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05章 选秀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真人与画像里又是有很大的区别,是个大美人,但眉目就是冷清,不苟言笑。此间回来,也不见她丝毫委屈,连一颗眼泪都没掉。

     县令问:“可有抓到采花贼?”

     官差俱是摇头。王员外道:“小女既然回来了,老夫对大人感激不尽,大人还是先去忙采花贼一案吧,届时还请大人还小女一个公道。”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人已经回来了,接下来就是他的家事了,不用官府再出手干预了。

     县令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人就离开了员外府。

     苏静问叶宋:“夫人,我们是否也应该回避呢,估计员外还有许多话要和令千金说呢。”

     叶宋却道:“不急,既然员外有心让王小姐参加选秀,今日既然来了还是了解得详尽一些比较妥当,员外和王小姐重聚天伦,等我们走后还有的是时间是不是?若是我们不查证清楚,王小姐参加选秀的资格就另当别论了。”

     这夫妻俩本来就是在一唱一和,可怜王员外攻心于王盏月选秀一事,并未多加注意,再加上叶宋那么一说之后,他如何敢怠慢,心里尽管忐忑也必然要查证清楚。

     于是王员外立刻唤来家里有经验的老嬷嬷,吩咐道:“你们带小姐去偏房,查验一下小姐的身体,看看”

     怎知话却被打断,说话之人正是王盏月,道:“不用查了,我已不是完璧之身,被采花贼采去了身子没了清白,选秀一事也就此做罢吧。”

     她说得极为淡定,好像说的是别人家的事情一般。

     王员外当即脸色一白,目有哀色但也有半分厉色,道:“你说的可当真?盏月,莫不是不愿去选秀,所以如此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

     王盏月却是笑了,还真莫说,她笑起来极为冷艳养眼,就连叶宋也忍不住要多看两眼。她来姑苏时日尚短,成亲以后又不常与名门人家走动,竟不知还有这样一号女子。她明目张胆地往苏静看了一眼,那一眼不咸不淡,眼神之中带有些意味不明的情愫。

     苏静摸摸鼻子,只当做没看见,笑了笑道:“我是不是不适合留在这里,那我便先出去等着便是,夫人好了出来咱们再一起回去。”说罢转身就走了出去。

     王盏月的目光一直目送他出门。王盏月道:“清白乃女子头等大事,我岂会拿来开玩笑。我若是就此去参加选秀,到了宫里被发现乃不洁之身,恐怕整个王家都会跟着受牵连,还请爹三思而行。”

     王员外不甘心,怎会听王盏月的一面之词,道:“带下去检查!”

     王盏月挣扎了两下,道:“那天晚上采花贼偷入我房间,便是在这床上jianyin了我,后又把我掳出了外面,直到他玩腻了才将我弃置在旧庙之中!爹,我的清白没有就是没有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啪!”王员外怒极,扬了王盏月一巴掌。

     王盏月偏过了头去,白皙的脸颊上显现着清晰的手指印,不再说话。王员外对两个老嬷嬷挥了挥手,她们就将王盏月给带了下去。王员外回过头来,对叶宋说道:“小女顽劣,有失礼仪,让王妃娘娘见笑了,但她平时知书达理可不是这般”

     叶宋道:“王员外多虑了。我看王小姐真xing情却是不假。”

     不一会儿王盏月就又被带了回来。据两位老嬷嬷回话,王盏月一点事都没有,仍是完璧之身。

     那这整件事看起来就简单得多了。根本不存在有什么采花贼掳了王盏月一说,而是她自己演了这出戏,跑去旧庙里躲着,不想参加选秀,等选秀结束以后她再回来。而那封信也根本就是她自己写的。

     眼下王员外着实重重松了一口气,颇有些讨好地对叶宋道:“那依王妃娘娘看,小女可否还有资格继续参加选秀?”

     王盏月的视线随着王员外的话落在了叶宋的身上,她看叶宋的眼神有几分复杂,好似有些期待她会拒绝又好似不屑期待。

     叶宋迎上她的目光,停顿片刻,随后勾唇一笑,道:“当然可以。”

     王盏月一下子期待全部化作怒容,瞪了叶宋两眼。王员外当即下令让人在王盏月的屋外守着,将她锁在房间里,不许踏出去一步,也不许她再做任何傻事,直到乖乖去参加选秀。

     叶宋出门时,回想起王盏月的眼神,仍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心情越发开阔起来。

     她回府以后从一堆画像中筛选了一遍,交由管事的,让管事的安排画像上的女子集中起来,找个时间让她看上一看,再行筛选。反正苏静是将这件事全权交由她处理了。

     晚上的时候,苏静懒懒地躺在叶宋的腿上,叶宋身体靠在床头,帮他捏了一会儿肩,他舒服得闭着眼睛直哼哼。叶宋不动声色道:“那王盏月看起来有点意思。”

     苏静“嗯”了一声。

     “其实长得也很好。”

     苏静还是漠不关心地“嗯”了一声。

     叶宋眯了眯眼:“你们认识?”

     “嗯”苏静继续享受,觉得不对,倏地睁开眼来,“嗯?你说什么?”

     叶宋打量着他,道:“我怎么觉得她之所以不愿意去选秀,是因为心有所属呢。”

     苏静惊讶道:“不会吧,她若是心有所属的话,干嘛不直接私奔而是要弄出一个采花贼来?”

     叶宋掂了掂下巴,若有所思道:“那就要看她所属的那个男的怎么想了。”说罢就定定看着苏静。

     “媳妇儿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苏静又不是傻的,脑子转得飞快,“媳妇儿你不会是觉得这和为夫有关系吧?为夫可是清白的!”

     “你说说你哪里清白了?”

     “我初次见王小姐,觉得面生得很,怎会与她有关系?”苏静言辞凿凿地说道。

     叶宋点点头,道:“嗯,那在这之前,有没有在城里大肆露面,有没有参加过什么诗会雅集之类的?”

     “是有过那么一两次媳妇儿你听我说!”

     叶宋把搓衣板放在床边,道:“好,你跪着慢慢说。”

     苏静:“”

     第二天,众多女子就被召集了起来,由苏静和叶宋坐镇,选出一批拔尖的,其余的都遣散归去。而这批拔尖的有十数人,但毕竟名额就只有两个,还得进行另一步筛选。

     叶宋初初把她们安置在别庄里住下。别庄还是上次成亲时为了招待京城里来的客人而准备的,而今用来安置秀女恰到好处。

     这天,王府的嬷嬷要去别庄一一给秀女验身子。这件事可丝毫不能马虎大意,不仅在姑苏要验,等进了宫还得经过层层考验,要绝对地保证被选进宫的秀女皆是清白之身。

     结果很快就有人匆匆忙忙进来禀报叶宋,道是有一名秀女在嬷嬷验身之时企图自行破身,幸好被嬷嬷及时阻止。那秀女xing子又刚烈,嬷嬷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才来禀报。

     叶宋听后难免震惊,随后淡定下来。她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这个妄图自己破身的秀女是谁。

     人人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唯独那王盏月一点也不想,几乎是想尽办法逃脱选秀之事。奈何她父亲紧逼着,而叶宋也对她越发有了兴趣。

     叶宋听后,不紧不慢地起身去了别庄看看情况。

     别庄里的秀女都十分乖顺,因每个小院子都住着人,时有琴音飘出,路过院子时又时有见女子体态轻盈翩翩起舞。秀女们各有所长,所以每日都在练习,也不是怪事,只盼在展示才情当日能够一举抓住人的眼球。

     叶宋一路去到最里间的小院子,她进去的时候王盏月正坐在屋子里怔怔出神,听到开门的声音只抬头淡淡看了一眼就又垂下。想来对叶宋也是无甚好感。

     叶宋兀自找把椅子坐下,和王盏月僵持片刻。

     王盏月先行开了口,道:“说吧,要怎样才能放我回去。想必王妃娘娘也知道,选秀必不是我的本意,是家父执意如此。若我这样的心xing进了宫,不会曲意逢迎,恐怕不仅不会给家里带来荣耀,反而会招致祸患。我父亲不明白,我想王妃是明白之人,到时候只怕还要连累了王妃。”

     “所以你借采花贼辱了自己的名声不成,现如今还要当着嬷嬷的面儿让自己破身,就是为了不去参加选秀。”

     “不然呢?”王盏月冷笑一声,“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有这一条才是最直接有效的不是吗,只有我没了清白,无论如何也是没资格参加选秀的了,我父亲不管怎么逼迫都没有用。”

     “你这么抗拒,是因为有了心上人吗?”叶宋淡淡问。

     王盏月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叶宋笑了笑,道:“你若有了心上人,按照你这xing情,何不跟心上人远走高飞;你若没有心上人,就这般贸然毁了自己清白,就不怕将来心上人误会你吗?”

     王盏月不屑道:“误会?若真是我真心爱着的而又真心爱着我的人,又怎会不信我怜我?若当真不信我怜我,又如何值得我去真心爱?”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