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82章 有好好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各自在空白处写下自己的生辰八字。老叟接过来,掐指一算,随后精神矍铄,道:“八字全合的我倒是见得少之又少,两位好事近矣,择个良辰吉日便将喜事办了吧。”他拿给叶宋一盏花灯,“将你二人的生辰八字挂在灯上,然后把灯点燃了挂在树上,月老自有安排。当然姑娘还可以写一些旁的心愿。”

     叶宋依言把她和苏静的生辰八字挂了上去,但却没写任何心愿,便把点燃的花灯交给苏静,让苏静去挂在树上。苏静问:“你不写点其他的心愿么?”

     叶宋眯了眯眼睛,勾着嘴角道:“我没有什么需要实现的心愿了。”

     后来苏静提身便飞起,在蘑菇巨树的最高处,把那盏灯挂上去。下面呼声一片,艳羡不已。

     树下的老叟还送给叶宋一个吉祥香袋,叶宋拿着香袋和苏静逛了一阵便回去了,回去的路上还不忘调侃苏静:“你确定那个算命的老头不是你派来的么?”

     苏静再三保证:“天地良心,他给旁人都看了那么多姻缘,你不能因为我俩的姻缘是天作之合就怀疑他的专业性!”他伸手揽了叶宋,手指去挑了挑叶宋的下巴,“况且他算不算你都是我的女人。”

     后来两人走过了喧闹的夜市,来到了一座小桥上。这座桥很古老,桥栏上雕刻着一个个精美的石狮子,桥头上还题着字,是古色古香的小篆字体,经

     过岁月洗礼已经很难辨认。但在叶宋的印象里,她对这座小桥却一点都不感到陌生。

     曾经的姑苏,应是有许多这样横在河道上方的古老小桥。她记得有一次,苏静还在桥洞下面,抢了人家的乌篷船。

     正思绪间,苏静忽然握住叶宋的腰,把她的身体往上一提,便抱着她让她坐在了石桥栏上,让她手扶着上面的石狮子,随后自己也跟着坐在她身边,两人的双脚朝着外面,脚下是悠悠流淌的寂静小河。迎面的河风带着微微的暖意,又觉得凉爽袭人。不远处的城里,灯火阑珊,夜幕归宁,十分美丽。

     叶宋一抬头,夜空与脚下的河水是一个颜色,点点星光,像是灯火跌落进河水里闪烁出来的错落光点。

     苏静问她:“这里好,还是上京好?”

     叶宋缓缓倾身靠着他的肩膀,道:“这里好。”

     “你在上京的时候有想我么?”

     “有。”

     “每天都在想吗?”

     “嗯。”

     “那为什么你的信里一次都没提到过?”苏静固执地问。

     叶宋半垂着眼眸,看着不远处河面上的点点浮光,道:“因为我想亲口告诉你。”

     苏静露出很受用的表情。

     叶宋抬手指了指那边的杨柳岸,道:“初来姑苏的时候,你是不是让我从那个地方跳下去,你在下面接着我?”

     苏静道:“你的记性还不差。姑苏城里的古桥大多被烧毁了,就剩下这一座,一如既往地坚固牢实,才没有

     彻底翻修。这算不算是你我之间的见证呢?”

     叶宋侧脸贴着苏静的胸膛,浅浅笑:“算是吧。”

     后来叶宋靠着苏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苏静轻轻与她说着话,见她好一会儿都没有回答,低头一看,才发现她闭上眼睛睡得正安静。

     苏静知晓她的性格,一路赶来江南,定然是日夜兼程不知疲惫,他一时高兴得忘乎所以,还带着她出来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有些愧疚。苏静把外裳脱下来盖在叶宋的身上,随后轻手轻脚地抱起她从石栏上跳下来,一步步往回走。

     中途的时候,叶宋似醒了又似没醒,伸手依恋地搂上他的脖子。

     苏静带着她回到王府,进了她的院子,将她放在床上,舍不得离去。苏静手指轻抚着她的脸,说道:“我真想让你明天就嫁给我。”

     露华正浓。

     他敛衣将将起身,不想叶宋却抓住了他的衣角。她睁了睁眼,随后又闭上,带着浓浓的鼻音道:“不想走就别走,你在这里,我睡着安心。”

     苏静一喜,嘴角就坏水地歪了起来,道:“那总不能让我在这里站一个晚上吧,请问我可以上床和你一起躺吗?”

     叶宋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嘴角,道:“可以。”

     苏静便兴冲冲地上床,舒舒服服地搂着她睡。结果一个晚上无眠,早上叶宋睡饱了起来神采奕奕,苏静却精神不济,自言自语道:“我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白天的时

     候艳阳高照,姑苏的人民正辛勤地下田插秧苗。因为今年兴修水利,排水花了一段时间,以至于插秧晚了一些,但今年气候很好,就是晚一些也没多大要紧。

     姑苏是苏静的封地,王府家里自然也有水田和秧苗要插。这些事情本来交给王府的下人去做就好,又或者说不想去种田那便把水田租给城里的农民去种也是可以的,但苏静似乎热衷于这些农事。

     以前干大事干得多了,没有什么新鲜感,现在日子空闲下来了,偶尔务农也是很修身养性的。

     苏静卷了裤腿,对叶宋道:“宝贝儿,我要插秧去,你去不去?”

     尽管他现在比以前不修边幅,但看起来一点都不碍眼,那种闲适的生活作风和态度,反倒让叶宋大为养眼,她心里明白,嘴上却道:“把鞋穿上,裤腿放下来,到了田里再脱也不迟。”

     苏静的脚很好看,线条修美,光脚踩在地面上,总是不由自主地掠去叶宋的眼球。她当然不想苏静这样招摇过市,除了他那张不得不露在外面的脸,其余能遮住的地方坚决不给别的人看见,尤其是女人。

     于是苏静笑眯眯地坐下来穿鞋。叶宋把鞋给他拎来,他一边往脚上套一边抬头注意着叶宋的眼神,道:“阿宋你最近经常看我的脚,是你很喜欢的意思吗?”他把另一只在叶宋眼前晃了晃,“我快要穿鞋了噢,现在就给你看个够~啧啧,真没

     想到,你还好这口儿~”

     叶宋嘴角狂抽,“……”

     王爷家的农田就是苏州城外,最初的时候那里本是山地,后来被泥石流给冲垮了,又被山里积蓄的水给冲刷了一遍,泥土十分细腻,便用来开垦做了良田。良田一块一块成方形,每一块的中间,有一条微微隆起的小路。

     苏静和叶宋去到那里时,一小捆一小捆的翠绿色秧苗已经送到了,苏静卷了裤腿蹬掉了鞋就去了田里,叶宋见他在水田里一株一株耐心地插秧,扎在腰间的衣角一不小心漂在了水田上面,一下子就染上了一道泥印。

     在苏静的吩咐下,王府里的下人们在边上支起了一个凉棚,送上了今天早上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樱桃和枇杷,樱桃水嫩鲜红,枇杷澄澄黄透。苏静一边直起腰一边对上面的叶宋笑,阳光照在他汗津津的脸上,明媚生辉,那双桃花眼恍若世上最璀璨的宝石,对叶宋道:“阿宋,你便在上面歇着,吃水果。”

     叶宋剥了一个枇杷,将核掏了出来,随手就朝苏静扔去,苏静一张口,竟十分精准地接了去。随后叶宋就把衣角扎在腰间,开始脱鞋,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道:“我也来试试。”

     她从来就没干过这些田野里的农事,自力更生看起来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脚一踩进水田的泥地里,凉凉软软的触感袭来,感觉十分的舒服。她走路走得有些慢,一步步靠

     近苏静,将水都搅浑了。苏静递给她一株秧苗,她便习着苏静的手法插在了水田里,前两次插得不够稳,后面苏静带着她的手亲自教了她一次,她插得就比较稳妥了。

     弯腰的时候,鼻尖上的汗落在了水田里,虽然热,也有些累,但回头看着不算整齐的秧苗,一股满足感却油然而生。

     她直起腰来的时候,苏静看着她愉快地大笑出声。叶宋问:“你笑什么?”

     苏静道:“你怎么弄得满脸是泥?”叶宋用臂弯的袖子揩了一下,果然是有泥,苏静便抬手来给她揩,她躲闪不及,让苏静成功地挨上了她的脸,触感也是凉幽幽的,结果就听到苏静崩坏的嘴角溢出满是笑意的话语声,“啊呀,我忘记洗手了,你脸上的泥更多了。”

     叶宋便又用臂弯里的衣服去揩,发现果然更多了,直勾勾地看着他道:“你故意的。”

     苏静很无辜:“我不是故意的。”

     叶宋不再多说,举起双手就捧住了苏静的脸,在他的脸颊上一边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泥印。

     叶宋笑得直不起腰,要不是顾及水田里插好的那些小秧苗,可能两人径直在水田里打仗起来了。

     叶宋气喘吁吁地上去,觉得膝盖以下的腿肚子有些痒,回过头去看,只见那稀泥之下她的腿肚子上竟吸附着两条泥色蠕动的肉虫子。

     苏静一看,脸色顿时就是一边,连忙用手把它们拂掉,摔在了隆起的小路

     上,暴晒在阳光下,他对叶宋道:“这田里有水蛭,你别下田了,上去歇凉休息。”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