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92章 千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英姑娘心里也默数了三下,忽然拧了一记响指,对苏宸道:“倒!”

     结果苏宸摇摇晃晃就是不倒。叶青就举起手刀从苏宸后颈一手给劈了下去。苏宸终于两眼一翻,手上一松,就再也撑不住给倒趴了下去,酒杯从他手指间滑脱而落,滚到了地上。

     叶青一时之间没能把握好力道,也兴许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自个捂手痛得呲牙咧嘴,嘀咕道:“他这脖子是铁打的吗,痛死我了!”

     英姑娘瞠目结舌道:“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这个。”

     “谁让我相公以前是大内高手,怎么着我也得跟着学两招防身不是。”叶青有些得意地说。

     苏静看看英姑娘,又看看叶青,然后竖起大拇指,笑得没心没肺道:“两位妹妹干得漂亮。”

     叶青白了一眼苏静,道:“别高兴得太早,我现在把宁王给打晕了,等他醒来定然是晓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你就等着被他们算账吧。”

     苏静站起身,理了理自身衣角,全然不放在心上,道:“等过了今晚再说。这里就暂交给两位妹妹了,回头让下人们把这些家伙一一送回去躺着便是。”

     他刚要走,怎知英姑娘和叶青却忽然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叶青挽着手臂,道:“光这样就想走啊?”

     苏静摸摸鼻子,道:“不是给了一千两了么。”

     叶青道:“可姐夫还没给我呐。”

     苏静:“……让英子分你一点不就好了嘛。”

     英姑

     娘道:“可是我已经分了三成给叶青了啊,平白少了三成,苏哥哥你应该补回给我吧。你看叶青也要一份,我只要你补回那三成就好啦,这样算起来,苏哥哥你只要再给一千两就好啦。”

     “黄金?”

     “呐,黄金。”

     苏静的脸慢慢垮了下来,“用不着这么黑吧,苏哥哥这儿的黄金也不是地上捡来的,况且你俩一看起来就不是缺钱的,以后苏哥哥还得养家呢。”

     “嘻嘻嘻姐夫,以前你在上京的时候挥金如土谁人不知,这点儿小钱还不至于让你养不起家。”见苏静刚想要张口说话,叶青就又道,“反正你想怎么说就随你怎么说咯,这春宵苦短呢是你说一句就少一点的啦,你就在这春宵和一千两黄金当中做个选择呗,钱没了还可以再赚,洞房没了可是赚不回来的啊,毕竟成亲就只有今天嘛。”

     英姑娘又掏出一包药粉,下流道:“要不要我们再助你一臂之力啊?”

     “不必了,我很行。”苏静满脸黑线。但最终,他还是不得不选择前者。

     苏静一脸痛色地从前堂去到东苑的时候,俩货在他背后挥着手绢道:“苏哥哥(姐夫),要好好表现呐,不然以后都得睡床脚啦!这里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他一到东苑,便将所有的事情抛诸脑后了,风中送来浅浅的花香,院子里的景象在青灰的暮色中显得朦朦胧胧。他喝了不少酒,眼下仿佛一半沉

     醉一半清醒。

     廊檐门外,有丫鬟守房,见得苏静来,不许他吩咐便自觉自愿地退了下去。他一步步走上台阶,在门前停了下来,刚抬手准备去推开房门的时候就又停了下来,好似在那一刻他突然就有些紧张了起来,心跳不规整地剧烈跳动着。

     苏静低咳了一下,像是掩饰,又像是想提前给新房里的人提前打一个招呼,随后手上一使劲儿,门吱呀一声就被他推开了去。满是喜庆的红光昀了出来,将他照得通透。

     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苏静一抬眼帘,恰恰与叶宋的视线撞在了一处,愣了一下。

     叶宋独自坐在床边,一脸惺忪的样子,刚睡醒不久,没想到她还没回过神儿来突然苏静就来了。结果她慌忙整理自己的嫁裙,想了想又把头发后面的红盖头拉起来,正准备盖在自己的头上,就被苏静给撞个正着。

     叶宋手指一松,红盖头就落在了她的头上去,阻断了两人的视线。叶宋只听得见苏静转身关门的声音,只看得见他的脚步一步步走过来,从自己身边错过,然后又是关窗的声音。

     气氛有些诡异。

     苏静一关上窗户,叶宋立刻就觉得热了起来。

     叶宋也咳了一声,然后道:“这么早,就吃完晚宴了吗?”

     “嗯。”他走到床边站在叶宋的面前,低头看着她,桃花眼不觉间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那眼神仿佛要将叶宋给融化了下去。他忽然

     觉得,两千金花得也值得,只要能让他安静挑开她的红盖头,和她喝那合卺酒,结发为夫妻从此白首不相离恩爱永相随。

     他牵起了叶宋的手,牵着她走到了桌边,桌上红烛悠然,那里摆放着合卺酒和一杆如意称。苏静一边缓缓执起那如意称,一边说道:“今天几经变故,阿宋,若是往后和我生活的日子里也是这般诸多无常,你还会和我继续走下去吗?”不等叶宋回答,他自己又笑了出来,“这样的话似乎不应该说出来,凭你叶宋的倔性子,除非面前已无路可走了,否则不会中途停下来。是我太高兴了,我说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你会不会信……今天已然看见了你的模样”,他用称杆挑住了盖头一角,一点点往上抬,“但还是想再重新认真地看一次,”红盖头下的那张红唇似笑非笑,半低垂着的眼帘好似也流连着点点笑意,一张脸若白玉无暇美无方物,苏静低低道,“你不知道你今天有多美。”

     如意称将叶宋的红盖头完完全全地撩了起来,别在她的发饰间。苏静看向叶宋的那目光,仿佛淬了最炽烈的光与火,视线交汇间,流光溢彩。

     叶宋几乎不能直视苏静那样的眼神,觉得屋子里更加热了一些,别开眼去,嘴角微微有些僵硬道:“别搞得跟咱俩从没见过面似的,以前你又不是没看过,用得着看这么久的时间么……”

     实际

     上她心里却有些受用。这身新娘装本就是留着来给苏静看的,要不然她早换下了。

     苏静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她越是别开眼神他就越是要去追寻,道:“不管怎样都看不够啊,别躲,再让我好好看看,阿宋,你是不是又不好意思了?”他轻轻搂她入怀,贴着她的耳鬓喃喃低笑,“不光是现在要看,等一会儿脱了衣服我也是要看……”

     话只说了一半,苏静桃花眼忽然笑眯了一下,身形极快地跳开了来,而叶宋躬起的一条腿将将在半空中踢了一个空。

     苏静在她两步开外的地方站稳,故作心有余悸地顺了顺胸口,道:“还好还好,我躲得够快,否则下半辈子你就不性福了。阿宋,虽然我话说得是露骨了一些,但也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叶宋顺手撩了撩头发,今天睡了一下午她现在真是觉得精神饱满得很,遂道:“但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也确实得改一改了,今天晚上你是想咱俩就这么打打闹闹地过去了吗?”

     苏静皱了一下好看的眉毛,道:“那可不行,今天晚上可贵了。”

     叶宋眯了眯眼,觉得此时此刻外面是过于安静了些,那帮子野蛮人怎么说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安分守己,遂歪了歪头直勾勾地看着苏静:“贵?”

     苏静道:“我是说难能可贵,春宵一刻值千金嘛,怎能就这么打打闹闹就过了呢,咱们还应该做些其他更有意义的

     事情啊。”

     说着苏静就跟流氓地痞似的朝叶宋一步步走过来,叶宋心头一跳,随之在苏静的气息尽数倾轧在自己身上时,她蓦地觉得有些透不过气,双颊飞烫。

     苏静明目张胆地问:“娘子,一会儿你是想熄灯还是想点着灯呢,还是点着灯好,这样我看得清楚些……”

     叶宋问:“你能不能正经些?”

     “不能。”苏静斩钉截铁地说道,伸出手指来抚叶宋的衣襟,衣襟上的刺绣硌在指腹下,微微刺痒而舒服,他神情荡漾地说,“夫人,我想这一天都想好久了。”

     “我看你是喝醉了吧,这会儿到了新房里才撒酒疯……喂……”

     苏静不依不饶地贴过去,“嗯,我是醉了,被你迷醉了。”

     “你能好好说话吗?”

     “能啊,我不就是在好好说话么。”

     “那你动手动脚做什么?”

     苏静笑得很欠揍:“我动手动脚又不影响我好好说话。”

     “为什么外面会那么安静,那群人呢?”叶宋一边躲避苏静双手的攻势一边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便如是问。准确来说,她应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苏静这样子让她根本没法好好说话。

     结果你来我往间就闹得有些较真了,上了些拳脚功夫。一人穿的是喜袍一人穿的是嫁衣,行为动作均是磕磕绊绊的很是不方便。叶宋脚不慎踩到自己的裙子的时候,忽然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苏静眼疾手快,游刃有余地横

     手往她腰上拦去,叶宋未能倒在地上,反而以苏静手臂为支撑,不上不下的,维持着斜倒不变的姿势。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