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70章 梅林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把脚收回来,盘腿而坐,抱着茶杯小啜了一口,舒服地笑眯眯道:“你沏的茶委实比我沏的好喝。”

     有梅花从树间飞落,飘在了两人的矮桌上,纯白似雪。她低头看了一眼,随后轻轻拈起,别在自己的耳畔,冲苏静勾一勾红唇,问:“好看吗?”

     苏静握着茶杯低呡了一口,桃花眼勾魂一样地看着她,道:“说好今天是来赏梅的,你这样问我,是在问梅好看还是你好看?这算是赤裸裸地勾引吗?”

     叶宋将耳畔的白梅花取了下来,倾身过去,带着幽幽女子香气,顿时令苏静的呼吸便是一顿,她微凉的手指抚过他的面庞,指端往他耳边一扫,满意地坐了回去,道:“嗯,还是你戴着比我戴着更好看,呲,简直是个倾国倾城的妖精,好像刚从梅花林里跑出来似的。你这副模样,若是别人见了,只怕不仅让女子神魂颠倒,让上京的男人们也要趋之若鹜了。”

     苏静哭笑不得地与叶宋对视,继而两人不约而同地噗嗤笑了出来。

     苏静问:“你笑什么?”

     叶宋反问:“那你又笑什么?”

     “还记得那年我过生辰,邀你来王府的时候么。”

     “你口才不错,夸我夸得口若悬河。”

     苏静笑睨她一眼,道:“你也不差,夸我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叶宋双手手肘撑着地面,身体微微后仰,笑得开怀:“我记得我没夸你,我是在损你。”

     “可在我心

     里,你一切对我用的赞美之词,都是夸耀。”苏静起身,走到叶宋身边,伸出手去。

     叶宋牵了他的手,被他拉着站了起来。苏静带着她走下回廊,道:“雪小了,我带你去梅林里转一转。”

     叶宋的双脚踩进了林子地上,留下深深的脚印。她和苏静钻进梅林后,感觉周遭笼罩着自己的都是一片雪白。空气中暗香浮动,只要不细细去分辨,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梅花哪里是白雪了。

     这样无暇的一片天地,美好得没有一丝杂质。她的狐裘在拂动,衣角扫过一两支枝桠,上面的积雪便簌簌往下掉,有的落进了叶宋的兜帽的,有的从她肩下擦身而过。

     苏静抬手折了一支最饱满的梅花重新插在了叶宋的鬓发里,执了她的双手,低低看得出神,道:“真好看。”

     叶宋歪了歪头,双眸略有狭促,道:“真有那么好看吗?”

     苏静头微微往下俯了俯,低低道:“真那么好看。”

     下一刻,叶宋伸出双手就贴了过去,依偎在他怀里,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享受温香软玉在怀的惬意,叶宋冷不防将握有两只雪球的手伸进了苏静的衣襟里……

     苏静倒抽一口凉气。叶宋及时退开两步,看他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地想把衣服里贴着背上皮肤的两只雪球给弄出来,笑得岔气,手扶着一棵梅花树,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等苏静终于成功地把雪球

     取出来的时候,雪球已经融化得只剩下指甲大小了……

     叶宋索性蹲在了地上,一边笑一边抹眼泪,道:“苏静,你太弱了。”

     苏静也跟着蹲了下来,神色不定地开始捏雪球,道:“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个会煞风景的,阿宋,咱们还能好好赏梅吗?”

     叶宋立刻收住了笑,正色道:“我想应该能,如果你能放下仇恨的话。”

     苏静抬眼,眯了眯桃花眸,虽是依旧温暖,但有点“杀气”了,道:“我看是不能。”

     叶宋本能地站起来,扭头就开跑。两人在梅花林里,一人往前奋力地跑,一人在后面不留余力地追。

     这雪地里跑起来相当的吃力,脚深深地陷下去又抬出来,累积在树杈上的积雪因为动静闹大了些,两人每路过一处,雪就不停往下掉。叶宋觉得身上穿着狐裘实在太碍事,索性将狐裘脱了下来,兜帽里几乎装了一半的雪,扬着雪花子就往苏静扔去。

     结果苏静被扔个正着。他抬手把狐裘从脸上扒下来,看着前方的叶宋道:“阿宋回来,把披风穿上。”

     叶宋停下,回身叉腰喘着气,笑得志得意满道:“我又不傻,回来不就被你给逮着了么。”

     苏静细心地帮她把狐裘上的雪渍抖落,刷刷落了一地,他眉眼染了微微的白,却清雅惬意,对叶宋微微笑道:“你过来,我保证不还击你。你先把披风穿上,一会儿当心着凉。”

     叶宋问:“我

     凭什么相信你?”

     苏静当着叶宋的面,将手里捏成的雪球给扔了,“这样你总该信我吧?”

     叶宋眼神锐利地上下打量了苏静一遭,眉头挑起,道:“就这样?”

     苏静一脸无辜:“不然你还想怎样?”

     她瞥眼看向苏静松松垮垮的衣兜,努嘴道:“你衣兜里揣的呢。”

     苏静看她一眼,道:“真是败给你了。”随后就当着叶宋的面解了腰带,将衣兜里一个个雪球全翻了出来,抖落在地,“这样总可以了吧。”

     叶宋抽了抽眼皮看着他的动作,忽然有感而发:“以后你一定会背着我藏私房钱。”

     苏静万分无辜,道:“我这叫有备无患。”

     叶宋撇嘴,“嘁,我只往你衣服里塞了两个雪球,你却打算用这么多来对付我。”

     苏静啼笑皆非道:“可我一个都没往你衣服里塞吧,全往我自己的衣服里塞了。”他自己随口这么一说,好像终于意识过来了这件事情,“我居然兜着雪球追着你跑了这么久,我到底怎么想的,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你快过来,我突然觉得有点冷……”

     叶宋嗤地笑了出来,随后不再跟他计较,抬步走了过去。苏静把狐裘披在叶宋的身上,将带子系的牢牢的。却不想叶宋忽然扬起了狐裘,宽大的狐裘自苏静的肩上搭过,也把他笼罩起来。狐裘下面,叶宋伸出手去环住了他的腰。

     苏静站着没动。过了一会儿,叶宋问:“有没

     有觉得暖和一点?”

     苏静道:“暖和多了。”

     叶宋知道,若是苏静真有心往她衣服里塞雪球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苏静在梅花林里追了她那么久,只不过是存心和她周旋罢了。叶宋又伸手去掏了掏苏静的衣兜,那里面还凉凉湿湿的,不由道:“苏静,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之后,你的智商也跟着遇高显低了。”

     苏静一本正经地回答:“不,是被你拉低了。”

     叶宋懒得和他一般见识,说道:“以后你只管往我身上扔就是,别偷偷塞你自己衣兜里,你要是不嫌冷的话,干嘛不贴身兜着。就算是你朝我扔,也不见得我会输给你。”

     “你说得在理。”苏静一边点头一边温温笑着,怎知他一翻手,不知从哪里摸出来另一只雪球,顿时就塞进了叶宋的衣服里,“兵不厌诈,阿宋你怎么疏忽大意了。”

     这次换叶宋倒抽一口凉气,她咬咬牙把雪球从衣服里拿出来,道:“好吧,刚刚的话我收回。你这是要主动挑燃战火吗?”

     苏静闻言,赶紧将叶宋双手和她整个身体都抱住,道:“没有没有,我就只是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

     苏静牵着叶宋的手,安安静静地在梅花林里走了一阵,原本寂寥的花林地面多了许多只脚印。等走出去以后,两人的衣服都是半湿的,回到廊檐下,桌上的茶已经凉透了。叶宋坐在廊上,抬脚脱掉了鞋,将鞋

     倒过来,抖出许多雪渍。叶宋道:“等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娀儿吧。”

     苏静应道:“好,中午你想吃什么?”

     叶宋随口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叶宋中午在贤王府吃了午饭,于暖阁之中小憩了片刻。醒来以后,就和苏静一起拎着几罐小酒去后山了。

     后山的山路不好走,斜坡陡峭。苏静走在前面,往前走几步就要回头扶一下叶宋。两人上得后山的时候,便已是气喘吁吁。

     后山的梅花,有的灼然如血红。中央的墓碑依旧静谧地伫在那里,只是已经被雪淹没些许深度了。满地红白相间,分外好看。

     苏静想上前为亡妻扫墓,被叶宋拉住,道:“我来吧。”

     随后他看着叶宋上前去,将坟墓四周的雪都推干净,那面石碑也完完全全地显露了出来。叶宋折来几支白梅,错落有致地凝成束,插在娀儿的坟前。

     她对苏静挥挥手,苏静会意,将几罐酒放在了地上,自己走远,留下叶宋和娀儿单独说说话。他也知道,叶宋定然是有话想要对她说的,女人么,凑在一起喜欢说些体己话,他在这里就显得不合适了。

     苏静走了之后,叶宋去把地上那几罐酒拎了过来,靠在墓碑上,看了看墓碑上苍老的刻字,笑道:“你一定是没想到我会再到这里来,说认真的,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上次来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过了一会儿又道,“

     那时苏静失忆了,你对他而言多重要,他不要自己的命也要来看你,天还吓着大雨。”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