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75章 践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认真地想了一下,道:“苏州是我北夏重要的水上之路和丝绸贸易往来之地,不能一直是一座废墟。重建起来需要花些功夫,不如就派你到那里去吧。”

     苏静似乎一点儿也不诧异,只是嘴上抱怨道:“那也不是一份闲差,还不是得费心费力。”

     苏宸适时沉声道:“你不愿意的话,跟我换吧,你来做大理寺这份差,我去苏州。”

     苏静与苏宸碰了碰杯,微微抿唇笑得有些含蓄内敛,道:“三哥,皇兄自有皇兄的考量和打算,我跟你是换不来,还得皇兄来决定。”

     苏若清便又看了苏宸一眼,道:“你若那么想**干的事情,那等他走以后,他的那份差也交给你做吧。”

     苏宸立刻拒绝:“算了,方才的话当我没说,皇兄将两分差都加我一人身上,我哪有时间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

     苏若清眉梢一挑,道:“有中意的人了?”

     “没有。”

     “那你就更用不着顾及了,我给你赐婚便是。”

     “……不用了皇兄,这件事情我可以自己解决。”苏宸顿了顿,道,“等将来遇到有缘的人再请皇上赐婚吧。”

     苏若清道:“哪天寻个日子,我们兄弟三人去猎场打猎吧。许久没有一起打过猎了。”

     苏宸道:“好。”

     苏静笑容依旧:“皇兄这么一提,我好像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一顿饭吃得很和谐,好似普通的家常便饭。兄弟三人的情谊依旧

     不变。

     下午的时候总要找些乐子来耍,苏若清并没有吃完饭就回宫去,用叶宋的话来说,他是该政务之余多些其他的娱乐活动,看苗头他似乎还要有留下来吃晚宴的意思。

     为了给大家增添娱乐,叶宋拿来一堆木块,做了一副木牌。这还是当初她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和院子里的丫鬟们打发时间玩的游戏。兄弟三个凑一堆,正好可以斗地主。

     只不过这三人斗起来跟别人斗就不一样了。苏静知道这玩意儿叫斗地主,他在叶宋那个世界还是学到过不少,因而游刃有余,而苏若清和苏宸则很快熟悉的规则,举一反三。他们看着对手出牌,凭着自己手上的牌就能猜出对手有些什么牌,一点神秘性都没有,然而这样反而更激烈。大家都清楚对方有什么牌,那出牌就跟下棋一样,算计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牌,看谁能赢到最后。

     不知不觉就玩了一整个下午。晚饭过后,众人又大闹了一番洞房,才尽兴归去。

     苏若清回他自己的皇宫,苏宸自然回他的宁王府。一两句告别的话说完,就各自往各自的方向离去。最后只剩下苏静和叶宋,头顶是清透的白月光,地上像下了一层薄薄的霜,他耸耸肩,温暖的手牵住了叶宋的,抬起来放在嘴边亲了一下,道:“走吧,我们也回去。”

     后来,苏家三兄弟有没有趁着还有机会,去猎场里冬猎,叶宋不知道。

     将军府想举家迁往江南姑苏。江南的气候好,空气新鲜湿润,冬暖夏凉,那里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好地方。一家人决定了之后,叶修便往朝廷请辞。

     北夏所有的兵权都回归到了苏若清一个人的手里,他可以任命年轻信得过的武将,成为他的新势力。然,叶修请辞的结果却迟迟不下来。

     年关过后,却是又一道圣旨,任命叶修为边防大将军,西驻边疆,管理原狨狄的那片疆土。念在百里明姝身子不便,可以等她生完孩子过后再前往西域。

     同时,遣贤王苏静前往江南,划姑苏为其封地,未听皇诏不得入京。这听起来像是贬斥,可正是苏静想要的。但是苏若清突如其来又好像给叶宋摆了一道,不知道叶宋会怎么做。

     一直以来,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无非两种。一是她的家人,二是她的爱人。

     她希望一家人能够一直团聚,也希望能够和所爱的一直在一起。

     要是以往,按照叶宋的脾气,在叶修一接到圣旨的时候她定会鲁莽地去重新讨要一个结果,但是这一次她选择了很平静地接受。她不能所有事都希望别人按照她的想法来决定,更何况是苏若清呢,她的这一生当中总会有许多的选择需要她自己来决定。

     年关的时候,家里人邀了叶青和归已回来,还有苏静,英姑娘和白玉,一起吃了一顿热腾腾的火锅。老将军总是老了,他不如年轻人能闹

     腾,吃完歇了一阵就回自己的院子里,将叶宋也叫了过去。

     老将军对叶宋说:“阿宋,你觉得贤王是个能托付终身的人吗?”

     叶宋重重地点头:“我信。”

     老将军便欣慰地笑起来,道:“我记得以前,他可是名满上京的风流王爷,如今却是中规中矩的模样,他骨子里是重情重义的,这个我也相信,能为阿宋做到这么大的改变,定是费了不小的努力。你们都费了不小的努力。我知道你爱这个家,你同样也爱他对不对?”

     叶宋点头,道:“对。”

     老将军拍了拍叶宋的肩膀,道:“我们阿宋一直都是个懂事的闺女,你爹是个粗人,你和你大哥从小没了娘,我能把你们养成今天这么出息,你娘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这个家里,也一样的爱你,你本应该是个娇滴滴的小姐,偏偏要倔强得把不必要的责任全部往自己身上揽,你觉得重不重哇?”

     叶宋抬手揉了揉鼻子,若无其事道:“重。”

     “你晓得重就好,是时候把一切都卸下了。没有人不希望你幸福,你尽管去追你的幸福就是,我们看得见看不见也都会觉得欣慰、高兴。”叶宋抬起头,烛光在她眼里跳跃闪烁,老将军道,“家人的爱和牵挂都在心里,不管将来走到什么地方,大家都从没分开过。你懂我的意思吗?”

     叶宋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散,但都不约而同地把时间和空间留

     给叶宋和苏静。两人坐在廊前的石阶上,晒着白月光。

     吃火锅的时候,苏静跟老将军和叶修喝了几杯酒,身上散发着淡淡迷人的酒香。叶宋缓缓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静静望着天上一轮饱满圆润的明月。

     后来,叶宋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抱着苏静的腰,微微埋头在他脖间,嗅着他身上熟悉而令人心安的气息。

     苏静脸上维持着的笑容有两分僵硬,道:“方才老将军跟你说了些什么?”

     叶宋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鼻音,道:“你很想知道吗?”

     苏静轻轻叹了口气,道:“想让人一直保持着动力,便是让他等不到一直想等的人,又或者等到了决心好好珍惜。最让人沮丧的,便是等到了,欣喜若狂之际却又是一段分离。阿宋……”

     叶宋抬手抚在了苏静的唇上,止了他的话。叶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说,因为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就算爹没有找我去,我也已经有答案了,只不过会觉得稍稍遗憾些罢了,但绝不会后悔。”

     叶宋从苏静怀里蹭起身来,歪了歪头笑得明眸皓齿,一双眼瞳如淬银似的发亮,道:“要是我离开你了会怎样?”

     苏静半低着头想了一阵,看着叶宋的眼睛,笑着回答:“不怎样,我依旧过好我自己。”

     叶宋皱了一下眉,道:“一点难过和挽留都没有?”

     苏静笑得越发明媚:“我保证没有。”

     叶宋低笑了

     两声,再度抱紧苏静的脖子,往他怀里压了又压,道:“那这样,我怎会甘心离开你。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接连下了几场大雪之后,待大雪消融了去,便是开春了。贤王苏静轻装出发,原本只带了一小支队伍,奈何贤王府里一半的旧仆们早已经对他这个主子有了感情,愿意千里迢迢跟随着去江南,剩下的一半多已年迈,留下来照看这个空置的贤王府。因而到城门口时,场面就显得有些壮观,清一色的奴婢丫鬟和家丁,简直就像是哪家阔少爷出游似的。

     苏若清象征性地出来送了苏静一把,两人站在城楼上,远远往前望去,早春时节万物复苏,远处青山绿水隐隐又有了些来年葱郁茂盛的样子,像一道道新绿色的屏障,挡在道路的前方。

     这江山固好。

     苏若清身边的公公端来紫玉壶里倒出的两杯酒,和苏静一人一杯,当是践行。苏若清道:“江南风光虽好,但姑苏除外。而今姑苏一片茫茫江海,有待复兴,四弟若是以游玩的心态前去,想必会吃亏。”

     苏静笑眯着桃花眼道:“只要不是留在这京城,天涯何处不是逍遥自在。”

     苏若清淡淡看他一眼,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路途遥远,还是早些启程的好。”

     苏静躬身揖道:“多谢皇兄今日还抽空来送我。皇兄请慢走,我这厢就不送了。”

     这时城楼下传来一串急促的马

     蹄声,苏静伸长了脖子往下看去,见马上坐着的是苏宸,惯有的一身银灰色衣袍,勒马停顿,动作一气呵成,气度不凡。他仍是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