代明君的美名就毁于一旦了,迟早要发展成为一枚昏君不可。他不由又想起那天苏静迫他听曲儿时的光景,叶宋还是跟那种人更配一些,因为两人都是一路货色。

     苏若清道:“可贪图享乐的皇帝,大约不是一个好皇帝。”

     叶宋吓一跳,道:“我教你学会享乐可没教你贪图享乐,将来你要是真一不小心变成

     了昏君,可别赖我。”

     苏若清笑了两声,心情分明是愉悦的。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