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89章 突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外面的人见没有响动,便又起哄道:“王爷还不够情深意切,再来一首!”

     又有一帮糙汉子挠挠头,道:“这诗啥意思呀,听得人稀里糊涂的,你能不能作一首简单易懂的?”

     苏静想了想,便又道:“白马绕青山,乌舟自江南。燕有还巢时,情归两相牵。”

     叶青和英姑娘开始捂嘴偷笑,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委实够骚的。

     叶宋低低道:“差不多就够了,别太折腾。”

     英姑娘睁大一双眼睛,道:“呀,叶姐姐你居然帮着他,这还没拜堂呢,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

     外面继续有人叫喊:“怎么越听越糊涂,我说王爷你就不能再浅显一点儿么,我们都听不懂,二小姐就更加听不懂啦!”

     刘刖的声音又清晰无误地传来,很是不屑的语气:“你们听不懂不代表二小姐也听不懂。王爷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如若二小姐是一匹马他便是一座山,二小姐是一片舟他便是一面江,二小姐是一只燕他便是一个停靠的歇处……”

     “刘刖你要打架是不,谁让你解释了!”

     “你说你们不懂,那我就给你们解释一番,免得闹笑话。人丑就应该多读书。”

     “你!站出来单挑!”

     “今天是二小姐大喜,你要是出手打人,就是煞风景,对二小姐是不吉利的。”

     “……”说话的是季林,吃瘪的也是他。他平时和刘刖就是对头来的,他再了解刘刖不过,刘刖定然

     是在报复前两天他们强行拖他去花楼的那件事。

     苏静等了片刻,见房门还是没有响动,不由又念了几句:“日暮等江月,星华似昨年。红烛高帐挽,玉脂霞衣焕。”

     季林等人仍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刘刖继续解释道:“这是王爷描绘的洞房花烛的场景。”

     季林:“要你说,老子听得懂!”

     刘刖皮笑肉不笑:“呵呵。”

     叶青和英姑娘在里面笑得肚子痛,弯身捂腰一脸抽搐痛苦的夸张样子。叶宋抬脚就要去开门,结果被两个小女人家给生生拦住。

     外面苏静就道:“我的好妹妹,要整我也别现在啊,等晚上洞房再整也不迟么,吉时快要到了,就先让我进去好不好?”

     英姑娘义正言辞道:“苏哥哥,你什么意思,这怎么能是我们在整你,要怪就只能怪你的诗实在太差啦,没能打动叶姐姐,关我们什么事呢?要不,你再唱一首江南小调来听听。”

     苏静没办法拒绝,谁让他被阻在门外不得进去呢,便清了清喉咙,唱起了这里人最经常唱的一首家乡小调。小调的词很美丽,曲调也十分婉转,苏静的声音好似悠悠的江上水,时而被微风轻轻吹,时而被船桨轻轻划,竟是百转千回地动听。他语态又悠闲惬意,眉目间流露出来的神情安然宁静得很,曲调末又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欣喜和雀跃,让人听得入了神,院子里安静了下来,没一个人说

     话。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弯曲着,以指骨骨节叩着门扉,有一下没一下的,和着节拍,和谐极了。

     一支曲调唱完,余音缭绕。他笑眯眯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再不让我进去的话,我就爬窗,偷了我的新娘。”他的嗓音温润而带着磁性,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

     叶宋喜帕下的嘴角含着一抹轻柔的笑,对叶青和英姑娘说:“放他进来吧。”

     叶青和英姑娘见闹也闹够了,便抿唇笑着打开了门。苏静正站在门口,丰神俊朗的,只可惜叶宋看不见,她只看得见门口外苏静的一双脚,和脚边迎着晨风微微牵动的红色衣角。

     他对叶宋伸出手来,那双手带有习武的茧子,手指骨却分明修长,十分好看。所有人都在见证着,叶宋把手放到苏静手上的那一刻。

     好像她和苏静都已经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叶宋缓缓伸手,最终将手放在了苏静的手心里。

     苏静一碰到,立刻便五指收紧,握着她,像是生怕她逃了一般。掌心的热度传进叶宋的心里,她的心跳开始不规则地跳动起来,随后苏静就牵着她走出房间,结果刚前脚一踏出去的时候,叶宋不慎被裙角给绊了一下,径直朝苏静倾身过去,苏静及时扶稳了她。

     周遭看热闹的人都跟着起哄看热闹,欢呼成一片。

     媒婆进来三催四请,道是吉时就快要到了。叶宋随苏静走出大门口时,

     边上又开始燃放一串又一串的鞭炮。红色的残沫伴随着白烟到处飞。一顶花轿正停靠在那里,轿夫见人来,便撩起了帘子。

     原来成亲是这样一种惊心动魄而有满心期待的感觉。叶宋坐进花轿的时候,忽然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

     唢呐声招摇过市,仪仗队起行,缓缓往苏州城里绕行。今日万人空巷,百姓们都上街来瞧热闹,街道两边沾满了围观的人。仪仗队中还有几名侍女负责往街道两边的人群里撒喜糖,百姓们纷纷跳起来抢,热闹成一片。

     但也不乏一些女子强颜欢笑的,王爷在她们心目中可是最完美的男人没有之一,能够嫁给他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而今王爷成亲,新娘子却不是她们,心里当然会有失落,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她们信誓旦旦地说:“王妃你一定要对咱们王爷好,好好地爱他,不然的话你就放开他,让我们来!”

     叶宋很想捞开喜轿的帘子,对她们道一句:“你们这辈子都死了心吧!”

     但是喜婆死活不让她动帘子,道是不吉利。喜婆唏嘘着笑说道:“王妃娘娘,这姑苏城里仰慕王爷的人可是不在少数,她们今天回去可要哭死了,费尽心思都没得吸引王爷的一点注意力,反而王爷的心呐,早就放在了王妃身上。王妃可真有福气,能嫁给像王爷这般情深意重的人。”

     想必那日苏静在水田里冲叶宋

     求亲时说的话,早就在城里私下流传开来了。

     叶宋偶尔透过窗帘一闪一晃的缝隙间可以看见外面站着的层层看热闹的人们。后来要上桥了,桥的两边也站了不少的围观群众,有的大胆一些的甚至爬到了桥栏上站着挥手,以便能抢到更多的喜糖。

     这座桥是姑苏目前唯一剩下的最为古老的桥,桥身几乎都呈现出一种青灰色,充满了古朴的气息。

     今日桥头下没有老叟,也没有停泊的乌篷船。桥下水面上时不时出现一道道安静的小漩涡也没人察觉,纵然是察觉了,没有什么老到经验的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只以为是河风吹起来把水面吹着打转儿,还有些好看。

     由于今天桥上承载的人实在太多,那水面上的小漩涡便越发频繁了些。安静且不易被察觉。不仅如此,桥头两边没入水中的石墩子上起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附近的地方,还咕噜噜地冒起来一串串水泡,带着浑浊的泥沙。

     石桥两边是一丝空隙都没有,中间只留下一条窄窄的通道,苏静骑着马尚且还能过去,但喜轿就抬不过去了。城里的百姓也要上前闹一闹,纷纷阻了苏静的去路,让他去喜轿里把新娘子背起来过桥,这是这里的习俗,一遇有桥的地方,新郎官就必须背着新娘子过河。

     苏静见他们丝毫不让,也不恼,只笑了两下就潇洒地跨下马,朝喜轿走来。旁边地喜婆

     捏着手帕笑得很花痴,自顾自道:“像这般神仙般的人物,就是嫁了让我折寿十年我也甘愿呐!”

     他站在喜轿前,抬脚轻轻踢了踢轿门,随后便撩起帘子准备将叶宋给抱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那石桥下方的石墩终是不堪重负,也有可能是在姑苏荒废的半年时间里经泛滥河水浸泡,下面的泥土越发松软,导致石墩子忽然往水下沉了去。

     而弯拱的桥身,也跟着起了裂痕,整个桥面霎时失去了平衡。

     苏静还没能碰到叶宋的手,身后呼声一片。这却不同于欢喜热闹的呼声,而是惊恐害怕的呼声。苏静抽身回去,回头一看,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只见整个桥身都已经倾斜了,上面的一大群人东倒西歪不受控制,零零碎碎地被掀翻进了河里,先前那些站在石栏上的人自然首当其冲。

     苏静立刻惊道:“不要慌,大家都井然有序地退下来!”然后让仪仗队去维持秩序。

     尽管话是这么说,可桥身极度倾斜过后,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恐慌,不断有人落下水去,终于,下桥的人才刚刚去了一半,那座青石桥就再也扛不住,轰地一下断裂垮塌了。河水惊起数丈高,直扑岸边。

     百姓们慌乱往后退,喜轿在那里就显得格外地阻碍。在被冲撞晃动了几次后,叶宋也顾不上什么吉利不吉利了,便也钻出了轿子。

     这时外面乱做了一团。不少熟悉水性的百姓纷纷

     跳下河去救人。苏静于混乱之中飞身而起,将没来得及跑下石桥并挂在石桥边缘处的人给救下,随行绕城的人但凡有能力,都纷纷跳下水去。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