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25章 微服私访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就着她的腰狠狠往下压,她也不再退缩,而是配合地深深坐了下去,随后耳边便响起苏静满足的叹息声

     试航到了上京,上京传来皇上旨意,他决定御驾亲自南下,游览运河至江南的大好风光,同时也为运河往来行运拉开帷幕。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这一旨意在姑苏流传开来,百姓们欢呼雀跃。

     尽管苏若清说一切从简,宫里宫外地准备下来,一艘豪华大船,禁卫军数百,周围还有一支小船队伍进行保驾护航。

     宫里妃嫔苏若清一个都没带,只带了身边太监,还有宫人若干。彼时正值盛夏,熙妃的肚子已经隆起像个西瓜那么圆润。宫里暑热,她正也想随苏若清一起下江南去避避暑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十分不悦,在队伍出行之前决定挺着个大肚子亲自去找苏若清,想让他改变主意。

     自从怀孕以来,熙妃就在宫里横行惯了,但凡有什么要求苏若清多半都会依着她,因而她以为这一次苏若清也一样会依着她。

     只是没想到,熙妃去到苏若清的宫里,却并未能如愿见到苏若清,一番吵闹之下反而把李如意吵来了。

     熙妃见了李如意,只稍稍福了福礼,神情十足的傲慢,道:“什么风把姐姐给吹来了。”

     李如意也不恼,徐徐走了过来,托了托熙妃的手,道:“熙妹妹不必多礼,而今你有身孕在身,应当事事小心才是。本宫听说熙妹妹在皇上这里闹得心情不愉快,而今天气又这般暑热,是以不放心过来看看。”

     熙妃皮笑肉不笑道:“姐姐消息还真是灵通。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臣妾想着过两日皇上出行去江南巡视,听闻江南那里绿水环绕冬暖夏凉,所以想跟着同去避避暑气罢了。”

     “那妹妹可有见到皇上了吗?”李如意道。

     熙妃脸色变了变,道:“姐姐看臣妾这样子就知道臣妾有没有见到吧,何必挖苦臣妾。只不过皇上并非不召见臣妾,定然是公事繁忙才会这样。”

     “皇上忙公事都会在御书房,而在这寝宫里必然便是午后休息了。”李如意缓缓道,“妹妹服侍了皇上多年,怎会不清楚这点规矩。妹妹觉得这是小事,可打扰到皇上休息也是小事吗?”

     熙妃眼神冷了下来,道:“皇上是不会怪罪臣妾的。”

     “妹妹知不知道这规矩是一回事,皇上会不会怪罪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妹妹仗着皇上不会怪罪而视规矩如无物,那则是大不应该。既然皇上在休息,本宫想妹妹还是不要去打搅的好,这样方能显妹妹贤惠。”

     熙妃纵有万般不甘,眼下李如意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她心里极为不舒服,却也不得不冷着脸道:“姐姐说得是,臣妾注意便是。臣妾告退。”随后吩咐值守的宫人,等苏若清午休结束以后即刻派人去她宫里通报一声,这才转身准备离开,在经过李如意的时候微不可察地冷哼了一声,似极为不屑。

     李如意也没多说什么,侧身看着她的背影走远。瑞香十分生气,刚想抱怨一句,李如意就抬手止住,道:“稍安勿躁。”

     到了晚上,没想到熙妃风风火火地来如意宫里。宫中灯火万千一盏盏亮起来,她怎么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怒容。

     李如意道:“熙妹妹这个时候过来,还没用晚膳吧,来一起吃吗?”如意宫正是传晚膳的时候。

     熙妃张口就嚣张跋扈气愤道:“皇上从昨天就出宫离京南下江南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如意筷箸一顿,抬起眼来,处变不惊道:“熙妹妹如何知道的?”

     熙妃哼声道:“今天我候了皇上一天,都不见他从寝宫里出来,刚才才从那边过来,皇上的寝宫里分明空无一人,皇上都不在宫里,你还想骗我么!”

     李如意表情严肃了下来,道:“熙妃,本宫谅你身怀六甲脾气难免急躁,不想你竟如此大胆擅闯皇上寝宫!”

     熙妃也跟着急了,不管不顾地顶撞道:“是你明明知道却要瞒着我!你是不想看着我跟着皇上一起下江南去吧,你是嫉妒!”

     李如意慢慢放下筷箸,上下打量了熙妃一眼,道:“熙妹妹是没有看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么,身怀龙嗣行走不便,莫说本宫不想你去江南,你觉得就算皇上还没有启程,他会同意你去江南么?熙妹妹已不是小姑娘,身上责任重大,凡事三思而后行,在做之前先考虑一下你肚子里的孩子。即将为人母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过自私了吗?”

     熙妃被李如意一席软绵绵的话说得哑口无言,偏生肚子里憋着一股火气没处发泄,只好道:“我是要为人母了,可这关你什么事,这又不是你的孩子!只要我母体健康安好,他在我肚子里必也是健康安好!”

     李如意道:“看来本宫也是多说无益,你既已知道皇上已经离京,再想去江南也去不成了,便好自为之吧,瑞香,送熙妃娘娘。”

     然熙妃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倒两步走近了李如意,面色阴沉地说道:“既然今天话都说开了,省得以后还要再说一次。我虽是你带进宫来的,也受过你的恩惠和诸多提点,你想让我给皇上开心和快乐,我也确实在这么做。获得圣宠也全凭我自己的努力,但如若这时你想在中间使什么绊子,别怪我不会谦让于你。这次你刻意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得逞的。”

     李如意迎视着她的目光,嘴角若有若无地笑了下,道:“熙妹妹虽蒙获圣宠,然自知之明却是有所欠缺。那好,本宫也顺便告诉你,不光后宫妃嫔不知道皇上的行程,就连朝堂官员也无从得知,你觉得本宫会费尽心思瞒下你一人?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为了皇上安全着想,你若是敢将此事宣扬出去,他日皇上在途中遭遇什么不测,后果是你所不能承担的,到时别怪本宫没有提醒过你。”

     熙妃愣了愣。瑞香站在侧面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收拾,“娘娘请吧。”

     熙妃见多留无益,甩着袖袍冷哼一声便离开。

     她始才明白,皇上竟是瞒着所有人先行启程南下了,与其说是声势浩大地南下,不如说是悄悄白龙鱼服地私访民间去了。他身边没有带什么护卫,若是泄露了行踪,被有心之人知道了,遭到行刺就糟糕了。

     熙妃虽然生气,但也知道后果的严重xing,所以并没有宣扬出去。

     浩浩江上,飘着大大小小的货船、商船,也有来往游人的船只,为了欣赏两岸迷人的风景。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两岸绿柳千绦绿如锦织,江上清风又极是拂面凉爽,因而来往游览这运河风光的游客们就络绎不绝,有姑苏城本地的,也有来自外地的。

     苏若清乘着一只乌篷船浩浩荡荡地靠岸,身边带着他的御用公公。乌篷船是姑苏的特色,因而两人上岸一点也没惹人怀疑。只是他本就生得清俊,一身黑衣广袖,行走起路来风清端雅,引来路人频频瞩目。

     相比之下,公公就显得比他谨慎紧张得多,时不时四处观望,唯恐惹来不测。

     苏若清悠悠然走在街上,随意逛着,行人熙熙攘攘,从苏若清周遭擦肩而过。公公生怕他被这个那个给撞到,总前前后后地护着。

     苏若清走了一段距离,在街中央停了下来,转身看了看公公,道:“你何故这样紧张?”

     公公应道:“公子,这里行人太多,万不可大意。不如我们还是去人少一点儿的地方吧。”

     苏若清道:“那样如何能更真切地体察民情?”

     于是苏若清走在前面,公公继续周遭手忙脚乱地护着,边道:“没想到仅仅过了两年,这姑苏城就又从一个废墟重新变成了如此繁华之地,就快赶上上京了。公子深入民间体察,实乃万民之福啊。”

     走过了一条最繁华的街市,苏若清和公公转而走上了另外一条街。公公又道:“公子微服私访到这里,要不要先去贤王府跟贤王爷说一声呢?”

     苏若清道:“暂时不急。”

     这另一条街便又是另一种风景,街道临着小河,杨柳随风飘飘,迎面的空气中送来一股甜甜的脂粉香。举目看去,只见二楼有花枝招展的姑娘凭栏而望,挑着担子的货郎穿街走巷吆喝不停,时不时伴随着姑娘们尖尖嗓音的说话声。

     苏若清才没走几步,就收到了第一根轻若蝶羽的粉色丝帕。他站定脚步,看着那丝帕飘到他的脚边,静静躺着。他仰头看了一眼,楼上俏生生的姑娘兰花指掩嘴,笑说道:“公子,奴家的手帕不小心掉了,能劳烦公子替奴家捡了送上来吗?”

     苏若清心如明镜,这下就连不常出宫的老公公也霎时明白了过来,呵斥道:“简直、简直太不像话了!”

     苏若清没加理会,径直抬步往前走,于是从二楼飘下来的香帕就络绎不绝,姑娘们的话语声也在耳边交织。江南乃第一温柔乡,这话真真是不假。

     妙/内容有误搜咽....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