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42章 两小无猜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小滚十分好动,在屋子里待不了片刻,见外面又在下雪,很想去外面玩,就对馒头勾了勾手指,说道:“表姐,你带我去外面玩儿吧?”

     馒头想了想,点点头,牵起了苏小滚的手。两小童走出去时,百里明姝还叮嘱道:“馒头,别欺负了表弟。”

     馒头头也不回地应道:“知道了。”

     叶宋抽了抽嘴角,心想馒头不要被苏小滚给欺负了才好。

     两小童在院子里找了个积雪很多的角落,开始着手堆雪人。见苏小滚小手冻得通红他自己还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由把自己的手套脱了下来给苏小滚穿上。在这边天气尤其冷了些,冬日里孩子都是要戴毛手套的,不像在江南那边相对暖和。

     苏小滚看了看馒头的双手,啧啧说道:“姐姐的双手可真嫩真滑。”

     馒头面上露出两分笑容,道:“你总是这么能说话吗?”

     苏小滚又道:“姐姐长得可真漂亮,要是将来我媳妇有你这么好看就好了。”

     馒头一边拢雪球一边道:“你还太小了,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吧。”

     苏小滚道:“我听说,表哥表妹将来也是能成亲哒。我不介意将来娶个比我年纪大的,所以表姐和表弟应该也可以吧?”

     馒头:“”

     “姐姐,你有意中人了没?”

     “”馒头道,“你去学堂了没?”

     苏小滚十分郁卒:“为什么你们都问我学堂的事,难道去学堂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馒头看着他,淡定道:“人小就应该多读书,学堂里有许多女孩子,等你见了世面就不会这样想了。”

     苏小滚眼前一亮:“真的吗?!真的有很多女孩子吗?!”下午的时候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叶宋那里要求叶宋提早让他进学堂。

     晚上歇息的时候,百里明姝早已经收拾出一间干净利落的房间给叶宋和苏静居住,房间角落放着暖炉,一进去同样是暖烘烘的。苏小滚也有一间单独的小房间,是和馒头的房间并列在一起的,只不过到了晚间苏小滚就死活要耍赖,不去睡自己的房间,非得要和爹娘睡在一起。要知道,他在姑苏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睡的,眼下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太过无理,苏静一改慈父的光辉形象,将苏小滚轻揍了一顿,苏小滚平时最怕叶宋的却也扑进叶宋的怀里委屈地哭了起来,边哭还边道:“我知道,爹就是怕我碍事又碍眼,早知道这样,当初为什么要生我,既然生了我,又为什么要嫌弃我呜呜呜~~~”

     前头有小馒头在引路,叶宋cao起苏小滚就把他送去了给他准备的房间里,难得轻言轻语地哄他几句。叶宋平素很少惯着他,偶尔轻言细语几句效果就出奇的好,苏小滚经不起几句哄,慢慢就由大哭变成抽抽搭搭的,神情万分委屈可怜。叶宋再抱了他一会儿,他白天赶路又在院子里疯玩了一下午委实累了,不多时便甜甜睡去,叶宋把他放在床上掖好被子,确定他不会中途醒来后才折回房间准备去睡。

     叶宋进去房里后,发现苏静已经不知何时躺在床上睡着了。她进来关上房门,掩好冷窗,吹熄了纱灯方才窸窸窣窣地解了外衣爬到床上去睡。怎知将将沾上床,她小心地不想把苏静吵醒,苏静却往里挪了挪,忽然出声道:“外面冷不冷,快进来,为夫给你捂热了。”那话语里带着浓浓的暖意和笑意,有些讨好的意味。

     说着苏静便将叶宋揽躺了下去,她直感觉床铺上的一股暖意侵袭她的背心,舒服极了。苏静从身后抱着她,呼吸落在她的颈窝里,问:“小滚睡着了么?”

     叶宋道:“睡了。”

     “我就说么,打他一顿总该是老实了。”苏静道,“这整个人都是我的,他还妄图跟他老子抢,未免太过自不量力。”

     叶宋闻言有些好笑,道:“他才多大,你又多大,在没有正确估量他的竞争力的情况下,你竟也能较真和他争宠,是不是太过低估了自己。”

     “嗯?”苏静想了想,道,“夫人的意思是小滚永远也没法和为夫争宠是不是?为夫在你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他的声音似带着无尽的蛊惑里,随着话语声手指悄然攀上了叶宋的胸,在她心口的位置轻轻抚弄着。

     叶宋动了动身子,道:“别闹,睡了。”

     苏静嘴上答应着,但手上却没停。叶宋不禁有些身软,道:“你想干嘛?”

     苏静老老实实地回答:“想。”

     “我靠,都这么夜深了,你消停一下不行?”

     “我也想消停”,苏静很无辜地道,“可是双手不听我的使唤。”说罢他的手突然灵活无比地钻进了叶宋的小衣里,速度快得让她措手不及,他掌心握住了浑圆,轻轻揉捏着,薄软的唇落在她的后颈窝里,惊起了她阵阵颤栗,背脊骨僵得笔直。

     苏静像是在用触感欣赏一样艺术品一样,在她的衣服里游走全身。不得不说,自从生过了苏小滚之后,她变得更加有女人味了,胸前比从前更傲然挺拔,腰肢却比从前更纤细柔韧,双腿细腻的肌肤弹xing十足。

     “苏静”

     “你听,外头起风了,应是下雪了。”苏静倏地将叶宋翻过身来,自己亦是一翻身便压在了她的身上,抬了抬她的下巴便深深吻了下去,一吻过后笑得如狐狸般狡猾,“放心,这样的天气,不管闹出多大的动静,都不会有人听到的。”他俯头在叶宋身上,细细碎碎的吻一路往下,“赶路一两个月,为夫很久都没与你亲近了”

     被窝里十分暖和,兴许是外面的呼呼风声,衬得屋子里的气氛才更加的旖旎如。黑夜之中,她隐隐看清苏静的轮廓,她伸手去抚苏静的鼻梁,线条自是极为明晰而柔和。

     苏静贴着她身上的肌肤,手上沉稳有力地扯掉了她最后的屏障。叶宋呼吸有些急促,捧了苏静的脸便主动地吻了上去。苏静十分受用,并四处挑起战火,就是迟迟不攻。叶宋索xing就宣兵夺主,用她那双灵活的双腿蹬掉了苏静的衣衫,双腿钳着苏静的腰,苏静仿佛是想逗弄她而躬身后退,叶宋便用了两分力往下压他的后腰。片刻僵持后,叶宋忽然伸手掏了掏苏静的咯吱窝,苏静一下子败下阵来,深深往叶宋的身体闯入挺进,两人俱是发出满足的叹息

     苏静为了扳回一局,狠狠将叶宋压在身下,不让她有丝毫翻身的余地,手握紧了她的腰,横冲直撞,及时床榻的摇摆声、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和喘吟声,都尽数被淹没在了外面的风雪里。

     西域的雪不大,不如上京那般满素银白,也不如江南绵绵飞絮。清早起来,院子里、瓦檐上呈现着点点白,似一夜秋风起后留下的白霜,然而天气却出奇的冷。凛冽的风刮在人脸上,尖锐得似刀子。

     但即使是恶劣的天气,也没法阻止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民对大草原的热爱。百里明姝也是一样,那一双湛蓝的眼睛好似洗练过一样,在家时不失为人妻母的风韵和温柔,一到了外面则纯粹而透着野xing。

     第二天她便给苏静和叶宋准备了西域最好的马,让他们骑着一起去草原上奔跑。叶宋早就想着这件事了,这里她不是第一次来,但她却是第一次有机会和百里明姝一起驰骋,因而兴致十分高昂。一声鞭响,两匹马就并肩争先恐后地奔跑了出去。后面跟着缓缓而来的叶修和苏静,一人马上载着一个小娃。

     馒头是属于这里的,那双眼睛尤胜她娘亲,小小年纪在叶修的教导下已经能够准确地掌握骑马的姿势,小小背脊挺得笔直,身后是叶修宽阔的胸膛,但她无论如何都不依靠叶修。

     相反,苏小滚就大大的不一样了。一是他人小,岔开双腿坐在马上根本坐不稳;二是他人懒,能靠着绝不自个坐着。是以恨不能浑身没长骨头一样,整个都黏在了苏静身上。苏静一路上都在说教苏小滚,“你看看你的馒头姐姐,再看看你自己,一副完全没有睡醒的样子。既然没睡醒,索xing留在家陪着外公好了,还能继续睡一阵,非得要跟着来。”

     苏小滚努努嘴,雪白的裘毛包裹着他的小脑袋,他皱了皱嫩嫩的小脸,打了一个呵欠,说道:“你是在嫌弃有我在,就没办法去追上娘了吧。”

     苏静道:“你知道就好。”

     “可是你追上去又能有什么用呢?”苏小滚继续哈欠道,“娘明明在和舅娘比试骑马,你去插上一脚也会被娘骂哒,她们女人的事情我们男人还是少掺和。”

     苏静:“你这些跟谁学的?”

     “跟你啊。”

     苏静哭笑不得,眯了眯眼:“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这些。”

     苏小滚亦是眯着小小桃花眼,一对父子表情如出一辙,他道:“那可能是我过于早地体会到了人情世故吧,所以懂得比同龄的孩子多。”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