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03章 着手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随后叶宋也下了田,手里挽着镰刀。苏静不让她将裤腿和衣袖卷起来,道:“秧叶有些锋利,稍不注意就割皮,再热也不要把衣服捞起来。”

     叶宋上下打量了一下苏静,好笑道:“那有的人又撩起衣袖卷起裤腿还光着一双脚的,怎的不怕被割了皮?”

     苏静笑弯着一双桃花眼道:“夫人你是女子,细皮嫩肉的,可为夫我是男人,还会怕这些?况且,”他把斗笠摘下来,戴在叶宋的头上,“我的夫人岂能让别人给看了去,就只有我能看。”

     叶宋垂下头,嘴上却道:“由得你会说。”最后她还是依了苏静,实在觉得热的时候便去凉棚里坐下歇一会儿。

     到傍晚的时候,斜阳红彤彤地挂在天边青山外,大雁归巢,附近农田里劳作的百姓们相继归去,王府也是满载而归。

     天没那么热了,迎面吹起来的风有些凉凉的,带着一股稻谷的清香味道,露水也降得早,田间下路的杂草都湿润润的。

     王府搭在田边的凉棚收了,家丁们挑着一担担稻谷相继离去,苏静和叶宋两手相牵着,迎着夕阳的方向,走在田间小路上。苏静依旧挽着裤腿,脚下踩了一双木屐。衣角翩跹之时,脑后发髻流出来的几缕发丝也跟着轻轻飘拂,浑身透着一股阳光未散的气息。

     田间小路两边有一小块的土地,里面不知是谁家栽种绿豆枝,绿豆枝的叶子被昆虫啃出一个个的

     小破洞来,微微泛着黄。苏静在一片肥大的叶子上面捉到了一只健硕的蚱蜢,蚱蜢在他手指间还不断地蹬着腿。他突然把蚱蜢凑近叶宋,打算吓一吓她。

     怎想她并未被吓到,只是眨了眨眼。苏静道:“你怕不怕?”

     叶宋笑问:“你觉得我怕不怕?”

     苏静转身就去抽来一根细小的枝条,把蚱蜢的双腿给捆住,随手拎在半空中,道:“回头拿去送给老大娘家的孙子,说不定他会喜欢。”

     叶宋走在苏静的侧身后,抬头望着他的侧面身影。夕阳的绯红色光泽镀亮了他的轮廓,就连那飘起在风中的发丝也泛着金红色的光泽。他袖管和裤腿都挽起,十分随便,可是叶宋却觉得这样的他才更加的充实饱满,占据着她的整个心。苏静走了两步还不忘又来牵叶宋的手,回头来看她。

     她那双眼睛盈着光,似流光溢彩暖色琉璃,极为瑰丽。那光亮落在了苏静的睫毛上,他的桃花眼缓缓亮开,笑问:“夫人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叶宋毫不避讳道:“自然是因为你好看。”她凑上去,往他唇角轻轻碰了一下。

     苏静回过神,摸了摸自己的唇角,春风得意地笑起来,和叶宋并肩走在长长的田间小道上,两人的衣角被晚风吹拂得纠缠在一起,叶宋接过那只蚱蜢在手里晃悠悠地拽着,苏静便搂了她的肩。天边的云彩似火烧一样红。

     苏静问:“我身上这般泥

     ,这般不拘束,夫人还觉得我是好看的么?”

     叶宋似笑非笑,眼中溢满柔情,道:“是,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男人。”

     苏静笑道:“但夫人在我这里却不是全天下最好看的。”

     “嗯?”叶宋眯了眯眼,道,“不是有句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么?”

     他道:“夫人是全天下最美的。”

     “好看和美有什么不一样?”

     “那自然不一样,好看是给别人看的,美是只有为夫能体会的。”

     叶宋嗤笑一声,道:“你还真是会说”

     话只说了一半,忽然苏静停下来,侧头捧了她的半个侧脸,便往她唇上亲去,辗转了片刻方才松开,唇色红润得似能滴出水来。苏静满意地咂咂嘴,笑得弯了双眸,道:“为夫不光会说,还会做的。”

     等回城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下一半了。两人走到桥边不远处,老妪仍还在那里卖酸梅汤,她的孙子十分乖巧,见天要黑了便来给她收拾摊位,看见苏静和叶宋去,远远便在招呼。

     苏静把蚱蜢送给他,他显得兴奋异常。老妪给苏静和叶宋送上两杯酸梅汤,满脸皱纹地和蔼笑道:“再晚来就没有了。”

     两人吸着酸梅汤乘着夜色归家时,寻常人家炊烟袅袅,万千灯火缓缓亮起。到了王府,管家首先迎了出来,道:“王爷王妃可算回来了,下午的时候京城里传来了旨意,道是皇上准备公开选秀,命各个郡县府积极筹

     备,筛选样貌品行优胜者送入京城,旨意上给王爷规定了两个名额,王爷需得选出来往上送。”

     苏静闻言笑道:“你莫不是逗我,皇上清心寡欲不近女色,怎么可能会选秀女?”

     结果圣诏到手一看,苏静和叶宋双双震惊,还真是这样。圣诏上明文规定,姑苏需得选上两名秀女入京。秀女不需达官显贵、名门望族之女,只要品行端正、性情温和便可,寻常人家的平民女子也是有资格参加竞选的。

     回头一想想,又觉得选秀女着实应该。苏若清至今都没有子嗣,他不着急,怕是一帮朝中大臣该着急了。苏静便让管家明日将消息给贴出去,姑苏城里但凡符合条件的女子皆可报名参加。

     苏静和叶宋用了晚饭后在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才回到东苑洗漱准备就寝。

     苏静腆着脸要跟叶宋滚浴室,被叶宋一脚给踢出去。一块搓衣板横在浴室门口,苏静便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叶宋先洗,苏静后洗,待苏静洗好以后出来,叶宋已经盘腿坐在才床上,对他招了招手。

     她面前摆放着几只药瓶。苏静在旁坐下后叶宋便撩起他的衣袖,看了看两只手臂白日被太阳晒出来的红痕,开始轻柔地给他抹药膏。

     苏静很受用,嘴上却道:“不过就是被太阳晒了而已,等过两天就会好了。”

     叶宋头也不抬地道:“擦药之后睡一晚便会好了,为什么还要等过两天再

     好?”苏静手上还有几道细小的划口,想必是被秧叶给划的,擦药的时候她动作就格外的轻柔。

     忽然叶宋说道:“给皇上选秀这件事,咱们还是上点心吧,并非品行样貌好、德行好、才华好就是好的。”

     苏静身子懒懒往床头靠去,“那夫人的意思是?”

     叶宋擦完了药,便将药瓶统统挪去了案几上,起身去汲鞋,却被苏静伸手搂住腰肢,压进自己怀里。从她衣襟里溢出来的体香一下子钻进苏静的鼻端,让他有些荡漾,他低眼看去,还能看见叶宋胸脯贴在他的胸膛上,衣襟微微敞开,露出隐隐起伏。叶宋睨他一眼,道:“我去点香灭灯。”

     苏静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她往香炉里点了熏香,吹熄了纱灯,才摸索着上床,重新被苏静搂住。

     叶宋安稳地躺在他怀里,道:“既然要选,咱们就选一个皇上最有可能会喜欢的吧。整个姑苏,我想总有女子的性子是对他口味的。”

     “说实话,有时候我觉得皇兄的性子比谁都执拗,而今肯天下选秀,真真出乎我的意料。”

     衣服的窸窣摩挲声不断响起。

     叶宋道:“兴许,他真是有些体会到了当皇帝的乐趣呢喂你在干什么?”

     “脱衣服啊。”

     “脱衣服干什么?”

     “睡觉啊。”

     叶宋的声音隐隐绷起:“那你脱我的干什么?”

     滚烫的硬物抵着她,像是要烧毁她的理智一样,心口突突

     跳,身上的力气却随着苏静蓄势待发只在入口盘桓摩擦而渐渐被消磨掉。她身上只余下一件肚兜儿,胸口被苏静来回轻抚。

     他狡猾,声线蛊惑人心,道:“难道睡觉不是这样睡的吗?”

     “你才擦了药,能不能消停一点唔”

     那入口微微流出湿流,滋润了彼此。苏静顺着紧窄的通道进入,将叶宋的话全部堵了回去。他充盈而饱满地进出,低低道:“好,就依夫人的。”

     第二日,城里因着选秀一事都闹开了,沸沸扬扬的。适龄的姑娘们无不蠢蠢欲动,都想入京一睹那九五之尊的风采。想来皇上和姑苏的王爷乃兄弟,样貌和气度定然都是上上乘,若是再能被圣上选中从此住进宫中,荣华一生,那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因而报名者无数,就连平民女子适龄而又样貌姣好的,报名也不在少数。而王府,被城里的名门望族更是踩烂了门槛,无不是介绍家中小姐并奉上画像的。

     这些画像一一得过叶宋的目。她权当是欣赏,每日闲来无事地时候就在后院里看画像,并还有评头论足一番,兴致不减。

     都是都没有一幅是她想要留下来往京城里送的。

     苏静问:“夫人,这些都不够美吗?”

     叶宋躺在躺椅上,享受着秋高气爽,道:“美则美矣,但全北夏各个地方送上去的女子,大抵最不差的就是美色了吧。可那有什么用呢

     ,连你也说皇上不是一个贪图美色之人。”

     躺椅就只有那么宽点,苏静偏偏还要挤上来和叶宋躺在一起,随手就往她腰间搂去,蹭着她的颈窝道:“夫人说得是。不如下午的时候,咱们上街去逛逛,听说这些日街上新气象,女子上街都打扮得十分俊俏,说不定就能相中娘子满意的。”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