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95章 现学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苏静……”她抱着苏静,一遍遍呢喃着他的名字,想不通自己想要干什么,想他继续下去还是就此停下来。

     苏静缓了缓,在她的身体打开了一个入口,进了一个头。

     然而,叶宋却忽然夹紧了双腿。虽是湿滑不堪,但内里却紧窄难行,他堪堪一进去,仿佛就要被排斥出来。

     毕竟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再碰过这种事情。

     “夫人放松”,苏静似痛苦似快活地说道,“你绞得我厉害。”他一边说着一边往两边蹭着双膝,试图把叶宋的双腿撑得更开,让他一点点艰难地前行。

     终于还是成为了他的女人,得到了她的一切。他们彼此都将彻底地拥有彼此。这种心情,大约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了。

     叶宋咬紧牙关不吭声,紊乱得一塌糊涂的呼吸还是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手臂攀着苏静的脖子,指缝间抓紧了他的头发。苏静抬了抬她的腰,以便那样能进入得更顺利一些。

     怎想刚这样一做的时候,叶宋情难自禁地攀着他的后背,手指从他的后腰扫过,竟滑至了苏静的背脊骨上……

     苏静蓦地一顿,然后叶宋猛然意识过来了什么,脑海里瞬时一根弦被崩断。下一瞬,她来不及多想,苏静便钳着她的腰,根本就不受控制地深深往她身体里挺去……

     这一深挺,所有妨碍不攻自破,直没入深处。叶宋张口,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仿若灵魂出窍

     了一般,只剩下一具躯壳。她手指抓着苏静的手背,指腹下苏静的皮肤沁出薄薄的汗意。

     苏静伏在她的颈窝里,一动不动。

     但炽热滚烫的**依旧梗在叶宋的身体里,坚硬得像是一块骨头卡着一样。

     床帐里,余下两人急促而缠绵的喘息声。

     叶宋身体隐隐有被撕裂的轻微痛楚,她缓了缓,有气无力地道:“苏静你是饿狼扑食吗……”

     苏静隐忍得厉害,且无辜:“这不怪我,谁让你乱摸的?”

     “你不是说你浑身上下都是我的我想摸就摸的吗?”

     “那你不能那个时候戳我脊梁骨……”

     他刚动一下,叶宋就僵直了去,掐着苏静的肩膀道:“你先给我出去,再慢慢进来……唔……”苏静原本也不想她难受,怎知她一推一搡间却让苏静进去得更深,她快崩溃了,“不行,太进去了,你快出来!”

     “我也不想,可不是我想收就能收得回来的。”苏静压抑着道,汗水从他鼻梁滑下,自鼻尖啪嗒一下滴下,滴落到了叶宋的皮肤上,灼烫了她,她双眉紧皱,听苏静道,“你先别推,越推越进去……很痛苦么?”

     叶宋抿唇,良久就在苏静以为她快要受不住时,声音如火烧一般,沙哑传来:“很撑……”

     苏静眉目舒展开,笑得万种风情,道:“撑撑慢慢就习惯了。”他没再与叶宋继续僵持下去,而是俯头亲吻抚弄她,吸着她的唇拨弄着她的敏感

     处,在她慢慢放松下来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钻进花蕊之中深不可拔……

     随后苏静搂着她,轻缓地动了起来。汗液越来越多,打湿了两人的身体,打湿了叶宋身上松垮披着的那件嫁衣。衣摆大大敞开着,她的双腿渐渐被苏静曲膝起来,苏静进退有力张弛有度,让她慢慢地适应了。

     她浑浑噩噩,双腿没有着力点,只好缠上了苏静的腰。她的身体里仿佛有万般魔力吸引着苏静,让他没办法把握好理智,突然往里面稍稍用力顶了一下。

     叶宋躬身相迎,抓着苏静喃了出来。手指亦是不由自主地重新抚上苏静的后背,顺着他的后颈一路往下,抚摸着他的脊背,“苏静……”

     苏静突然低吼一声,抓着叶宋的脚踝,便一下下没根进入狠狠闯进又退出,退出又闯进。

     那几个用力冲撞,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仿佛快要飞到天上去了一般。随后便是灭顶的快意如潮水一样向她袭来,她应付不及,唯有抱紧了他。

     事实证明,苏静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风骚至极的大流氓。精力旺盛得像打了鸡血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且花样百出。

     叶宋被折腾得死去又活来,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只得任他为所欲为。当苏静将她整个翻一个身时,她趴在床上,头发丝如柔滑的缎子落在白皙的手臂间,不由哼哼着啐骂道:“混蛋,还说以前学的都忘了,我看你

     是把以前学的全都捡起来了,操,你能不能慢点……”

     苏静抬高了她的后腰,一股脑往里闯,语气仍是无辜,夹杂着喘息,道:“我是现学现用的,夫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他妈怎么信你……你怎么现学现用的,你去哪里学的!”

     这时一本书落在了叶宋的面前,恰好翻开的书页就是他们现在正做的这个姿势,而且这本书对于叶宋来说尤为熟悉……她一看见就一口气喘不上来,前半身子无力地趴在床上,胸口贴着微微凌乱的冰丝床单,有种别样的刺激,她的意识也跟着颤栗起来,道:“这书……哪儿来的?”

     “今早英子塞给我的,不要白不要。”

     “苏静你好下流……”

     “夫人你还有力气说话说明你还没有完全尽兴。”苏静又把她翻过来,重新压了上去。

     “不行了,我不行了……”

     “你哪里不行了?”苏静一边亲吻着她一边道,“以前你在战场上的杀气呢,顽强不屈的毅力呢,对付千军万马尚可,难道还对付不了你家相公,嗯?夫人当年你那常胜将军是怎么当的,拿出一点儿气魄来,让为夫好好儿见识见识……”

     “打仗是打仗,洞房是洞房,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你不要给我混为一谈……”她手臂搂着苏静的脖子,两条修长的腿用力地夹紧他,快意连连快要将她给彻底淹没,她连呼吸都困难,苏静似乎掌握到了要领,

     每一次都正中她的敏感点,让她颤抖个没停。

     耳畔是他富有磁性沙哑的声音,“怎么不一样,上得了战场必上得了战床。”

     “你行你来,老子不行了……”

     “我正在来。”

     随后他又将叶宋给捞起,坐在自己的腿根上,叶宋抱着他的头,他张口便含住了她的胸前。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像触电一般,情不自禁地扭起腰肢。这样一来,她整个将苏静给吞吐,上下**。只是百十回合便没了后力,松了手道:“老子不玩了……”

     苏静岂会放过她,忍了这么几年盼了这么几年,终于能够里里外外把她彻彻底底地占有,不到精疲力竭不会罢休。是以他又跟狗见了肉骨头似的爬上来,把叶宋压在身下继续狂风暴雨般侵袭。

     “你二大爷……嗯……”

     叶宋难以承受,只感觉身下泥泞,内里灼烫如火烧,苏静每闯进去都让她拼尽全力来迎合那股汹涌的愉悦感,她浑身都是汗涔涔,手指拼命撕扯着身下的冰丝床单,随着床榻摇晃发出的吱呀声响,她听在耳朵里觉得有些粗糙却能掩盖本来的声音,于是呻吟之声伴随着从她口中溢了出来,撕扯床单的手时不时又去抓床栏,让她一面承受着苏静的索取一面跟着床铺摇摆……

     身上这家伙,就像是喂不饱的狗……叶宋迷迷糊糊间看着苏静脸上似快活似痛苦的表情,心里却是感到满足的,她伸手扶抚平

     他的眉端,拭掉他额头和鼻尖的汗液,苏静却似受了莫大的刺激,更加疯狂地撞击着……往后的生活才将将开始,而她以后都只是苏静的女人。

     叶宋感觉累极,她什么时候睡去的都不知道,身体已经酥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好似稍稍碰一下就会碎成粉末。混混沌沌的时候,她隐约能听见苏静的喘息声,能感受到他的汗水和体温,能闻得到那浅浅淡淡的似梅花香一样的味道。

     后来,滚烫的热流让她激醒,她撑开厚重的眼皮,然后看见苏静的脸贴了上来。那股热流直冲她的腹部,她竟难以遏制地夹紧苏静的腰和他一起挣扎着扭动着,低低千娇百媚地支吾了几声,就再没了下文。

     苏静从她身后搂抱着她,她窝在苏静的怀里,浑身都是黏糊糊的不舒服。苏静贴心地在她颈窝里亲了亲,道:“宝贝儿,要去洗一洗再睡么?”

     叶宋声音夹着着浓浓的鼻音,轻似猫儿一样地“嗯”了一声,仍是闭着眼睛舍不得睁开。

     苏静又问:“很累了?”

     叶宋又“嗯”了一声。但苏静睁着眼睛,脸色的兴奋之色还没有消失殆尽,**后的余韵又让他意犹未尽。他起身抱起叶宋,将床上那件起了折皱的嫁衣也顺手抛之床下了,随后赤脚踩着床边地面上的衣物,抱着叶宋便往那侧室去。

     这王府依山傍水,也还是有那么一个奢华的地方,就比如苏静东苑

     里的这汪终年养人的温泉,与上京宁王府的那温泉池差不多,只不过是与寝房相连,这样一来就显得方便得多。

     苏静抱着叶宋站在池边,先伸脚去掂了掂泉水,觉得温度刚刚好,才弯身下去把叶宋慢慢放入水中,见她一皱眉叮咛,自己立刻便跟着跳了下去,从身后搂着她让她不至于失去意识而沉入水里。

     雾气氤氲渺渺,朦朦胧胧。苏静细心地为她清洗身体,她渐渐适应了,面色坦然,脸颊渐渐被蒸出两抹微微的红晕,眉目之间一派享受安宁的神情。

     苏静随后又帮她拭干了身子,抱着回到床上去,两相依偎地躺着。叶宋微微蜷缩在他怀里,躬身露这后背,苏静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她清醒过一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望了苏静一眼,缓缓笑开,随后抬手轻抚了一下苏静的眉眼,突然就有些来了精神,问:“什么时辰了?”

     苏静看了看窗户外的天色,已是有些隐隐发白,笑眯眯道:“甭管什么时辰,累了就睡吧。”

     苏静抱着她却是没有睡意,手指轻轻抚弄着叶宋后背上的脊骨骨节,似在心里默默数着一样。过了一会儿叶宋扭了扭腰躲开他的手指,喃喃道:“别闹,痒……”/千苒君笑大神推书帅气大叔别太急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