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68章 故事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几支曲子罢后,舞姬也跳完了几支舞,叶宋见苏若清面上渐渐透着些乏意,便让舞姬和乐师们纷纷退下。寝殿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看起来。外面候着的宫人们听了吩咐进来伺候苏若清就寝。

     叶宋站在门口,看了看归已,问道:“你好像有点看不惯我?”

     归已:“没有。”

     “没有?”叶宋勾起唇角,“你脸上分明就写了这几个字。”

     归已死活不承认:“没有就是没有。”

     “那你刚才眼角抽什么抽?”归已给了她一个“你着实很眼尖”的眼神,她便笑了两声道,“觉得我很眼尖吗,其实不然。主要是你这张棺材脸看习惯了,稍有一丝表情,就实在太好辨认。”

     归已:“……够了,我不是棺材脸。”

     叶宋来了兴致,问:“那你是什么?”

     归已闷了闷:“我只是不善表达。二小姐和贤王何必次次拿我寻开心。”

     “他也拿你寻开心?”叶宋笑得更深了些,“那只能说明你委实够人寻开心的。”

     归已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她说,恰逢宫人又送来苏若清的药,他便道:“二小姐还是快给皇上送药进去吧。”

     叶宋也不耽搁,端了药转身就进去了。归已看了看她的背影,在殿内灯火的映衬下显得清长出挑,虽然她嘴上会说了些,但他还是由衷地感谢她。

     好像苏若清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但是……绝对不能让这种女人在后宫里多待!不

     然后宫前朝说不定都会不得安宁。就是不知道苏若清他自己有没有发现这一点。

     叶宋进去的时候,苏若清已经换上了睡衣,头发散落在白色的衣襟上,十分清俊。他正坐在床边,由宫女给他洗脚拭脚。宫女做完以后惯例地退出去,叶宋把药碗递给苏若清,苏若清一句话没说就仰头喝完了。

     叶宋见他眼皮都没抖一下,明明她闻起来就苦得想呕,便问:“不觉得苦吗?”

     苏若清道:“苦啊。”

     “那你怎么不说出来?”

     “嘴巴里苦,现实里却很甜。”

     叶宋扶着苏若清缓缓躺下去,又给他盖好了被子,道:“好好睡吧。”

     “阿宋,你唱歌给我听吧。”苏若清道。

     叶宋见他面色温和含笑,一时间不忍拂了他的好意,遂道:“唱歌我不会,讲故事你要不要听?”

     苏若清道:“好啊。”

     “从前有个小红帽,周末的时候去看他外婆……”

     “小红帽是什么?”

     “就是戴着红帽子的家伙,他翻过了一座山,走在山路上……”

     “周末?周末是什么时候?”

     “就是休沐日,他走在山路上……”

     “休沐日?那不就是在朝的官员?为何他外婆要住在山里?”

     “……你烦不烦,到底是你讲还是我讲?”

     “……你讲,那你继续。”

     叶宋吸了口气,继续讲:“结果走着走着,他迷路了,正不知该往什么地方走时,他遇到了一条穿着人的衣服的大灰狼,大灰

     狼说他知道他外婆住在什么地方,于是就带着他去……”

     叶宋停了下来,苏若清等了一会儿都不见叶宋继续,就问:“后来呢?”

     “你傻啊,后来还用问么,当然是被大灰狼给吃掉了。”

     苏若清:“……”

     “算了我再给你讲一个。有一天,一个相貌长得丑陋的女孩子,被她的邻居无情地说:你长得丑死了!结果第二天大家都说她美死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若清想了想,道:“她会易容术。”

     叶宋道:“错了,因为她想要变漂亮,于是晚上睡觉做梦,在梦里把自己给美死了。”

     苏若清:“你能不能讲个正常一点的?”

     叶宋张嘴打了一个呵欠,道:“讲着讲着倒把我的瞌睡给讲出来了,你说吧,你想要听什么类型的,我尽量。”

     苏若清看着她,然后笑了,道:“算了,今晚不讲了,你越讲我还越精神,你回去睡吧。”

     叶宋道:“时候也不早了,太医说你喝了药之后就该睡了,不讲就不讲了,明天再讲吧,你快睡吧。”

     她起身要走的时候,苏若清忽然拉住了她的手。仅仅是轻轻握着。

     苏若清道:“这世上,要是有两个叶宋就好了。”

     叶宋笑道:“你想得还挺美。”

     “不管怎样”,苏若清松开了她,道,“我都觉得现在我过得不错,尽管最后你始终要离开。”

     叶宋回过头去的时候,苏若清已经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如意宫里

     ,李如意听从苏若清那处来的太监禀报苏若清的情况,像叶宋和苏若清同桌同床而食、帮苏若清批阅奏折的事情,本来是机密的事情,但那个太监都知道了,而且还回禀给了李如意。

     李如意随后只淡淡问了几句,就让那太监退下,临走前,声音沉幽幽道:“今日你向本宫禀报的一切,如有其它人知道,你该晓得后果。”

     太监唯唯诺诺道:“请娘娘放心,奴才绝不会乱说的。”

     那太监走后,侍奉在身边的瑞香便上前给她捶着腿,道:“娘娘,您格外开恩让那叶宋进宫来伺候皇上几天,没想到那叶宋委实胆大包天,她竟敢帮皇上批阅奏折,这件事若是传到了朝中那帮大臣们耳朵里,只怕要掀起一番浪潮。娘娘何不……”

     李如意抬手止住,良久道:“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的病情能够好转。他让叶宋干什么,或者叶宋干了什么,他是皇上,心里自然有数,我们用不着再去横插一脚。”

     “可是娘娘,这可是扳倒叶宋的一大好时机啊。”

     “扳倒叶宋?”李如意道,“只怕皇上会更加厌恶本宫。”

     第二天叶宋依旧是被宫人叫醒的,洗漱之后去到苏若清的寝殿内,依旧和他面对面坐下一起用早膳。

     早膳过后,便在窗边明亮的光线下摆上了棋盘,让叶宋陪苏若清下棋。她没什么兴致,知道自己棋艺比不上苏若清,奈何之前答应过

     他了,于是试图以商量的口吻对他说道:“大上午的就下棋,会不会太费神了一点儿,才刚吃饱啊,一会儿当心消化不良。不如,我们又招昨晚的那些舞姬来跳支舞吧?”

     苏若清拈了一粒棋子,闲散道:“还是下棋吧,起码会动一动脑,看跳舞的话,我真的会消化不良。”

     叶宋只好陪着他,道:“那好吧,但你不要过于费神,想打败我根本用不着想太多的。你只管下就好了。”

     “好。”

     可尽管如此,叶宋还是回回惨败。

     下午没有批奏折了,苏若清在练字,叶宋就在旁给他研墨。他见叶宋神色恹恹的模样,便放下的笔,道:“墨够了,你若是累了,就去那边躺一下吧,一会儿我有事就叫你。”

     寝殿里除了苏若清的龙床,窗户边还有一张矮榻,苏若清和叶宋下棋便是坐在那上面下的。叶宋闻言道:“你不用午睡一下么?”

     苏若清道:“这两天夜里睡得比什么时候都好,所以我现在精神得很,用不着午睡。”

     叶宋道:“那好吧,我就去眯一会儿,你有事记得叫我。”

     后来叶宋就在那矮榻上去躺着了,侧着身体,闭着眼,不消一会儿就已安静睡去。她的头发铺在了矮榻上,丝丝缕缕散落在衣襟,眉眼清致,窗边的光线落在她身后,将她的轮廓衬得明暗有致。

     苏若清看了一会儿,嘴角溢出清浅的笑。随后他撤去了桌面铺陈的一幅

     字,换上一面干净的画纸,自行研了彩墨调色,对他来说,这个下午就此才慢慢展开。

     他在画纸上描了一个女子的轮廓,并非在矮榻上侧卧而睡,而是直立着行走,身着一身浅紫色的长衣,手里撑着一把红伞,伞纸上有团团锦簇的白梅花。两边是寥落的街道,天空里飘落着片片雪花。

     那是那天叶宋离开时的场景。他最终只画了一个背影,光是那个背影,就足以留给人瞎想。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这个背影有着怎样一副眉眼。

     寝殿里点着安神香,因而叶宋睡得比平时要久些。等到她醒来的时候,苏若清已经没有在作画了,而是闲闲靠在椅背上,翻着书看。

     她自始至终不知道,苏若清为她作过这幅画。

     一连晴了几天,又开始下雪。苏静来宫里接叶宋的时候,苏若清已经能够出寝殿走动,叶宋如他所愿陪着他逛了一遭御花园。御花园里就算有师傅精心培育出来的话,也被雪压得看不见踪影了。

     于是叶宋说道:“你看吧,我没骗你,光秃秃的也没什么好看的。”

     苏若清淡淡笑道:“逛御花园也并不一定是为了看花,可以呼吸一下这里的空气,感受一下下雪的氛围,也不错。”

     叶宋睨他一眼道:“别回头又受寒了。”

     宫人来报,苏静的马车就在宫门口等着。苏若清一直送叶宋走过长长的走道,绕过前殿,穿过广场,到达宫门那

     边。

     远远望去,那辆雪景里的马车显得十分渺小,马车边上靠着一人,风扬起他的紫色衣角,黑色的长头发上飘落了些细小的雪花。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